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14|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5年诗选(十七首)

[复制链接]
泉声 发表于 2016-3-9 17: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月山中

这首诗的结尾
应该是一处悬崖。而他目前
可能是一条斜路
一片迅速滑擦山脊的暗影
起伏的绿色
众多的词语
深潭,老树,古寺,垭口
可能是正午或黄昏
瘦石上蹲着的一只鹰
可能是青苔一块,形似某张地图
天阴,天晴
可能是风声也可能是雨声
可能仅仅是无聊的一瞥
两个空洞。可能喧哗可能宁静
可能是花椒刺上的吊死虫
可能是一只边飞边叫的斑鸠
(这不可能
你看到的时候,是在下洼村东快走)
可能是一个空腹的蜜蜂
可能是折光
斜视在金柴上。可能
一平方米范围
两棵枝叶越过领空的栎树
窜出边境的刺玫或野葡萄
蚂蚱串,节节草
尚未腐烂的陈叶
可能在看山,动?或不动
变幻,不止在这首诗中
哦。即将悬空
2015.5.17


观鲁山花瓷

我停留在一个四系罐前,
直到三天后的今天。我相信他的旁边,
是一小岛,因为我看到白沙,
和黑色的岩石。

我不懂音乐,但是我喜欢,
击鼓女人的舞蹈,和她露出裙裾的小脚。
刹那,一只喜鹊落在梅瓶上,
等待着,伸出枝椏。

意外,叠加着意外。
我一个个的看着,底座、上口、腰身。
看着脱陶之象。重新掂量,
笨拙、古朴、典雅。几个词语。

(给留福)
2015.6.10


哑巴桥

他从之字型的山路上下来
放下十齿耙子,双齿撅头
和我们一样坐在水泥桥栏上
一个哑巴

哇啦哇啦,比比画画
先是用两个食指在脖子下画一根绳子
上吊?接着双手刨挖
掩埋。看似动作简单
但内容好象复杂

等到三遍,我们猜
十有八九是他亲人,要不就是邻居的事情
其实我们更像
不会说话。一个哑巴
如干沟里的风,漫过了桥
2015.6.11



盘扣

车轮碾过白云
浑黄的水坑便没有了可看之处
如果遇到下一个
我就会绕着它走,实在躲不过
还可以搬起自行车
踩着路边的杂草
不能再扰乱小小的一方平静
我有的是路可走
已经过了三个十字路口
之所以一次比一次选择更窄的路
是期望能给我带来
宽泛的回应。就像上次
几只蚰蜓
盘成一个美丽的扣
2015.8.2


露水集上

在集市的末端
我遇到个女人。她的面前
一个朱红色仿泥塑料盆
轻蠕着脱去羽衣的蝉

太阳还没有出来
我却看到它们一个个在小片的亮地儿
紧紧的抱住自己
没有了尖叫,或已过去
只剩下数不清的无望
疲惫、敌意

此刻,我就像一只野蜂
用复眼盯着她
指望从她脸上找到些什么
除了未退干净的夜色
和,浑身的露水味

我只好跳向另一端
带着她,一起飞离
去往一个类似冬天的村庄
去往一个阳坡,老柿树上
朝北的一枝
2015.8.11


七夕后的第一个早晨

我蹲靠着一块
类似神秘插图的卵石
燕子在电视信号线上
不断的调谱
笼中鸟语,好听
但不懂。与新诗有着经典的共性
知了,像
只剩下一根细弦的小提琴
始终在高音部
这么多云朵,没有一块雷同
如我做过的梦
一只麻雀,石子般从五楼坠落
好久没有看到
喜鹊了。应该在返回途中
等吧,等到冬天
它们会在积雪的麦田里
到时候,我就重走
一条灰色的路
2015.8.21


菜香园夜话

在封闭的包厢里
我们自由出入
内心的栅栏。任时间调度
可以逆行,可以纵横
可以一直晃荡在搓板上
尤其是半斤二锅头过后
就那么几个人,每人都有一张无聊的票
最好的菜,说
还有排毒、醒脑的功效
醋焖茄子,一时开不了窍
追不上冻跑的驴
石磙在烙饼上碾压
萝卜、莲菜,布罗茨基
被时间挤扁后。只剩印象
一群土鸡,迷失于自己的竹林
前边小巷,延伸出虚线
帮你找到诗的韵脚
车灯扫过,你让蓖麻认出
已经是隔年以后。这时传来
醉心花压低了的
几声咳嗽
2015.8.27


