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576|回复: 0
收起左侧

类型诗70首

[复制链接]
还叫悟空 发表于 2016-4-5 16: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一组写到河流的诗
.
◎运河上的行脚僧
.
水还在流,却总赶不上
那些南下的运煤船
它们只需要一个发动机
就能拖起长长的一串
褐色的烟雾在船队上空展开
像一群行脚僧
从乡村的树荫下走过
他们一个个托着钵儿
行色匆匆,间或
有小孩子投出石子儿
也许他们力气太小了
竟无一命中目标
只是在和尚们脚下
扑簌簌地击起阵阵尘土
.
◎对岸的河南梆子
.
天刚擦黑,那些迟暮的男女
就从小城的各个角落涌现出来
聚在河对岸的小树林里唱戏
一忽儿,包公铡了陈世美
一忽儿,穆桂英挂了帅
一忽儿,诸葛亮使了空城计
一忽儿,小尼姑又思春了
暴涨的河水,只有在他们
转换唱段的间隙,才隐约可闻
.
◎与乔小慧夜游鹳山、富春江、新沙岛
.
油菜花开过,鹳山上的空气,变稀薄了
乔小慧走着走着,就成了鱼
山下的富春江
一点、一点,浮起来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突破局限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向这一男一女,坦白
“在过去的四分钟里
我跟过去的我相遇”
“我太美了
以至于无人能认识我的好”
他们已忘了
刚刚渡过的河流
他们还记得
让幽暗的河水,在尾鳍上闪耀出来
江面上,渡轮来来往往
富阳的所罗门王
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载给了城区的灯火
.
◎立春之际
.
今天上午,这段河面上一共有两只白鹳飞过
一只贴着水面飞,另一只飞得很高
好像不知道身下有条河
.
波光中,阳光里,它们先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
◎对冬泳爱好者的观察
.
十几个中年男人光着屁股
站在江边的礁石上
也许刚刚渡江而来
或正要渡江而去
一列拖船载着沙石料
吭吭吭地
穿过富春江大桥
过江之鲫
不时跃出水面
二月初七的太阳还没出来
所见之物尚未
被耀眼的光线表述
我也有一种垂而不钓的喜悦
.
◎济水小记
.
溪中山色,行至山下,就止步了
太乙池不要的水
向着日出的方向,潜行
七十多里,又涌出来
至温县西北,再次转入地下
至荥阳,又涌出来
其后三次潜行,汇成巨野泽
鲁哀公十四年春
叔孙氏在此打猎,得一麒麟
以为不祥,就给了虞人
孔子听说,以泪洗面
叹息道:孰为来哉?孰为来哉!
孰为来哉?来就来了
一条河流折腾了数千年
最终把自己淹死
只留下一些地名
济源,济南、济宁、济阳
偶尔在运河里,还能
见它掀几个浪花,晒一晒太阳
.
◎祭酒辞
.
月亮还没出来,此时饮酒少一个人,把桌子往河边移一下
该到的就全到了。你举杯,他们也举杯
你一饮而尽,他们也一饮而尽
你吐一口唾沫,他们也吐一口唾沫
.
这时,不要有一艘船驶来,站在船头的赤膊男人
替代不了他们,站在船头的赤足女人
替代不了他们,这时,更不要有一阵风吹来
我打一个寒噤不说,水里的兄弟顿时失去了人形
.
像被车裂,像被凌迟,像被点了天灯
像被推土机碾压过,像被人从天桥上抛下来
他没来得及呼救,喊痛,而我早就听到了
此时,黝暗的浪花,正翻出一个个白花花的人头——
.
◎雨夜,在运河码头喝酒
.
雨敲打着叶子,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个数不过五的傻孩子
梧桐树下,我们守住一个小小的方桌、两个玻璃杯子
.
大朵、大朵的桐花落进水里,不知会不会再次绽放
成群的蚊子嗡嗡着,仿佛煽动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字
.
一条铁壳船“突突”地驶来,“砰”地一声靠岸了
却久不见人,从船舱里出来——
.
