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26|回复: 2
收起左侧

莫爱珍,看见沟你就跨过去(3月10个)

[复制链接]
李不嫁 发表于 2016-3-31 00: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不嫁 于 2016-3-31 00:45 编辑

遗弃一只猫

缺医少药的年代
猫和狗都饿得精瘦。他提着她
走了十多里也不觉得沉重
袋子扎得很严实,他还特意趟过小河
让她辨不出回家的路
多年来,她也养育过几窝子女
挨过一些打骂,渐渐老得捉不到老鼠
只求点残羹冷饭打发日子
少年的心有所不忍,但一想到患哮喘的母亲
因毛发过敏而咳得弯曲的腰身
他还是把她赶进了荒野中
当他踏进家门,迎接他的,是热呼呼的舌头
那只老猫,不顾自己被河水湿透
拼命吻他的手脚,像抚慰被遗弃的孩子
                          2016-3-29
油灯下

油灯下
补衣服,纳鞋底
只在穿针时
把灯芯拧亮些
我的伯母说,人在昏暗中
心眼更细,呆久了什么都能看清
两毛钱的煤油
她可以省着用半年
躺进棺材里
伯父再也忍不住,把她脚边的长明灯
拨成明亮的小灯笼:莫爱珍,看见沟你就跨过去
                                       2016-3-24
拖拉机厂的老工人

下午的年嘉湖边,他们用横幅
给自己圈出一块地
在震耳欲聋的红歌里
读一会儿红宝书,跳一会儿忠字舞
或严肃地听其中的一位
发表一通不着边际的演说
这些拖拉机厂的老工人
其他破产企业的下岗老职工
日子紧巴巴的,只在这段时光
才像钢和铁抖落一身的锈
唱累了,跳累了,望一眼湖面
一两条鱼跃出,残阳下划出金色的弧线
                                           2016-3-15
桃花那么美,只为引蛇出洞

这时节,桃花岭上的桃花
闹哄哄地开了,有几枝
斜伸到水边
很女性地顾影自怜
有几枝却串联到山顶
引得那里的杜鹃也按捺不住
大气候下,
谁摆出一副清高的姿态
都是不合时宜的。竹林旁的那棵
摇摇曳曳,像在引蛇出洞
另有几树猩红,夹杂在花丛中
谁也拿不准是不是梅花
只有等两三个月后,夏至把一切收拾
才能判定它们的出身:开什么花必定结什么果
                     2016-3-14
金田村

仿建的金田营盘固若金汤
倒是一排排太平军战士
雕塑得不像赳赳武夫
走近了,细看,总觉得十分面善
领头的那位,矮胖健壮
像老家的王石匠
近几年进城做基建,常邀我喝酒
醉了就骂世道不公
头顶总晃动着两个月亮
左右的副手,一个像高考落榜的表弟
一个像夜市烤鱼的陈润生
坐过几年牢,学会了写诗发牢骚
他们都是些吃得苦中苦的乡亲,锁紧的眉头
看到我时忽然舒展:兄弟,你终于来了
                            2016-3-5
蒋公的书法

山脚下,一条小河
在春天笔走龙蛇
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墓碑
闪着大理石特有的光泽
野山茶顽强地探出头来
在它们的上方,去年落成的
抗日民族英雄纪念碑
把那些湮没很久的人名
有一个整编师那么多的人
重新集合到国民革命军的队列
蒋公手书的气壮山河碑文,和青天白日
抚慰着他们。落款处仅有三个字
蒋中正,书家称之为穷款,许多人常写成败笔
                          2016-3-13
最后一次演讲

该结束了。在扩音器的回声里
他把挥舞的拳头
斩钉截铁地收拢到胸口
可是,预料中的呼声没有出现
十万人的广场,像一出哑剧
与他尴尬地对峙。这让他有些心慌
也让十万人更为心慌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
人们都在期待发生一点什么
来打破死一样的寂静
终于,有个人试探着喊了句
打倒齐奥塞斯库!声音很轻,像拨了下定时炸弹的撞针
                                                             2016-3-10
民国版《我的奋斗》

看过的人说,那是一本枯燥的书
从头到尾有一万多个病句
许多编造的典故
只有疯了的人才臆想得出

看过的人说,那是一本仇恨之书
希特勒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称中国人为中国佬
等同于他最厌恶的黑鬼,只配奴役和消灭
                                             2016-3-26
玩泥巴的孩子

陶艺馆里,玩泥巴的孩子
童心塑成一只只圆润的泥碗
我真想告诉他们
我们这些人也是泥巴做的
我们这些小泥人,在女娲手里
原本没有不同,只是后来
活成人的样子后,才有了贵贱之分
有些人生来就脚不沾泥
有些人注定一辈子面朝黄土
像这些铜雕的窑工,匍匐在烟薰火燎中
他们只记得太阳是泥巴做的
正在烧制、淬火,说不定哪一天会爆裂
而月亮,一只盛饭的大碗,大部分时间是残缺的次品
                          2016-3-8
铜官窑遗址

被春天的的阳光煨着
依山而建的博物馆
明晃晃的玻璃屋子里
升腾起久远的窑火
进去的人都得在玻璃墙上
照一照肉身,好像是要验证一下
你是谁?你从何处来?
如果是大地之子,那么请吧,里面有你千锤百炼的同类
如果不是,也请便,后门在山顶,有的人出去时,像一缕青烟
                               2016-3-9
李兴茂 发表于 2016-4-7 10: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躺进棺材里
伯父再也忍不住,把她脚边的长明灯
拨成明亮的小灯笼:莫爱珍,看见沟你就跨过去
李兴茂 发表于 2016-4-7 10: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显着平常与厚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7:36 , Processed in 0.17959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