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318|回复: 52
收起左侧

关于“雏妓”的一次再报道

[复制链接]
翟永明 发表于 2009-5-17 11: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雏妓”的一次再报道关于“雏妓”的一次再报道



     大约是在2002年左右,我从报上看到一则消息。关于一位13岁女孩离家出走,被人贩子拐卖到卖淫场所之事,让我震惊的是:在其后的一个月之内,共有300多个男人以嫖客身份rape了她。说:“rape”,是因为这个女孩完全处于被迫。因此她在算术本上记下了这些她不知道名姓的人。女孩的父亲在她被解救之后,得知她已身患十来种性病,且被迫切除了卵巢,致使她终身不育。这位痛不欲生的父亲说了一句话:“我的女儿一看就这么弱小,这些人也有女儿,他们怎么可能下得了手,作这样的事情”。正是这句如此悲痛的话震动了我,让我写出了《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这首诗。

   如果说那时写作这首诗时,还把这件事当作一个个案,那就说明我们对中国某些男人、某些丑陋的中国男人认识不够。从那时到现在,一个父亲的悲痛声音言犹在耳。报上和网络上就连续出现了习水rape案和丽水rape案。

据4月28日的东方早报报道:“浙江丽水市碧湖中学多名女生遭rape,至少有10位13周岁到16周岁的女初中生曾被陈伟军、大兵等人rape,碧湖中学被“糟蹋”的女生数量有几十人之多,其间,多个女生堕胎、被传染性病乃至被诊断为终身不孕。涉案人员中有多个村干部,在坊间传闻中还涉及多位公务员。”诸多rape幼女案触目惊心、骇人听闻,除了已抵达我们良知的底线外,也由官员、成人参与的rape案,变异成了受害幼女受唆使,传销式地协助rape者rape女同学的怪现象。

据说丽水以“绿色生态”闻名,如此肮脏的社会现象能与这四个字挂钩吗?此地生长和寄生着这类有钱、色胆包天、无廉耻道德,丧尽人伦良知的东西(这种东西动植物中都找不到,还是只有人类才有)。连女孩的生存都没有保证,配谈“绿色”二字吗?

在一些中国男人的眼里,不但不以糟蹋幼女为耻,反以为荣。更令人瞠目的是,“书包妹”成了他们的“佳品”,且还与朋友一起分享。恬不知耻的认为“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这当然与中国文化糟粕中“采阴补阳”的封建遗毒有关。正因为如此,糟蹋幼女在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一种风气,更可怕的是基层公务员参与其中,且最终官官相护。习水案中,“拿到‘尚方宝剑’的遵义市公安局专案组8名民警悄悄进入习水县秘密调查取证”,才使案件得以公诉。但是最后,“rape”变成“嫖幼”,责任往女孩身上推。不仅rape女孩,更是rape公众的智商。记得《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这首诗在《诗刊》上发表时,“雏妓”被改成《部份的她》。也许主编觉得这二字太刺激人的神经,也许觉得中国没有雏妓。现在,习水事件正式地由习水县检查院定下了这个说法。成了罪犯逃僻责任的一个借口。

贵州习水糟蹋幼女案的结果,现在杳无音讯,丽水rape女生案似乎也没有引起网民们强大的关注。事情变得就像我在诗中写的一样:“我们这些人/看了也就看了/它被揉皱/塞进黑铁桶里”。也许在中国,这样的强烈的“魔幻现实主义”,让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了。难怪中国人写不出像《百年孤独》这样的作品,因为现实中的“魔幻”,比现实更像现实。人们面对这些丑陋,也就麻木不仁了。

想起那位父亲的悲痛之声,也许,只有当那些糟蹋别人女儿的人,自已的女儿遇到了这样的事,他们才会知道那种悲痛的感觉。拿什么来拯救这些女儿?良知?道德?这些让人发指的行为已突破道德底线,以后,还会有什么是人不敢触碰的?

又及:这篇文字刚刚写完,昨天又从报上读到宜宾市国税局白花税务分局局长卢玉敏,花钱“买处”,与被人拐骗来的初一女生,年仅13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原本定罪“rape”,但因其“真的”不知道女孩只有13岁,最后定为“嫖娼罪”,变为罚款5000元,拘留十五天的“顶格处理”。13岁的女孩就那么难以辨认是否成年吗?真是污辱公众的智商呵。看来,花几百、或几千元钱就可以“买处”,抓住了不过就是罚款5000元而已,拘留多少天谁也不知道。“买处”成本如此之低,难怪这位分局长还怪委曲的,只怪那位女孩“她说她已15岁了”。难怪中国现在糟塌幼女的事件层出不穷,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呵!