运河大堤分割了我们,可我们毕竟在同一条河流上
散乱的灯光里,一艘货船忙着转向;而你似乎也跟着伸了伸腿
.
起风了。除了我俩,所有在今晚出场的都晃动起来
菖蒲也罢,芦苇也罢,浮萍也罢,运河生就的水草我都爱
.
◎想起一条河流的行程
.
它从巴颜喀拉山上流下来,巴颜喀拉山就不见了
它从龙羊峡流过,龙羊峡就不见了
.
它从恰卜恰流过,恰卜恰就不见了
它从哲耶寺下流过,哲耶寺就不见了
.
它从什乃亥草原流过,什乃亥草原就不见了
它漫过一个女人脚踝,那个女人就不见了
.
它奔向大海,即是万物奔向大海
有生之年,你我都不会看见它们回流
.
但是,我会想起八月二十七日的兰州
一块又一块金色的水流,缓缓地穿城而过
.
白胡子的回回坐在羊皮筏子上,大声吼着花儿
.
※一组写到羊的诗
.
◎听多杰讲述五百只羊
.
下雨了,它们没理会;打闪了,它们也没理会
昨天,在塘格木有五百只羊死于雷击
后来,山洪暴发,把它们冲了下去
再后来,乌云渐渐露出白云的模样
巨大的彩虹,占据了大半个草原
多杰说起这些,脸上的麻点似乎也露出了曙光
.
◎一只藏系羊
.
看到它们的时候,并不知道它是哪一只
都是羊的模样,靠墙站立着,警觉地张望
其中,有一只分外镇定,弯弯的角
在泥地上投射出微凉的影子
直到卓玛把它拖住,我才确定就是它了
它挣扎,它冲撞,可是无济于事
她熟练地把它捆上,扔进捷达的后备箱
车子往格尔木方向驶去
窗外掠过一片又一片衰颓的草场
路不好走,不时听到它和车体的撞击
正午时分,车在下曲沟停下来
他们把它栓在一棵榆树上
硕大的树荫里,它撒了泡尿
他们吃饭,喝茶,聊天。歇息够了
又把它捆上,用绳子勒紧它的口鼻
它蹬了蹬腿,又撒了泡尿
自始自终,都没有吭过一声
完全不像鲁西南的山羊,在贩卖途中
就一长一短地叫,听起来像小孩子的哭嚎
.
◎在张掖到西宁的大巴上
.
出城半小时,有人拦车
三十只剥掉皮的羊被装上车顶
中途,又上来一些人
在过道里,安静地坐下
路,越走越高——
远处,有星光和藏人的灯火
那些羊应该看得更清楚
剖开的胸腔,如深陷的眼窝
足以吸纳任何东西
包括这辆大巴
包括不时把头斜靠
在我肩上的陌生男子
以及他轻微的鼾声
它们到底会把我们带到哪里
是星空,还是西宁
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不时闪过的路标
像一张张脸在无声尖叫
凌晨两点,车戛然到站
它们纷纷跳下来
先于我们消失在西宁的夜色中
.
◎落在墓碑上的雪,最先化掉
.
城外的小山包上,有大片大片的墓碑
覆于其上的雪,已率先化掉
.
死去的藏人仿佛有历久不衰的余温
每到初春的时候,就释放出来
.
两只羊不知是上山,还是下山
在那些墓碑中间,来往晃荡
.
来自什乃亥草原的阳光,经过了它们
止步于恰卜恰小镇一扇紧闭的窗前
.
◎越过雪线的羊
.
再往上去,就有雪了。总有那么一些羊
喜欢去雪地里觅食,也许雪线以下
草太绿了。贡布说:这样的羊
都是天上的星星转世来的
它们去那里,只是为了找见回家的路
贡布还说:在五月,这样的羊
是最好吃的。天色暗下来了
它们,一步,一回头
重新回到羊群里,我看它们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白色的羊
.
◎央金去见顿珠次仁
.
