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687|回复: 5
收起左侧

看不见大海的城市(组诗9首)

[复制链接]
宋烈毅 发表于 2015-10-2 00: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不见大海的城市(组诗9首)
作者:宋烈毅


看不见大海的城市

在无法看见大海的城市
他看见了海鸥俯冲在每个人的头顶
每个人的头顶上空都有一只海鸥

但他不能对每个人说这件事
这只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他不能对每个人大声地说:
瞧,你的头顶上有一只海鸥
虽然每个人的头顶上空都有一只海鸥
但他不能说

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虽然这是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事
但他无法对每个人说
嘿,你的头顶上有一只海鸥

他只是一遍遍地对自己说这是苍茫的城市天空
这是他看得见一只只海鸥
在每个人的头顶盘旋、俯冲的时刻
每个人都在匆忙赶路
只有他抬头望着天空
只有他还对天空感兴趣

只有他时刻地在内心牢记着
这是一个看不见大海的城市

而他看见了那么多的海鸥
翻飞在人们的头顶
这是一件多么怪异的事
而这又是一件多么寻常的事

这无法让人相信
因此他很多年都守口如瓶
因此他感到自己只不过在这个城市漂流了一阵子
然后就会沉下去
不会有人提起他和海鸥的故事


深秋的景象

你对着树上的老丝瓜发呆
因为它是最后的
因为它从来就不说话

你发呆是因为这个下午
你突然想把自己的身体挂在树上
挂一阵子然后
若无其事地走开

许多人都是这样
他们对最后的事物感兴趣
他们认为最后的事物
往往会变得更加不可思议起来

丝瓜的花显然已经不再存在
重要的是那些籽在果实的内部
变黑,变得更加坚硬起来

我们不认为丝瓜是一种果实
这垂老的东西也不制造丰收的景象
它几乎就是为了我们发呆而独自
挂在树上的

然后你也想上树
这让深秋的景象变得更加不可思议起来


在下班的路上

在下班的路上他看见群山
清晰异常。他骑着自行车
忽然想到自行车陪伴他多年了
从来没有好好地对待它

以及大街上突然降临的安宁
都和遥远的群山有关
每个人似乎都在群山的静穆中
怀想和微笑着
仿佛他们不是在回家的路上

他看见群山显现
从未有过的清晰
他从未如此细心观察
每个行人的神态和表情
仿佛他们都是他的家人
陪伴着他穿行在
可以看见群山在远方突然变得清晰的大街上

这是一个人在下班的路上
突然到来的心境
我们要好好对待它


雨天照相馆

雨天的照相馆
挂着一千张遗像
这不是你想象的

如果说雨滴钻进你的脖子里
让你感到从未有过的冰凉
这未免有些矫情和简单

这雨天和雨滴无关
这雨天只和照了很多人像的照相馆有关
这雨天只和照了很多人的像的那个照相师有关
如果说一个雨滴打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有些故意的

虽然
这雨天只下了一滴雨
你怀念的也只是一个人但出现的是一千张遗像
这么说未免有些矫情和简单

这雨天本来是要下一千滴雨的
但这雨天只需一滴雨就
突然晴朗
而雨天的照相馆已经挂起了
一千张遗像

一个被一滴雨钻进脖子里的人
他不说自己是干的,也不说自己
湿透了,如果说他被一滴雨打湿了
未免矫情和简单

而你所说的突然晴朗
是阳光打在一千张遗像上
还是一千张遗像照射出了阳光

这是雨天的照相馆
一千个人走到了遗像上
但未免有一个人走出了照相馆
未免有一滴雨打在他的脖子上
之后,天空开始了晴朗


消失的人群

你是一个到湖边看湖水的人
你不止一次地叹息波浪推动着瓶子

你叹息这么大的风浪
只不过为了推动一只瓶子
推到你的跟前

这么大的风浪
既不是为了
让你看一看瓶子上的标签
也不是为了让你重新扔一只瓶子进去
排挤掉
始终陪伴着它的孤单

而你想:这么大的风浪
如果在舞台上
需要一群人躲在一大块绸布下面
不停地将它掀起
或者抖动
为了保持这么大的风浪
没有人在下面准备不干
他们拼命地抖动这蓝色的
湖水一样的绸布
他们就得以彻底的消失

他们是在蓝色中消失的人群
包括这湖水也拒绝接受一只手
从岸边扔过来的瓶子

这么大的风浪推着一只瓶子
垂手可得
而又遥不可及
就这样和你在阴云下
相处了一阵子


她和购物袋

带着一个购物袋上街
她和购物袋是在一起的
她和购物袋的关系
她明白

这倒有些坏
这对她今天购物的心情有些影响
不过她想反正她一个人带着购物袋上了街
反正她不可能白来
反正一个人到街上总要带着她的购物袋
总要和购物袋到街上走一回的
这和多数人没什么两样

多数人都是和购物袋在一起的
抱着夹着拎着它们仿佛它们是身体的一部分
仿佛它们不是塑料纸做的
仿佛它们是从一个人的身体里长出来的

问题是她
在街上有一分钟的沮丧
一分钟的时间在考虑购物袋
一分钟的时间她和购物袋分开
就像她分文都没有地
一个人来到街上一样


塑料花、我们和新年

一地的塑料花
这表明即将过年
摆摊的人苦于这塑料花永不凋谢
摆摊的人也乐于这花永不褪色

一地的塑料花
各取一朵,咱们最好用这悲欢的花朵
庆祝新年


白蔷薇

一个人的童年只见细节。

一个人的童年老是唉声叹气
为老人,为老人在雨天里栽下的
一株老是开着白花的蔷薇


写一首诗给自己看

此地熟悉的人太多,不适宜一个人
在街头唱歌

偷偷摸摸地写一首诗给自己看
偷偷摸摸地把一首诗写在
揉皱的纸团上
然后悄悄地扔进窨井盖上面的一个孔洞里
这个地方有人喜欢扔硬币
也有人喜欢吐他们干巴巴的口香糖

往里面看一看,往里面看一看吧
这个地方有很多人走着走着就一不小心走进去了
他们获得一种满足之后就会重新出现在
大街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这就是城市的下水道
我们走在它上面的时候要想到它
街道越是灯火辉煌我们越是要想到它
时刻埋伏在下面

而写了一首诗的纸团,你在被熟人看见之前
一口吞了它
这真不是个好办法
你支支吾吾的,你不好说你吃了一首诗了
你只能说你吃了一个纸团
并一再地解释说是真正的纸团而不是饭团
哦,这恰恰是最糟糕的
他们会认为你是在撒谎
他们会认为你是在冒充勇敢

他们认为你吞下的其实只是一个饭团而不是纸团
他们因此而渐渐变得陌生
像是和你隔着玻璃在谈话
这时,你完全可以旁若无人地唱歌了
就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街头上
怀宁刘杰 发表于 2015-10-5 18: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祝好!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5-10-5 23: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xiangfei 发表于 2015-10-8 14: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时候觉得只有飞翔是真实的
我不想做孤独的看海鸥的人
也不愿做敏感的记录的诗人
我只愿快活的我快完的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5-10-13 21: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烈毅兄回归这里。诗好!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5-10-18 00: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5-10-13 21:10
欢迎烈毅兄回归这里。诗好!

问好龚兄。握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14 , Processed in 0.19674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