《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写于2002年,今天读来仍像为当下而写,这是令人悲哀和切齿的。诗附于后。



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





雏妓又被称作漂亮宝贝

她穿着花边蕾丝小衣  

大腿已是撩人

她的妈妈比她更美丽

她们象姐妹  “其中一个象羚羊”……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宝贝

宝贝也喜欢对着镜头的感觉



我看见的雏妓却不是这样

她12岁    瘦小而且穿着肮脏

眼睛能装下一个世界

或者    根本已装不下哪怕一滴眼泪



她的爸爸是农民  年轻

但头发已花白

她的爸爸花了三个月

一步一步地去寻找他

失踪了的宝贝



雏妓的三个月

算起来快100多天

300多个男人

这可不是简单数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那么多老的,丑的,脏的男人

要趴在她的肚子上

她也不明白这类事情本来的模样

只知道她的身体

变轻变空    被取走某些东西



雏妓又被认为美丽无脑

关于这些她一概不知

她只在夜里计算

她的算术本上有300多个

无名无姓    无地无址的形体

他们合起来称作消费者

那些数字象墓地里的古老符号

太阳出来以前    消失了



看报纸时我一直在想:

不能为这个写诗

不能把诗变成这样

不能把诗嚼得嘎嘣直响

不能把词敲成牙齿  去反复啃咬

那些病  那些手术

那些与12岁加在一起的统计数字



诗、绷带、照片、回忆

刮伤我的眼球

(这是视网膜的明暗交接地带)

一切全表明:都是无用的

都是无人关心的伤害

都是每一天的数据  它们

正在创造出某些人一生的悲哀



部份地  她只是一张新闻照片

12岁    与别的女孩站在一起

你看不出    她少一个卵巢

一般来说    那只是报道

每天  我们的眼睛收集成千上万的资讯

它们控制着消费者的欢愉

它们一掠而过    “它”也如此

信息量  热线  和国际视点

象巨大的麻布  抹去了一个人卑微的伤痛



我们这些人    看了也就看了

它被揉皱    塞进黑铁桶里



                                        2002/4/21



童蔚 发表于 2009-5-17 14: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你说的~~“这样的强烈的“魔幻现实主义”,让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了。难怪

同意你说的~~“这样的强烈的“魔幻现实主义”,让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了。难怪中国人写不出像《百年孤独》这样的作品,因为现实中的“魔幻”,比现实更像现实。人们面对这些丑陋,也就麻木不仁了。”

“魔幻”一直是你写作的一个特点吧?……
幸好还有灵魂在工作,在沟通,在抵抗那种越来越强盛的麻木不仁。
问好!


鹭小A 发表于 2009-5-17 21: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形态的改变最耗时日吧……

意识形态的改变最耗时日吧……教育权利也很关键,女孩子们要学会保护自己。
李成恩 发表于 2009-5-18 21: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些男人真是罪该万死!!!

有一些男人真是罪该万死!!!看过一些这样的纪录片,一些男人麻木不仁、没有良知、没有道德,法律应该严惩这样的罪犯......
伊索尔 发表于 2009-5-19 02: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雏妓和“萝莉”

雏妓和“萝莉”在封建传统的糟粕之外,假如从文化(而不仅仅是法律或者经济)的角度考虑,已经被写进文艺表述合法性中的“洛莉塔情结”就绝不无辜,彼此之间可能是一种积极的合谋。
阿芒 发表于 2009-5-19 07: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迄今男性強大的表述/詮釋更增加世界的傾斜

迄今男性強大的表述/詮釋更增加世界的傾斜存在的就被合理化,甚至從生物的.心理的層面支持這些傾斜,太可怕太黑暗了
我們必須好好磨筆!!
這不是戰爭,是不斷質疑和繼續戰鬥
more. 发表于 2009-5-19 11: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极赞同你这个观点

我极赞同你这个观点“已经被写进文艺表述合法性中的“洛莉塔情结”就绝不无辜,彼此之间可能是一种积极的合谋。”
但是也存在一个现象:西方无论多么严肃的理论,一进入中国,就会形成一种“合谋”——阴谋的“谋”。比如弗洛伊德和福柯的理论。
文化语境太重要了。
more. 发表于 2009-5-19 11: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愤怒!

愤怒!先习惯性地浏览一下新闻,又跟踪了湖北巴东邓玉娇的杀人案件,看着看着忍不住愤怒。如此显然的事实,却被警方再三涂抹,而邓玉娇被关在精神病院,捆绑在病床上,这种虐待居然可以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不需要多少社会阅历就可以想象那被杀的官员是如何一副嘴脸。中国男性这个群类堕落得太深了。
对于男性的这种堕落,我一个朋友有个很刻薄的想法,她觉得这是中国男性普遍身体无能的表现,先天素质既不好,后天又不好好自我提高,在名利场上混来混去,身体糟蹋殆尽,最终凭借老祖宗传下来的一点性别优势加金钱和权利来横行霸道耀武扬威,所谓恋处情结、少女情结,不过是性无能的集体表现。
麦豆 发表于 2009-5-19 19: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救救邓XX,中/国/版《飞越疯人院》正在上演!!

救救邓XX,中/国/版《飞越疯人院》正在上演!!看见邓XX的消息,惊怒!