央金牵着一只羊,翻过一座雪山,来到一个小镇上
她要把羊卖了,买新衣服
她要穿上新衣服,去见顿珠次仁
一个上午
她都没把羊卖掉
她的羊太瘦了,她的羊太丑了
太阳西斜的时候
央金牵着羊,往回赶
那只羊太不听话
总是跟不上央金的脚步
有一阵儿
它还扯着绳子,不肯走
央金拉姆生气了
她掏出小刀子,杀死了它
她吃了一块羊肝
她把羊皮披在身上
她想好了,她就披着这块羊皮,去见她的顿珠次仁
.
◎阿勒泰的昏君
.
她领着他参观她的草场,很大一片,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她说她有一千只羊,他来了,就有一千零一只了。
是头羊么?他看了她一眼。
那当然了!所有的母羊,都是你的。
你每天就是吃草、交配、交配、吃草。
他笑了起来,那你怎么办?
她把头转向远处的恰拉诺日雪山,
我替你代理朝政呀。
.
好吧!我就安心做个昏君。清醒的时候,就把你推翻。
.
※ 一组写到雪的诗
.
◎故乡无青山,大雪白人头
.
雪下得够大了,一只乌鸦还在飞,这是极不明智的。云隐去了四肢,
无数张脸凑在一起,成为下午四时的天空。
.
出门看雪的人,也是不明智的。
一不留神就成了小山包,奔跑着,嬉笑着,不知何时才能重返人形。
.
◎下在她乡的雪
.
下在她乡的雪呀,白色的萤火虫
下在她乡的雪呀,白色的萤火虫
.
◎小雪人
.
小雪人的鼻子不见了,一只公鸡
正招呼母鸡们吃胡萝卜呢
.
◎向小林一茶致敬
.
飞入宝相寺的雪
又飞进香炉里
咝咝作响——
.
◎雪霁的早晨
.
小女孩跑过去,雪没有作声。当她的双亲追来,才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
◎再没有那么大的雪了
.
那一年的雪真大,都没过了我的膝盖。那一年,我可能是三岁,四岁,或五岁。
那一年的雪真大,都没过了我的膝盖。那一年,我可能是六岁,七岁,或八岁。
.
◎车灯照耀的雪
.
车灯照耀的雪,下得更迅急,它们粘住了一些光。昏黄的,刺眼的,甚至一往无前的。
突然一只兔子加入进来,在光束中拼命奔跑,直至扑倒在地。
你只是打一下方向,躲过了它。
女人回头看看,似乎对那只兔子表示哀悼。
它以这样的方式毙命,也合乎逻辑。

她一言不发,点着一支烟,吸了两口,递给你。而此时,已能看见阿勒泰的灯火了。
.
◎下雪的晚上
.
下雪的晚上,你总是把炉子烧得很旺,用不着灯,光也涂满了四壁。
通红的炉膛,通红的脸,都散发出生铁的香味。
在阿勒泰,似乎就该这样活着。
时不时,你嘱咐我山东下雪了,就告诉你,你会把炉子烧得很旺。
你还说,你会烤两块红薯,
看着它们一点点变软,一点点变色,甚至流出蜜。
.
或者,烤一个馒头,不停翻动,
直至通体焦黄。掰开来,就会窜出一股白汽,热腾腾的,热腾腾的。
.
◎爱上一个俄罗斯女人
.
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了。借着这场雪,我给自己造一个劳改营吧
我把我关起来,我让我病倒,还不停地咳嗽
雪下到一尺厚的时候,你赶过来
你不要坐高铁,高铁太快了
你要坐绿皮车,摇摇晃晃地来,咣咣当当地来
.
雪不满一尺,你就在路上耽搁一阵儿。耽搁得越久,你就越温暖
直到在漫长的途中,你一点一点,变成一个小小的俄罗斯女人
.
◎听一听火车的模样
.
雪越下越大,再也走不动了
两个孩子趴在积雪上
清出一小块空地
把耳朵贴了上去
轰隆隆的,轰隆隆的
他们同时叫起来
听到了呐
是呀,听到了呐
今夜在恰卜恰
再次听到了火车的轰鸣
只不过那两个孩子
一个去了马达加斯加
一个去了热贡峡谷
恍惚间,有汽笛声响起
四月十七日的凌晨
它们越过一座座雪山
远远地传来
天就要亮了
我租住的这间民房
也是一节火车车厢么
可我,怎么也望不见
那在群山之外
喷吐着星星的车头
.
