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78|回复: 0
收起左侧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零九)

[复制链接]
穗穗 发表于 2016-4-23 12: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穗言穗语(一百零九)


(时间跨度1月14日-4月23日)

在这空档的数月里,一个至亲的生命悄然离世了……正好应验了“无常”人生二字。而我想说的是——在一个无处不诗、自我掘墓的生活里,不写诗、不交际、不问世事的我,并不十分伤心。死亡是归家,亲人已归,而我正在归家的旅途中……而诗与现实,就像一场生死游戏里的彼此颠覆的跷跷板,你要维持平衡,就要视死如归,付出“方死方生、方生方死”无数次骨灰复燃、肌里重生的涅槃勇气啊……


1、(1月14日)天下。谁主天下?水煮天下也。中国语言的魅力,在于同音不同意、同意不同音。于是正话反说琳琅开宴。我是那辞藻间顽劣的孩童,一生困顿并追逐于文字的意趣里,琢磨着其中的色彩、音律、滋味与情绪拼板,在字词句意的王国里涂抹并创生萤火点点的迷你光芒。

别字里也有黄金白银,把黑暗叫醒,你要有光的担当。

2、我的天空在下雪,不停地下,越下越密……下得淹没了房间与道路,天地间除了白,还是白,看不到任何人迹和方向。晴雪日令人想家,想雪中的亲人和土里的故人。整个大地都是一床白茫茫的敛尸薄被,盖住了所有张望和回望的眼睛与身形。我在我臆想的大雪中沦陷,仿佛我从未有过归处,唯有这满身迷茫的清白……

3、手,抓住了一根攀登的稻草。这句话可用“千钧一发”来替代一下,但我正是那根脆弱呼吸的发丝啊。是谁的手,慈悲与我,紧攥于我……井一样深的白日梦啊,无底、有光。语言和风暴一般神迹,都有一双天真的手与翅膀,赐福于井底苦修的朝圣者。饥渴的手,攀登着幽思的游丝,在梦与醒的缝隙间,开辟着云雀的光明道。

4、某个时刻,你的身体和灵魂,都会失重或失忆。空白在做事,罂粟在生长,你是一具牵线木偶或陷入催眠术的瞌睡虫。是的,那一刻我不是我,我是另一个。迷惑困顿的那一刻,算不算一种推翻与颠覆,抑或是前世的记忆陨石,击醒的某刻。我开始相信我原本向往的自由和自在,在另一刻的确存在过,譬如阅读中弯腰。

5、独立。一个人,必须独立,那么一群人,该当何为?我被独立二字,孤零零地扔在城市的荒原上。或许独立精神,恰恰来源于“得一忘二”孤立无援的空旷感与寂寞心。如一幅古朴的“野旷天低树”水墨画。独立精神是宇宙自然供给的精神,睿智的人类也是一颗人种,唯有独立,才有个性与个人存在与存世的意义吧。

6、2015年,好似一首白乐天《寄远》里的斑白鸟人”欲忘忘未得,欲去去无由。“无边暮色,前愁茫茫。2016年,唯余一声袅袅缠绕《写情》叹息,暮烟里低徊:”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风筝一般的人生,风筝一般的爱情,风筝一般的痴男怨女。开始都是真,真心想飞,真心眷念。世事无常,何日永诀?

7、我们至亲又至疏。昨夜的怨恨与折磨历历在目,恰恰应验了悲催此句。一十八年相濡以沫,也平淡如水。百事哀,又千头绪。沧海过,也难为水。

修道蔷薇心,缘君乱纵横。有畔是海岸,无涯寄相思。思深情淡,意深字淡。仿佛积怨越深,挚爱越浓。怨艾因情念牵挂,而盘根错节,斩断时痛楚难当,其后又新生更多藤蔓……

8、伤情处,高楼望断。芳草恨,飞鸿过尽。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而我此刻顾影自怜、如兰似菊的忧伤,该种植于何方乐土呢?大悲大喜,不悲不喜,硬币的正反两面,何为好与不好、对或不对?金风玉露,不必相逢,不该相逢,更那堪灯火黄昏后的朝朝暮暮、财米油盐。有些滋味唯有穷奢落魄之人方能体悟得。