有能力的人目前最应该做的是保护当事人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千万不要让医院乱用药!想想《飞越疯人院》里的男主角!!!!!!!!!
伊索尔 发表于 2009-5-20 06: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追随阿芒君

追随阿芒君的斗志,我,这就磨笔去。
嗯,cultural war(s)无处不在!
伊索尔 发表于 2009-5-20 06: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彻底同意

彻底同意
莱耳 发表于 2009-5-20 09: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朋友的想法一点也不刻薄

你朋友的想法一点也不刻薄我非常认同。
高玉磊 发表于 2009-5-20 22: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没有雏妓!

中国没有雏妓!记得《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这首诗在《诗刊》上发表时,“雏妓”被改成《部份的她》。也许主编觉得这二字太刺激人的神经,也许觉得中国没有雏妓。
-------------

好笑
花花飞花 发表于 2009-5-20 14: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從娼少女(雛妓)之概念:

從娼少女(雛妓)之概念:從娼少女(雛妓)之概念:http://guide.tn.edu.tw/b3/b3-2-3.htm

1.從年齡看:
   (1)刑法 ─ 十六歲以下者。
   (2)少年事件處理法 ─ 十八歲以下者。
   (3)少年福利法 ─ 十八歲以下者。
   (4)聯合國兒裡權利公約 ─ 十八歲以下者。
   (5)亦有主張二十歲以下者(民法以滿二十歲為成年)。

2.從工作性質看:少女從事性交易行為可視為雛妓,應無疑義。然而陪酒者就有些爭
   議 ?廣義而言,有妨害風化之色情行為者(即法律上所稱之猥褻行為)法界亦認定為雛
   妓。

3.從少女的自我認同看:少女從第一次接客到固定的從娼職業,而認同自己為雛妓,
   常會經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輔導這些少女時,不能輕易稱呼少女為雛妓,雖然有
   時並無惡意。

伊索尔 发表于 2009-5-20 22: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是立法者

诗是立法者
阿芒 发表于 2009-5-20 22: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說得好!!很見血

說得好!!很見血
十三不靠 发表于 2009-5-21 10: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烈女刺官……

烈女刺官……烈女刺死官员被关精神病院 县委领导拍桌子(组图) ////重庆时报

核心提示:5月10日,湖北巴东县官员邓贵大被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近日,邓某的母亲称,曾前后4次要求见女儿都被院方拒绝,17日终于见到了女儿,最近在吃安眠药帮助睡眠,情绪有好转。邓某的家属坚持要求进行精神病鉴定,但警方迟迟未下鉴定委托书。

5月20日报道 备受关注的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要求“特殊服务”,被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一案波澜再起:巴东警方因12日、18日两次迥异的通报,昨天,记者几经周折采访到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了解了此案一些重要的细节。“我终于见到了女儿,她情绪有好转。会见时间非常短,她只对我说了三个字‘刚搬来’”,昨晚记者电话采访了邓玉娇母亲,电话那头仍旧透露着焦虑和不安,隐约还听得出张树梅对女儿邓玉娇的担心。

“爸爸,他们打我!”

案发以后邓玉娇就被警方送到恩施州优抚医院“观察”,当时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的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均受到限制。恩施电视台对此事进行了详细报道,有一个画面显示,邓玉娇在医院病床上痛苦地抽动身体,哭喊着:“爸爸、爸爸,他们打我!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恩施州优抚医院主治医生李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医院暂时没有对邓玉娇进行治疗。

5月18日,邓玉娇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此时她已经知道了,巴东县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对她刑事拘留

5月18日,主治医生李昱和邓玉娇母亲在病房门口合影

巴东县公安局出示的刑拘通知书

同时,张树梅前后4次要求见女儿都被院方拒绝了。终于在17日她在优抚医院院方代表的陪同下第一次见到了女儿。张树梅透露说,“女儿换了新病房,但母女见面的时间非常短,只有四五分钟。院方特别嘱咐谈话不要涉及案情方面的内容。当时女儿的精神状态好了一点,我嘱咐她要吃饭,要听话一些。安慰她说这里的环境还不错,还有水果吃,她只淡淡地对我说了三个字‘刚搬的’。邓玉娇母亲之后院方就催促着我出来了。”

“最近她在吃安眠药”

入院时邓玉娇是被安排在精神科的一间大约有10多人的大病房,17日院方将她转到了一间条件还算不错的单人间。据知情人士透露,邓玉娇在大病房时受到其他病人的攻击。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院方才将她转至单人间。记者在向张树梅求证时,她表示在看望女儿时她没有注意到女儿身上有明显的伤痕。在电话采访邓玉娇爷爷时,他表示目前他还没有能和孙女见上面,他对于案情的发展也是从报纸网络获知,所以不便发表意见。不过他告诉记者,他们家族没有精神病史,不过最近两三年,邓玉娇一直睡眠都不太好,所以她在服用一些安眠药。

