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493|回复: 10
收起左侧

2015年《蜗牛》34首

[复制链接]
余怒 发表于 2016-1-5 11: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蜗牛(34首)


因何颤栗


凌晨小区,
许多婴儿在哭啼。
石头在石头上滑动。
每一件东西(百叶窗、树、
流星、螺旋、现在)
都在它的位置上。
我对占据一个人
这么大的空间感到愧疚。
而水晶,甘愿让出它的
内部:结构主义的欢愉。
我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地死去,
以此减少痛苦同时孤单纯粹。

(2015)


互相确定


正在消逝的部分。
有一个窗口向外。
我确定我醒着并且还在这里。
我喊起同室的伙伴,互相
确定。然后我们来到屋顶上。
很多建筑,高过
我们的屋顶,被雪覆盖,
吱吱嘎嘎摇晃;共振的还有
香樟树、华椴树、刺槐。
这时,我们可以用任何名称
称呼任何事物,不会因
一时找不到相称之处而恼怒。

(2015)


类似的事情


诱惑不止是
一个男孩,将手电筒
吊放到井中,看到光的
另一种存在。
在清空杂物的小房间里,
我做着与之类似的事情。
作为对不安的一种表达,我写诗。
把长句子截成
若干短句子,着眼于
疏密处。节制那些不安。
把小水罐放在大水罐旁边。
听觉呢?无翅鸟啄细叶菊。

(2015)


低语


桥下,一条蛇在游泳。
脑袋昂起,凝视我数秒钟。
我觉得它传递给我
一种信息(这完全可能),
但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河堤那边,椋鸟、
野猫和黄蛉在叫着。
各种语言的使用者不相
往来的妙处——谁安排的?
这些都是空间问题。还有这些。
那么长时间我在桥上,
感受流星的微小辐射。

(2015)


新世界观


有一种东西,
专门吸收蓝色。
你说它是梦吧又不是。
天那么蓝而天那么蓝。
我对活着的看法,
跟以前不一样了。
走在上班的路上,
看到一群麻雀,围绕
静立的塔吊,反复做
水平运动。我看出它们
是一群怀孕的麻雀。
那种飞有怀旧感,停不下来。

(2015)


在雪中


那应当是雪。
脸贴着玻璃窗我在想
五官的构造。
看、听、嗅,多么奇特。
最后通过抚摸来肯定。
这是一株仙人掌是的仙人掌,
这是冰凝结成的楼梯,上面有脚印。
雪人、流浪狗、被雪压垮
的路边汽车、丢在
雪地里的手套、反光。
想想它们之间的关联:某一时刻因某个人。
不知什么时刻。

(2015)


地平线


夏日傍晚,
我去观察地平线。
那儿,一会儿,有东西跳出来。
再过一会儿,又有东西跳出来。
仿佛是为了这里的平衡。
不是太阳月亮星星,
不知道该叫它们什么。
在江堤上,我躺下来。
这么多年不停地衰老是值得的。
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东西出现消失,
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惊喜,
地平线从来没有抖动过。

(2015)


更遥远的


不知道“同一”
“现在”“永恒”所由来,
那是象牙雕刻的。
刚出生一小时的婴儿,
啼哭着,找寻乳头,
孤寂和依恋所由来。
恒星正在变成白矮星。
绝对的金字塔和关于它的物理学。
我知道另一个星球上
的很多事,却不知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茫茫中,
接受某种停顿。固态火。冰冻鳕鱼。

(2015)


分享


野生藤蔓,
沿着木头架子攀爬。
那是我为它准备的。
我想从自然之物那儿分享战栗。
(像从冰块上,敲下一小块冰。)
或者站在橘树下,
摘下一颗橘子,拿在手中,
用众所周知的语言谈手中的感觉。
极简主义的我,有一颗灌木之心。
坐在石凳上,左手
抓住右手,保持住沉默,
(信任它并依赖)。让我成为我的诗。

(2015)


