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773|回复: 7
收起左侧

《涂抹诗学年刊》第一辑诗选

[复制链接]
憩园 发表于 2016-1-5 10: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憩园 于 2016-1-5 10:42 编辑

《涂抹诗学年刊》是一本同仁刊物,于2016年元月创刊。

第12期封面效果图(正面).jpg
视觉:飞地书局

《涂抹诗学年刊》2015年卷目录
 
卷首引言
如何涂抹
 
推荐阅读
夏午(29首)
苏历铭   夏午:我提防所有美好的人类
符  喆   童话的消逝与找寻——读夏午诗歌
夏午访谈录
 
重要文本
罗亮(29首)
 
各自涂抹
黑光(30首)
憩园(30首)
杨沐子(17首)
红土(16首)
吴橘(19首)
耳东(15首)
路顺(15首)
李瑞(23首)
余怒(18首)
 
涂抹诗学

黄涌    随笔(二篇)
余怒    在历史中写作(三篇)


▏卷首引言​

如何涂抹


阅读者总是按照诗歌的那么一种样子作为参照物来评价一首诗,“诗歌的那么一种样子”就是诗歌的定义、规约和范式,没有这种“样子”便会被视为“非诗”。
我们将诗歌的定义、规约和范式的形成看作诗歌“语言化”的过程。不仅诗歌,人的成长过程也是一个语言化的过程。语言帮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一个经过阐释的世界,一个“语言世界”,形成统一的、规范化的对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其中,个人言语被拒斥、被遗忘。当我们说话和写作时,实际上成了阐释者(历史的他者)在说话和写作,我们的说话和写作因而成了一种同义反复式的“复述”。
诗歌的那么一种样子是语言化的结果,由此形成我们共知和认可的那么一种关于诗歌的定义。诗歌的语言化在一代一代诗人的写作中完成,“从言语到语言,是一个持续规范化、书面化的过程,先前的口语经过书面使用,相当大的部分可能转化为书面语,日常口语中的个人体验渐渐演变成可复述的、作者读者双方认同的知识的定论,口语的随意灵活、粗砺和不合语法的特征也随之丧失,变得整饬、圆润、中规中矩。公文的应用、媒体的宣传乃至写作者的写作都在这书面化进程中扮演着或自愿或无奈的异曲同工的合谋角色,因为这一进程本身是超越语言使用者的意志的客观实在。”一种诗歌从起始到最终定型,其实质便是诗歌语言(词汇、语气、思维方式、叙述方式、赋意方式等)的语言化,由此形成一种公式化的模式和规约,甚至经典话语。
而言语的属性却是“言语是个人的、临时的、地域的、方言的、口语的、非语法的、非逻辑的、多维的、种类庞杂的、异质的(在不同个体之间),无同一性的规律可循。”“在日常对话中,不断游离于话题的陈述、颠三倒四的叙事、灵活多变的句式、个人化的语法、突然穿插进来的无意义的词语、不同人物的语调、莫名其妙的喟叹,这一切组成了一幅纷乱的自然的原生态的言说图景。”
一种新的诗歌开始出现便是打破或拓展诗歌原有定义的过程,亦即“非诗化”的过程,其实质是从语言化转变为言语化,消除“诗化”对世界的遮蔽和矫饰,回到“自然的原生态的言说”中。所有有意义的写作都是在阻止上述那种“复述”,以使个人感觉得以复原和显现。这意味着写作者要在历史的他者的合唱中发声,在庞大的声音中使自己微弱的声音凸显出来。
倘若说诗歌是语言的艺术,毋宁说诗歌是言语的艺术。
从语言回到言语,是写作的一条必要的途径,但也是一条无可奈何的途径,因为我们必须经由语言—言语这个系统来接近、探寻并显现我们的感觉。从语言回到言语,必须在语言—言语这个系统里完成。这直接导致了写作的难度,然而也正因为此,写作才成为一种可称之为艺术的行为。
言语化是为了重获心灵的自由,从语言中挣脱出来。涂抹便是“自然的原生态的言说”。用言语涂抹语言,既是写作的要求,也是自由的要求。在写作的时刻忘掉语言,尽兴涂抹,使言说自如、即兴、随意、从心所欲,不为逻辑所囿,不为表达所累,不受知识、观念、思想、形式、规则、定义的约束,这是涂抹的乐趣所在,也是涂抹所要承担的艺术天职。