近段时间,他也发现邓玉娇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容易发怒,不过没有暴力倾向。随后,关于邓玉娇爷爷的这番话记者也在张树梅那里得到了证实,不过她不太记得女儿服用的安眠药的名称,她说,日常生活中女儿很乖巧听话,性格有点内向。我女儿怎么会有罪,她是被逼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坚持要求精神病鉴定

由于警方迟迟未下精神病鉴定委托书,所以院方现在还没有对邓玉娇进行精神病鉴定,张树梅说,不过她们是坚持要进行鉴定的。据知情人士透露,院方表示他们很难做这个鉴定,他们目前并不具备鉴定的条件,只有要求上级权威部门对邓玉娇进行精神病鉴定。

18 日,两名来自民权团体“公盟”的志愿律师夏霖、夏楠抵达巴东。他们和张树梅签订了委托协议,对邓玉娇提供无偿的法律援助。记者电话采访了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夏霖律师,他表示,19日下午4点他们正式向巴东公安局递交了会见当事人的申请,鉴于这次情况比较特殊,估计巴东公安局很快就会给他们答复。至于其他细节问题,他表示目前警方还处在侦查阶段,律师的很多权利都受到了约束,只有见到了邓玉娇他们的工作才算真正开始,不过精神病鉴定将会成焦点问题。

当地县委负责人拍桌子

据了解,“5·10”案件的发生,在巴东县内的震动非同小可。据知情人士说,巴东的这次干部作风整顿会的气氛,严肃得有些压抑:县委一负责人气得在会上拍桌子,要求县纪委、监察局对案件中涉及的干部有无违纪行为迅速开展调查。

“县委书记李洪敏在会上发了火,她说凡是损害党和政府形象的干部一律从严查处。”一位参加会议的同志对记者说,“希望整顿干部作风不是一阵风。”昨日下午4时,夏霖和夏楠两位志愿律师正式向巴东县公安局递交申请会见邓玉娇法律手续。按规定,公安机关必须在48内小时答复。

---------------------------------
有一些跟帖:

这事件成也网络败也网络。网上闹的越凶,不是在帮那个小女子,反而再害她。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如果悄悄的,或许政府怕闹大,也就低调私了,判个防卫过当。该处理的人也处理了。现在闹成这样,实际上把那个小女子逼上了绝路。


楼下军友根本不是什么法盲,他懂的法律比你我都多的多。丫就是一5毛混混。打着人民子弟兵这个神圣的称号招摇撞骗。


可怜的女孩,她一定是无辜的。没有人能保护她。如果法律早点制裁邓贵大,就轮不到女孩子亲自动手,可是法律无用。法官不听女孩的。


中国法律只是保护县长,法官,贪官的亲戚朋友,不包括老百姓。肯定不是精神病,又一个可怜的女孩被陷害。无处讲理!


法盲就别乱说话了, 免得让人笑话。什么叫暴力解决问题? 中国刑法里有规定, 面临被rape的时候可以"无限防卫", 也就是说, 把对方杀死了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这叫做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不知道这俩义务律师是什么思路, 为什么关键问题是有无精神病? 关键问题应该是设法搜集证据证明那三个人是企图rape。
十三不靠 发表于 2009-5-21 10: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

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邓玉娇19号下午出院 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组图) ///重庆晚报

核心提示: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的邓玉娇,已于5月19日下午1点左右办理了出院手续,被警方带走。另据警方的二次通报,邓玉娇与邓贵大发生冲突时,室内除了他俩还有两三个服务员在场。

  5月21日讯 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发生的“5·10”洗脚城命案依然疑点重重。刺死官员的女服务员邓玉娇的命运引发社会各界关注。记者获悉,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的邓玉娇,已于19日下午1点左右办理了出院手续,被警方带走。

  童年坎坷的小镇姑娘

  22岁的邓玉娇命运坎坷,1岁多时,父母离婚,然后又各自成家、生子,她辗转在父、母和外婆家长大。2岁大时,她在外婆家玩耍被开水烫伤,腹部至今留有伤疤,这使得她在成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非常自卑,也导致母女关系紧张。高中读了不到一年,17岁的她便离开学校,去福建鞋厂缝鞋。人们对她的印象是:内向、害羞,体现出一个女孩的单纯。
病床上的邓玉娇

邓贵大生前留影

  失眠一直折磨着她

  2007年,邓玉娇在浙江打工,从那时起晚上开始睡不着,后来失眠一直折磨着她。为了治疗失眠,从今年2月起,邓玉娇回到野三关镇上。她穿着比以前时髦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内向。身高1.65米,体重45公斤,在朋友中她长得最俊俏。后来她到雄风宾馆梦幻城KTV上班,这份新工作,母亲张树梅一直被蒙在鼓里。

  两次爱情令她很受伤

  除了坎坷的身世,爱情对于邓玉娇来说,也很残忍。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经历过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第一次是在去年,当她发现男朋友原来是有家室的,她被欺骗后,更加抑郁。

