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789|回复: 6
收起左侧

接力连诗的新进展? 跟帖点评

[复制链接]
值班 发表于 2015-9-10 08: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值班 于 2015-9-11 06:22 编辑











明迪 发表于 2015-9-10 12: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迪 于 2015-9-20 01:23 编辑

Let's do it: Open中国连诗


1969年墨西哥诗人帕斯在巴黎与三位不同国家/语言的欧洲诗人一起写日本连歌,采用了十四行体的形式,开创了欧洲连诗。1990年代起日本诗人大岡信等开始推广日本现代连诗,三五人一起写,形式自由,并推广到欧洲和美洲,罗伯特·品斯基也参与过。20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连诗逐渐形成了535353错落有致的形式。从表面上看,连诗以“唱和”为主,注重“连接”。唱和与呼应,自古就有,而当代唱和更多地表现在博弈,比如连诗在连的表面之下就有一种潜在的“抵制”“干预”:每个诗人在应和前一首的同时,转向一个令别人意想不到的层面,“干预”“打断”原诗的表面流畅。也就是说,看得见的是“连”,看不见的是“断”。连诗是一次航行,每个人都在劫持方向盘。比如在四元康祐发起的日中韩三语连诗里,我下意识地忍不住在第二段急转弯转到了寓言式言说:(鱼人)爱丽尔如何如何。紧接着就感到失去控制,因为金惠顺接过方向盘又转向了现实:2014年南韩沉船事件。写连诗就是不断劫持,被劫持,再劫持,每个人只能当几秒钟的船长。

连诗一旦开始,文本之外的条条框框立刻消失。提起笔就有一种自然的愿望去干扰原有的航行,走自己的路线。不管你多么想去配合,内心总有一种反抗意识去冲出缰绊。日中韩连诗从表面上看,每个人都在连接前面的,“三个女孩”,“三姐妹”,“孩子们”,似乎一路呼应下来,但其实三人各说各话,各有不同指涉。三语连诗变成一大早森林里的小合唱,每个声音都是一只鸟画一条自己的航线,在空中集会里声讨二战。就我本人而言,我想说的是,世上还有其它形式的侵略,比如欧洲对美洲的殖民,也有其它形式的受苦受难,比如曼德斯塔姆申请一条裤子被拒,茨维塔耶娃申请一份食堂洗碗工被拒(并因此走投无路而自尽),我最后的第35首暗指史蒂文森实际上是隐射“十三种方式看历史”。而我们四人也正是看问题的不同方式,不同角度。[日中韩三语连诗,文本及视频链接]

隐隐约约有一些词语和意象飞来飞去,把碎片衔接起来。阅读是开放式的,有人看到连,有人看到断。

诗人所能干预的是连诗往哪个方向走,其它仍然是受控制的:主题,长度,多少人参加,谁先谁后,一共写多少首,每首多少行,等等。那么,开放型是否可能呢?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参加,不按照一个预谋的顺序?可以吗?我与其他诗人在微博(后来转到诗东西论坛)做了两次试验,“开放”就是不特意邀约任何人,谁都可以自由参加。第一首《山》,没有按照日本式的53535353段落交错,而是采用了中国古典绝句四行(但用自由体),因为无法控制5353535353顺序,所以选择了清一色四行。贴出第一首后,请后面的人各写四行,一首一首连下去。开始比较困难,有人以为是写同题诗,有人原地踏步,有人重复,于是用接力来做比喻,一个接一个往前走,但不是躯壳走动,而是要让诗意往前走,所以又用不许重复词语来往前推动。于是形成了接力。但几天后发现连诗这棵树长出一些枝节,于是修修剪剪,找出主杆,继续写。又一些枝节,又一些修剪。最后修剪成24首,以庞德式(即修剪式)译成英文。

《山》接近尾声时,有人抱怨“四行”太死板,要求更开放一些。更开放?于是第二首《海》更自由:每人写2-6行,是否分段自由选择,每次间隔2-6人。这一次没声张,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只有少数几个留下,没有枝枝节节,一条线写下来。但新的问题出现了,何时截止?开放式的连诗应该是可长可短,有长诗的气势就应该让它写下去,但如果发现在原地打转就应该立刻停止。

作为读者我倾向于寻找一条线索,把不同作者写的部分连起来,形成一首诗。作为参与者我倾向于打破缰绳的束缚。控制。失控。劫持。被劫持。沮丧。挣扎。再劫持。我们到底是写一首诗?还是写组诗?为什么那么密集,为什么短短几行里面有那么多,船太沉重如何行走?很多困惑。很多沮丧,很多焦虑,很多审美取向的冲撞。连诗是没有船长的航行,发起人不能掌舵。在沮丧中发现,连诗有两个走向,一是同一首诗,一是写组诗,不同手法、风格、趣味,互相容忍,互相抵制,在海上搏斗一样曲线前行。


