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004|回复: 3
收起左侧

王天武作品

[复制链接]
王天武 发表于 2015-4-22 12: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一场雨。是雪要来了。
多么熟悉的雪啊。去年,
给了他很多诗。向外望。
雨珠打在雨珠上。那么急切,
汇成河流。他作为幸存者,
孤立的一滴,感觉到失落。
只有一两个人知道,他
内心的风暴,多么纯洁。

2011年


植物时有哀伤

我感到寒冷,又找不到
把寒冷带给我的人。
我望着窗外,
阳光正在纺织明亮的布料,
规模大到让人心惊。
自然的伟力,
逼迫着墙上的钟,窗台上凝聚的冬青。
植物时有哀伤,
并把它们放在微小的颤抖里。
我把手放在冬青的叶子上面,
就好像一个人顶着大片虚空,
只是他从不出声,也不抱怨。

2014-10-30


就像线从针眼穿过

在深夜时喝茶,
想起你迷惑的样子,她的瘦,
只有我们在意的
那段时光,像电唱机
播放着甜美的声音,
取悦我们的听觉。
这时,没有风使树叶颤动。
我在黑暗中嗅着只有你
流过的汗味,
一种特别的小地方语言
突然认出我,
就像线从针眼穿过,
带走檐下激动的男孩。

2014-08-27 |营口行,与夜来、田园、小芳见面,把酒谈论往事。


友谊

没有什么能纪念友谊。
它没有形状,没有位置,
没有声音,还能听到你;
没有眼睛,还能看到你;
没有心灵,却为你担心。
它在高空,如空气在胸腔。
它有记忆,与爱情相似。
它没有遗忘,只是减少、增加。
像阴郁之物、光与影的图案:
有时沉默,有时雀起。

2011年


万物凋零

昨夜我猛然惊醒——在睡觉的地方我还是孤零零的。
我抱着肩膀,你已经离开。

一首诗开始替代你。
但是文字抵达不了你去的地方,
和我的悲伤,它不知道怎么讲述,
不知道怎么来到我心脏这儿。

我想起我们像两棵树抱在一起,
彼此折断对方的骨头。

我想起你的暴躁、热烈,像一只皮夹,
装满怒火,但支付了我所有过错。

你仍然鼓囊囊的。
你到梦中看我,送来割舍。

你这把让我难过的老斧头,
为什么不说一句话?

如今梦醒了,
万物开始凋零。

2014-05-19


赞美诗

没有比语言更宽广的事物——
比之坚韧或弱小,更适于孤寂生长。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在爱情歌曲里,
如同雨露阳光,空气或自我。
没有颜色,像糖果一样甜蜜,
像穷人的衣服,害怕熟人。
在一张邮票后面,描绘过大国和小国。
在木头书架上,
有时像隐藏的火星,
有时像两个老人边吃边谈
撒落的碎屑。
我怀疑它在重建一条道路,
从我们脸上,笑容上,
在天上,母亲的身边。

2014-07-13


如果还有明天

我又听了一遍《如果还有明天》,
薛岳唱的,他在临死前,
好友刘伟仁写了这首歌送给他,
他说我们都有看不开的时候,  
总有冷落自己的举动,   
但是我一定会提醒自己,  
如果还有明天。唱完这首歌,
薛岳就死了,他没能度过明天,
也不会再有今天的记忆。
这首歌有三分钟,听完之后再听,
如同命运可以重复,先前是他的,
后来是我的,再后来,
不知道是谁的命运,
孤零零,像一个走丢的小女孩,
不得不面对明天。

2014-08-07


有时雨

有时雨并不下在我们身边,
也不落在树林里。
当你一直围绕她,专注如王子,
你的鼻尖碰到了一缕长长的马尾云。
你打开过一块土地,一颗小行星,
一个被雨认领的女孩,
你最好喜欢她。
没有什么像
檐下的鸟巢那么脆弱,
那样醉心于一种顷刻覆灭的危险。
那一颗颗透明的水泡还活着,
并且真的非常喜欢跳舞。

2014-07-21


我走在黑暗里

我走在黑暗里,就像走在我们年轻的时候。
多少欢喜的灯光,
照着颤抖的贫穷。
多少忍受的痛苦,
被风吹成纸张,上面写着诗。
许多人惨白地活着,
需要我们送去血色。
许多人的勇气,在流泪时飞走。
我看见一个男孩,
拽着母亲的衣角,像拽着一个飘走的气球。
大地是一个拉杆箱,
被静静拖走。

2014-11-14 |此诗献给毛子。


马泰拉

这里美丽如一幅画。教堂的尖顶
干扰着白云追赶白云,像一枚定云针。
据说超过几个世纪,
空中波诡云涌,村民心中平静,
在神的下方唱着马泰拉,巴西利卡塔,
用古老的腔调;“你是我永远的主”。
那悲伤的曲子,融进马泰拉的石灰岩里。
风一阵一阵吹,积累到庄重。
月光显得分外柔和,在巨石间,
有裂罅的地带筑起城邦。
最小的洞窟像一只只闪亮的浆果,
挂在壁画上。 偶尔摇晃。
风平浪静时,它们静静地航行在
高耸的山巅,情侣会在里面头靠着头,
在摆放着蜡烛的条凳上做爱。
像儿童不知道自己的抽象画有多美,
我觉得我是她的崇拜者,
又一次被美击倒,
长时间望着有支架的弓型屋顶,
悬垂的花园与菜园,人们聚衍生息,
始终如初。它们陪你散步,调情,
在标注着年代的走廊里,我亲吻她的石柱。
我哼着《乌苏里船歌》,
“一条大河,泪花多,”
进入波光粼粼的生活之始。
每个地方都繁花尽放,有些让人感伤。

2014年03月26日
p26360744.jpg
最瘦的人 发表于 2015-4-23 00: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是你家?
东门扫雪 发表于 2015-4-23 08: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人惨白地活着,
需要我们送去血色。
许多人的勇气,在流泪时飞走。
我看见一个男孩,
拽着母亲的衣角,像拽着一个飘走的气球。
大地是一个拉杆箱,
被静静拖走。

真好!
 楼主| 王天武 发表于 2015-4-24 00: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夸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0:31 , Processed in 0.24278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