9月15日下午在沙河北岸

宽阔的河道,更像是沼泽
一条几乎断流的河。羊群在浅草区
轻移。芦苇和水草
往纵深处交错,看似相安无事
任由白鹭、斑鸠、燕子们
来来去去

秋天了。一些事情开始明朗
需要一次清空
疯长了一个季节,也该收拢
平复

落叶,衰草
有时会有一两滴显得无奈的露珠
但仅仅是无奈,不是妥协
是一时找不到支点的间歇
犹如被石块压住根茎的草,在泛黄的下半身之上
依然争取到墨绿

落日中的河道
要不了多久,水面就会不断抬升
最终像一张白纸,端放在
空无一物的写字台上
2015.9.16


临沣寨
一一给臧棣

你们走后,朱家老宅更空了。
比,从拴马扣上解开缰绳的最后那匹马
走的还远;比羽状的烟排
散的还快。

你们没有走圆的寨墙
还等着你们。它不是“c”字形缺口
永远无法弥补。

整个村寨会越读越厚。
那么多的门窗,豁口
不是一方红石或几块青砖样的书
就能封堵。

你放心,已经没有敌意的寨墙
不在乎你一次又一次投枳,反弹
一首首不错的诗
期待着从洞开的正门再一次进入。
2015.9.22


菜园

坍塌的老宅恰好
做了围墙
四周是些丝瓜、梅豆
紫色和青色的月芽
压井,小水沟
均等的长方形
辣椒、茄子、葱
前些时还有花生和芋头
空着的松软的土
某种期待。仿佛不是为了种菜
而是展示
而是证明他的手艺。或者
还有某种隐秘的情结
或者只是喜欢
无中生有
如果他写诗,一定会
准确、新颖、干净
他甚至用几片镜子
让阴影享受折光
在乡村,房前屋后种菜的不少
可像他这样
痴迷于精细的不多
我时常见他坐着小凳
拿着挖铲
除草、松土、捉虫
旧草帽挡着他的脸
看不清年龄
也许他无力复原
只能在老宅中不停地劳作
做到极致
给自己一个虚妄的交代
2015.9.28


仰望与俯视

我在苏轼的一首词中
看明月。米沃什却不停地在耳边念叨:
“人不应该喜爱月亮“。

我一直习惯仰望。唯有昨天
从山坡上下来,
在一座七星庙前,俯视过一眼老井。
2015.10.1


《梨园》
一一给永伟、罗羽

一个空了的梨园
更让我喜欢。安静地等着冬天
时间,不紧不慢
陪着我们,陪着每一根细枝
像园主一样
但我会用另一种方式
包裹,每一个梨
不让它褪去黄色,香气泄漏
虫蛀,和倾刻间苍老
不让它远离。模仿他们
约三五知己
在园中的空地上。饮酒
漫谈。如微尘般扬起
落下,话外之音
偶尔像潜游者,不时地把头昂出
对着内心的山谷狂喊
倾听受伤的方言
好了。酒杯不停的外溢
踩着梯子的横梁,爬上去
只是我的意念
2015.10.7




10月25日,下午

在南沙河的长堤上。
我借助雨雾,隐身了四十二分钟。

与多年前风雪中的朋友打了个照面,
随他们去吧,槐树林外的村庄。

之后,我看见几个人赤裸在沙堆上。
哦,塑料的。

他们已经多次死亡。一处靶场。
其实还活着。突然

从黄杨丛里飞出的野鸡,
是否有告密倾向?

它飞往对岸,我视线以外。
羊群的祥和足以冲淡牧羊人的孤单。

众多卵石,
放心地安卧于深秋的河床。
2015.10.27


沙桐
一一给程一身

那晚,你犹如一棵沙桐
任由我们把光亮燃烧干净

那晚,暂且忘记拖着麻木右腿的下午
以单侧的力度,踩实某种心情

那晚,水灯没有上岸
一只夜鸟盘旋在窗外

那晚,许多的岔口被黑暗利用
几次误入,语言的空洞

那晚,不能靠左
离75.8太近,但也不能靠右

那晚,可以说也可以不说
几乎所有的纪念碑都是痛心的堆积物

那晚,一只白鹭飞成了黑鹭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晚,你腼腆的微笑
始终在几个朋友视线的末端等候
2015.11.16


双层广场

午后,我在细雨中的小广场散步
一条落满水珠的长凳
空无一人。西边的湖堤上
一排灯杆,两行白鹭

错落着,试探着
接近水边的双层广场
好像还有着某种守望。只不过这时
一片迷茫

走过防滑带,如读了一首先锋诗
回过头来,爬向山坡的城市
某一小巷的拐角,会不会遇到去鱼屋的毕肖普
或,在花园里干活的米沃什

迎宾石上,写足了江南风度
一只踩水的油葫芦
快速地向我扑来,又快速地消失于
灰色的水面
2015.11.21


下午四点,雪

下午四点,雪
在阳光和风中加速融化
我喝着绿茶。听得到房檐滴水
有一会儿与墙表上的秒针同步

“没有什么能够与时间抗衡”
在它面前,似乎
只有忍气吞声。这个下午
能不能进入内心的平静

拿一本诗集
细读。博纳富瓦的《雪》
我第一次看到。短短八行
就铺天盖地

又不缺乏细节。第四句
“她通过寂静战胜时间"。哦
我抬头看到“竹影清风”的条幅
那夹在中间的“乱”字是否有意去掉
2015.11.25


滑过……

下午的阳光滑过书脊
滑过感性与理性如同滑过山坡
沟壑;滑过修剪后的
梨树、麦田、岭上公路
滑过书柜的边框
长白山的红松林,老木匠
前额的汗珠;滑过
墙壁,青石板上的羊蹄印
风化图;滑过长河
流水中的沙,逆行的鱼群
滑过窗帘,井架
棉花地,纺织女工溜出帽子的一缕烟发
经纬的孔;草原
雪山脚下,唐三彩
滑过一匹马,赶在日落之前
划上句号
2015.12.3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9:56 , Processed in 0.22144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