以文本细读为前提

接过接力棒,是低头就跑,还是揣摩一下接力棒是塑料,还是钢铁,方的,还是圆的,用来射鸟,还是用来打蚊子的?怎么样变个魔术使它换一身衣服往前冲?
其实在有了背景(二战)和大标题《山》这两个坐标系之后,怎么乱跑都不至于跑偏,问题是如何记住一箭双雕。

《山》

1.
这个夏天,一只鸟,从帕米尔高原,飞到柴达木河
它飞翔的弧线,不断修正我对高度的认知
而青海,改变我对胸怀宽阔的修辞延伸
我伸出手,拉住鸟的视线,然后松开,看它飞远 (明迪)

2.
距离由逐渐离散的像素汇成,贴切的燕尾线,顺应风脉,
更兼容各种粗粝或和润的向度。那鸟,自鳞中蜕出,又在羽中遁去,
精确相切的画面——日月纪年,山川前传,
人类作为尚需长出须根的一笔淡墨,那时正在雪中攀缘。(殷晓媛)


殷晓媛很快从“高度”过度到“距离”,然后迅速从自然景观进入人文,收笔相当精彩:“人类作为尚需长出须根的一笔淡墨,那时正在雪中攀缘。”此诗不仅漂亮,而且无论是连还是断都很妙。连诗最关键的一点是细读前面一首,不从表面上去延续,而是打断表层的关联,转个弯,曲径通幽。第一首绝不是写景,高度和宽阔都不是指山,是指人类应该有的认知高度和宽阔胸怀。第二首不纠结于战争,而是直追人类初始。从景物到人的大幅度跳跃,是作者对连诗的一种大胆干预,也就是我在阅读其它连诗时所看到的一种趋势,即,舍去表面粘连,断,跳跃到一个新的向度。


避免表面“粘连”

再看《海》的第8首:

7.
我喜欢洗碗,喜欢洗净那些污迹
而碗盘在水中抗拒,抵制清洁剂
那些泡沫,那些翻滚,那些china海 (明迪)

8.
让眼底那些蓝鳞的鱼飞翔吧,和猎猎的旗帜们一道
每一场风暴都和我们共用一个姓氏

那流浪的拳头们,像蠢蠢欲动的小头颅

在嘴中我们获得了抗拒的权力
在滑翔中我们仿佛又变得崭新 (明雨)


在第7首从中国跳到碗(瓷器)之后,明雨在第8首不写青花瓷器,而写鱼,也就是不用比喻,直接把青花瓷写成蓝鳞鱼,“让眼底那些蓝鳞的鱼飞翔吧,和猎猎的旗帜们一道/每一场风暴都和我们共用一个姓氏”,很迷人的诗句。最后两行不仅有多种指涉,而且指出一条出路,就是在处理历史问题时不作茧自缚,而是自新。很意外地看到90后有这样的境界,“在嘴中我们获得了抗拒的权力/在滑翔中我们仿佛又变得崭新”。这里的连接/断接方式是:打断厨房的洗碗声音,拒绝在厨房水池里,抵制这些词语和意象,直接飞进一个形而上的海。较为成功的连诗不是在表层上去连,而是强行扳过船头,从精神层面去连,在意义推进和深度拓展上去连。


不可替代的个人声音

可以想象因模仿风格而把连诗写成同一首诗,但即便如此,一首诗也需要起伏,变化。而在一个不求雷同的连诗里,如何创造自己独特的声音,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回到《山》,

23.
37年王小川山上打游击前,顺手杀死手边的一头大牯牛,双手叉腰,
对着西村刘八的地主老婆,吐出一口唾沫,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扛回家睡了你的梦。
这年他的枪口准星多少会有些向左靠,镰刀向右来。今天爱死谁都可以不抵命,
唯有42年德国造的毛瑟枪,那时,一定会好过美国的卡宾枪。 (看海)


这首与众不同,表面看没有配合其他人,单打,不合群,但细品味,发现这一首对整个《山》是一种矫正,干预了修辞过度,以一种貌似很土的方式进入主题,但又精巧地迂回,左与右,打游击或睡地主婆,德国还是美国。诗的功能之一是指桑骂槐,声东击西,看海到底想说什么,妙不可言。


