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08|回复: 10
收起左侧

诗五首

[复制链接]
清平 发表于 2015-5-19 00: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月之诗


三月,风越来越大。
气温不算低,寒冷却从耳朵、鼻子钻进了心脏。
凌晨三点,失眠像蛇缠着不肯离去。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不给你致命一口
而只是纠缠不休。
世界,仿佛因为同情而停下朝向更坏的脚步。
多么混乱的想象。却是一件合体的衣服。
这是一个奇怪的国家,
敌人的敌人仍旧不是朋友。
坏蛋被人们挂在嘴上,
与道德没有关系,更像是一种风俗。
我感觉脑袋快要炸了,无数的人影在面前晃荡,
嬉笑着,风驰电掣而去(驾着以各种优惠价格购得的车),
迅速又回到我面前,低头玩着手机,
发出嗡嗡嗡嗡的声响。
凌晨五点,我终于进入梦乡。
我知道不可能有好梦、轻一点的梦,
我甚至,不需要准备好面对噩梦,
——一旦进入梦乡,我仿佛身经百战的勇士。
我梦见了什么?这真是有点恐怖:
五个多小时的失眠经历,所有的细节,
我心中杂乱的比喻和想象,我对这个国家的迷惑,
对世界临时的感激,快要炸开的脑袋,
手机、汽车和用它们驾驭生活的人们发出的
嗡嗡嗡嗡的声响,
全部在梦里重现了一遍……在梦里
我甚至写下了差不多的诗句:
三月,风越来越大。
我看见一些熟悉的面孔,在风中
跃上一辆溅满泥点的皮卡车飞驰而去,
他们嘴里的嘟囔声也随之远去。
熟稔的这些人,连他们低声的抱怨都仿佛
来自我隔壁的小职员。但我觉得
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他们嘟囔回家
不是回到我居住的这个小区。

清平,2015,3,9





初春


某人,站在有几棵树的山坡上。
初春的风有点冷。细雨,战争。
仿佛和他没有关系。
初春晴朗过,现在是细雨。有点冷的风。
新的扫墓规定昨天颁布,
仿佛和他没有关系。
马达曾经在工厂里,现在主要在车上。
多少车,多少车啊。
他觉得自己怎么可能看见,这么多车
在世界各地,在这个国家,在小山坡下面的公路上。
战争让这么多人奇怪地敲键盘。
他想退休,但退休不了。
远方那些说普通话的人,他完全不认识。
他有些难为情。忽然想托个熟人
办点事——这让他更加难为情。
他觉得自己有点像
在梦里遇见了一直梦见的人。
他隐约感到,他摸不着一个东西的感觉
也许不真实:一次又一次,某些
轮廓、味道、让他脸红的回忆
带给他烦躁。他在风里。小山坡上
有几棵树。细雨,让他沉醉,又不痛快。

清平,2015,4,3晚





细雨


这季节,没人看见最好。
他忍不住想笑一下。
他笑起来不好看。有人却迷恋。
他头发潮湿,在一棵枫杨树下,
惊讶自己不知道悲伤什么。
远方,他又想笑。迷蒙的山坡上,
十几米外就是远方。十几米外,
细雨比这儿斜,洒着悬崖边上一个小坟包。
他仿佛听见,几个远方都有枪炮声,
是几千公里那样远的远方,
穿过近得多的细雨。他摇头,
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厉害。
他十分茫然:
近处、远处的细雨他分辨不出有人
穿过或未穿过。但他真的听见,
交头接耳的吵闹声,夹杂着枪炮声,
仿佛北京人、上海人,奇怪地用对方的方言
和对方骂架,然后,一起嚎啕于云南的丛林。

清平,2015,4,3晚





有点冷的风


三月过去得奇怪地快。
短促的一场战争,虽将令人厌烦地
长久停留于历史,但它依旧像
结束了无数次仍未结束。
无论如何,三月、四月都不会为它停下。
有点冷的风吹着它。——有什么
不被细雨夹杂的风吹着?
是在城市。是有人说,
没有一棵像样的树在我们身边
接受细雨中令人安宁的哀痛。
实际上,一只喜鹊并不比我
更晓得大自然的无处不在。
有点冷的风吹着我,身边至少有
梧桐、刺槐、夹竹桃各一株。
这有什么要紧?结束不了的战争,
连根拔出的忍冬,神秘死去的太平洋西岸的
灰鲸、座头鲸,
都在有点冷的风中讲述着时代:
一条傍着迷蒙细雨的山间小溪流,
从朝歌轻轻地蜿蜒到了百度。

清平,2015,4,3晚--4,4凌晨





前与后


在另一首诗到来之前,
正在写的这首诗不是可有可无的。
缓解不了旱情的一场短雨
延缓一个或数个死亡——
这是人生。
受到猛烈抨击的一位政治家
吃着他难得吃到的冰淇淋。
不久之后,他将挂上历史的飞檐。
没有几个后来者认真听这风铃,
悦耳的声音却不得不在风中响起。
在另一首诗到来之前,
这是一首重要的,可以写坏的诗。
差不多的情形出现在一个暴君、
一位民主派总统之间。

清平,2015,4,6

驭尘 发表于 2015-5-19 12: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套下汪国真老师的格式也许会好很多。

驭尘 发表于 2015-5-19 12: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与后
在另一首诗到来之前
解构的这首诗是可有可无的
像一场和风细雨
缓解不了旱情
延缓不了一个或数个死亡
这就是人生            (  C'est La Vie)
就像一位虔诚的政治家
和一个美味的易融的冰淇淋
不久之后,他将挂上历史的边沿
没有几个后来者认真听这风铃
清脆的声音
在风中响起
在下一首诗到来之前
这是一首可以写坏的诗
就好像一位民主派总统
和一个暴君脚下的狗头

明雨 发表于 2015-5-19 1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与后
在另一首诗到来之前

哎,你算了,被你改得面目全非,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好好的诗,被你一断开,就是一种幼稚劲,而且你的用词,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市侩!

驭尘 发表于 2015-5-19 19: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哎,你算了,被你改得面目全非,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好好的诗,被你一断开,就是一种幼稚劲,而且你的用词 ...[/quote]
从你口中出来,倒是很能代表你。

明雨 发表于 2015-5-19 19: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每个诗人心中都要有“清平”这种词句来作写诗时的心境,
不管你的诗作怎样义愤填膺、怎样激烈,都要永远看重“清平”的感受!因为,它是作为诗的宇宙背景一样的,是一种“大赦”(特朗斯特罗姆)般的包容力!

明雨 发表于 2015-5-19 1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你口中出来,倒是很能代表你。

呵呵,代表我又能如何?本姑娘包容一切形容词,照样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羡慕不来,

驭尘 发表于 2015-5-19 19: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每个诗人心中都要有“清平”这种词句来作写诗时的心境,
不管你的诗作怎样义愤填膺、怎样激烈,都要 ...[/quote]
一笑而过

明雨 发表于 2015-5-19 19: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多的夏虫不可以语冰

驭尘 发表于 2015-5-19 21: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清平是少数能在不知所语中还会被歌谣体拨动的人。

世界的边 发表于 2015-5-20 16: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感觉的叙事,是诗歌的基本文体形式。可是仅仅停留在感觉不够,还要有所前进,否则就是北岛批评过的些小叙事。比较之下,第五首的确不同,有所指谓。驭尘一改,如某人说,就是另一首了,也成立。诗,是非虚构文体,每一首都是一个事实,体现出人格化的故事,每个故事绝不相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3:06 , Processed in 0.21746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