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196|回复: 0
收起左侧

《互喻》等十二首微博诗

[复制链接]
穗穗 发表于 2015-10-9 11: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互喻》等十二首微博诗


《思想者》

紧闭双唇。握紧拳头。低头凝神。
而后感谢缓慢而迅疾的时间,让语言
不可抵达的存在与爱,作为庞贝城的
历史,继续沉默与猜想中……


《道可道》

光芒,注定会被黑暗吞噬,
而黑暗,也注定会被光芒照亮。

我无法拒绝日出东方的清晨到来,
也无法改变日落西山的傍晚而至。

所以我爱你、爱万里河山,却不可,
以爱的名义独占你们的美好与自由。

所以——真相可言,真相也不可言说。
每一个活着的人,其实都是他人的天堂
或地狱,都是他人的老师
或学生,贵人或小人……

一扇门始终敞开着,黑白的影子进进出出。
我的嘴唇碎裂,进站的欲望列车重新开动。


《赞美诗》

这个尘世
雪 比我们清白
煤 比我们火热
天 比我们高远
地 比我们厚德
而我们一直都爱着
深深的
情不自禁地
爱着 爱着 爱着

甚至
不清不白的爱着
不温不火地爱着
无止无境地爱着
爱着那
日复一日的平淡光阴
生老病死
更多的过往
抉择 荣辱
去留中

遗憾的初恋
着火的老房子
无数个春天
无数个秋日
在一片树叶的媚眼里
一一穿过
依依穿过


《藏,或葬。》

一个悲伤的人,把眼泪藏在身体里。
一个悲伤的人,把身体藏在月亮里。
一个悲伤的人,把月亮藏在夜色里。

哦!她不是故意要躲避太阳。她只是
她只是将月亮当成了自己的心,葬在
葬在时隐时现的星海,漆黑的情绪里。
好让每一天的悲伤,都皎洁的升起、落下
每一天,悲伤都宁静地隐身变化着。直到
圆圆满满的那天,所有人抬头,一同忧伤
并幸福品尝分享……思念圆满,毫无瑕疵。


《八月十六日》

今晚圆月依旧当空照,
而人间蒸发,消失不见近一年的你呢?
是否还在这个行将毁灭的星球人间呢?
我问了老天一个傻傻的问题,
老天“大借若还”,无中生有,
不答是答也!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不生育,也不养膘。
她热爱无穷无尽的飞翔,在看不见的城市上空,做梦,
做着各式各样、不停跳跃、成龙成凤的美梦。

他在世人遗忘的视野里,一次又一次惊世骇俗地展翼,逃离
岁月杀猪刀,无视现实与存在沉重的降落…和降落伞的人生。

这多像一篇追梦人的童话故事,但那只猪,真的存在。


《竖言》

我不愿乘愿追随,
我只想化日东升。
唱自己的歌,爱自己的人,
看自己的海,渡自己的恩怨情仇,
而后睡在自己——小小的死亡里。

瞧!亲爱的,
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自利的人。
喜欢靠在你的胸膛安睡,十四行;
喜欢架在你的树干栖息,青丝绕、绾发缠。
喜欢有温度、有血性、不合时宜的,你;
喜欢在崭新的日出里,无悔雾化、蒸腾。

喜欢到夜以继日的燃烧与沉默,
忘了一个,在梦境里活着的人,
一个始终渴望救赎和越狱的人,
怎么能越过密密麻麻的肉体人间,
而直抵灵魂的天堂……

我会一直喜欢下去,亦如活下去。
在一心人的身边,欢喜一人心。


《此生》

此生,没有一块土地是自己的,她说。
此生,没有一块土地不是自己的,她在心里小声地嘀咕。
我看见露水般的笑容一闪而逝,仿佛那一刻她就是世界,
或世界的造物之主。

我闻到了花香、饭香和檀香,虽然此刻我什么都未曾做过。
彼时却在,人间犹在!
唯我不在……
唯我不在乎?!