每一个参与的诗人,都是勇敢者,在试验中摸索这种写法。
在众多的枝节中选出24首,每一首都有精彩之处,我更为欣赏的一些主要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观察的:
1.与前一首的关系处理
2.是否紧扣《山》或者《海》这个主题
3.是否考虑了二战这个大背景

如何写二战仁智互见,如何写山水也是,技巧往往是最基本的常识,比如正面写战场还是写看似不相干的事,直接写山,还是以动词“攀援”来隐射山(殷晓媛),或以上山打游击来迂回攻山(看海),或以“朝霞如伞盖”来借喻一个生动的山(余小蛮),或把山转为隐喻对象,“真相有时过于安静,如群山静卧”(陈依达),或从侧面来写,“不借助形而上的风_呼呼啦,只在于云杉把群山拼贴了起来”(杨沐子)等等,这些既是作者自己的决定,也是平时技艺锤炼的显示。

重复是最大的忌讳。有网友问为什么不能重复。因为一旦重复就使连诗停顿下来,原地踏步。避免重复是把船往前推动的一种机制。寻找还没有被使用的修辞,或者发现一些还没有被照亮的角落,自己练笔,也让别人眼前一亮,比如“宗教与政治之间狭窄的空间,露出/一截冰冷的器械”,“从《时间简史》脱落下来的礼帽”(楚雨), “似乎亚洲,始终下着,蚌的封闭棋局”(张杰),“正步走的海鱼,被我们在睡梦中,咀嚼”(北渡),“风暴王,想吃汉堡,就会把自由狂野的海浪切开,夹着飞鱼”(欧阳关雪),等等,都很具有新意。

在探索写连诗的过程中,也可以发现一些写诗的基本要素,比如为下一位诗人打埋伏,留白,疏密有致,等等。
开放型连诗,有时候让人纠结,在缺乏耐心的情况下容易急躁,沮丧。但回头看,很多一开始不够透明的诗句都因时间而将自己照亮。不后悔这两次连诗。
而且,每一次新的声音介入,都为之一振,比如《海》的第11首,括号中的结尾像副歌一样反复回响:“(鱼群在沉没的战舰、尸骨和精美的瓷器之间穿梭)”(雨人)。


反对意见

有几位诗人私下对我说,觉得连诗有游戏性质,不够严肃,不够独立。
真的如此吗?如果自己严肃,那么任何写作方式都可以是严肃的。更严重的批评是第二部分:不够独立。意思是指连诗缺乏个人独创性,甚至复杂性。这种看法来自于对“连”的认识。其实一旦参与连诗,就会发现每一个后续的诗人都在干预,都在开拓,“断”远远多于“连”。潜意识的干预就是独立性,“断”的结果就是独创性。由于既要考虑前面的又要考虑大主题和大背景,这样就自然形成多重视角,不至于缺乏复杂性。连诗需要同等甚至更多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因为队列中的每个人都想出位。“应和”仅仅是在阅读前面一位诗人的一瞬间,很快就会下意识地夺过方向盘,开辟自己的航道。即便是应和也不见得就缺乏创造性和想象力,谁不应和叶芝,狄金森,或策兰?应和本身并不取消想象。每一个严肃诗人都会参照前人,干预传统,干预即成,干预前人作品,是“应和”的动机。参与连诗,就是把前面的诗权当作一个传统去攻破,去破坏,抵制它的影响,在貌似继承下另辟蹊径。“连”是一种一边应和一边干扰一边自新的艺术,接过接力棒,改造成手榴弹,朝自己想投的方向投过去,或者是把任何不起眼的东西当方向盘,开出去。连诗既可以往大里写,也可以往小里写,既可以形而上,也可以形而下,还可以不上不下,半上半下,连诗航行的前程充满无限的可能性,把一段段航线连起来需要合作,但合作并不压制个人创造。而开放型的连诗进一步推动了潜在的干预和破坏冲动。


先写到这里,抛砖引玉

明迪
2015.9月





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诗东西论坛接力式“连诗”


《山》

1.
这个夏天,一只鸟,从帕米尔高原,飞到柴达木河
它飞翔的弧线,不断修正我对高度的认知
而青海,改变我对胸怀宽阔的修辞延伸
我伸出手,拉住鸟的视线,然后松开,看它飞远 (明迪)


2.
距离由逐渐离散的像素汇成,贴切的燕尾线,顺应风脉,
更兼容各种粗粝或和润的向度。那鸟,自鳞中蜕出,又在羽中遁去,
精确相切的画面——日月纪年,山川前传,
人类作为尚需长出须根的一笔淡墨,那时正在雪中攀缘。(殷晓媛)

