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262|回复: 9
收起左侧

詩話一篇:虛狼修辭論。之一。

[复制链接]
曹疏影 发表于 2010-4-10 23: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詩話一篇:虛狼修辭論。之一。{每日坐地铁横贯香港,无趣甚,遂作诗话,名【虚狼修辞论】。}

[此为第一篇。地点:东涌站-奥运站  柴湾站-金钟站]

虚狼修辞论(一)

修辞,在现实与虚幻的每一条交界线上踩钢丝的艺人。不,就连那交界线也是它试探出来的……

虚狼边说边拐进花园最浓密处。那里是一座柏树的海洋,它们每天都要争论一遍自己与松树海洋的不同。一只淡蓝色的小蜗牛在树下吮土。因为它今天清晨才出生,虚狼就像是它的天外来客。中年虚狼的毛清晰可鉴,小蜗牛将由浅蓝到蔚蓝,然后在入夜时墨蓝着死去。

那幺你的修辞能说出这只小蜗牛所有的蓝色吗?

无形人把蜗牛捧上手心,无形人太透明了。蜗牛以为自己腾空做了一个仙女梦。

当然能,只要我想。修辞不是一座工厂,它是你心肺间不吐不快的几小口呼吸。你终于,终于能把它说出来。因为你爱,爱你想说的那些事物。

哦虚狼,你的肺是玉色的。到阳光这边来,让我看清楚些。

也帮我看看,我的下一个修辞是什幺颜色。

它还没成形,只是一团深玉色。你没告诉我它也有小尾巴。

是吗?那幺它是一个比喻。要等它再成形些,才能知道是不是远取喻。

就是那些把桌子腿说成一对眼睛的比喻吗?

对,如果你认为桌子腿和眼睛之间的联系,能让你脱一层壳?

什幺意思?

虚狼在一大株山茶花下停步,轻叹了一口:

我们都有一颗孤胆

如同宇宙拥有地球

说完,虚狼从它自己中走了出来。一个新的虚狼诞生了,旧的壳像一个坏诗人的灵魂那样薄,创面粘着一层血丝须,它会在风中迅速变硬,最后碎裂一地。

这就是一个好的比喻了。

虚狼回身对无形人说。无形人跑到壳里试一试,抬起一只右手向前指去,那是虚狼常作的手势。

那,一个好的比喻会从你的心脏里往外鼓,直到你释放出它,你也就脱去你自己的旧壳了。好了,现在你走吧,不要再打扰我。我必须想出另外一个绝佳的比喻,好把两个壳合在一起。最近总有一条梳头发的鱼来敲我的门,为了避免她打扰我写诗,我告诉她自己得了绝症。由两个旧壳拼成的我就必须乖乖地躲在被窝里乔装临终的我。

那幺你往哪里去呢?

火的镜子往哪里去,我就往哪里去。我要得到它一副纯洁的骨骼,许多诗歌的秘密就在上面。

那幺我呢?

亲爱的朋友,你迈开一步,便已有了自己小小的轨迹,脚步永远是生命的惊喜。
周瓒 发表于 2010-4-12 00: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

我顶。疏影,给我你的邮箱,或往我的信箱发个信。
FM 发表于 2010-4-13 00: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

喜欢好喜欢,好可爱的笔触把人引向兴致勃勃地迷途
阿芒 发表于 2010-4-14 13: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啊

高啊無趣地鐵
原來臥虎藏龍
絕世武功祕笈藏其中也


窦凤晓 发表于 2010-4-14 21: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太容易见招拆招也

这个……不太容易见招拆招也
麦豆 发表于 2010-4-24 22: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得到它一副纯洁的骨骼,许多诗歌的秘密就在上面

我要得到它一副纯洁的骨骼,许多诗歌的秘密就在上面喜欢。
小点子 发表于 2010-7-1 22: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玉色的肺很是美

那玉色的肺很是美:)
赵元 发表于 2010-7-16 18: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收藏
黑骆驼 发表于 2010-7-24 15: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虚狼修辞

虚狼修辞有意思。只是只见一,不见二。可能这些技法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正好今晨读了你07年12月写的几首诗,当中的修辞的确令人惊讶,神秘而透明,新鲜而真实。
 楼主| 曹疏影 发表于 2010-8-4 23: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謝各位鼓勵了:P 貼個第二篇吧,理想中是斷片的聯綴……

謝各位鼓勵了:P   貼個第二篇吧,理想中是斷片的聯綴……Emily Dickinson——

说这个词的时候,虚狼周身变成茉莉白,狼毛自动簇成一瓣瓣,几瓣间就有金黄的蕊——

她有一种在平静中自尊的力量。她生活中的男性太少了,还包括她的父亲。而我,当然,很想知道她对一只成年狼的感觉,可惜她从没写到过我们这种动物。

虚狼一边说,一边用爪挫碎河岸的干泥块。

你见过干水的盛夏吗?可是你怎么知道它就是干水呢?就像Emily曾写信给一个质疑她的生活的男人说,你根本不懂生活。难道在家生活就一定天地狭隘吗?

虚狼抬手指向河对岸,一排袖珍的山猪正低头,随着山形的上落狂奔。

比如这种动物,跑过一万里也只看到过一里。

在平静中自尊。虚狼又说了一遍,周身的白茉莉,都毛茸茸地绽开了。他在盛夏沁出的汗珠儿就是娇憨之露。这排字又从他的口中带出淡白微光,于是,吐出这六个字后,虚狼索性就那样张着嘴站在那里了。

茉莉凋落了,在爪边松落落的。虚狼还是张口站在那里。另一个世界里,就永远有平静的月光,如不落的一朵大茉莉沾在肉色的夜空中,一只小青虫拖出自己的粘液之书,枕着睡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7:20 , Processed in 0.19195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