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404|回复: 0
收起左侧

全都修改完毕。

[复制链接]
王天武 发表于 2015-3-30 02: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天武 于 2015-7-19 07:05 编辑

湖先生

我见过一个人,在湖面钓鱼,
他把钓上来的鱼解下再投入水中。
他说我和它们许多年了,
我一直在想鱼是不是有耐心,
它们在渔网中穿梭,
咬着我的鱼钩,是一种赏赐。
我拥有这水波,淡淡天色,
父母生下我,
就是为让我体会这孤独,
而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

我问他孤独真的很好吗?他先是沉默,
他说你看人并不了解其他种族。
我和鱼之间的游戏听起来荒诞,
我也曾经有过体面的生活、
爱情,家人和孩子,
直到有一天我来到这里,
才发觉穿西装很愚蠢,我把脚伸到水中时
鱼来咬我的脚趾。他说
你看落日,多么美,而这是商业社会
不能理解的。人生而知道追逐,
我追逐的和别人不一样。

而何处不同,他没有说。
也许说了等于没说。
我们凝视湖面,长时间沉默,
我没有问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就是这片湖。
我看他恬淡活泼,和鱼嬉戏,
偶尔也钻进水里,
过自己喜欢的人生。
他说家庭生活中,
是另一种快乐、烦忧,
而他是两栖物种。

其实浪花也是有生命的,
一朵朵浪花,
今年就与往年不同了,只是过程缓慢。
他指着倒影说今天又送走一位客人。
我有点犹疑,他说的客人是我还是他自己。
他每天揽镜自问,而今所剩何愿,
而这有什么意义?
他对湖的感情像是婚姻。
在现实中这也是卖点之一:
人们关心的不是你怎么生活,
而是吸引了多少目光。

他给我看他画的插图:一个男人
躶体站在湖边,
船靠在岸上,远山还未成型。
另一张图里是他自己,正在解开咬住鱼钩的鱼。
远处,天开始变蓝了,黄和灰在弯曲中,
湖面连接着他和倒影。
天气暖和,绿色上面就是云层。
他解释一个人,必须学会孤独,
好的环境能保证好的谈吐。

2015-04-25


下围棋的女孩

有一天我在下棋,
扭头看到这一幕,
她专注的表情,
神秘而安静的角落,
是上天赐予我的,
是非大毅力者不能拥有,
她不为他人分一点心神,
是更深刻的棋局意义。唉,
我以前下错了。
总以为是计算力在帮助我们,
如今看到她,才意识到整个
人生系统方面的问题。
我们一直强调如何聪明,
宣扬聚光灯下的成功学,
对小鲜肉津津乐道,
而忘记恬静时光,
非专注的人不能获得。
专注是一门大课,今天
由我的学生转授给我。
我望着她静静出神,
愿意她从此都是好日子,
快乐、忧伤、在雨中漫步,
所有人类的美好情感和遭遇,
她都会体验,并且经历。
我今天明白何为身教、潜移默化,
何为狂喜。

2015-05-05


彩色的人

有一天,一个彩色的人来到我们中间,
让我们非常烦恼,
因为他彩色的样子很神气,
仿佛事事都能得到满足,
直到他开始抱怨他的生命,
他每天中的不开心。
他说他被有意见的人包围着,
人们会自觉针对他,
他的彩色皮肤,彩色心脏,彩色回忆,
他不是有意拥有这些,
他想不被打扰着活下去,
“我想在你们理解的范围内,尽可能放肆地活。”
我想说他天生就该放肆地活,
管他彩色不彩色。我们这些灰色的人,
是被忽略的,甚至活着
都有点不光彩,甚至回忆,
都有点不光彩。当我悲伤地想起母亲,
没有人认为她是值得回忆的。
我们都在自己坚硬的壳里,掩面而泣。
我是多么想拥有彩色的梦,欢乐和恐惧。
你真是赚大发了,天生就有这些,
还有什么不满足?然而他仍然担心,
被孤立,压制和埋没。而当我想到
孤立是多么好的品质,这自我净化的过程
多么难得,我也开始神采奕奕,
像美好的词语狂喜着出现,支配我的四肢。

2015-05-06  


室内

男人说他找到了我的灵魂,
而我还是这么小,
还是翻着书页的小女孩。
还是等待,像一封留在书房的信。
那些缥缈,云的世界,
那些伤心的事,一件一件,
仍在呼啸、尖叫和粗鲁的在我的身体里竞争。
我不是唯一的生灵,
每个房间都有人沉默,
我能看到他们在无聊中失去生命,
最后是我的。

2015-05-07


纪念母亲

我们知道,只有身份证和残疾证中
你的名字才被使用。
现在死亡证和墓碑上
你的名字又如同新生。
你的照片代替你坐着,在我对面,
类似于安静或沉思冥想。
我们知道,这是平常的死亡,
你的名字将不再使用。
但是在悲伤还没有
完全消散之前,我们
试图将那名字从死亡中拯救出来,
你的名字,母亲,
这是我们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