3.
这个结构,从象征的、冥想的,引出一块岩石,在暴风雨中
寒冷只听见你好,而你好,再一次远去无所踪;而岩石
构思了词语倔强的声音:从来不是一个意志存在,另一个意志就远去
这个结构,不借助形而上的风_呼呼啦,只在于云杉把群山拼贴了起来(杨沐子)


4.
其实我所惧怕的不是朝圣之旅,“她的蒙娜丽莎的眼泪。”
沉睡的群山隐去,梦与秘境的循环系统,他爱!
体内呜呜与咆哮声起。玄学与宇宙的冒险经历,那么多
夜的引擎发动,期待迷宫般的孤独再次降临。呼呼!(楚雨)


5.
这么多树,这么多云,这么多快要落下的雨
天旋地转,Ta 决定不飞,改为行走
Ta 和雨水一起落下,垂直还是弯曲?性别?种族?
她,边飞边走,接过一个莫名其妙的美,爱死~~(明迪)

6.
我的天,一个接过美的创造者,她触摸的样子
替代了另一种呼吸,远离了日光哼唱,苍蝇浮在地摊上
芒果、李子、以及榴莲,臭烘烘的,一个臭哄哄的存在
在那嗡嗡中,看见我们的脸,一个短句,生动而新鲜(杨沐子)

           
7.
云,已是绵羊,盘走在你翠玉腰间,拔出海底时分,
注定你将高耸青海云端。让平原小山在幼年嘲笑中,
永恒于失意。眺望中,仰慕你面容的匆匆过客,
怎能体味你——无我,超我的不凡秘密。 (北渡)


8.
出境水,移动着白雪封顶的果红。你拥有骄傲的戈壁与无人区。
沙漠,这热闹的孩子,奔跑着孤独的黄马。这片戈壁也许就是你,
人生中慢读着荒芜。你向空中攀登,隐没在野羚羊道路中。
这片荒凉土地,混杂着牛马的笔体,投票了群岛的人头自由——(张杰)


9.
黑夜已灼烧!漩涡在凝固如黑果冻的空气中嘶吼
钢琴师抡起斧子在昨夜,将钢琴劈成废墟
在缓慢转动的齿轮下湿地的月光渐次熄灭了——
所以你们这些无法救赎的人类,如何让这些暗火熄灭(余小蛮)


10.
下午四点钟的光线,照在阅读器上,
讨伐的文字像山脉一样排开,并投下阴影,
窗外的云也是一座座山,也投下阴影……
我伸个懒腰,一举手,投影是两棵纠结的树(明迪)


11.
一个糟糕的人,一生行走,总会遇见无数糟糕的地
从年轻开始,路过贫穷、疾病、鸟屎、西瓜皮等大小事
能否住下是一个问题,肤色、语言、婚嫁等,则是另一个
问题。山泉养育过谁?山泉驱逐过谁?问题的枝桠繁衍中 (穗穗)


12.
她们出色,像传说中的永恒女神,引领诸风景
涌向,一座抽象的环形山,子宫状的坛子
荒野,不再荒莽,山花烂漫,千座连绵的山匍匐
像阋墙的兄弟,推倒怨纷,牵手,随着她们和坛子,向前  (风方)


13.
根脉,趋向人性的三重门,从消磨意志的劫难
拍击心声:在越陷越深的内部回荡,铭文能否超越葬花的碑界?
每一年,相互纠结的树枝(密林的条形乱码)对应,山崖
刻满对历史回声的聆听,看着模糊的影子。(陈依达)


14.
借助光,我们看到并不糟糕的清晨——朝霞如伞盖
鸟鸣如花洒喷涌,这世间并不总是尘埃遍布,也并不总是
冰冷的枪械驱逐安宁的午睡。我们但凡有一席之地
以出生的纯洁和疾病的痛楚为名!我们但凡有——安宁的生活!(余小蛮)

15.
机场人山人海的小小少年
Wok中餐War 战争不分地排队排排队
叽叽喳喳唧唧咋咋挤挤眨眨  
鸟说你们飞呀还是不飞呀如何  (明迪)


16.
这火,从东边的紫洞暴出,渲燃我土色的翅膀,啧啧。
黑雨,在历史的肩头涌出,淹没了亚洲的脊翼。
呐呼的灵羽,撞醒山的梦魇,引向红星长鸣的沉钟。
记忆伸出漫笔,在荒原尽头,枯骨上,划出它内里的岩浆。  (北渡)


