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18|回复: 0
收起左侧

《破》59-75

[复制链接]
逼割 发表于 2015-5-7 17: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十九
反人工智能的人们
将“I”字折成两截

噢,五十年前
街上人头攒动,“PX滚出厦门”

算球吧,一只苹果被折叠起来
一只铁钩子从反方向拉过去
形成另一个钩子


六十

我将他的拉链拉开
取出他的心脏
他开口说话
“扫描二维码,在五维空间”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晓不得。他疯了,
甚至无法恢复出厂设置
我走在街上,王朝绚烂,像充气娃娃。


该如何确定自己是活在
一种真实里
而不是一首诗里
而不是一块芯片里
真实的山水,真实的福尔马林
真实的语言,就像下面的歌谣

小时候
我们一群小伙伴,手拉手
“瘟神爷孩儿骑毛驴
骑上毛驴放臭屁
放呀放臭屁,嘟——”



六十一
九时三十二秒
花开了
和规定的时间丝毫不差
接着是看花的人来
接着是跳楼的人来
万事万物都被螺丝固定在一只机器上

女诗人在微信上发出嗅花的照片
并写下“人类和植物一样孤寂”
我们知道三分后,有人点赞
半小时零五分后,有男诗人评论
“亲,花朵肥美,类似潮吹”

机器上的螺丝可以松动一下
那么,看花的人打呵欠
跳楼的人摇下车玻璃“你妈,堵死了”
这次女诗人不会出现了
九时三十一秒,她发现手机没电

万事万物都被撒下来
2026年,我将继续写破,你说。
破烂的天空,绚烂的星辰
花开了,随机的,记忆中的,他妈的。


六十二
树木站在那里
像偷窥者
草坪上,足球滚动
踢球的人还在来的路上

一旦天热了,我就上山去转两圈
新闻上说,反人工智能的某教授撰文
“绝不允许有三条阴茎的机器人进入黑市,
这是对男人最大的威胁”

乱七八糟的,这年代。
就像五十年前的某天
我打开“传灯录”微信群
给每个人都发一个“乱七八糟”
@石城  乱七八糟
@水哥  乱七八糟
@老德  乱七八糟
@卓美辉  乱七八糟
@小四月  乱七八糟
@诗人安琪  乱七八糟
@黄其平  乱七八糟
@莫北  乱七八糟
@和慧平  乱七八糟
@王超奇  乱七八糟
@李太黑  乱七八糟
@大江东去 乱七八糟
······

六十三
鸡蛋在水里漂着
鸡在泥土里跑着

换一个说法

鸡蛋在泥土里蠕动
鸡在河水里游荡

再换一个


水在泥土上跑动
像一根针


六十四
他将鸡蛋
扔在地上

水面因此长出钩子
A和B有了因果关系


六十五
黄河在窗外有一部分
在窗内也有一部分

窗外的干涩,像祖国的布条
窗内的黄河喷涌,漫过我的头顶


我关住窗户,我低头任命
取保候审的白云,飘过斩立决的天空



六十七
湖水被莲叶切割的
破破烂烂
莲叶孤寂,像废铁丝。

一只鱼突然游过来
将嘴抛出湖面
湖泊是个发射器,那张嘴四分五裂

世界是个玻璃球
糊涂的鱼嘴
被冻结在“四分五裂”的玻璃里


六十八

一张白纸上
放上一张白纸
两只白纸在一起
会更白

两只白纸看上去
像一张
摸上去也像
这显然与白有关系

窗外,天蓝的直截了当
云白的有模有样
当然,突如其来一颗钉子
被栽在白纸上


他盯着钉子看
看了一上午
又看了一下午
他一动不动
直到他看到
钉子突然在纸上跳起来
锥到他眼睛里


六十九

我靠着她
她是细线
我是纽扣
她将我缝住


她张大嘴,齿缝里拉出一条细线
“一根针上停放着地球”

七十
那棵树依然在那儿
二十年前
我上学的时候
经常呆在它巨大的树冠之下

那么硬实的树冠
掉不下一粒阳光来
太阳碾动,折磨着那些
等死的山谷
地球被拿着鞭子
抽动,像陀螺,
碾压着那些必然消失的事物


三十年前,
它将树冠抛起来
翼然而飞
我膝盖跪地,面朝小沙漏喊道
“蛋陀(即蚁狮),打窝来,
打烂你家的青棱大后锅”



七十一
鱼腥味的机器人
混沌中的诗歌

蚂蚁从脚下往上钻
红包从微信群里撒下来

这都与我有莫大的关系
我喜欢拿着铁丝

走来走去,然后将铁丝
拧在某颗树上

树不是鱼腥味的,树的思维里
只有“熵”

铁丝围成的“朋友圈”
诗歌一不留神就飞起来

我曾经说我是替机器人写诗
我现在不这样说了

案卷里,处女膜呈陈旧性破损
像一首后现代绘画



七十二
他们将他催眠
几条导线插进脑袋

屏幕上虚拟出他杀人的画面
啤酒瓶,玻璃渣子,血液

后来他被判处无期徒刑
后来他梦见撕破太阳系



七十三
“必须恢复肉刑”,他们走上街头
胳膊上刻着二维码
喊着“收拾那些王八蛋”


一只骷髅搂着另一只骷髅做爱
这个夜总会的表演很吸引人


扫一扫二维码,你就加入了那个政党
他们崇尚自由、平等,骷髅是徽标


我将深山里的一株植物移到家里
它摇头晃脑,我受不了

我将植物的一根枝扯下来
放进2004年注册的博客里




七十四

木马程序被注入他的脑袋
他见人就喊“你妈逼,千人斩”


他拿着一根棍子
只要有洞就插

几个月后,他以强制猥亵罪妇女罪入狱
经查明:此棍来源于某棵树

树边的石狮子有颗滚动的眼珠
是塑料材质的


七十五
我喜欢听流水的声音
我站在岸边
让岸抬着,听到河水
冲击着地球,地球转动,像水车


我爬下来
溪水沿着石壁滑动
悉窣声入耳,溪水入耳
细细的,懒懒的,像头发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4:52 , Processed in 0.20511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