  最后一次,也是创伤最为严重的一次。4月下旬———在杀死邓贵大前半个月,她从浙江回来,发现男朋友电话再也打不通,她变得歇斯底里,数次在朋友面前失声痛哭。

  她只想保护自己

  5月10晚上,邓玉娇出现在电视里,她被绑在恩施州优抚医院的病床上,两边的床上,分别是另外两名精神病人。邓玉娇共有19秒钟镜头,她不停地哭喊:“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网络上,邓玉娇被称为烈女、侠女,甚至有人为其立传。但邓玉娇的朋友们看着这些字眼,觉得很不舒服。邓玉娇的朋友唐芹说,她真的是精神出了问题。她俩是有几年友情的朋友,最近一个月里危机频频:邓玉娇脾气稀奇古怪,很暴躁,谁也不搭理。

  邓玉娇的朋友杨红艳说,“她不想做烈女,如果她还能回归正常,她会说,我只想保护自己。”

  应酬频繁的招商办官员

  身高1.60米,体重不到45公斤的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主任邓贵大,在很多人眼里,是举止温和的一个人。以至于他的名字出现在报道里时,很多官员觉得判若两人。邓贵大今年44岁,1985年岁末,顶替父亲的职务进入乡政府。1996年,野三关撤乡并镇后,任职镇司法所;两年前任信访办副主任,兼任镇纪检委员。

  邓贵大等人是雄风宾馆的常客。“在5·10事件以前,官员出入娱乐场所,不算新闻。”一名镇干部说。

  邓贵大的妻子郑爱芝回忆说,丈夫一天早出晚归,周末也没有休息。协调、应酬这几乎可以解释招商办日常的全部。

  据悉,5月10日晚,邓贵大接受宴请喝了不少酒。

  野三关镇处在交通要道,318国道途经镇区内12个村,沿途饭店、娱乐业非常活跃。郑爱芝弄不明白,在她眼里,邓贵大对这方面不感兴趣,酒量也有限。“他这个人讲义气,爱出头,喜欢帮朋友。”郑爱芝猜测,这可能是导致丈夫丧命的祸根。

  邓贵大下葬时,读高二的儿子回来了,“你应该知道,你爸爸不是这种人。”郑爱芝对儿子说,但心里又认为,总归是件丢人的事。“是该反省了,”邓贵大死后,他的一名亲属说,“如果没有公款消费,怎么能养活这些娱乐场所?”

  背景》》

  官员拿一叠钱扇击女服务员

  5月10日晚,邓玉娇正在宾馆“梦幻城”水疗区包房内洗衣服。与邓贵大一同去“休闲”的招商办工作人员黄德智,误认为邓玉娇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其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遭邓玉娇拒绝,双方遂发生争执。

  在这一过程中,邓贵大拿出一叠钱并朝邓玉娇头、肩部扇击。邓玉娇称有钱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务。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邓玉娇又刺伤黄右大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十三不靠 发表于 2009-5-21 10: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发起营救行动

网友发起营救行动"烈女"邓玉娇刺死官员续:网友发起营救行动 ////时代周报

核心提示:近日网友热议关注度极高的邓玉娇案,目前网友的观点基本一致:对犯罪嫌疑人的同情乃至赞颂;对死伤官员作风问题的批评以及对警方秉公办案的质疑。营救烈女子成为网友的广泛呼声。

时代周报5月21日报道 “我正打算去洗浴中心体验一下……”5月19日晚8时左右,身在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的凯迪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4天前从河北辗转来到这个偏僻小城,不是旅行,为的是一个与他完全不相干的案子—近日网络给予了极高关注度的邓玉娇案。

偏僻小镇上的凶案

邓玉娇是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的服务员,5月10日晚,该镇政府官员邓贵大、黄德智酒后陪他人到“梦幻城”消费,与21岁的邓玉娇发生争端,邓玉娇用刀刺破邓贵大颈部动脉血管及胸部,致其不治身亡,随后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将其刑事拘留。

5月12日,长江巴东网首先披露了相关案情。随后《长江商报》对此案进行了报道,旋即,“女服务员”、“娱乐城”、“政府官员”、“刺杀”等具有强劲冲击力的字眼涌入人们视线,这一在鄂西偏僻小镇发生的凶案很快成为各大网站网友关注的热点。

目前网友的观点基本一致:对犯罪嫌疑人的同情乃至赞颂;对死伤官员作风问题的批评以及对警方秉公办案的质疑。

而事实上,巴东警方表示,在案件发生的第二天,5月11日,巴东警方即向巴东新闻网提供了案件基本情况说明。指出“5月10日晚,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3 名干部陪同客人在镇上一娱乐场所消费时,与一名服务员发生争端……”12日,长江巴东网据此披露了案情。警方表示,在案件侦查中,从邓玉娇行李包中查出有治疗忧郁症的药品。

13日,该网站发布《巴东警方通报“5·10”案件调查结果》,这份调查结果比前一份详细得多。但这一调查结果让网友们群情激愤,纷纷指责涉案官员一方的rape企图,认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并把她奉为反抗权力和暴力的烈女、侠女。