 
​▏第一辑诗选 ​▏


​▏夏午2首  ​▏
 

春天里
 
雨下了一遍又一遍,我也厌倦了
描述,这因浸泡而绿得发亮的世界: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但动物园都一样。
你们想换个活法。正如我,想换一种说法:
我承认,我与人世湿疹有脱不掉的干系。
雨水是单纯的,我却想把它搅和成祸水。
我坦白,我私藏了一个小宇宙。宇宙里
住着小小的他。他爱驾飞船,忽上忽下。
我交待,我爱他,如孤单飞禽爱凶猛走兽。
我曾赠他未丰羽翼,他曾领我闯入安哥拉。
我确信,如果你们是人,我就是一株植物。
你们善于从修剪中得到隐喻的快乐,我则习惯
处变不惊。天要下雨,你们要去动物园。
爱干么干么,只是别管我,要开什么花。
 
 
是我,也是你
 
如整日整夜喊叫的青蛙
在体能的消耗中,我们再次醒来
并产生唤醒别人的欲望:
快醒醒,青蛙都醒了
快,醒醒……你看,油菜地里什么时候多了几台打桩机
快——醒——醒!你听,那么多无处栖身的青蛙
叫啊喊啊,多像我们……
 
是的。那吵吵嚷嚷的声音
是我的,也是你的
那不断被随意驱赶、无处栖身的命运
是我的,也是你的
但是,亲爱的——
那开着打桩机,轰隆轰隆压过来的人
是我,也是你
 
 
​▏罗亮2首  ​▏
 

纪行
在潭边,我立下誓言:
要一心一意对柳树好
要一心一意对清流好

至于对我自己,无所谓了,
我终归会老去,死去

但我立下誓言:要一心一意对外面的世界好

这首诗若语言风格有所变化,
那是受你影响:潭水,山岚,雾霭......
那么我立下誓言,要一心一意对自己的这一次改变好
 
 
我每天都想哭

我每天都想哭,无人能理解我
看到师父,小孩,看到鲜花 ,白骨精...我也想哭
最好的一批词汇我拿出来了,米饭,饭碗

看至三年前,三十年前,我也是
这样;至原点,极限,悬崖边,说到存在,我也不停下来
别管我,别管文字,别管脱缰
和乖乖的马
病马,矫健之马的马蹄,马蹄莲,好丑的摄影技术

别管个人的历史(泥深的,泥泞的 可以构陷马蹄的)

我层层展开,孔雀,洋葱,莲花层层展开
我知道,我的天,十分蒙古,十分青海,十分西藏,十分高原
 
 
​▏黑光2首 ​ ▏
 

人生虽长

铅笔虽长,有写短的时候
人生虽长,有只剩最后一天的时候
一切都是瞬时
清风啊,明月
城市啊,灯火
虽然有许多疾病,但我爱
有许多刀尖抵着背,然我忍耐
我从淤泥里抬起头来
撑开大大的绿叶
大大的花朵
我无所顾忌了啊
多空啊,多亮啊
我要多一百只眼睛多好啊
多欢啊,多悦啊
我要多一千个手臂多好啊
 
生命之美

生命之美,不外乎眼前之榕树
不外乎榕树下盘腿而坐的我
我周边的青草泥土和落叶
都没有愿望
都满足于此时
 
 
​▏憩园2首 ​▏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3

夜里睡不着,
感觉脑袋是多余的。
如果脑袋又有点大
这种想法更强烈。有了这样的想法折磨脑袋
脑袋会更大,感觉有很多脑袋。
十八岁的,三十岁的,四十五岁的
六十岁的……九十九岁的等等。
脑袋。
脑袋。
脑袋。