《颁奖》

我在黑暗的最深处,给自己颁奖,给影子颁奖。
而后,给沉睡的麻雀,颁发意淫奖。给沉默的羔羊,颁发顺民奖。
几乎天天,都有人颁奖与获奖。荣誉的气球、证书、红花漫天飞扬。
有人颁奖到绝望,有人获奖到彻悟。有人疯疯癫癫,和我站在一起,
鼓盆而歌。自己买单颁奖的左手黑暗,与即将获奖的右手光明啊……


《爱情踢踏舞》

眼睛里的黑夜,和镜子的白天,似乎并无区别。我有点心虚,似热水瓶胆,害怕又期待。害怕夜以继日的热胀冷缩,水银的薄灵魂爆裂崩陷的那一刻。我推开语言的门窗,想躺在人间的床铺上,跟一根想象中燃成灰烬的爱情,说晚安,说抱歉,说拜拜,说想念……说得没完没了、风情万种,而后一直跳舞,踢踏、踢踏地跳,踢踏、踢踏地跳,没完没了、宛若潮汐。


《诗写》

不写繁华,不写繁花似锦里的康庄道。
只写荒芜,只写恍然大悟下的独木桥。

上,有天公,听劝的重抖擞。
下,有黎民,蝼蚁的黄粱梦。
前,有古人张灯;
后,有来者结彩。

此生。短促,又虚幻。

写下什么?
六觉里的神秘园,方获永生?
什么样的笔?什么样的纸?
什么样的人心?什么样的曙光?

什么样的写,或不写!


《互喻》

1)

自由,于我的含义和孤独类同,
你听不到她的只言片语,仍能感受
拳头的海洋与木鸡的锋芒。

我试着牵着自由,驱赶孤独。
狼狗和羊群,互相抵制又彼此入侵。
我不能约束自由,放逐孤独。
每天升起一次,再降落一次。

我只能禁闭自我,放牧自己。
苦海无边,学海无涯。自由时天堂,
孤独时地狱。我偶尔回归人间,像回故土。


2)

幸福的源头是爱,不幸的源头也是爱。
清晨,我听到无数的声音从源头传来。

对于一个习惯失去的人,所有的节日都是普通,而透明的;
对于一个失去身份、性别、年龄和籍贯的人,所有的日子,
也是庆生或重生的佳节。

每天,我都在生活;每天,我都是一个人。
我已习惯一个人扮演完全部角色,而后微笑地送别我,
闭门熄灯,安寝于夜,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幸福的屋外。


3)

凡肉体所受的痛苦,都清晰可见;
凡灵魂所历的煎熬,却无物可喻。

我的恨在肉体之上,
而我的爱在灵魂之内。
爱恨,殊路同归。

我就在风口浪尖之上,
我就在飓风的风眼之内。
人群深处的绝望;广漠深处的繁华;
肉食动物,空有吃斋念佛的嘴。

不做的爱如何爱?我感到自己——
也是一件家具,和世界的关系——
有用或者无用。


4)

终于,有了一扇月亮门。
让世间所有的夜晚,都推窗可见。

追梦人的大地之歌,正遍野开花,四处传唱。
有一只重见天日的小蚯蚓,寻找过去,葬身道旁。

“朝闻道,夕死可矣。”悲情的掘墓人,缠中说禅。
死非死,诛心、偷心。她有黑白两手,绘梦与诲人,
不倦亦不愠。你得之,须珍之。

有时,至简就是极美。可驰梦、抱朴,拴马无语。


5)

在空白中看世界,
记下虚实相间,来来回回的两记耳光…

夜色薄薄的,豆皮般鲜美,凉皮般穿肠。
我听到肚皮的轰鸣声,整个宇宙的黑暗都在消化中……

明天,还未醒来。而我,还未安寝。
还在寂静的夜幕、无声的蛋壳里看世界;
看空白如何被填满;看流淌的时间如何撅嘴微笑,
闪闪发光,照亮泄洪后幸存的思想与失忆的客厅。


6)

另一种语言,很少发芽,甚至不发芽。
就像极夜或极昼。特别的,不合脚,也不合时宜。

一堆报废的鞋子(写字),
另一堆报废的睡眠(水面)。
一虚,一实。一进,一退。
每一次,都留下激情四射的线索,
也留下窘迫、焦虑与迷惑的岔道。

熟悉的手抚摸过,陌生的脚也途径过。

已是暮秋,一些骨头开始蠢蠢欲动……
寒露来了,过水要寻桥。


7)

人伦之情,如何斩断?
刺客告诉我们,有人的地方,必有权谋、道义与杀戮。
影片仍在绝美的场景和裹脚布的文白里,一幕幕转换。

我似乎看了,又似乎没看。
我的确看懂了,也的确懒得看懂。
有人云:我吃炸鸡就是为了图个高兴啊,嘴巴里一香,屁股里一臭,完了……
原来,一些高雅的艺术也是一个大人之屁,该放时就放了吧!别憋着,完了。


8)

不可修剪,不可倒带,不可向“小”里生长。
睡吧,睡吧,哪怕是有毒的梦,余生也是要做的……



2015年9-10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13 , Processed in 0.22928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