然而由于警方怀疑邓玉娇的精神问题,网友眼中的烈女子在被拘留后不久被送往恩施州优抚医院进行精神病观察。在恩施电视台《今晚九点半》节目视频中,躺在病床上的邓玉娇激动、无助地哭喊“爸爸,他们打我,爸爸……”对此许多网友表示愤怒,怀疑警方认定邓玉娇有精神病,存在为两个政府官员开脱企图rape的动机。

营救烈女子成为网友的广泛呼声。

由网络而现实的行动

不过这一次网友的行动不再止于网络上的呼喊。

在看到媒体对邓玉娇案的报道后,5月14日中午,“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在凯迪“猫眼看人”论坛上发帖,认为此案是邓玉娇在面对几个男人对她的rape威胁时,做出的正当防卫。并“建议大家一起用行动来帮助这个用修脚刀捍卫尊严的姐妹!”

当日下午,在发表了一通声明后,这位网友将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乃至身份证原件等信息悉数公布。随后,公布了自己接收捐款的账号,并率先出资2000元,立意筹得钱款前往案发地帮助邓玉娇。不少网友慷慨解囊。

14 日下午,吴淦从河北前往北京联系律师,15日出发前往武汉,辗转来到巴东。从其博客内容可以获知,他在抵达巴东的第二天即见到了邓玉娇的爷爷及父母,随后说服他们让律师介入。17日,在与另一位叫陈万的网友在恩施州会合后,吴淦与邓玉娇父母一起前往优抚医院,与院方进行沟通后,探望了邓玉娇,并拍摄了邓的近身照片。

照片中的邓玉娇非常清秀,在与吴淦的一张合影中,吴淦握着女孩的右手,女孩浅浅地笑着。

“一个公民来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很难做得到?”在5月19日晚记者与吴淦短暂的电话连线中,他反问记者,言语中透出几分自豪。

在获得邓玉娇家人委托后,吴淦联系了北京律师,最后通过公盟(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联系到了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夏霖、夏楠,免费帮助邓玉娇。18日晚上,两位律师抵达巴东,夏霖律师告诉记者,19日下午4时,他们已经把会见邓玉娇的法律手续提交给公安部门。

19日下午,吴淦在凯迪网“猫眼看人”论坛发表新帖《屠夫:第一阶段小结及新动向!》,叮嘱网友:“我们现在回归司法层面,让专业人士去说话,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阳光化!”,“只要公平,公正,公开,屠夫愿意接受任何结果!”这位36岁的网友饱含激情,却也不乏理智。

就在吴淦的行动过程中,5月18日下午巴东县公安局再次通过长江巴东网发布 “5·10”案件情况通报,更多细节展露出来,细心的网友发现,与前一次的通报相比,黄德智向邓玉娇提出的“特殊服务”被代之以“异性洗浴服务”;邓贵大两次“按倒”邓玉娇被代之以“推坐”;凶器由修脚刀,变成水果刀……两份案情通告中措辞的差异网友也没有放过。

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10天,案情却在警方的几次前后不一致的情况通报和网友的猜测、质疑与解读中,细节越来越多,疑点也越来越多,案件事实越发显得扑朔迷离。

目前,邓玉娇还在恩施优抚医院进行观察,等待接受精神疾病医学鉴定,鉴定时间还没有确定。

法律界意见呈多元

相对于网友一边倒的舆论,法律界的声音并不齐整。焦点集中在以下几个问题上。

是不是正当防卫?

邓玉娇的行为究竟是不是防卫过当?因为直接涉及公安机关对邓玉娇的处理,这是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得知此案的当天,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就在其博客上,根据既有报道事实分析认为,刺死一人、刺伤一人的女孩邓玉娇,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这一分析得到众多网友的认可。

究竟是不是正当防卫,得看邓玉娇究竟受到了怎样的不法侵害。由于在警方第一次案情通报中提到,被刺伤的黄德智向邓玉娇提出“特殊服务”的要求,绝大多数网友认为黄一方存在rape企图。

江西云龙律师事务所律师、教授李云龙并不认可几位公务员有rape企图的说法。他认为,公务员到水浴场所要求进行异性服务,是违反纪律的行为。邓玉娇已明确告诉他们,自己并不从事他们所要求的服务,几个人仍要求她进行服务,带有流氓行为,但不能就说是rape。“邓玉娇进行反击,有自我防卫的因素,但对方没有犯死罪,不能把人打死。”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高一飞表示,邓玉娇是否受到了几个男人rape的威胁,目前很难用事实证明。

不过他认为根据警方5月18日案情通报的情况,邓玉娇至少是防卫过当。如果是防卫过当,应该构成故意杀人罪。

是否精神病究竟对谁有利?

