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68|回复: 0
收起左侧

命令我的孤独到场

[复制链接]
王天武 发表于 2016-3-21 11: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命令我的孤独到场

这本打开的大书里,
受难的紫叶菊,多罗叶和我命名的枯山藤,
都被风裹挟着,
黝黑、荒凉,
命令我和我的孤独到场。



我经历了自己

在写这首诗之前,我的痛苦
与你的相似:我们都经历了粗糙的自己。
后来,像经营一家烟草店,
许多明亮的盒子,整齐堆积在货架上,
松散的烟草饼碎片,粗烟丝,
明亮的弗吉尼亚烟叶,
都散放在明亮的的玻璃橱下面。
我的心突然点亮,
所有的感情都对应着笔尖,
反抗,和尖锐的情绪,
都像税官们简短交谈的顺便走访。
我接受了自己的拜访,
利用一个夜晚,恳求到这首诗。
随着它到来,整个人轻松了。
这首诗、这清澈而明亮的自我,
站起来招呼着你们——特别是你,
我久别的朋友,你没有
感到单纯的快乐吗?



有一条路

有一条路,我想和你一起走,
不知走到哪一天。
直到路没了,我们变成雾,
锁在橡树林。



箴言

不要试图去改变他人。
如果有人要堕入深渊,
不要试图让他回来,也不去推一把。
他可能正需要深渊,
试着相信他人都能跟随他的命运,
到他去的地方去。



树人兄

树人兄:孤独宜于作战。
今日之盛状,优于前朝,也已腐朽。
艺术史、赌博史、娼妓史、文祸史、汉奸史、
中国字体变迁史都已有人著手。
大众语问题已不是问题。
无声中国变身激情中国,教育当居首功。
兄之文章被请出讲堂,而优美散文汗牛充栋,
排之即为国贼,可谓“美丽的良方”。
兄之子海婴近日辞世,兄可知否?
还有一些小事,如饮食、建筑、交通、环境、
法律,为保障正当舆论,不赘。



旧照片

喜欢那些旧照片。活生生的时代,
喜欢贴着旧广告的旧上海。
喜欢无声的琴,和无声的人群。
我写了一首诗:
有一天,这些往事会降临,
拥有一颗心脏,和他们的样子。



最后的胜利者还未消失

站在英格兰,
想想二战中活下来的那些人,
原谅我,老伙伴,我有不想你的自由。
我每天在这里抵抗着,
最后的胜利者还未消失。



我什么都没有

打开洗衣机,放进我的睡眠,
家乡,冷清的窗子。
星星在里面转动。你的头发,
在打碎的镜子里转动。
白、绿和灰在里面转动,
在记忆堆里纠缠。除了等待,
我什么都不能做。我一直靠
想象你的存在生活。我知道在水里,
你说,我用我的灵魂漂浮过。
等我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
看着洗衣机里像一个空的海,
还有潮汐的声音嗡嗡。我把头伸进去。
我想看它怎样转动,
是不是像一匹马疯跑。



湖边

当我们看过风景,
慢慢走到湖边,
湖水轻轻荡漾。
一无所求。凉爽的风吹过来。
湖中的天鹅张开翅膀,
有一只,头埋在腋窝里。
看着这情景,
突然想起卡佛
在铁轨上散步的事。
在铁轨上行走,
要保持平衡,
还要有足够的时间。
但是都不像我现在
看到的天鹅,
那么无事可做,那么自然。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可有些不情愿。我也愿意快乐地
想起你。我的生命都给了酒、
滑稽的腔调。我的往事像细雨,
正落在窗外的街道上。
我今天想起父亲,
每一段婚姻里,都有一个有罪的人。
然而所有的血肉之躯,
都是灰尘所化,经受雨露阳光,
活在每一片容忍罪恶的土地上。



长诗

长诗让人乏味。
如果慢慢读,代入感情,
会看到一个虚空似的灵魂,
他整个地人生,
没有秘密,
但让你苦苦思索,
他为什么要这样。



这时光中

这时光中有惊喜、感叹、大声嘟囔。
这时光中可谈吐、堕落、游戏。
这时光中有爱,有你,有这首诗证明的
我们的消逝。



运河

我从未这样热烈地追求一个女人。
就像两个人充满敌意。
我搂着她,庆幸终于得到她。
她不相信,我们安静地争吵、纠缠。



祭坛

我知道某一天,我会为我的倔强付出代价:
我见不到母亲,我只能为我的倔强哭泣。
我见不到母亲,我哭泣时希望时间能原谅我,
不要将我送上祭坛,我在上面独自观看悲凉的景象。



你是他

有一天我惊奇地发现,
很多人像你,
当他坐在咖啡后面,
当他弹着香烟,

他低头翻着一些东西,
他沉默不语时,
阳光落在他身后,
一点点折磨殆尽时,都能
从他们身上找到你。

偶尔的正面照,
美感却消失了。

犹如该做的工作,
必不可少的应酬,
你可能早就忘了,
恬静地数着时间。

你可能早就忘了,
答应过的一句话,
睡梦中的走廊,
最不真实的一张脸。

在冥想时你穿过了重重阻碍,
骤然而至,可这快失明的眼睛
你不认得,你也不认得他手中的书,
他写下的文字,
也不了解,他的寂寞是什么。

但是,你觉得自己是他,
也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与栏杆外的磷光生活,
把一条鱼摆在盘子里。

在洗手间里,
你突然怒目而视,
激动地挥手,
偷偷观察自己变化的表情。

当你捡起一件衣服,
它是那么不合身,
像是为别人定做的,
你不能陪着自己穿上它(他)。

你说起他的故事,
这让你每天沿着老路失魂落魄的人,
这在你的忧伤中注进新鲜血液的人,
在水沫、尘埃和光线中凝聚成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7:50 , Processed in 0.18783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