17.
乡村般的新《聊斋》。拆迁推土机般的永不忏悔。信仰的自焚石柱,
与无法竣工的神庙,纠合。山体自然一致的“不”,否决了
一个妖精的怪邦。北方,滚动着黄金的轴承。市民和
市长,山地部落和游击队员,遭遇了各自的疯狂魔兽。      (张杰)


18.
夜的河流,低吟着鬼的歌喉。雪国,樱花,富士山,
闪光的银座,持有枪管滚烫的记忆,或许会被无情的
未来航班带走。教科书人造大理石塑造的历史新地板,
有装修后的陌生。主义的背景墙,驾驶着首都的夜空。     (欧阳关雪)


19.
纯粹的精神产物,更像一种绝望的挣扎
政客权杖塌陷:左右狂舞,分崩离析。
而真相有时过于安静,如群山静卧,任迷雾缭绕。
肉身之上,知音般赶来的白色羽翼,爱恨将往何方?(陈依达)


20.
呜,血,将夜编成长链——甩出的淤泥,绘作白日的祥和。
辰星已陨灭,坠落,生出镜影迷散的阴坑旁,有孤儿在哀涕。
曲长的灵魂,由"地沟油烟质”挂上金持腐臭的圆环。
而地下的假山,一半透出鬼狱的门,一半流着胭脂的嚎叫。(北渡)


21.
集中营式的冈村宁次战刀,帝国梦境中八九式坦克翻滚,如同山本五十六,
这条巨蟒,向太平洋舰队“神风特攻”的翻滚。”战神“薛岳与绞架上的土肥原,
希特勒与毛,孰料名将之花隆美尔、林彪,倒戈的凋落。高黎贡山从不说话的石头,
在东方苦难中开口,太阳,在浪漫佳能(Canon)镜头前,闪烁荒原的超能之眼。              (张杰)


22
抚平阴影与危险的存在,宗教与政治之间狭窄的空间,它露出
一截冰冷的器械。从《时间简史》脱落下来的礼帽,艺术家弯腰
拾起被无端割裂的残片。历史与现实诞生新的启示录,你好
蝴蝶从废墟升起,它们(他们)排着长队逶迤走向远处。 (楚雨)


23.
37年王小川山上打游击前,顺手杀死手边的一头大牯牛,双手叉腰,
对着西村刘八的地主老婆,吐出一口唾沫,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扛回家睡了你的梦。
这年他的枪口准星多少会有些向左靠,镰刀向右来。今天爱死谁都可以不抵命,
唯有42年德国造的毛瑟枪,那时,一定会好过美国的卡宾枪。 (看海)


24.
金属的寒光,无眠之夜的探照,半透明的手套与签名册
世界将交汇于一场苏醒而失落的仪式:平和而古老的契约。
为更宽广的爱,队列与布局,小心翼翼地避开局促,眺望中央山脉
那些滚烫的履历依然牵挂东方,鸟的身段让叶形胸针摇曳橄榄枝。(陈依达)

       July 30 – Aug 10, 2015
明迪 发表于 2015-9-10 12: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日中韩三语连诗的视频已配了中文字幕
http://www.poetryinternationalwe ... 7176/poem_org_video
明迪 发表于 2015-9-10 18: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迪 于 2015-9-10 02:56 编辑

连诗写完了还不算完,各人谈一下自己是怎样“连”的,才会透明一点
明迪 发表于 2015-9-10 19: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10,我以下午四点这个具体时间来对抗前面的抽象黑夜。
纠缠的手臂树,一种可以存在的手足情(但不能把打架升级到打仗)
明迪 发表于 2015-9-10 19: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迪 于 2015-9-10 17:20 编辑

15,当时在机场所见,所感,一切都是当时的现场感觉。以人山人海“呼应”山。以叽喳叽喳来制造一点人造波浪声,对抗“光”。以飞来自勉:连诗要向前推进

(就这,我其它两首都被裁剪掉了)
明雨 发表于 2015-9-15 22: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明迪前辈的鼓励~~~~遥握!!!!我觉得连诗真是很有水平的,前辈们随意一些词句就可以直抵人心……比如衣达前辈的诗、您的诗以及沐子姐、楚雨姐她们的诗,可以感觉得到一种独具特色的风格在里面……其实我个人虽很欣赏纯摹景、以音乐质感说话的诗,但可能口味上还是很重视思辨的内容一些,所以喜好偏颇越来越大,这使我觉得不敢轻易评说自己的一些议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20:17 , Processed in 0.18206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