此时此刻,我在看树上的星星。
低头看盆子里的月亮,用脚搅拌月亮,
等月亮复原再搅拌。其实,我知道读到这里
你想骂人,我也想。写到这里,我烦透了。
反过来,我恰恰是你的读者。
这就变成我们两个人的事。

但需要补充:
我曾试图理解过每一位读者,
还和一位不把乳房当回事的女人
背靠背过了一夜。当然,这是第七次见面之前。
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那时,我十六岁,
不喜欢月亮又圆又大,还长着毛茸茸的东西。

今天月圆,我后悔了。
如果你愿意,我也愿意
蒙上眼睛,由你来做我的心理医生。


怎么说好呢
 
写一首诗,
是一种情绪。做爱也是,不做爱
也是。我的女人,她今天不爽了
就拒绝我的要求。她不干。
 
有时我觉得我们都怪没有意思的。
写诗没有意思,不写也没有意思。
坐在桌子边,没有意思
没有意思,站起来,像过电的电线杆。
 
其实,我的日子
有很多时间可以虚度,大街上
很多车辆沿着一个方向由一个相似的发动机一般的
没有获得满足的脑袋操纵着,这样的司机开的车子你敢坐吗?
 
做一个诗人真他妈的挺烦的,
你不知为什么会对时刻跑动的东西产生怀疑。她加班一周,休假两天
却用来搬动房间里的物什,带动着我跟着转动。无非是
A取代B的位置,C和D被当做垃圾扔了出去。我纳闷。
 

​▏杨沐子2首  ​▏
 
 
并非意识使然
 
就像一种方式,我看到了我抓它
“哗啦”一声巨响,玻璃门
被我的身体撞碎;如是都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
如是我大声说“我什么也没干!”
 
我们相遇读一些事物和人,或自身
把一种意识抛出来,或
稳稳地站在这儿观赏
一个城市会静下来,一只鸽子会飞落
时光向后倒退。即使
之前我还那么大声........当然啦
我没有受伤,另外,我朋友B会认为
这算不了什么,我想B心情不错
上帝保佑,这个夏天没有那么炎热
但并不是没有麻烦,现在B缠着你去打球
“怎么样啦”“好不好”
B摇你的手臂,B的声音
如同孩子般,说道
“你有这个念头”“你也想,你一定也想”
四周,有幼儿园
四周,老师的喊声
跑进隔壁的球馆。我们
并肩站着犹豫不决,我们已在街上
逛了一个下午,手脚发软
从一种疲倦到转身看见圆形大铁柱下
一个帅哥拿着球拍走来
 
 
并非意味着什么
 
比如说:我在喝咖啡
我板着脸盯着前方,没有必要
像服务生般东张西望
 
(抱歉,我还不能从疲倦中释放)
 
当然,也不会拿手机到处拍照
更不会像牛娃出现在油菜地
或许,游人也不该围观在树下
一个妇女,她的舌头掉进了水果摊
 
(抱歉,我什么也没看见)
 
葡萄藤爬上6月,墨绿色的6月
长着迷人的大眼睛,被剥毛豆的女孩
送进没有阳光的日子
令人惋惜,无法回避
每一刻,我迎接着自身的缺席
 
(抱歉,我还不能缺席)
 
在我的桌子上,我自身有一种冷漠
不含齿根和杯子丧失的词语
不含情人剥落的帷幔,另外
还有猪扒,鉴于美味
是否可以不怀疑我熟视无睹?
 