◎雪地上的瞎子
.
地上的雪薄薄的,
堆不起个雪人。
乔小慧在地上,
画了一只大眼睛,
又戳出一个瞳仁。
你快把她弄瞎了!
乔小慧回过头,
笑嘻嘻的——
我画的就是瞎子,
你还没看出来么?
.
◎梦见雪,还是梦见希特勒
.
真是奇怪了!一连几天做梦,都梦见希特勒
站在自家阳台上,冲纷纷扬扬的雪
发表演说。他一挥手
.
那些雪花居然异口同声地欢呼:HI,HITLER
.
◎赞美诗
.
窗外在下雪,前阳台上
几经堆了
厚厚的一层
楼下有人吵架
探头出去
看了看
一男一女
站在雪中
几乎成了雪人
冲他们大喊一声
牛逼!
他们抬起头来
两张
年轻的脸
异口同声:关你屁事
.
※一组写到寺院的诗
.
◎古寺游记
.
菩萨没了菩萨的面目,树还是树的模样
它们有各种各样的叶子,它们正发出各种各样的风声
.
◎朝阳寺的小牛
.
初来朝阳寺,有一头小牛挡道
等了好大会儿
它才摇晃着尾巴走开
今天早晨
在下山的路上
再次遇见它
好像长大了不少
隔着几米远
我看看它
它看看我
我壮着胆子
走过去
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伸出
湿乎乎的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
.
◎一个人的寺院
.
九华山的寺院有上百座,最小的只有一个人,一间屋
但是,一样有蒲团,一样有佛像,一样有香火
没人来,老和尚就自己上一炷香
.
◎池中的百岁宫
.
到百岁宫时已经关门了。
隔着数米高的白墙,
听见有僧人在说话,
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用相机拍了几张,
不好看,随即删掉。
倒是映在池中的影子,
拍出来很好看。
而且在池中,
也看不清那门,
是关着,还是开着的?
.
◎重游南山记
.
几年前确实来过这里,进得山来
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山是好山,雾是好雾
水是好水,树是好树
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直到踏进南山寺的大门
直到见过一个
又一个菩萨
直到进到院落深处
直到从大雄宝殿前折回
确切地说
直到无意中回头
看到那面悬在亭子里的鼓
我才确定,多年前曾到此一游
.
◎南普陀寺的放生池
.
南普陀寺山门前有两个放生池,一大一小,每一个都是满满的。
所见多是乌龟,其它是鱼。
偶有一两只虾出现,
即被追赶,抢在前面的多是鱼。

池水因此激荡起来,把映在池中的蓝天、白云,弄得皱巴巴的。
.
◎在白马寺的树荫下
.
那片阔大的叶子,在水泥地上,投下更为阔大的影子
叶子上伏着一只甲虫,影子里却不见它的踪迹
.
然而,风飒飒吹来,一只甲虫从影子里飞了出来
谁知道,还会有多少甲虫从影子里飞出
.
别担心,影子不需要修补,修补也没什么意思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到寺门前,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
◎普救寺
.
昙山以北的某小山包上
有三间旧瓦房
这就是普救寺
很久以前
它只负责给张家楼村
解决信仰问题
寺里早没了和尚
现在暂由
一个光棍汉子照管
偶尔有女人
来烧香,他也能
像模像样,念几声佛号
.
◎仲春某日的下午
.
两个和尚,斜倚在大雄宝殿前的栏杆上。
寺门外,不时有人匆匆走过。
许久,也没一个人进来。
.
空空的庭院里,几只麻雀蹦来蹦去。
.
一个老女人柱着拐棍进来了。
和尚挺直了身子,
蹲在他们身旁的小黄狗,也站了起来。
.
◎后山的梅花
.
在池中洗手的人
并不知道水里
漂着的,就是梅花
宝相寺里只有
沉默的白杨
那些好看的花瓣
是从寺院后面
昙山上飘下来的
.