2011-06-21


黑暗的锣

深夜时,敲响它
黑暗的锣,吃它声音的奶酪。
在我心里的匡匡,和外界的肃穆寂静。
有时,我们需要一个人,
做一件不寻常的事。
像古代发明凉席的人,怎么知道
夏天躺在植物的根茎上?
沈方说起两件事,其中一件是
那个发明挠痒小拉耙的人何在?
杰尔伯特在他的孤独生活中
留下了打碎的蛋壳。崇高的塔
在一束手电光下。现在房间里
有六只鞋,两只是舞伴。
这一次,你说鞋是羊。
这一次,你摇着它的身体轻轻起舞。

2015-04-02


清明

火花像蝴蝶扑在我的裤腿上,
挣扎几次,最后飞走。
我想说等等。
让我知道火花是什么。
当我捧着它我的手在疼。
等等我把疼装起来,在一个瓶子里。
它永无感知。它是我的疼,而它不疼,
它是疼本身。蝴蝶不知道蝴蝶是谁,
它的翅膀上的目光有何用。
它飞出我们,即使我们能拥有它。
风吹着我的火花,它知道那地方,
一年可去一次。

2015-04-06


另一面

昨天,因为一直失眠,
我搬到了另一个房间,
睡在一张单人床上,床板很轻,
躺在上面不能随意翻身。
房间中没有电脑、电视,手机也不再闪亮。
我躺在那儿想像着失眠黝黑的脸,像一只羊。
其实我一直在做梦。
我已经养成了一件一件做梦的本事。
安静仿佛熄灭了,
你看不见它的形状,但是知道
它在那儿伫立着。
只是我总是好奇,偶尔伸手摸一摸,
在它的暗黑里,它也来摸我。

2015-03-29


春天的晚年

我告诉你,去和树说话,
你看到的可能是春天的晚年。
“它每天在那里抵抗着,
既不抱怨,也未消失,
它什么都不需要,
也不征服。”
当你说你好,
是基于一种同志间的友谊。你知道
与一棵树握手
是像活泼地跳着的鸟那样,
你知道风在夜深时啃咬那些
浮雕似的树皮,知道那么红脸颊的
高桂伟也已经消失。无论如何,
每天交流,和它在太阳下
晒黑的枝条。亲密的关系很容易
会被打破。我见过的第一个春天在
自然课里,一棵树在图画中
惩罚它自己。

2015-03-09  诗中有德国威廉·格纳齐诺句子。惩罚它自己源于托马斯。


我有一天

我有一天想如果父亲早点死去,
我会怎么样?谢天谢地,
幸好如果不在。
我摸了摸脸——虽然,
父亲只说过一次——
干活之前,你必须把脚下弄干净。
我用笔干活,喜欢埋在书中,
偶尔会在脑电波的促使下打鸣,
像青蛙练习捕捉飞虫吐舌头。
我见过一只飞虫的样本在
东欧的一部电影里。他们演示
怎样把昆虫振翅的声音装进瓶子,
那种嗡嗡。那时我不知道,
摆在格子里的声音的可怕。
我脑海里是否也有一个格子,
很方正像我画过的太阳。
我有一天想如果我活毁了,
就把我放在格子里烘烤,
做一块面包。

2015-03-08


我什么都没有

打开洗衣机,放进我的睡眠,
家乡,冷清的窗子。
星星在里面转动。你的头发,
在打碎的镜子里转动。
白、绿和灰在里面转动,
在记忆堆里纠缠。除了等待,
我什么都不能做。我一直靠
想象你的存在生活。我知道在水里,
你说,我用我的灵魂漂浮过。
等我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
看着洗衣机里像一个空的海,
还有潮汐的声音嗡嗡。我把头伸进去:
我想看它怎样转动,
是不是像一匹马疯跑。

2015-03-06


晚饭

和杨明吃晚饭。
他仍然贪杯,
一枝一枝抽我递来的烟。
不喜欢每一个人。
说着说着,开始热泪盈眶,
又把难过的事经历一遍。
我望着他,我的五十岁的
精神分裂的哥哥。
我说世界上所有的身体里,
只有一个杨明,也点了一枝烟,
陪他吸最后一口。他喘着气,
好像空气就要被抽空了,
抓着我的影子,久久,
想不到办法。

2015-03-06


女孩

我记得这女孩:
她抱着一只猫坐在藤椅上,
目光温柔,稍微体会到了一点寂寞。
在她左侧的书架上,属于
她的诗还在排列,有些句子
像森林中的动物挂在树梢,
有的在观望。而纽约蓝色的天空,
像磨过的大玻璃,带一点沙哑。
她怀中害羞的猫,来自理想国。