石头阵


将石头垒成
一圈,站在里面。
我对圆圈不感兴趣,
也不是有什么疑问,
针对被蒸发后
直立的原野,
它的伪装机制。
大石头,小石头,圆的,尖的。
这使我想到我这个人
并非与生俱来,横穿
两个世界(因为遗忘)。
切割立体的琥珀宁静。

(2015)


有所获


清晨我写下第一个句子,
来到户外。
我在考虑,什么是
“巨大的东西”,尤其是
那“巨大”为何物所容?
横亘于水库上的一座桥,
远处柿子树上的一树柿子,
更远处黑暗星球的大气层。
我想我应该属于
极少数无知的人,
在花丛间获得静电,
在雨中获得雨滴。

(2015)


圆顶房子之谜


早上八点钟
至九点钟,是写作时间。
通常我不干别的。
远处有一栋圆顶房子,
房顶上有一架天线。
我穿着新布鞋,走过
条纹石路面,靠近它。
一边想着刚才的句子,一边
好奇于那房子里的主人。
迷茫是我之一种,但仍不确定。
我感到身子的三分之一在旋转。
我变得不能识别事物,也不能说话。

(2015)


在什么的边缘


首先是
我不能预知未来。
坐在窗前,看窗户
如何移动(这种错觉很有意思)。
在许多人眼中我变得无法解释那么什么是
时间呢它不能没有名称我不是法外的游鱼。
接下来,看见窗外
有一棵石榴树。
也就是说,虚无正以石榴树
及其石榴的方式呈现在那儿。
我不相信虚无但我相信一棵石榴树。
或者无边无际。

(2015)


所与物


除非列出清单:
明亮、清澈、湛蓝,
这些形式因素;
云间悬空的山顶、
经窗户收束的光线、
八岁女孩的毛绒绒卧室,
这些具体情境。
仍然说服不了任何人。
看见海棠花。触摸海棠花。感到海棠花。
你与清早五点钟出现在巷口的
早点摊老板,谈一天的收入和空虚,
像两个诗人,谈各自的诗句和空虚。

(2015)


必要的光照


每日必要的光照,
在欢爱之后,像言语。
世界必要的开始,
被称为“反复来去的此刻”。
围绕一个中心而转,
它是一个角,转成
圆锥。言语中的含义。
光从窗外照进来。年轻的,
在屋外问,年老的,
在屋里答。有所隐藏。
“这是真的吗?”“不,我存在过,
并保存过古老的忧郁。”

(2015)


泥菩萨心


老人在慢跑,
产妇躺在洁白床单上,
儿童戏于浅水。
我也是沉默之人,
有一颗泥菩萨心,
——这是骨关节,
有它即可转动,
没有它,是死肉体,
松垮的肱二头肌。
(可以将雨中的仙人掌
看作“沉默”的替代品,
也就是承认自己的软弱。)

(2015)


昙花美学


我们喜欢描述
眼前的事物。
雨中闪电,
爆炸前的千分之一秒,
大喊一声后的寂静。
特殊的心灵所产生的幻觉,
被说成是真实所见。
——用昙花的语言
描述其他花。例如,
沙滩上,年轻女子胳膊细长,
牵着女儿。她们穿着泳衣,
无损于她们的神秘。

(2015)


自我弥漫时刻


凝视玻璃的表面,
控制目光,不让它穿过。
(将某种悬空状态
制作成一个铁模型。)
凝视一小时。这是刚刚
擦拭干净的窗户玻璃。
过滤一天的光线,
微弱的和强烈的,
室内陈设和窗外景物,
世界复述世界,
(一个表达世界的世界),
从头到脚,我们被吸收。

(2015)


熟悉的叫声


在越转越昏暗
的地球上,孤单地坐着。
鸟雀发出啾啾的声音,
无线电发射器发出嘶嘶的声音。
但我尚未绝望到
拿起一个玻璃杯,
用舌头舔里面的空气。
我纠正一个孩子,使他
说出来的话变得让你坐在
半空的钢索上也无法听懂。
从两极开始的欢叫,朝胸腔汇聚,如果
在信号繁忙的五月,我独自是一个星球。