※一组写到火车的诗
.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
远远地听到火车的笛声,长长短短,像是自问自答。
它们怀抱灯火而来,还将怀抱灯火而去——
.
◎亲历者,逃避者
.
他俩从游行队伍里溜出来,骑行十几公里跑到颐和园,在一艘小游船上做爱时,
我正坐在一列从南昌开往山东兖州的火车上。
车窗外,油菜花扑面而来,又飞掠而去。
上车前,在八一广场,一个陌生的女学生送给我一个棕子,
很好吃,还冒着热气。
油菜花和棕子,让这趟临时决定的旅行,长久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多年后,娄烨把他俩的故事拍成了电影。
我想告诉娄烨的是,他应该给一九八九年春天的那列火车,补上一个长镜头。
.
◎给央金拉姆画像
.
涂掉她的腿,涂掉她的胸,涂掉她的脸
画一列火车,画一股浓烟
写下奔驰的声音——
“咔嚓”、“咔嚓”
在她的小腹上、胳膊上、手上
用红笔描出行走路线
每个缺氧的指甲
都是灯火通明的小站
深深地,抠向这张纸的背面
喔,背面,背面
背面,是鲁仓寺未经裁剪的经幡
是卡拉卓尔山主峰上,经年不化的雪
.
◎在青海的无名小站
.
车厢里的光一半来自窗外,一半来自那些早早亮起来的灯
靠着椅背的女人,蜷起乌鸦的脚
脸颊红润的孩子,正玩一只塑料甲虫
他一会儿让它飞,一会儿让它爬,一会儿又让它做梦
戴帽子的男人,不时把帽子摘下来,理一理头发
黄昏时分,一个落难的星球,包裹在露水里
一扇门无声开启,乌鸦、甲虫
男人、女人、孩子湿漉漉地,一个接一个,跳将下来——
.
◎火车驶过星星峡
.
快到星星峡的时候,雪下来了,不出所料,是大片大片的那种
四川人、河南人,坐在同一列出疆的火车上
喝茶、调笑,打牌,抽烟,喝酒
.
总有那么几个,不爱说话的男女
隔着车窗,与甘肃省的墚、峁、沟谷、垄板,对视
他们摘光了南疆所有的棉桃,他们还要带走这些说维语的雪花
.
◎去阿勒泰买一注彩票
.
几千公里的路程,谁会跟我同去——
火车上颠簸三天三夜,汽车上颠簸三天三夜
就是为了走进那间铺面:老板,请给我机选一注
.
◎落在广州的雨
.
到七月,就会有蝉籽儿,借着闪电潜入地下
现在还是五月,在恰卜恰
去年夏天,我就没听到过蝉鸣
就连这儿的苍蝇,也叫得没有力气
到是打在窗子上的雨
听来,跟落在广州街头的无异
可我并没有在广州淋过雨
多年前我只是在一个中午,坐着火车穿城而过
那时,阳光炽热、刺眼
那时,广州城里还没有一个叫红的女人
那时,站台上有初潮的女人留下的斑斑血迹
.
◎四个演员
.
他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罗密欧
她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朱丽叶
现在两人肩并肩坐着
一个在剥桔子
一个在吃桔子
火车况且况且地飞奔
茶几上的一堆
桔子籽儿,止不住地颤动
.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
.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伏在长江边的一茎豆叶上
产下苍白的斑点
这是它的孩子
它们将会在秋天长大
狼山脚下大片大片的田野
都将是它们的
当一阵晚风吹过
叫得最响
叫得最好听的就是它们了
这样的晚上
乔小慧应该又一次蜷缩在一辆返程的列车上
.
◎站前广场
.
我愿把奔驰的火车,当作你的子宫
我愿把一个个站台
当作一次次阵痛
我知道呀
我去往那里
就是为了再一次出生
你只需
在站前广场等候
我已经设定好了时间
前后绝不会
差三分钟
如果你看不到我
也不要打电话
让我去找你
我知道广场上
有九十九根灯柱
我知道你必在一盏又高又亮的灯下
.
◎停尸场
.
废弃的火车头就停在这儿,一个个唬着脸,好像功臣一样
我知道它们的底细,跑了一辈子也没跑出过中国
有的,甚至没有跑出过满洲里--
.
