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43|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22首

[复制链接]
戴玨 发表于 2015-12-27 11: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堪培拉的夏日》

        十二月,
        我穿着汗衫
        和短裤,坐在嗡嗡的
        音乐声中,
        呆看着面前
        啤酒的泡沫,
        回想远方
        黄昏中的积雪。


《元荃古道》

        又转过两个山头
        终于看到了
        远处的青马大桥
        隐隐约约
        车辆,轮船
        在无声地
        移动

        数声鸟叫
        引来一阵春风
        四处飘落绿叶和花瓣
        芭蕉的香气
        弥漫

        渐渐下山
        当年的村民为了赶集
        今日的山行者
        为了回归
        尘嚣

按:
元荃古道连接元朗及荃湾(香港新界西部的两个地方),是昔日居民往返两地的必经之路,他们必须沿这古道把农作物运往荃湾的市集以换取日用品。

青马大桥是世界最长的行车、铁路两用吊桥,乃连接大屿山、香港国际机场与市区的主要行车通道。


《水和阳光的压力 》

        虽然闭了气,又苦
        又咸的海水还是涌进了
        鼻腔。吐这苦水真是
        难受!回想起之前艾伦
        从水中爬上船时流鼻涕
        的样子,不再觉得可笑。

        “记着并拢双膝,别刻意
        拉扯拖绳手柄,不行便得
        放手,准备!”教练在前面船上
        吆喝。我在水中被船扯动,
        终于站起身,却保持不了平衡,
        松手,哗啦!又一次
        脸朝下栽进水里。
        救生衣的设计真好,即使
        俯卧向下头仍可以
        伸出水面。但这样
        并不舒服,憋足了
        劲一扭腰,终于
        四脚朝天。就这样躺
        一会,闭上眼,让救生衣
        托着我,全身放松,
        几秒钟也好。

        “得去学游泳,下次
        便不会如此辛苦!”
        我有意识地碰一碰
        疼了几天的腰,然后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
        酒糟鼻子。“怎么上船后
        竟忘了再搽太阳油呢!”
        我又开始抚摸麻痒的
        前臂,那暗紫色的肌肤
        似乎不属于自己,上面
        已有几处蜕皮。想起
        艾伦在船后乘风破浪
        的样子,“一定要
        再去尝试!”

        呼吸困难,
        或是自己刻意闭气?
        几经辛苦,终于将头伸出
        水面,却发现自己
        在呼吸夜的气息。
        没有阳光,没有水声,
        只有夜的幽寂。
        我的腰还在隐隐作痛,
        会好的,
        明天
        便会好的。  


《我在黄昏中游荡》

        我在黄昏中游荡
        地上我的影子
        亦步亦趋
        又一辆双层巴士掠过我身旁
        驶到我前面

        远处工地的打桩声渐近
        人行道开始有节奏地振动
        我走向工地旁的一排花店
        震耳欲聋

        无数鲜花
        给玻璃纸卷着
        含苞欲放
        挤作一团又一团

        打桩声渐远
        我走向一堵高墙
        我的影子掠过我身旁
        走到我前面


《夏夜 》

        我听见雨点痛击地面的喧嚣,
        听见闷雷在夜空中隐隐作响,
        地上的积水泛滥,
        不知流向何方。
        原来这便是
        漫长夏季的开始。

        我想起街口曾经盛放的洋紫荆,
        想起女生们的笑语曾在树下飘过,
        还有那春风与晨光的气味,
        然而下午的炎热告诉我,
        现在已经是
        漫长夏季的开始。

        这骤雨之后会有些阴凉,
        那也不错;还有夜一贯的沉默,
        偶尔露面的月亮;游荡的星
        或许会陪伴我的心思飘泊。
        原来这便是
        漫长夏季的开始。

按:
洋紫荆是香港常见的树木,花开得很密(有点像樱花树),一般三、四月就谢了,但有少数能坚持到六月。


《梦魇》

        我不知在这阴冷
        的路上走了多久。
        很累,胸中隐隐作痛。
        偶尔我会停下来做个梦,
        梦见温暖的白天。
        却有只恶犬将我吠醒,
        我不敢看它的眼,
        怕它咬人。

        我双脚腾空,步子很大,
        尽管我使出了全身的气力,
        还是走得很慢。
        有位面容模糊的人突然走向我,
        对我说了些难听的话,
        我把他摔了个半死,
        就像电视里的职业摔角手一样。
        我何以变得如此力大无穷?
        如此
        心怀仇恨?
        我隐隐觉得
        这一切并不是真的。

        又见到了那只乱吠的恶犬,
        为何它总不放过我?
        或许我该走
        另一条路。

        我变成了温室中的仙人掌。
        四周的空气死寂。
        我突然发现有朵刚开的
        花在看着我,
        欲言又止。
        我却在想这硕大建筑物
        外面的风;
        那未隔玻璃的阳光
        一定更加炽热。
        花儿呀,你想不想
        知道我的心事?