9、(3月27日傍晚)如果一种感情,它早已超越了爱情的悲伤,超越了绝望,那么,它又该是什么东东呢?而当一种眼泪,它以空气和微笑的方式存在着,并永生开放着……所谓光阴耗尽,年华易老等伤逝命定的悲,并不会改变最初美好的初心与无邪……回不去了,我们永远回不去了!如果能够回去,我们永远都只是天真的孩子,可以在等爱的歧路上不停地犯错与徘徊。

10、在死亡的面前,伤害存在又消失,怨恨存在又消失,而唯有爱意与不舍存在,却从未消失过……我惧怕自己和爱情较真,和亲情疏离;我所有亲爱的人儿,请忘记自己曾经受过的伤,不去哀悼和触碰就是最好的遗忘……可是我们可以吗?!母亲啊母亲,有些疼爱与陪伴,我终是给不了的,您要自己学着独自面对啊!

母亲,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有时,你的忧伤我看得见,摸得着,而我的,却只能微笑着,调侃着,朝向你闭合着……可是,它们都是抚不平的忧伤啊!

有些伤害,巨大的伤害,命运居然可以重复两次……(父亲啊父亲,请在猴年的天堂,继续安息吧!)

11、(4月13日晨时,心跳如鼓,目光如锣,我没有接受“海风”的召唤,走向一片感性的海洋,而是在莫名的愤怒里,回归理性的心智语言大地,沉思的俗世生活。)

“全都是我的,但无一为我所有,无一为记忆所有,只有在注视时属于我。”•这是辛波斯卡《旅行挽歌》的开头,也是我表述自我内心风景及半生追求的真实写照。我安于默默注视,无声路过,不问候,也不道别……我既不羡慕雷电和雨虹,也不仰慕舞台与灯光。现在,我正在注视,以透明人的身份,路过人世所有……和过与不及的众多墓志铭。

12、今晨,我在“希望”的对面端坐,微笑如兰。我像……啊不,我是——“觉悟”的,又是“决无”的——一株“绝望”,嗯,就算是一株春日的绝望之草吧。你瞧,我还有滋有味地活着,倔强地活维持着人形,潦草潦草地活着……努力健康,不卑不亢,临死或者临睡之前,也懒于惊扰任何干净或浑浊的人事……早安,茂盛的绝望草们!

13、不管你在哪里,我的问候和惦念仍会准时抵达。其实,我是一把舞蹈的钥匙,蜜语和谜语盛开的芬芳钥匙。上面铭刻着命运的走向与爻辞。我就是这般复杂又简洁地爱、爱你,义无反顾。在我们从未触及的身体之上;在无数次水乳交融的灵魂之内;在语言和诗歌也无法达意的欢喜和颤栗里飞渡,忘却人世的虚无、虚伪与虚妄。

14、我的书写之源,从未真正枯竭过。就像一个心中有爱的人,永远狂妄、放肆,心存妄想,傲睨一切。我像一个壁中人,不理解,也不交流。漠视墙外的大好风景,坚守四壁的空与白。他们空无意义,他们的喧嚣属于人世。我的困境和困倦一般懒惰,只想向沉默如谜蓝调的自身学习。弃绝和奇崛发音一般,深层的内涵类同。

15、倾盆大雨,如期而至。余生,我并未选择什么,但时间和灰尘,已经替我做出选择……

我余生的乐趣,就是继续困境中矛盾地书写,恪守距离,不屈服,只吸引,无视物质的一切。

16、可怕的书卷气,这是什么植物或动物呢?!我能抵达一束光芒,是因为曾经无数次抵达黑暗。几乎所有的黑夜,都是一张稿纸,一盏灯。灵魂写作,所以拒绝谎言……但荒原和荒芜一直存在。这是我给自己——忧伤的自己,沉默的自己,愤怒的自己~~不写和无求的最后台阶。我要自由思想,丧失白昼,摆脱一切崇敬与忧惧!

