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95|回复: 6
收起左侧

2015-2016跨年17首

[复制链接]
纆徽 发表于 2016-1-11 21: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纆徽 于 2016-1-13 07:53 编辑


1.        困顿马语


喜欢人吗
喜欢小孩子
大眼睛的马
槐树下的马
驮着李子的马
麻疯树旁吃草的马
吃红色朝天椒饥饿的孩子望着马
被拴住在枫树杆上的马
四只脚爬山的马
悬崖边停顿的马


想说话的马
已经说了很多
可我听不懂的马
我不停地回忆的马
我现在明白了
马确实已经说清楚了
你可以上路了我的马
继续你的流浪诉说吧 在路途中
把你要说的沉默说给懂你的所有小孩子

2. 鸟穿着美丽的羽绒服


在小寒那天
鸟穿着美丽的羽绒服
朝着我飞
带着一片我不能抽离的云
他在归去的隐约里
看到云下的我
对着冬天河水里的衣服捶打
他喜欢
他遣派的一只鸟
被我认知
那件特殊的羽绒服
上帝啊
我会记住你今早上的信封
样式
与内容
都是我喜欢的
结的死死的道路上的
唯一活动的窗口


3. 我听到刺猬在黑夜里咳嗽

我失眠
我听到刺猬在黑夜里咳嗽
象老人一样在夜里咳嗽
多么地奇怪啊那把声音
脆弱的……
她一定长得象一只笨羊一样
柔软
同时象刺猬一样带刺

这把声音让我想起那时

那时的天
悬挂过一串晶莹紫色的葡萄
那时的地
长出一串阿尔卑斯山脉的熏肉
那时的河水清甜
那时眼睛明亮如高粱
那时的朝代名字叫从前
那时的人的名字都叫那人
不需记忆
因为那时
回忆并不流行
一切的回忆都是多余
只有妄心之人
才做关于回忆的诗歌
那时候万物里的诗歌都是真心



4. 我的秘密词根残存藏在那个女人的箩筐里

(一 )

在村头
看到村旗挂在树龄不超过十岁的矮木之上
相比完全裸露的土山
那张村旗上的村名凸显着

“砍树的那天啊
砍树的那天
树突然老去
突然就认命了
命该如此
命该如此……”
(空地上飘来过山谣)



(二 )
尽管树都没了
可我看到一个背着一口大箩筐的年老妇人
在村口河边歪斜地走着
她笨重地停了下来
对我打了招呼
我的出生的口音
一霎那回归到我的舌根
……笨重的词根
一点都不用回忆
(呵,原来我的秘密词根残存藏在那个女人的箩筐里)


(三)

祭祖仪式:
我将要呈现的
就在山顶之上
再过一会
时辰到时
天空会呈现一条金箍棒
金色之下
公鸡会鸣叫
那时就动土吧
重新把树木埋进土里


5 . 锯子与纆徽

桌子上的煤油灯
木几上的脸盘
父亲的锯子与纆徽
破碎的膝盖
疼痛的木
我只能在表面晃荡着
阳光走着它自己的
木头的一半浸在水里
滑腻的绿苔
它却是未来干燥的刨花
盛满衣物的日晒
和亚里斯多德在中国一个乡村的被漫长地思考
未来散步的可能
从这棵树荡到那棵树的初始


早前
他对营地土司说:
这棵苦楝树是我的
我对它的存在的占有
是公众道德的确认
秋天时我会把整棵树
放在水里




6. 中国紫


紫色本身
并没有情绪 正如我们
出生于桃树之下 并不代表
一定会看见
桃符
但是我
养成了遵从暗示
的习惯
避开
或者彻底清除树荫
让它们
变成可以承接鸟窝的
光明之所
我想我运动的手臂传递的
温度
必能收获一些紫色
一些
足以给鸟驱邪
的紫色强光 但我
对于蜗牛 蚯蚓等无骨的昆虫
它们的黏液
仍然无能为力
对于它们  我无法
采取我所熟知的
极端
我对它们的恐惧真的无法分析


7. 洁净


它们
在秋风里
在干净的河里
在乳白的路径
在茉莉花途
天空
它们
我仰着头
另有疑问
它们到底会降落在什么时候?


8.  拆


我喜欢拆槐花树叶
如果树叶是双数
我赢
如果树叶是单数
我输
我输赢之间的比例大约应该是1:1.3


后来我拆花
我把厚的木棉花瓣从中撕开
利用它的汁液粘贴到耳朵
像一对巨大的红色耳环


长大后我拆毛线衣
拆了再织
织了再拆


昨天夜里的情形有些失控
我梦见我变成一堆有生命的字
他们把我拖到广场
肢解了我并将我们之间连接的绳子拦腰切断了

从小到大
我拆东西
我停不下来
我喜欢拆,拆
我上瘾于执行某种心理上的快感

我需要比我心理
更强大的
心理医生

9. 否定我的雨鞋

否定我脚后跟的脱皮
否定我的雨鞋
穿上我有创伤的雨衣
在路上制造绿房子的翅膀
通向
阴影的爬墙虎的窗户
透出猫不能思虑的冷绿
她通体的凉
湿气蒸腾的沼泽
被干燥彻底遗忘