        不知怎样摆脱那只恶犬,
        或是等它自己跑开?
        这昏暗的路不知有多长,
        但世上的路总会有个尽头。
        我仍得继续,
        寻视有朝霞的天际,
        慢吞吞地走
        犹如在水底一般...


《下星期》

        面前的数字不要搞错;
        手中的笔随本能摆动。
        如蝶的心总飞向未来,
        去追寻一个答案,
        你承诺过的答案。
        睡意在身躯里沉淀,
        令我想起我下沉的声音
        如何送别你远行的身影。

        胸腹间的热病又开始发作,
        四面的灯火在浮动,
        你的话语隐现其间。
        我的希望随之游走
        在这寂寥的长夜。

        对面的红绿灯不要看错,
        疲惫的双腿不要思索。
        下星期
        带着一阵辛辣掠过我的眼睛,
        下星期
        我会在漩涡中清除我的迷惑。


《塞车》

        车窗外的其他车辆犹如波浪
        般争先恐后,在摩天楼群的峭谷间
        起伏。于繁华中等待,舔食金钱
        充饥,物欲终令我营养不良。

        荒野的天空上偶有鹞隼的踪影,
        一路上,芦草、野草莓、蓝莓的色彩
        诱人,但我直觉这样一个所在
        定充满了泥沼,最好谨慎徐行。

        窗外雨潺潺,一双沉醉的手轻抚
        我的臂膀,软语和烛光陪我度过
        平凡的夜晚。暖意正滋补灵魂。

        喇叭声把我从疲倦中惊醒,此处
        是海底隧道口,我将要远赴疑惑
        的另一端,且把落寞与惆怅收存。


《追日》

        不久以前,
        我也曾这样对你直视,
        那是透过影影绰绰的楼群;
        此刻我与你之间,
        只隔了一层玻璃
        和前方一段不很长的
        海岸线。
        你又大又圆,脸色橙红,
        傍着岸边的山丘,
        对着大海哼唱。
        这双层巴士的引擎声
        真是令人心烦!
        我只能默默看着你
        金色的声线随波浪流转。
        原来竟是很曲折的
        海岸线令你的面容
        时隐时现,
        最终隐入山丘后方,
        只留下水天交接处
        的一片袅袅余音...
        你回家了,
        我的一天却开始不久;
        当我凭幻想解渴,
        借灯光和诗篇驱散
        内心的阴影,
        你又在为谁歌唱?


《等待 》

        车站外的人群随冷风蠕动
        徘徊,伫立
        手中的行李越来越沉重
        零雨敲打着身旁的铁栏杆
        一双双脚从前方的积水趟过
        憔悴的期盼也被淋湿
        我不愿再仰望
        老天阴沉的脸

        我曾厌倦城市
        曾梦想化作一片雪花
        飞越高山和田野
        飞去我生长的地方
        如今这未曾见着的雪
        却封锁了我的热情
        封锁了中国的大地

        在寒夜的郊外
        一串灯光缓缓移动
        像一丝温暖
        划过冰冻的前路
        我虽然疲累饥渴
        但并不寂寞
        因陪伴我的
        有无数无助的心


《寒风又奏起了怨曲 》

        寒风又奏起了怨曲;
        爱的渴望
        却不曾冬眠,
        在萧疏的林间不时起舞。
        不久前的一场山火,
        把一半山头烧成了焦土,
        但第一场雪的降落,
        会覆盖一切。
        在那素色世界
        回忆青葱岁月,
        梦想花季的来临,
        需要更淡定的夜曲演奏者。
        风儿呀,你能否胜任?


