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59|回复: 0
收起左侧

沈方2015年诗

[复制链接]
值班 发表于 2016-1-7 17: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沈方近作(十二首)




杂物盒子


尖嘴钳、扳头、一字起和十字起,
这些常用的工具放在盒子里,
修理水龙头买来的管子钳搁在旁边,
还有铁钉、螺丝钉、螺帽、膨胀管,
及忘记哪里来的塑料盖,
多余的橱门拉手,一直舍不得扔,
这些东西我觉得迟早会派上用场。
抽水马桶坏了,橱门拉手掉了,
墙上需要一只铁钉,
我觉得这些事情迟早会降临,
朝朝暮暮,在比梦更不可靠的时间中,
居然又度过了整整一个月,
绿萝已经攀到冰箱上面的橱门之间。
每次打开盒子,别人或许从不注意,
而我觉得周围有人影晃动,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潘多拉的盒子,
里面并无希望,也没有灾害飞出来,
与其等待不如动手。

2015/3/6


有的事


有的事我做不来,宁愿你,
忽略,蔑视,在静夜里,
时钟与风声互相呼应。
有的事我不敢做,宁愿你,
误解我,将我当作永恒的终点,
在心里想想就掐灭它。
有的事我想都不想,宁愿你,
直接忘记,在一张白纸上,
写下难懂的文字。
我做过的事不见得重新开始,
想了又想的事未必会做,
白天,只有雨在铁皮上敲打,
没有人叩门来访,
宁愿你撕碎,打扫干净。

2015/3/7


一套制服


离开单位十五年,
我至今保存一套蓝灰色制服,
放在床底,塑料袋里,
就像风干的蛇蜕,
它是我过去的尺寸、号码,
曾经是我面对世界的形式。
还有肩章、领徽、帽徽,
放在抽屉里,
大盖帽已经不知去向。
翻开一本照相簿,
穿制服的这个人仿佛有话要说,
在证件照上,单位门口的留影中,
只有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一次接待上级来人,
乘船去太湖,我挽起袖子,
拍了一张双手摇橹的照片。
那些年我学会抽烟,请客送礼,
开会,发言,汇报工作,
学会了体制的语言。
应该说是我制造出这个人,
也是我抛弃了他。
他并不孤独,但我想安慰他,
想对他说,要么生活在体制中,
要么挣扎在体制外面,
你不要否认,
存在两种不同的语言,
你不是我,而我也不是你,
彼此穿着不同的衣服。

2015/3/10


小镇


小镇的小,我曾一目了然,
赤脚站在街沿石边,
缝隙间的灯笼草陪我,
走过的路上,
几只蜻蜓也有各自的名字。

小镇你请来多少客人我至今陌生,
你动用怎样的魔法,
将啼哭的婴儿,
抱住,变成一个中年人。

锈迹斑斑的洋铁盒里,
白兰花,莲蓬头,菩萨书,
我已见识,冬夜还能听听,
卖小馄饨的竹梆。

还有吗?怎么可以弄丢,
忘得干干净净。
我每天在,却心不在焉,
我走到时间外面,
却又粉碎,像铁屑,
屈服于磁石的感应。

我原来睁开眼睛数了再数,
闭上眼睛算,
算出几座桥的距离,
在弄堂里,在消失的倒影里,
搓着无形的绳子。

我的欢喜居然也不长久,
变成衰老的喜欢,
其中布满了道,或者路。
在每一个墙角不知所措。

2015/3/20




蝴蝶


自动扶梯缓缓下行,
她站在前面,拿着手机看。
我看不清她看的是什么,
只是目不转睛,看她的手。

多么希望我的手也这样好看,
配得上一个贴切的形容词,
或者成为一个隐晦的意象。
我甚至想用这只手割草,
在竹林边采摘迎春花,
但我没有,而且不会再有。

整个黄昏我都在想,
如果曾经见过的窈窕的背影,
在我的一生中聚集,
我不会再要别的,
只想要一个个背影。

如果我不愿意作茧自缚,
如何独自成蛹,如何化作蝴蝶,
徘徊于无穷无尽?