◎夜行列车
.
我熟悉你身上所有的痣。大小、方位、数量,恰到好处。
要是它们能发光,就更好了,像我经过的那些车站一样。
.
※一组写到儿子的诗
.
◎八月急雨后  
.  
楼下的泥地上,几只鸡跑来跑去  
忽然,一只母鸡  
在一汪水洼前停住了  
伸长脖子喝水  
其它的鸡奔跑着  
围拢过来  
这时候  
三岁的儿子  
踉踉跄跄跑过来  
公鸡,母鸡  
一哄而散  
他占据了那汪水  
并踩得水花乱溅  
没多久  
一个年轻女人跑过来  
胸前的两坨肉  
一颤一颤的  
嘴里不停咒骂着  
你这个死孩子哟,你这个死孩子  
.  
◎爸爸  
.  
以我为模特  
小雪人  
终于成形了  
儿子指着  
它的鼻子  
大声喊  
快叫爸爸——  
.  
◎道别  
.  
儿子上学去  
俯下身来  
跟狗儿道别  
忘了一旁  
站着的老爹  
.  
◎儿子的萝卜花  
.  
做菜时,丢进垃圾桶的萝卜头,被儿子捡了起来,养在搪瓷碗里  
没几日它就发了芽,又几日它就开了花,小小的,跟桂花差不多  
.  
◎笼中鸟  
.  
买回来好几天了,那两只珍珠鸟还没有叫一声  
也许叫过,但我没听到  
我就看见它们  
在笼子里跳上跳下  
儿子很担心  
会不会是哑巴呀  
我说再等等  
一天中午下班回来  
刚推开门  
儿子兴奋地告诉我  
它们叫了  
噢?怎么叫的  
阳台上落下几只麻雀,麻雀叫,它们就跟着叫了  
.  
◎阳光里的儿子  
.  
午饭后,儿子退回他自己的屋里,做作业  
我斜靠在床上  
一边看书  
一边抽烟  
过了一个多小时  
忽然听到儿子喊  
爸爸——  
我趿上鞋  
下床  
推开门  
阳光明晃晃的  
照在他脸上  
啥事儿?  
他冲我笑笑  
没事,就想喊你一声。回吧,给我带上门  
.  
◎起来吧!儿子  
.  
午饭买回家,儿子还没醒  
十五岁的少年  
蜷曲着  
英俊的少年  
蜷曲着  
在他喜欢的  
那张行军床上  
鼻翼  
轻轻扇动  
胸脯  
一起一伏  
昨晚抠破的痤疮  
已经结痂  
像个红色的甲虫  
趴在脸上  
头发有点乱  
有点长  
盖住了耳朵  
他有两个多月,没理发了  
.  
◎隔墙房间儿子在唱歌  
.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  
隔壁房间里  
儿子在唱歌  
.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  
隔壁房间里  
儿子在唱歌  
.  
十五岁的少年  
嗓子沙哑  
.  
唱得很动情  
好像已预见了  
.  
他的暮年  
隔着两道门  
.  
每一句歌词  
听来都很清晰
.
※一组写到植物的诗
.
◎故乡的棉花
.
在恰卜恰,见不到玉米、棉花、大豆、高粱
那些我所熟知的作物。漫山坡上
只有青草。间或,有一小片一小片的青稞
好长时间,我把它们当成了小麦

已经立秋了,它们还没熟呢
这时节,在鲁南、在苏北
棉花已经白成了一片,模糊了两省的界限
广袤的田野里,到处都是拾花的女人——
.
◎统一律
.
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
柳树,榆树
杨树,梧桐
相继落叶
总有风吹来
把它们掺在一起
分不出彼此
在这个北方小城
我熟悉的落叶
也就这几种
落光了叶子的树
形制相似
几近雷同
如同乔小慧
每天对我
说的话一样
起床了,吃饭了,睡觉了
.
◎兰花和兰花的影子
.
在阳台上
它是兰花
在那面墙上
它是兰花的影子
.
穿堂风在吹
它和它
都在摇动
谁也不影响谁
.