《北美三章》

一:格瑞费斯天文台

        入口有些昏暗,没有进去
        绕行至后面,天文台背对着
        匍匐延绵的天使之城与晨光
        下面的佛蒙特大道穿过远方
        的商业楼群,直上迷蒙的半空
        无数楼台在烟尘雾霭中
        打着灰色的哈欠

        继续绕行,又来到入口
        不远处悬挂着好莱坞
        大标牌的李山头
        枕着清澄蔚蓝的天幕
        上方一轮晓月依然可见

        一小时后,回到城中
        登上贝弗利中心楼顶
        隔着玻璃再次远眺
        格瑞费斯天文台
        有如珍珠,平静地守望
        两片不一样的天空

按:
佛蒙特大道:洛杉矶贯穿南北城区的一条主要街道。
李山头:圣莫尼卡山的一个山峰,位于洛杉矶格瑞费斯公园内,著名的好莱坞大标牌便挂在山峰的南坡上。
贝弗利中心:洛杉矶著名的购物中心。


二:走进大峡谷

        从我面前一直延伸到
        天边,深且狰狞
        我战战兢兢地走在
        大地的伤口旁
        生怕掉进去

        突然有一位鲁莽的攀爬者
        赤裸着上身
        走上一座横出的山崖
        我惊讶地看着他一直走到
        最边缘处,然后坐下
        坐在这广大的天地之间
        观赏,沉思

        状哉!无畏的攀登者
        我也在观赏,沉思
        有一头骡鹿在我身后
        的树丛边,远远地看着
        我这位游移的
        旁观者


三:班甫

        依山的云霞宛如一匹
        又长又宽的金黄色绸缎
        我们缓缓驶向班甫
        一座座山峰无语旁观
        庄严肃穆

        天气清洌,小河
        结了冰,没什么声音
        我缓缓走向班甫
        透过火树银花,遥望
        长街尽头更远处深蓝的
        雪峰和傍晚深蓝的天宇

        恍若一只晶莹闪亮
        的巨大贝壳,出现在
        魂梦的海底深处
        我心无杂念地踱步,只祈愿
        别在这里醒来,
        也别在这里睡去,班甫

按:
班甫:位于加拿大境内落基山脉的著名旅游胜地。


《别忘了叫你娘打个电话给我!》

        “别忘了叫你娘打个电话给我!”
        这句终于听明白了
        前面一大段竟只听懂了我的小名
        这是我熟悉的声音
        虽略带口音,却是我从小听惯的乡音
        这是我外婆的声音

        十多年没回去
        我哥告诉我说家乡已经面目全非
        曾去过内地一些城市出差
        这点倒不难理解
        十多年来
        终于见到了外面的世界
        西半球,南半球
        偶而会梦见自己身处以前
        如今已不复存在的地方
        十多年来
        我学习新事物
        憧憬新生活
        可没料到我的心
        已开始蒙尘

        天色已晚
        我迎着回家的人群
        缓缓走向地铁站
        去上班


《幸存者吟》
  ──仿奥尔森

        漆黑一片
        扭动。麻痒
        干涩的喉咙
        沉默已久
        尘土的气味
        依旧。扭动

        暮春的落花
        大地的震吼
        以往的过错
        皆历历在目
        扭动。一丝光线
        也看不到
        是黑夜
        催眠了万物?

        别睡!在废墟中
        困守,身体的
        伤痛怎及得上
        心灵的疲倦?
        梦,断续的梦
        神志的鸦片
        能抚揉疼痛
        搐动。透体的饥寒
        令我醒觉
        这悠长的孤寂
        难道是某种永恒?

        黑暗突然变得朦胧
        生命的呼唤
        爱的呼唤
        辽远而清晰
        眼皮开始跳动
        人声吟唱赞美诗
        搐动。我缓缓
        升起,并再生...


《赌徒》

        刚摆好筹码,
        他双手握住盛有热茶
        的杯子,暖一暖手,
        松弛一下全身微颤的肌肉。
        从酷热的街上进来,
        却没想到这华丽
        敞亮的大厅里,
        冷气开得这么厉害!
        不知这一次
        纸牌另一面的数字
        会不会如他所愿?

        每一次的抉择都
        令人困惑,后果
        当然也是自己承受,
        他默然看着舱外灰色天空下
        不断涌动的海浪,
        突然想起一幅不知在哪儿
        看过的风景照:
        夕阳下的海面,或湖面?
        平滑如镜,无比安宁,
        那种从远处
        才能看到的静止的水面。
        他的嘴角不禁泛出
        一丝苦笑...


《有所思》

        又到了梅雨季节        
        有一天终于没下雨,便出去了
        可总拍不到好的风景照
        稍远点的地方
        看上去已是白茫茫一片

        回港之后还会有
        电话、短讯、实时聊天
        地球的确是变小了
        凝情的眼神、可掬的笑容
        有照片、视频保留
        既有好的科技
        也就无须消耗太多的记忆力
        短暂的离别
        也就不算什么

        每日里上班、下班
        股市、房地产
        政改方案、汇率制度的改变
        耳濡目染之下
        这些本来听起来如同呓语的事
        竟也开始觉得切身了。
        或许不少人也在经历
        相似的状态
        那其中的苦闷、纷繁
        也就不算什么