(2015)


知天命之年


很多植物,
我都不认识。
我在想,有无必要
五十岁学一学植物学,
把其他书放到一边?
丝棉木,忍冬木,无花果树……
它们拥有将一切
变成我,而使我难以
辨认自己的超自然力。
言辞变得朴素,像梵语,
从中分出片刻的我:
专注的,一颗金黄玉米的静谧。

(2015)


嘉树


老了我爱上萧瑟。
山坡上三两棵松树。
周围很多暗物质,
世界自己说出来。
(它说的,都在那儿。)
何谓“感觉”:雨后松针。
但没有人真的要求痛苦,
在金钟旁边,要求石榴花。
我身上的变化我知道。无法
诉诸他人。松针落地时的轻轻弹跳。
在我抚摸过的树木中,唯有
松树,能够帮我平复心情。

(2015)


情境


我戴着耳机,
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座大厦的侧墙,
观光电梯急遽上升,
里面一群人,被迅速压扁。
一个年轻女人,脸抵着
钢化玻璃,在看她自己。
路边一个孩子,在往树上扔麻雀。
无疑,它还活着。翻个身即飞。
这些都是无声的。
我想起某日,坐在朋友家中,听他聊天,
突然想到了什么,缓缓摩挲椅子的扶手。

(2015)


反死亡之情诗


我们谈论的
那个人,缓慢,
挪动在抽掉了
空气的病房里。
她站着睡着了。
处于真空状态总会使我们
想到那是死后的我们。
不可名状之物,是那蔚蓝。
我愿意为它整天不说一句话,
像水中的鹅卵石,被磨平。
把我的耳朵移植到她
的耳朵里。(这么感知我。)

(2015)


没有什么是可预知的


简单的快乐
——他们要求我。
这是甜蜜的伦理。
运动的因果律。
二十岁的我,已被我忘记。
也没有那么多空间,
让我记住多年前的那些人。
抱起五个月大的小哈士奇,
忍受它受过训练的凝视。
它正在变得难以捉摸——
莫名其妙的球,在卧室里
滚动,撞倒许多桌椅。

(2015)


终了篇


水面上的视觉。
与此相反,
圆圆穹顶下的恍惚。
其中心脏的作用,眼睛的作用以及
与之关联的躯体。各自的循环。
树木的形态,并不影响我们,
它直立而树叶重叠。
许多东西透明而绿。
包括悲伤,
诗。
悲伤的成分是绿松石。
明天我的诗会粉碎我。

(2015)


自然主义态度


我研究各种声音
包含的自然力量。
孩子哭。纸尿裤湿了。
让他孤独地面对一个布娃娃。
(笨拙和懦弱,互相理解。)
一个人走路,跟着
路人的歌声轻哼。
窗口处的盲人,朝
有人说话的方向挪移。
仿佛一开始就如此。在那儿
等着你。生来如此。像递过来
的一只手,怕冷似的缩成一团。

(2015)


雨中清晨


雨中清晨
的杂乱感:
火车站里刚刚停靠的列车,
发电厂里不断升温的磁场。
寺庙里僧尼的乱性,
飞机上空姐的宁静。
这一切有待梳理,
穿上衣服,继续闭目做梦,
像雨伞上滚动的雨珠,
不对时间产生怨恨。
单纯地叫一叫,并在
雨声中保持叫声的差异。

(2015)


八月印象

八月间慵懒,
老年人小幅度的、
暮气沉沉的运动。
简单的臂弯运动。
眼前的、直接的
印象主义令人心碎。
而炎热是垂直的。
鸟飞起来,获得无数种形式。
它的下面,站着一个催眠师。
(展翅之鸟只是作为他的执行者。)
更多的忧郁的软体动物,
悬挂在槟榔树上,慢慢被腐蚀。

(2015)