2015/3/26


眼神


这游移不定的眼神叫人怎敢信任,
我背转身来,别说了。
唯独那肯定的眼神,才让我放心,
即使不言不语,彼此心知肚明。

2015/5/12


春寒,读木心诗并用其句


他说回廊止步自问,
而今所剩何愿。

仿佛前一个月的寒夜又来,
下午,黄昏,也是如此,
穿着棉衣,独自并坐在灯下,
凝视一支烟,
说了等于不说的话。

他一生认识几个彻夜长谈的良师益友,
从未见过面。
都不必了,
长时间的沉默不值得埋怨。

他说天才是被另一个天才发现的,
遇事多与自己商量。

2015/4/8


某种意义


我不想上班,你同意。
自从每天驱车朝出晚归,
我对下雨天情有独钟,
尤其雪后的早晨,
熟悉的公路顿时陌生,
心中的兴奋难以形容。
我不想赚钱,你也同意了。
这几年热水器换过两次,
买了新的餐桌和沙发,
厨房重新装修,
下次搬家的时间尚未确定。
在高速公路,一遍遍,
陪你听我并不喜欢的越剧,
听得出这是什么派,
甚至讲得出那是谁唱的。
我不想生病,不想衰老,
不想出门,
我想你不会不同意。
某种意义上我什么都不想,
只是想我之所想,
究竟比不想的多还是少。

2015/6/8


夜深时


每隔两星期他往菜市场,
买青菜、空心菜、皮蛋、乳腐,
和几个鱼罐头,从来不买鲜鱼。
不懂他为何,
爱吃烂熟到吃不出骨头的罐头。

在街头散步边走边吃雪糕,
只顾着说话,
融化的雪糕滴到麂皮鞋上,
他俯下身去用餐巾纸狠狠擦鞋,
夜风吹乱满头白发。

现在想想,觉得这狼狈,
无疑是悲哀的,难以解释,
也无法让人释怀。

而喜欢炒鸡蛋的嗜好值得同情,
他说炒蛋要嫩,八成熟出锅,
盛菜的盘子要预先加热,
否则遇冷骤缩,炒蛋老了。

唯独晚年的思考是用回忆事先加热的吧,
这些细节,
在夜深时愈发清晰。

2015/6/12


从来


从来不肯说出他真实的想法,
虽然每次谈很多事,
但我一眼看透了,
我就是不想和那些烂人一起开会,
一起走路,一起坐着,
也不想独自走路,独自坐着。
我不是高傲,也不是低三下四,
我不怨恨,不饶恕,
就是不想曾经想过的事。
我看着一堵墙和墙上的爬山虎,
看着枝叶渐渐枯黄。

2015/9/5


幸福


这样一直仰仗别人又有什么意思,
你会看不起我的。

在冬天独自凝视,
但不记得是否下雪。
煤炉,烧水的铁壶,
那声音好听。

在早晨吃粥的日子过得真快,
我的幸福并非是得到,
而是不需要付出也不必得到,
从此没有亏欠。

这样我就可以守住每一条路,
不论有无人来。

2015/9/27


灯前


自从看清一些人的嘴脸,
我万分羞愧。

今夜灯前读旧文,
默默念诵其中一个段落,
不知明朝是否记得。

难道我不是也曾像他们一样,
喜欢出头露面,计较点点滴滴,
消耗掉一寸寸光阴,
将矫情当作人生的真谛。

那么你还想得到什么,
仓促的相聚无不是为了告别。

有的人见过后我不想再见,
他们也未必愿意见我。

从前帮过的人我不想重提,
我相信不是他们忘记了我,
而是我忘记了他们。

前面这段路你最好独自走完,
踩着落叶,
累了就坐在石头上想想,
想想接下来的存在与不存在。

难道你还没有学会肯定与否定,
还没有学会从羞愧中抬起头。

2015/11/2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0:10 , Processed in 0.17908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