由于警方在拘留邓玉娇后不久,即将她送往精神病院进行观察。有网友认为,警方此举另有深意:证明邓玉娇有精神病是间接为官员企图rape脱罪,给政府台阶下。

对这个观点,李云龙明确表示不同意。他认为警方在邓玉娇口袋里发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观察,这对她是有好处的,是一种保护。如果真的鉴定她有精神病,她在精神病发作的情况下杀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鉴定不是精神病,就要承担故意杀人罪。

高一飞也赞同这一观点。他补充分析认为:“当年的杨佳、邱兴华,网友都希望他们是精神病人,而这个案子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主动要求对她进行观察、鉴定。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安机关对她的处置,注意到了保护她的权利,应该说对她是公正的。”

不过他提醒警方:“对于是不是有精神病,中国目前需要有鉴定结论才能送往精神病院,所以警方在面对这类案件的时候,要特别谨慎。”

网友查案为哪般?

对于此案引发网友强烈的舆论回应,几位法学专家都认为是道德与法律的问题。高一飞认为,在这个案子里,公务员至少有侮辱对方人格,违背国家公务员纪律等行为,网友对其有道德上的指责,这种道德指责进而转化为对犯罪嫌疑人的同情。如果说那几个公务员不对,邓玉娇杀人也不一定就是对的,如果你存在犯罪嫌疑,就应该接受适当的调查。

“不论网友要发表什么样的言论,国家应该都是允许的,这是一种表达权、言论权。只有在质疑中,才有可能使案情更加清楚,敦促公安机关来负起更应当负的责任。”高一飞表示。虽然网友的激情可以理解,“但公检法机关的处理应该是冷静的”。

至于网友自发筹钱,主动奔赴案件发生地协助调查一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认为,网友在不能动用国家权力情况下,通过他能够使用的方法去了解一些情况,对办案机关案件的侦查是否合法,程序上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实际上起到了监督作用。

当女服务员拿起水果刀时

主持人 方非

哲学博士 四川大学哲学系讲师

已经被网友们号称为中国第一烈女的女服务员邓玉娇,面对三个来自镇政府的官员要她提供“特殊服务”,而用一把水果刀刺死了其中的招商办主任。网上一项针对女服务员是否属正当防卫的调查表明,广大网友几乎是一边倒,近十万人次的投票中就有近九万人支持邓玉娇的防卫。

尽管水果刀在案件中还是一个疑点,但在网友们的眼里,它俨然已经成为一把刺向权势的利器。一个小小的招商办主任的为所欲为,在这里已经成为权势欺压百姓的缩影。声势浩大的网友支持率充分说明,权贵的有恃无恐已经让百姓积聚了长久的愤怒。

由此一个案所彰显出的,其实是权势与百姓之间的紧张关系。如果说不会有人对招商办主任的死感到同情的话,我们或许更应该庆幸,作为一个弱女子,女服务员面对三个男人,竟然成功地刺中了对方。这种庆幸来自于这样一种现实,即设想女服务员反被招商办主任所刺,我们有十足的把握断定,案情一定又会显得离奇曲折。此时的邓玉娇恐怕不再有机会获得烈女的称号,而是成为又一次“躲猫猫”的牺牲品而已。

据报道,有一女子本来是回家探亲后返回,却被乡干部当成来采访的记者在半路拦住。网上以“乡干部防记者如防贼,为哪般”为题展开调查,70%的投票网友认为,是这帮人心里有鬼怕曝光。明知道他们心里有鬼也没办法,他们就有这种本事,可以严防记者的介入。一如飙车案中的“70公里”,财富与权势从来就不分家。

杭州富家子弟飙车撞死一位大学毕业生,随后,肇事者被刑事拘留,警方报告称杭州肇事车速为70公里。旋即,“70公里”的车速遭到网友们的质疑,“杭州70公里”成为新的网络流行语。“70公里的车速,能把人撞起5米多高,飞到20 多米外的地上,这到底是在污蔑大家的智商还是在污蔑三菱汽车的刹车工艺?”很显然,胆敢在这种技术鉴定上面做手脚的,必然是财富借着权势的力量进行运作的结果。就好比权势的嚣张凌辱,富豪的肆无忌惮也一样令百姓深恶痛绝。如同前面的杀人案一样,飙车案也已经走向了平民对富豪的痛恨—不是痛恨他们的财富,而是痛恨他们对平民生命的冷漠。

搜网上一项对“白岩松建议对飚车案量刑重一些是否合适 ”的调查显示,3.4万多人次的投票,有超过九成以上的网友赞成这一建议。如同对女服务员是否防卫过当的调查一样,原本属于司法上的技术问题,却又一次成为网民们用来宣泄情绪的方式。如果连“70公里”的车速这么简单的技术取证问题,都显得如此不“中立”,又怎么可能让百姓在技术面前保持冷静呢。

与此同一类型的调查还有,对于女清洁工“捡”14公斤金饰是否应受处罚,调查结果是,八成多的投票网友认为不该受罚。对于区分“捡”和“偷”这样一种严格司法程序的判定,竟然也要让网友的情绪来做个表决,乍听起来确实让人觉得不可理喻。但想一想事发在这种可以产生“70公里”的年代里,权贵和财富可以如此嚣张,为何单对一个清洁工如此苛刻?由此,网友们在情绪上优先于司法程序上的表达,并非是不可理解的。