        鼻子有点塞,
        估计是伤风了
        不巧耳垢的老毛病
        也在此时发作
        连偶能舒怀的音乐也不能听
        清晨还做了个灵魂出窍的梦
        是种悲悚的感觉
        只是想不起来当时是否
        审视了自身


《长假期终止》

        没有睡意
        不均匀的呼吸和香奈儿五号
        残余的气味在黑暗中弥漫
        背靠着温软的身躯,凝视
        窗帘边缘天花上的一条
        微弱反光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天亮就要分离

        没有阳光
        只有雪在窗外纷飞如絮
        洗好了碗,抹好了桌子
        削好了一个雪梨,一片片
        在她惯用的碗里放好
        然后收拾行李

        没有人送行
        机场总是远离市区
        我一路发呆,直至收到
        她的手机短讯

        机舱内的灯光忽然变暗
        我凝视落到舱窗上的
        纯美的雪晶体
        逐渐化为
        水滴


《波塞冬之怒》

        桀骜自恃的神祇,又一次在海底挥动
        他的三叉戟。顿时狂涛升腾,撼天震地。
        啸咤以泄其拗怒,致惊潮湍悍,向海岸奔涌,
        越过颤抖的防波堤,
        在陆地上席卷而过,扫过田野,扫过村庄,扫过城镇;
        波浪翻滚,汽车翻滚,房屋翻滚,轮船
        翻滚。随波逐浪的,除了沙石树木,其余便是人
        或人的创造物。是与诸神的争执,还是对宙斯的不满?

        当怨戾的海水缓慢退却,空洞的风开始巡游,掀动挂在
        颓垣上的板条、地上狼藉的铁块,发出咯吱声响。它掠过
        断裂的公路、桥梁,眺望远方仍未熄灭的熊熊烈火,
        应和某处尖细的尺八吹奏,目送受胁迫的灵魂进入
        令人敬畏的黑帝斯的领土,而裹创的人在零星飘落
        的雪花中默默前行,神情略显困顿,深郁的眸子闪烁。

按:
古希腊神话中,波塞冬和黑帝斯皆为宙斯的兄弟,分别主宰水域和冥界。


《五柳先生》

        辞官归故里已将近一年了,
        农耕生活确实辛苦,不过我
        一直都喜欢乡村,总能找到
        其中的种种乐趣。亲戚朋友
        似乎对我的决定表示理解,
        有的还说了些祝愿,老婆
        偶尔会唠叨几句,大致是说
        做农民收入少,总不如做官
        稳定。我没有顺应世俗的志趣,
        葵藿倾叶,物性然也;只要
        不用再见到官场上某些人的
        嘴脸,生活苦点也值得。暂时
        家计还没什么困难,少量的积蓄
        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不过
        农耕生活终归要看天意,
        我在南边开垦的田亩也不知
        收成到底会怎样?对于生活,
        我并无奢愿,无非是吃饱穿暖,
        有茅栋栖身,闲时远足山林,
        或读书抚琴;没有美食不要紧,
        偶尔能喝两杯浊酒,与自己的
        身影为伴,就会很满足。其实
        辞官之前我也曾反复思量,
        要是我一个人,自然是率性
        而为,但上有老下有小,事情
        便不是那么简单。虽说现在的
        生活遂我的心意,有时总不免
        觉得对不起家人,要他们跟着我
        受苦是否应该?我年轻的时候
        有过大志向,想去很远的地方,
        自觉读过点书总能有所
        作为,没曾想官场纷浊,而我
        又拙于人事,都不惑之年了,仍旧
        一事无成。现在已经是盛夏,
        这几天特别闷热,我坐在草屋前
        的柳树下乘凉,回想春天的时候
        南风吹动禾苗的情景,每天
        一大早就去田间,荷锄归来
        已是月色东上的时分。秋天,
        秋天会是怎样的景象?是白露
        为霜,还是晚阳中的金黄?


《气象》

        江河的水
        往低处流
        离开山林
        涌向近海的城市

        积聚的民族
        往高处走
        离开地面
        倚托钢筋混凝土

        暮春的湖边
        笑语错杂
        一连串肥皂泡
        带着斑斓色彩
        飘向上涨的湖面

        苍茫的海边
        烈风殷动波澜
        崩浪冲击岸头
        飞溅无数泡沫

        那拍惊堂的手
        因时常在权势的惯性里
        衡平人情
        而疲乏无力

        高举火把的她
        到人间游历
        却在千万高楼广厦
        的灯火中隐没
        唯有夜深时的一些
        不眠者才能认清
        她并非女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1:07 , Processed in 0.20664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