 
​▏红土2首  ​▏
 
 
我的欲望挂在干净的枝条上
 
我没有孩子
也没有爱
我的欲望挂在干净的枝条上
穷人看得见
富人看得见
路人看得见
菩萨看得见
 
 
风吹过的一切
 
风吹着茄子花
也吹着野茅草
风吹着我们看得见的
也吹着我们看不见的
 
人心啊,若荒凉是多么欢畅
人世啊,若欢畅是多么荒凉
 
 
​▏吴橘2首 ​▏
 
 
小黄花
 
楼下住着一位92岁的老太太
她坐在楼梯道边向我打招呼
姑娘,送宝宝上学呀,真好
姑娘,你回来啦,真好
有时她敲开我的门,只是对我说一声
姑娘,你在家呀,真好
 
一次她在楼道边捡到一朵小黄花
我还能捡到你呀,真好
她将花放在一楼窗沿上去瞅
不会踩到你了,真好
 
我成为老人的一天
也去找小黄花
世界只剩下好多好多的黄色
阳光及其桔瓣
 
 
决定论
 
夏春花怕玻璃
张尔怕老鼠
我怕桥
王木木没表现出怕过什么
她是位工程师
持功能决定论和进化决定论:
害怕,这情绪,没用的
对画图没用,对活着没用
 
对写诗呢?
第一次站在桥边尖叫
我还是个小女孩
二十多年里
我常常回想那情景
却说不出来
我读到几个诗人的语句
像又回到桥边
我写类似的句子描述我的尖叫
 
夏春花和张尔他们在
王木木认为有利于决定论的情绪中
仍然写着一些让人打颤的诗
 
 
​▏耳东2首​ ▏
 
 
悲哀
 
小的悲哀是一只蝌蚪
大的悲哀是一群蝌蚪
在水里慢慢地游
像一块乌云的影子
我正好俯下身子,想洗一把脸
蝌蚪游过来
所有的蝌蚪都游到我的手上
又游到我的脸上
我望着水。水是清澈的,很干净
 
 
我喜欢在地图上旅行
 
我喜欢旅行
在地图上
我的手指很随意的带我去喜欢的地方
一些山,一些城市
这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我在高空俯瞰
我飞
我喜欢森林
我落下来
我在林中散步,有鸟,有流水,有猎豹
这只猎豹不怀好意,手指迅速离开
指到海边,我喜欢海滩
在这我应该赤身裸体
我喜欢游泳,在海水里我还没游过,我可以游很远,
蛙泳,自由泳,仰泳,真过瘾,游累了
手指离开,去一座大城市玩玩
就去上海
我三岁时去过一次,已经忘了
上海的餐厅吃中饭
上海的书店逛一逛
上海的闹市散散步,看上海人说话,看上海美女,看上海夜景
转瞬之间再去拉萨,丽江,三亚,去深圳会几个好友
闹钟响了,要去上班
上班时间不是一瞬能结束的,上班也不是在地图上
 
 
​​▏路顺2首​ ▏
 
赛拉味
 
这几日,我在看《英国病人》
不是迈克尔•翁达杰写的小说版
而是由安东尼•明格拉执导的电影版
场面很美,沙漠,性感的护士,失忆者
病人,他们组成了画面
其中,还有子弹,尸体
他死去,他们死去
想想,我离他们很近
只有眼睛与显示屏的距离
仿佛那颗炮弹就在我身体里爆炸
其实,又很远。我活在现在
年代之间存在差距。我每天在胡思乱想
有些变化是捉摸不定的。比如争吵
无聊,虚度,生病。除了这些
我还得去菜市场买菜,去买大削价的衣服
为爱人奔跑。有时,我得换一下
养些花,它们开着,我就高兴
哼着小调。天会暗下去也会亮起来
就像我现在这样,抽着烟,写着没用的东西
 
(注:赛拉味是法语的音译,中文意为:这就是生活。)
 
 
多项选择题
 
办公室的对面
有三四棵白玉兰
可以用“茂盛”来描述
上班的时候,会听见
一些鸟的声音。我会
跑过去,仔细看看
是麻雀,还是黄鹂。可惜
我分不清。有位同事
问我,站在树底下找什么
我也不知道。也许
A:太闷了
B:借此出来偷懒一下
C:无事可做,瞎混
D:像个孩子一样
这些像一道多项选择题
ABCD,我全选
 