2014-05-16


这些沉默来临

这些沉默来临,嘈嘈杂杂,
在它的小剧场里。
沉默需要一个身份。也许是我过于寂静了。
我想用画笔把沉默全部描绘下来,
改变着线条,
恐怕那会成为自己的模样。
沉默越过我。它不满足于只在宽敞的梦想里,
它像空气,像一个气球飘着,
吸引一个男孩的目光。
我记得我们如何
把一块隔音玻璃放在我们中间,
看一棵树怎样在孤独中长大,直至枝繁叶茂,
我们的脸变得模糊,而沉默还在守夜中。
有时候,孩子想起我们的生活会不能自拔,
我害怕,我想起我父母的。

2015-02-26


女孩

哦,炫目的女孩,我无法用言语形容你的美。
一想到你美得非人,万物都睁开眼睛,
树林在说“我懂”。

哦,炫目的女孩,一想到
你让雨滴成为珍珠,悬挂在我们正前方;
凭借这些我活着,在你的叶子间寻找。

我预料到风暴会触动钨丝,
它们变着花样的吻,你是应该得到它的人。

2015-02-06


河边

又一次我悬挂在河边的铁栏上。
不远处的小船,在一只狗的吠叫中晃动。
一个男人踩在他的脚印里,
看着空中的白烟。

他把时光想成是一块墓园,
所有行为都是阴影在动。
然而他想起那爱情,她左乳边的一颗痣,
他深觉不能使这形象消逝。

他伸出手,抚摸脑海里的美:
那丰满,圆润,
含着它时的波涛。

2015-02-05


关于诗歌

文学的美是可疑的。

我最亲近的诗歌,我也不是很看好你。
当我每天领着一个幻影,登上台阶,
或是在寒风中,看她如何突然变成雪花,
落在头发上,肩膀上,随着落日暗淡,
变成我身后的脚步声,我知道她在那里。

我和她说:“你从未给过我真实的梦。
如果你能够晃动双肩,用泪珠蒸发我。
你只是我心中的一个愿望,所以我
无限地塑造你,自己反而显得不太真实。”
她凄凉地离开了,不知怎样能被我认同。

她的脚步踉跄,仿佛害怕我挽留,
用一层薄纱蒙上我眼睛。
她的啜泣声让我陶醉又安慰。

2015-01-28


少儿诗

原谅我,在睡眠时也开小差。
因为睡眠已经不够,我需要更多的藤架和
自己的岸,搭建更多的屋子。
我紧闭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变了。

我是一个高鼻子天使,在风中吟唱我的诗。
唱给风听,唱给绿色,唱给一瘸一拐的狗。
来吧!我们要自己的王国。
为了体会到它,来吧,把所有的线条处理好。

我探索他的脸庞,触觉涌上指尖:肩膀,后颈,
我的手踏遍了一片极丰富而生动的风景。
这是人生的高门槛。当我躺在床上,手遮着脸,
然后我看到了......哇,一条狗的舌头正迤逦而来,

爬上屋顶的紫丁香和小矮人,
向我挥着蓝色的手帕,一只巨大的毛毛虫穿好了衣裳,
在公园的石凳上坐着,
她睫毛弯弯啊眼睛眨啊眨。

2015-01-27

我探索他的脸庞,触觉涌上指尖:肩膀,后颈,
我的手踏遍了一片极丰富而生动的风景——是往夕的一篇散文中的句子。
http://www.douban.com/note/450898050/


你在想什么

我想起过于单调的生活,
自从认识你后
内心的波澜。天空不见了,
我每天都像一个无脸的人
在自己的触摸中丢失。
我问自己在想什么,
没有答案。
这一天我看到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它满含泪水。
我背后黄色的植物,凌乱交叉在路边,
我就要走进去,
我们一样,亲爱的同行,
我好像一位园丁,在示范痛苦,
人类中有罪的痛苦。

2015-05-19


看上去很美

再过五分钟,童年就结束,
会被关进另一个房间,
而如果你招供,
我们找到青年,
你就会自由飞翔。
我们把青年举在头顶,
仿佛人生,
在我的头上开始分岔,
你见过鹿吧,它此刻,它此刻
正在我的眼前漂流。
不要试图欺骗我,不要试图,
到了这一刻,
你难道还没吃掉我给你的巧克力吗?

2015-06-02  插图|闪灵剧照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悲伤长大后,
爱情悄悄到来,
泪珠滑落耳垂,会爱上你。
如同爱上一个声音,
一个曲调,现在是泪珠爱上耳垂。

真安静。我试图吃掉这些颜色。
我的腹内有一个美人。
我会美好地投降:
在蓝色前,在白色前,
在不可思议到来之前。

2015-06-13 此诗献给刘北冥  插图|带珍珠耳环的少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6:28 , Processed in 0.14135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