话还未说完,湖南省株洲市的高架桥出现了倒塌,致22辆车被压,目前已发现6人遇难17人受伤。该高架桥原定三天后爆破拆除,此前桥墩、桥体出现了裂缝,但当局未及时进行封锁。调查还未展开,网民们就怒斥这是“人祸”。星岛环球民意中心的结果显示,高达97%的投票网友认同这一怒斥,九成网友认定是由政府部门的渎职所造成。可见,技术既然已经沦为权势和财富的工具,网民们就只有习惯性地让自己的情绪作主。高架桥刚一倒塌是这样,当女服务员拿起水果刀时也是这样。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龙利群)
十三不靠 发表于 2009-5-21 11: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妇联??

妇联??邓玉娇刺死淫恶公务员 中国妇联请别再装聋作哑了
刘晓原

  这是一个匿名网友的评论。原文没有标题,现取了一个标题予以转发。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尖锐问题,值得权利保护机构好好去思考。我们的工会和妇联等组织,是保护工人和妇女儿童权益的机构,可是每当有重大事件发生,很少看到这些组织出来说话。黑砖窑事件发生后,最早站出来说话的不是工会,直到中央领导作了指示他们才有所动作;三鹿奶粉事件曝光后,迟迟不见保护妇女儿童权利的妇联站出来发声。对重大事件人家都不大愿意为弱势群体“呐喊”,那么,在邓玉娇受侮辱愤而刺死公务员一案中,你还能指望我们的妇联出来说话吗?

  妇联,应该出来为邓玉娇刺死公务员案说话

  这里不是呼唤所谓“仁人志士”,经验一再告诉我们,靠他们出来说话,总是“未成功,即成仁”。这里说的是,应该由弱女子邓玉娇的“代言人”出来说话。

  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每一个社会群体都会有这个群体的代言人,否则就是一盘散沙。万幸的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妇女就有了自己的“代言人”——妇联。

  曾经读过第一届全国妇联工作报告,早在解放之初,中国各级妇联就把解救妓女这个最弱势的群体,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这是妇联的功勋,这是妇联的自豪,同情弱者、保护弱者、救助弱者,匡扶正义,这更应该成为妇联的传统。这也是为什么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半边天”们把妇联称为“女性的娘家”的缘故。

  并非只有在保卫集体财产、维护他人生命安全时挺身而出的女性,才是“巾帼英雄”,像邓玉娇这样,为了女性的尊严和人格,而奋起抗争的女性,同样是共和国女性的骄傲,同样是共和国的“巾帼英雄”,同样受到人们由衷的敬佩。

  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在与女性有关的重大突发事件面前,我们从来看不到妇联的任何踪影。湖南黄静案,你们没有出来;广州谭静案,你们没有出来;深圳梁丽案,你们没有出来。

  巴东县妇联,湖北省妇联,全国妇联,是你们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

  这一回,如果对一个因为维护你们妇女本身权益而发生的抗暴事件,你们还不出来为她说话,人民的温总理是否会出来大喝“人民养着你,你们看着办”?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邓玉娇获刑入狱的那一天——这一天会越来越迫在眉睫——对于因维护妇女权益而存在的全国各级妇联,将是你们历史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最长的一天。

  其一,首发消息的《长江商报》,在标题中即注明县招商办主任被“修脚刀”刺死,巴东警方却宣布为“水果刀”。且不论警方刻意强调这个用意何在,管它 “修脚刀 ”、“水果刀”,巴东警方能不能略略与时俱进些,就将你们说的“作案凶器”——正确表述应该是“自卫工具”——的图片放在网上,由大家来辨认?行不行?

  其二,邓玉娇患有抑郁症。巴东警方说,就此还调查了邓玉娇的父亲。我不知道抑郁症与抗暴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我只想提醒巴东警方:邓玉娇有什么病症,这在目前还属于她个的隐私。警方既然将她的个人情况予以公布,那么请问巴东警方:你们调查过邓贵大的生前行为没有?它有没有过犯罪前科?有没有过性侵倾向?光顾色情场所是否频繁?或者是一个好公仆、好干部、好领导?警方是公器,是主持公道的。警方发布信息不对等,不说是误导,至少是诱导,如果在democracy国度,这甚至是犯罪嫌疑。

  其三,邓玉娇有“袭警”行为。据巴东警方自己说:“案发当晚,邓玉娇打电话到派出所报警,但警方准备将她带离现场时,她又用玻璃杯攻击办案人员。”一个弱女子,突然经历这么重大的事情,情绪及至行为不稳定在所难免,你们所说的那也叫“袭警”?巴东警察莫非全是弱不禁风的豆腐渣?

  活生生的现实再次证明:光有网民、光有网络是不够的,突发事件发生后,必须有人站出来为当事者、尤其是为弱势一方说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6:39 , Processed in 0.16106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