 
​▏李瑞2首​  ▏
 

比生活更低
 
将近一个月没有动笔了
最近心情不好
我要写这首诗
跟什么海子憩园无关

首先
第一点,不吃早饭可能更接近
生活或者
比生活更低,我谈生存
第二点,隔壁小伙子
的妹妹被一个混小子拐走很久了
他借给我二百块钱
生活费
第三点,生活只有一半是不
容易的,那就是人模狗样地
活下去
第四点,前面三点可能
都跟这首诗没什么关系

二十年了,我不用费力
想怎样才可以活下去现在
看着干巴巴的银行卡
头上老是冒冷汗

活着听起来比
存在更有技术含量
就像现在如果这首诗不马上出现亮点就会
平淡无奇
我要认真讨论,比生活更低

关于一天三次的空腹饮水间或
加一点五毛钱一袋的方便面
嗯,要高雅一些,我谈生存
手机欠费停机,干瘪的钱包
不能喂饱它
“小李,关门!
小李,上!
小李,咬他!”
小李,小李,小李!

这他妈是什么
臆想有点过分了
我要谈生存,谈怎样
吃饱饭,怎样
哄女朋友高兴
怎样节约一张稿纸
怎样停下这首诗
 
 
活着太容易被假设
 
今天我花了四个多小时想这首诗
该怎样写才能符合
上面这个我突然想到的题目
活着太容易被假设
这毛茸茸的生活经常把我
撞伤,然后在明晃晃的灯下
打瞌睡,晃动笔尖
 
我成天在幻想,最近可能患上了
抑郁症
很多命题扎着小辫咧着嘴
爬满我的身体
 
假设,红的蓝的
花花绿绿一不小心我就
从词语后面露出
了自己的小脾气
这样我会写坏这首诗
 
尽管它已经很糟糕了
“活着太容易被假设”
不好意思,把这句话忘了
这首诗的草稿很乱,不幸
的是你们看不到
 
这也是一种假设我藏得很好
关于伸手揽不到
女友的腰
更加重要的命题和假设
活着被假设,大鱼吃小鱼
喋喋不休的年轻老师讲
“自由生产,生产集中”
离得越近越容易丢掉鞋子
 
你不能生气,不能
生气
我可以写完这首诗
我们开始下一个假设
呵,当然,我还活着
这是一个完整的假设
                    
 
​▏余怒2首  ​▏
 

 
地平线
 
夏日傍晚,
我去观察地平线。
那儿,一会儿,有东西跳出来。
再过一会儿,又有东西跳出来。
仿佛是为了这里的平衡。
不是太阳月亮星星,
不知道该叫它们什么。
在江堤上,我躺下来。 
这么多年不停地衰老是值得的。
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东西出现消失,
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惊喜,
地平线从来没有抖动过。
 
 
桃花
 
春天有很多花让人想多活一日
气温升至零上3℃我开始
胡言乱语到7℃我又不说话了枯坐
到10℃我重新激动起来在照片上乱涂乱画朝窗外喊
水开了水壶里的水吱吱叫翻腾
知觉失去作用只能凝视某一块空白并移动它
看它怎样变化在灰暗中这时喊什么都像是蓄意为之
我将双腿绕在窗格上在窗外倒挂了一会儿然后
将自己全部收回来盯住鼻尖想一个人
如此空间便收缩得很小很小她和我不能同时出现相互排斥
有的花是雌雄同株而桃花是两性花
 
 
​▏黄涌  ​▏

诗的独语


‌语言学意义上的诗应该具备更宽泛的表达内涵。词语的指示义如何触及读者,归于诗逻辑还是语言逻辑,都是判断一首诗是否成功的标准。

‌诗如果被赋予文化学的意义,诗意就消失了。一首好诗,应该呈现出多样性。既有艺术的先锋性,又广泛地体现了读者对诗的期望。
 
‌谈论一首好诗和写出一首好诗是两回事。我们更愿意选择谈论诗的好坏,而不去思考如何去写好诗。甚至我们偏离着诗单纯去谈诗人,但是诗人和诗是一回事吗?
 