◎蜡梅山禽图
.
地上落下的,都是虫蛀的叶子
树上歇着的,都是白头翁
它们叫了一夜
它们落了一夜
翌日醒来,我也在树叶中埋着呢
.
◎关于爱情,我这样说
.
窗前的法国梧桐,每年春天都在窗台上堆满刺毛
隔着一层玻璃,它们于我没有丝毫损伤
.
在这房子里住得越久,我就越喜欢玻璃
可以认识外面的事物,又避免跟它们直接联系
.
在这房子里住得越久,我就越喜欢阳光
被玻璃过滤的阳光,让我免于失语的谵妄
.
这个春天,还有什么是我越来越喜欢的?
当然是那些法国梧桐,它们正在风中摇晃着铃铛
.
◎隐秘的心
.
刚才我还在想,窗外有这么多树,路旁有这么多树,没有一株是小叶榕。
它没有出现在这个小城,可能是因为自闭。
它只喜欢跟其它小叶榕呆在一起。
它们不说我爱你,
它们不说。
风吹来时,才打出简单的手语。
.
阳光,似乎也喜欢这样的瞬间,一再跑到它们当中,弹起来,又落下去。
.
◎齐白石的葫芦*
.
九十八岁那年,齐白石已经老糊涂了
一天晌午
他摊开一张宣纸
用淡墨画了一个葫芦
端详一阵儿
又用浓墨补了几片叶子
不过怎么看都像葫芦
接下来
他用枯墨画藤
几根弯曲的线条
看起来也像葫芦
最后题款
还把名字写错了
.
这之后,他把笔一丢,打起了瞌睡
.
*取材于王鲁湘的文章《齐白石的最后一张画》
.
◎李建国的精神生活
.
有一天晚上,睡觉前他忘了关窗子
醒来后发现
已经被牵牛花藤蔓
缠住了
他挣扎
它们缠得更紧
他喊叫
却喊不出声音
而且嗓子一动
就有一朵牵牛花
啪得一声炸开
他困在床上
每天又渴又饿
风吹来时
牵牛花才喂给他
花粉
露水
直到那年秋天
藤蔓干枯了
他才解脱
走在街上
常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瞧!斑马

※一组写到昆虫的诗
.
◎一只叫丽娜的蝉
.
卡洛斯缩着脖子,并拢手脚
努力从蝉蜕里挤出去
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
丽娜都会抓住他的脚踝
用力把他扯回来
他“知了,知了”地骂
她好像完全听不见
他用口器刺
她好像完全没有知觉
最后卡洛斯放弃了
他挣扎着着坐起来
丽娜已不知去向
但她的裙子,内裤还在
“噢,自私的女人
她自己倒先变了”
卡洛斯一边唠叨
一边探出脚,找寻他的拖鞋
.
◎修女的蚂蚱
.
回宿舍的路上,一只蚂蚱蹦到了阿依莎的裙子上。
她脱衣服时,才发现了它。
“额,这小东西。”
她捉住它,放进一个空药瓶里,旋上盖儿。
第二天早上,“呀,还活着呢。”
她用草棍拨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
让她“咯咯”笑起来。
她投进去草叶、面包屑。
她把它养了起来。
个把月后,
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来了。
而它还活着呢,
只是略略瘦了些。
早上醒来,阿依莎用草棍拨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依旧让她“咯咯”笑起来——
.
◎糖衣空城
.
你送我的枕头里有许多小虫子,它们都长着一张羊脸
我有一头浓密的黑发,那是它们几辈子也吃不完的草
快要睡了,这才想起今天是哪一天
印花枕巾下面,再次响起窸窸簌簌的声音
不用说,又有一批虫子出世了
可是,它们在我起床时,就得死去
喧嚣和欢乐,就在一夕之间
我生有六只耳朵,
对这间房子里的悲痛,听得最为真切
包括,仁青卓玛十一点半从湖南长沙打来的电话
.
◎蜣螂草原
.
