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29|回复: 0
收起左侧

依尔福(elford)2015年诗

[复制链接]
值班 发表于 2016-1-9 1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霍去病



河西走廊,甚至通不过骆驼
若干山羊角
瘟疫,千里马,妻子阏氏
所有权归冒顿单于

一对规模可观的人马在电视访谈节目中
有序地消失于
大漠。一段时间,骑马的将军
通过一个口袋
跟马,单独说话

没有颜色的天空,称之
焉支山。几只鼹鼠,牠们
在房顶
谈论生死问题,一个漂亮的军妓
曾被私自改动过

在陌生的地方,繁琐的过程
大体如此
集结,嗜睡,在一个给定的特殊时段
南来北往的歹徒,瞬间化为泡影



张 骞



大漠,公元前139年,与一个盗墓者
镜面对称。女人的咒语
通过号角被演绎成一系列政治和外交政策。当青蛙两侧透明的气囊在春天
喷出蒸汽,它鼓起又瘪下去
摇动它的曲柄,一个漂亮的男孩
飘起来,比一朵羽毛
还轻,一个女子梦中的

故事版本,在焉支山和河西走廊
士兵梦见一个谜团
一个分泌乳汁的伊塞克湖
摸上去
像一块粗糙的烙饼

长安和洛阳
牛、羊、马、驴七十万头,它们被解释为
感觉的逻辑产物,它的双重幻觉
必须继续象征
一个周期变化的梦

硝烟从它布满玻璃花纹的羽毛深处
传出来,一个世故的人
以动物为食,用动物的牙齿
取代自己的牙齿,因此认识到
人生短促,非洲人
只是非洲的一种装饰。在自由的国度
我们无法指望张骞
带回大笔现金
从南非启程。现在,我们要探究一只鸟
在一阵午后的风
的极端例子
即使
我们
把匈奴人列为与马背对立的事物范畴



舞 者



舞者厌倦了自己的足尖,泻药
在身体里堆积起大量白色火山泡沫。下午的风
引发我们讨论热病理论
公共浴室转而向我们提供它的
一块柔软的
旧毛巾

她的秘密如
一盏灯
熄灭
私人汽车愈加脆弱

或者,星期天早晨
躺在沙发上
躯体,唯我的躯体,敞开着

如果庄子说,生是躯体,死
则是从屁眼
拉出的
某样东西



和 鸣



这样一个清晨,海面
孩子们被击溃,我想要表达的是
这种单纯的警告
远不是

运作的唯一方式

孩子们把自己拴在
课堂上,一个一个一声不吭地倒下去
田野拉开它紧闭的门
呈现爱
和危险的
轨迹。六天六夜,孩子嘴里叫,但不发出
声音,不泣不食
以表明他们道家身份

房子塌下来,孩子
从车窗扔出去,一块心病
琼.芳登说
弟弟曾在《蝴蝶梦》中的一所空房子中
住过。刀子刺进身体,厨房
冒出黑烟,它的生死
含有未知的意思。我们设想宇宙永远是一个恒量
它到底
是动
还是不动

(一个孩子,欲得一袭旧形骸
去鸟市
在废墟中,没有多少人,比他
更轻
飞得
也更纯粹)



勘 红



飞行就是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直至下一块石头
是个虚数。

华夏神仙一百单八个:字神、窑神、狱神、蚕神、娼妓神……
女闾三百枚,俗神十三条
唐皇后生子,亦取名
禅宝宝。

他们在思考
日子一天天过去,夏天总是让人觉得一事无成
十月,不孕症
带来白色沉淀物。

佛头顶
同时悟道之二人,一住城南天王寺
一宿桥下一抹红。



吃 鱼



午餐前,一条鱼跟另一条鱼
在路上谈禅。一个信徒
第一次从家里出来,对着云说
再见

尼问僧:解衣宽带,髻中珠
轮到谁
把玩

一条运动中的鱼,唱着绝望的歌谣,没有助跑,一步跃上礁石
有人拔出刀子,在餐桌旁
等待它
游过来

双月湾,中信那帮人过来,拍了些照片。吉明
一直对着云
发呆

就这样,一条鱼整整跟我们对峙
半小时。它的膝盖外翻
鼻子扁平,黑色头发毛刷一样
向外支楞着



从北陵到桃仙机场



街上的旋风
压缩在一个透明瓶子里,今年的桃花
大面积绝收。如何解释哀伤是我们体内一种例外的情形
有迹象表明
破碎的梦
是无形的,一个孩子羽毛的翅膀,在风洞实验中
带有普遍性

在耶路撒冷,它触及
《圣经》的合法性,低地国家
的斯宾诺莎相信
桃花
即国家秩序本身,六瓣桃花
沿着哲学路线

每个人都可以回味
这段神学往事
阐述北陵大街那种摇晃上升的感觉,色彩和秩序有关的
一朵桃花
采取了我们研究自然的
相反方式,比如,一朵花
如何呼吸
而另一朵花
非客观世界所固有

我们不能证明广阔的虚无
借助如下手段获得:
(a) 以春天的代价;(b) 沿着形而上学路线;(c) 住在一座城市
一个被谈论的姑娘,有关她的
数字的传闻,和她脑袋里的
视频截图



思想实验



一条鱼,躺在冰块上
像剥开的现象学
一样空洞,它的全部思想
按逻辑法则
进行。界定它的逻辑和因果边界,当一条鱼,它女性形体之美
解释它已经怀孕
无法解释它曾经弄丢骨头

心理学,不是纯粹现象学的胡塞尔
小心拱起的
猫的脊背,当鱼
虚构猫
与女人
的逻辑关系

女人被还原

汉莫拉比法典中一团腥臊的气味,而气味
来自乳房标本。它的纯粹概念
当几何学
谈圆
到底有多圆

比如一只猫
在沉思,随心所欲地想象
想象
一条鱼
关于女人的纯粹性


抽象


第一批鸟
在树上成熟。(如果我们说
树上
挂满姑娘,大地平坦,辽阔、浑厚
很少有船
在她沙漠的胸脯航行)

母猫在想什么?母猫可以叫,可以进入观念境界,为什么母猫听见叫它的名字
从不答应

我们说鸟
是在强调,如果烧掉这些文字
姑娘,还是姑娘
鸟,还是鸟

而前者,仅仅是冰冷的词汇
它的概念
意味着,当母猫
不是母猫
只剩下空洞的叫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3:02 , Processed in 0.21662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