孵蛋记


失去感受力,
你难以察觉。
慢慢失明的单身汉,
假装怀孕的妇女,
被牵着的导盲犬。
遥远的国度很美,你无缘前往。
爬山,从索道上,从索道下,
什么风景都没看到。
有一次我喝醉了,
趴在马路牙子上,
一位好心人俯身问我怎么了,
我回答:我在孵蛋。

(2015)


没有边际


清晨无边的释放性。
天空突然放开湛蓝。
像病床上刚缓过气来的
老头的喜悦。愿意吗?
交换位置:躺着或坐着。
一只猫,跳上窗台,从
12楼掉下,翻身逃走。
自由的翻滚。自由的恐惧。
困于直觉的自由落体。
我们不谈死亡,
我们是宁静的。
在光中挣扎,亲近光,为光所隐。

(2015)


正在衰竭


现在我甚至不能
注视一株紫荆树。
然后走过去摇晃它,
使之散发出芬芳。
由具体的植物,
而知非我之我,
只有花朵和荚果两种形式。
所有的悲伤都具有反物质性,
(或从来就没有悲伤这回事)。
我盯住自己的手,
在玻璃桌面上划弧线。
我不能触摸黑钻石。

(2015)


在振风塔上


我来到塔上。
没有一个游客。
对岸的芦苇丛,
突突驶过的拖船,
觅食的绿头鸟。
这是由黄昏弯曲而成的世界。
其中,斜坡屋顶、折腰屋顶,
一座塔:它被我置身的空。
这些可用以解释梦境。
我们是时间性的动物,
又有着间歇性,同时
并存,是行星也是流星。

(2015)


在振风塔中


我来到塔中。
中间一根柱子。
木制的,上面有留言;
一些符号;指甲的划痕;
对某人的呼唤(“她是
一个可放大缩小的模型。”)
现在,只有“此刻”这个
有形物,而不是自塔顶
悬垂下来的这根柱子。
我思考它们,但要谢谢感官。
它与筑巢于此的母斑颈鸠
的感官有一些不同。

(2015)


秋日九华,我和罗亮


山上的花草枯了。
年轻的尼姑带来
视觉里不稳定的效果。
这时我想大声朗读我的诗,
或罗亮的诗,或辛波丝卡。
或走上前去,婉转问她几个小问题。
不依附于他物,
整整一座废弃的园子。
有人说“沮丧”,有人说“欢喜”。
空旷和满盈同时为我
所感知,树木弯向地面。
谈佛不如面对枯花草。

(2015)



路顺 发表于 2016-1-5 13: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着颈椎之疼,还写了这么多新作。学习~~
雨人. 发表于 2016-1-6 16: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之慢与写作之痛,好!
西左 发表于 2016-1-6 23:36: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安徽阿尔 发表于 2016-1-8 17: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系列都读过,有的似乎做了改动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6-1-15 17: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地死去,
以此减少痛苦同时孤单纯粹。

在玻璃桌面上划弧线。
我不能触摸黑钻石。

我们是时间性的动物,
又有着间歇性,同时
并存,是行星也是流星。


截取几段所想所感,,好诗学习,,问好余怒老师,,{:4_95:}
囚肉 发表于 2016-1-21 13: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余怒,就是误入歧途。没有岐途的路是一条死路。“谈佛不如面对枯花草”,面对余怒不如照镜子。
世界的边 发表于 2016-1-21 16: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一大堆作品,怎么读?如果是诗,那毫无疑问,一次只读一首。诗,有一个别名:慢语。其实在乎的是过程,说了什么,也许并不重要。说话而在乎过程,这是诗的讲究。
   
    读了《在什么的边缘》。
杨沐子 发表于 2016-2-14 06: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在微信读过,很喜欢这组,语言的魅力就在“鬼鬼”的……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4-8 16: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再提好诗,,问好余怒老师,,
绯樱 发表于 2017-4-23 01: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没有登录互联网,特来看不解,原来有新的了。问好余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2:57 , Processed in 0.14883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