雨后第四天晚上,众多蜣螂忽然从地底下拱出来
月亮追光灯一样
照着它们在草丛里跑
帐子里也净是这玩意儿
这儿冒出来一个
那儿冒出来一个
央金拉姆拿条衬裤
左右挥舞
驱赶它们
一个小时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蜣螂还是
泡泡一样冒出来
央金拉姆又气又绝望
一屁股歪倒在地上
蜣螂越聚越多,居然合力把央金拉姆滚出了帐子
.
◎听乔小慧讲能仁寺的由来
.
正午的天空,洒下万千交配的虫子
慧贤手托罗盘
在小山包上游走
时不时收住脚步
玻璃蒙子上的反光
细若游丝
在一坳处
罗盘剧烈晃动起来
她手搭凉蓬
但见群山合抱
一道阳光破云而出
直指脚下
就这儿了!
那时,草丛中
有一条蜥蜴,正抬起头来看着她
.
◎灯下的情人
.
台灯下聚集的多是
小小的虫子
灯罩上
床头柜上
遍布它们的尸体
我对乔小慧说
越是小的
越向往光明
她反驳道
胡扯
别上纲上线
它们只是
喜欢在灯下做爱
好吧
那就不关灯了
让它们尽情做
不过我怎么
就没看出来
它们是在做爱呢
它们不就是
围着灯
不停地飞么
她白了我一眼
这种方式你还不懂!
.
◎好像那光是不可抗拒的春药
.
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又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路灯下的蟋蟀,
好像并未减少。
它们聚在一起,
求偶,交配。
.
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又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路灯下的蟋蟀,
好像并未减少。
它们聚在一起,
求偶,交配。
.
※一组写到POLITICS的诗
.
《中央大街的演讲》  
.  
中央大街的小广场上,安德烈站在一条凳子上,  
一群人围绕着他。  
他讲得很激动,  
他们听得很专注。  
忽然,一个雪球飞了过来,  
正中安德烈脸上。  
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哄笑声中,他爬起来,  
重新站在凳子上。  
但是,已经有人不相信他了,开始转身离去。
.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  
我们几个经常在一起玩的  
每人都有一把木头枪  
一开始我的枪最好  
他们几个都听我的  
后来小印的爸爸  
给他弄了一把王八盒子  
还系了红布条儿  
威风得不得了  
没多久小印就成了头  
有一回不知为啥  
小芹跟小印吵起来  
小印手一挥  
掏出枪来瞄准小芹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小芹一哆嗦  
我也有点害怕  
生怕那枪真的会冒出火来  
再后来——  
小芹就跟小印好上了  
见了我,带搭不理的  
.
《亲历者,逃避者》  
.  
他俩从游行队伍里溜出来,骑行十几公里到颐和园,在一艘小游船上做爱时,  
我正坐在一列从南昌开往山东兖州的火车上。  
车窗外,油菜花扑面而来,又飞掠而去。  
上车前,在八一广场,一个陌生的女学生送给我一个棕子,  
很好吃,还冒着热气。  
油菜花和棕子,  
让这趟临时决定的旅行,长久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多年后,娄烨把他俩的故事拍成了电影。  
我想告诉娄烨的是,他应该给一九八九年春天的那列火车,补上一个长镜头。
.
《父亲的黑白照片》
.
翻看影集,又看到父亲
年轻时的照片
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
像个哥萨克
在瞭望顿河草原
但他胳膊上的袖章
标明了他的身份
伟大领袖的红卫兵
这个曾经徒步
从济南串联到井冈山
又从井冈山
串联到北京的狂热分子
如今只是在晚饭后
到小区附近的公园里
转上三圈、两圈
末了再打一通
似是而非的太极拳
.
《近卫军临刑的前夜》  
.  
浑身缠满绷带的男人,躺在门板上;一群披斗蓬的人,举着门板,缓步而行  
一条街又一条街,他们几乎走遍了这座城市  
一个孩子整个晚上,始终跟着他们,有时也加入其中  
.  
天蒙蒙亮了。门板上的人一点一点升腾起来  
披斗蓬的人化成一群狐狸,消失在城外  
孩子一个人回家,睡了一天。在梦中,她又补充了雾,以及在雾中隐现的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16:47 , Processed in 0.29521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