‌久远的写作从来都取决于诗自身。没有好的诗歌,哪有好的诗人?
 
‌一首诗从来不曾孤立地脱离于诗人而存在。诗人的性格又常常左右着诗的发生。我们热爱诗人,因为他的诗让我们体验了另一种性格之美。
 
‌传统是什么?传统是一种习得的语言经验。传统于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奢谈传统,无非是为了佐证自己写作的合法性。问题是,在诗歌的世界里,谁在制造写作秩序?
 
‌饶舌的评论最是可恶。废话一堆,没有一句谈到诗本身。于是,评论和诗歌成了平行线;名人和作品也成了平行线。
 
‌艾略特、瓦莱里、博尔赫斯、卡佛……在言必及西方的中国式话语写作中,中国诗人似乎各个都是极佳的外语诗人后裔,却忘记了自己语言本该有的样子。当代诗人可悲在于,总在自己的时代里迷失着。
 
‌写自己的时代!我总是这样要求着我身边的诗人。忽然有一天,我发觉我们跟自己的时代隔着太远。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要妥协,要圆滑,要写他们喜爱的诗……然后,便有了各种名与利。可惜,我们终于错过了内心的写作。
 
‌思考诗歌的人越来越少,关心诗歌的人越来越多。其实,他们不是在关心诗歌,而是关心他们在诗坛上的地位。
 
‌帕斯捷尔纳克说,诗歌是“立体的、冒烟燃烧的良心”;庞德说,诗人是“种族的触须”……说法很多,意义一样吗?
 
‌ “没有独创性就意味着剽窃。”这句话偏执在于,它忽略了独创从来就不是从天而降的。独创性根植于模仿。我们一路都是从“模仿”着走来,“剽窃”在哪里?
 
‌命名的乐趣,不在于命名本身,而是我们借助命名重新审视这个世界。通此道理者,懂诗。
 
 
 
余怒 发表于 2016-1-5 11: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开张,问候大家
耳东 发表于 2016-1-5 16: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大家!新的一年写诗勤奋{:4_97:}
雨人. 发表于 2016-1-6 16: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选的诗歌都很耐读!
西左 发表于 2016-1-6 23:34: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漂亮。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6-1-15 16: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域内 于 2016-1-15 21:31 编辑

转引:言语化是为了重获心灵的自由,从语言中挣脱出来。涂抹便是“自然的原生态的言说”。用言语涂抹语言,既是写作的要求,也是自由的要求。在写作的时刻忘掉语言,尽兴涂抹,使言说自如、即兴、随意、从心所欲,不为逻辑所囿,不为表达所累,不受知识、观念、思想、形式、规则、定义的约束,这是涂抹的乐趣所在,也是涂抹所要承担的艺术天职。

说的好上加精,,学一学大师们的好文本,,摆脱定义的尾随,坚守涂抹之魂,,

可是呀 ——不曾想这样,,回到初始化,,

大开茅塞之窗,唱给乌鸦祖奶听,谁在偷袭我的牙釉,,这般白,有美女的性感,,
爽快,把画稿丢弃吧,涂抹所有的文字,叫诗干嚎吧,,让宇宙为之掉落几颗恒星模样的眼泪,,
船上闪着黑洞洞的鬼火,把狗吓得尿出荒诞的岩浆,流进天空,笨拙的头颅出自谁的旨意
把南风说成冷心肠,,而诗与人可以扯断,,诗就不是诗的定义,,人还是空无之人,填充,涂抹之人
那就是说,忘掉一切欲望,爬行在亘古山川之间,让现在涂抹过去,未来涂抹现在
涂抹,涂抹,,
杨沐子 发表于 2016-2-14 06: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贺{:4_95:}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9-27 07: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域内 于 2017-9-27 08:00 编辑

再提,要学习,要涂抹,问候诗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3:57 , Processed in 0.25969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