17、如果我的存在,是人世的一道醒目的伤口,我是否还该继续存在呢?以吉祥的象形姿态。我不愿,也不想用生命,破坏一张白纸。让它们也变成一个个伤口,在诗歌里骄傲地开放……事实总是这样,你所有的不想,都会在命定的痕迹里一再地重演与回放。历史会重演,我要抒写的究竟是谁的历史,人类史吗?还是修辞史?

18、自发,自发性。我求助于一个其实并不存在的词。所有的自发或自发性,其实都缘于愿望之愿力。

反思分崩离析,这四个字里有无数的线条、色彩与词汇,我渴望在其中,获得一次并不确定的救赎。

19、我在言说之内,而我的诗却在言语之外。

我被自己无数次的弃绝、忽略,放任自流。淹没在万念俱灰的词语红楼或洪流里!

20、一首好诗,容得下许多崇拜或践踏的眼睛和手指,容得下他们或是或非的自圆其说。我常常回头阅读自己的诗歌和随笔,有时我对自己无比的崇拜,有时我对自己又无比的鄙视。心情、学识、眼界,还有豁然开朗等等左右了自己即时的定义和结论。就像“象征”一词,其本身无形,但却千变万化。读者的参与,才能完整一首好诗(的本义和延伸!)

21、今天,我爱上了一条线。一条“脱离众道,坚定其道”的一条叛逆之线,她不会被“任何”“其他”的东西所混淆。

我爱的东西,总是在未来坚定地招手。而我是欣喜若狂的古堡幽灵,失去形体,仍会在诗意丛林和媚俗的人世飘荡。如果没有这熙熙攘攘的名利人世,我如何能坚定地爱,爱上一条独一无二的“无中生有”之线。

22、历经无数次的挫败与辍笔。络绎不绝的名声、冥思,还有名寺。我的房门破败,我的房顶漏雨,我的臣民孤僻,我的存在浩渺。一粒沙,如何看世界?一滴雨,如何画混沌?风在吹,一直吹……永远的,短暂的,谬误的,只有试着活下去,一直活下去吗?真理是小气的,它层出不穷。我要比它多出一变,才好!

23、今晨,我是入世的《断章》,明朝,我或是出世的“断掌”。一个是悟性之有形,一个是有形之无性。

每一处空白,都是陷阱或诱捕……我有无限悲哀,困顿于有限形体。相成之美,相背之盾。每一个灵悟或领悟之字,重若泰山,又轻若鸿毛。

我是一只,一只活生生的大叶蝴蝶,钉在人世之墙,装点着坠落的诗艺和变异的物种馆。

24、我在指望什么?幸福的爱情,正常的生活,向阳的思考,还有健康的身体与申辩吗?你看,他们的排名和座次多么清晰,而那些语言和寓意多么歧义和复杂。有宗教的、科学的,也有诗歌的、诗观的,大家起而效之,口口相传。什么会被记住,什么会被扬弃,什么是什么的头脚或躯干……啊,抄袭多么可耻,但这是一项虽然可耻却仍会有人继续发扬光大,并且进行到底的文人事业。

名和利永远不仅仅是一阵风吹过,那么简单啊。我从不指望……从不,呵呵!

25、我喜欢音乐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它比诗歌中的文字,更先一步抵达我们的内心和灵魂。它甚至无需清晰的语言,只通过简简单单的旋律和哼唱,就可以一瞬间地击中你,让你无处藏匿,绝然地沦陷。神谕之感,来源于神遇,也既灵魂的遭遇,彼此的辉映。许多诗人的语言,虽精雕细琢,布满意义的深渊,却忽略了深谷的回音。诗之乐,乐至美,美之音,永远该是第一征服者!

26、如果取消偶然和欢喜的话,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在尘世活着遭遇,取暖,告别,并写诗呢?!当我充满感情和直觉,找到了某样自己曾经遗失的东西,一定有人先于我爱过它们,而后又依依不舍地放下。所有带不走的物品,只能遗失,哪怕那是你的身体和灵魂,你的事业和未来,你也要顺从这“无常”人世……




2016年4月23日12点24分整理,修改,存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23:04 , Processed in 0.17382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