10. 缺一颗纽扣

见到莲花
菊花
他们确实美


月亮 锄头
作诗
也没有什么不可安慰

只是缺少一种音响
一种超音波
穿透属金的物质
形成钟

大而虚者最难将息
温暖的洞穴
面条的做法 加水 稀释梦
造一个千年人的窝
学习永远

而天却塌了下来
在坠落里
存在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生命体

11. 羊

第一组
路上有羊:
有多少只傻傻的羊走走走丢了
又有多少只羊正赶在回家的路上

第二组
圈内的羊:
一组羊以红色的形式在吃草
另一组羊以湖蓝色的形式在低头吃草

(一点暗示:关于红色的羊与湖蓝色的羊,来源于农夫养殖手册)



12. 银的山到底藏在哪里


水彩白玉兰花的秘密
掩盖不了早年的呼吸
博古架上的记忆 黑色的铁坐着低头的女神
曾接受抚摩 塑造 长寿 就要永恒 象八仙过海
茶叶已经老去 他们的暗示 飞鸟黑云一样的集结
栖息于黄昏的海边

而对于年老
我没有什么更好的想象
生活给予我
和我奉献于生命的
基本遵守了物质守恒定律
我凝视着海
我没有向人说出银的山藏在哪里
出卖
以换取我喜欢的东西
为这
我一生拥有安静的甜蜜
够了
就让我坐在夕阳的沙发里
看热门烹调电视
让我老去 让我步入死亡 不必慌张

13. 艾


在脚边的艾
象隐秘的暗喻
暗示着无名的山谷
在路口 的站牌下
艾叶象大学时一个女同学的面目
她灵动飘逸在冲凉房和图书馆之间
她读胡笳十八拍
毕业后她工作 结婚 生子



14.菲利普家的小动物园

去年海伦因患癌症离世
留下下她的当邮差的丈夫菲利普
女儿艾伦娜
儿子托马斯

海伦生前是一名护士
女儿艾伦娜在今年报读西班牙上护士学校
去上学前在锁骨下刺了刺青:
上书:“海伦,菲利普,托马斯,
你们永远在我心里!”
现在家里只剩下菲利普和托马斯

菲利普买了两只巨大的斑点狗
两只狗见东西就咬(不咬人)
沙发套,枕头,甚至手提电脑

家里来了客人
父子两把过于热烈的它们关进笼里
它们在笼里鼻子对着鼻子
或者把自己的牙齿咬到对方的牙齿


15. 他安坐于银河的客厅

一棵小小的香菜褐色种籽
需要温度
如同所有的生命
海螺  蒲公英  爬行的蜗牛
而星星的云图构成状似熊之类的动物
他们在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我们似乎漏掉了什么?
乘着一艘想象的船
看到上帝安坐于银河的客厅
天使们围绕在他身边泡着普洱茶
他样子象个任性的孩子
嘴角上翘
一边设计着我们之外的生命体:
不需要水
空气
没有毛孔
比我们更耐痛
耐灾
或许长着四只美丽的眼睛
他们和我们唯一相同的:
也需要接吻
写诗

一切需要阳光的
比如树
比如人(长着两只眼睛)
只是生命的一种形式
也许黑洞之外
另有一个蓝色的陆地海洋
比之于我们的嘴唇
他们更美好 执着
他们的坚果面食更加鲜美
那样的生物
如果飞过我的窗外 目光灼灼
(一共四只眼睛:两只眼睛看着我,另两只眼睛看着远方)
我理应对陌生毫不畏惧
索要亲笔签名
让那可怜的虚荣之心得到世俗的满足

我醒了来
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

16.蓝色的莫奈

人们都在惊艳
莫奈画的海湾超越现实而变幻成南部特有的甜蜜水红凋
(是白内障眼疾所致?)
我显然算不上什么印象派
但我模糊的中国式思维是这样解读莫奈的 :
法国是蓝色的
诺曼底也是蓝色的
因而莫奈也是蓝色的

17. 刚刚学会飞翔的鸟


海蹲下身子
给鸟让路
它在悬崖边急停
又“扑”地飞走了
而昨天
海知道
它是一只刚刚学会飞翔的鸟
是个很乖很有力气的女孩子








 楼主| 纆徽 发表于 2016-1-22 00: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纆徽 于 2017-4-11 05:34 编辑

此帖大部分诗歌经过重新认真修改编辑,已收入《困顿马语》诗集于年初出版(9789082592023),试读版得到广大诗友及家人认真严肃的建议,指出语言上的错漏,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楼主| 纆徽 发表于 2017-4-11 07: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
青十三 发表于 2017-4-18 12: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致一些更好,玛丽奥利弗,提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21 16: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好诗

喜欢那个超有爱的海
喜欢那只刚刚学会飞翔的鸟
是个很乖很有力气的女孩子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21 16: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复读了好几遍,瑕不掩瑜
真的喜欢这些诗里透出的一些光
希望、疼痛、成长、宽恕
麦豆 发表于 2017-4-28 07:3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好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8-23 20:10 , Processed in 0.25529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