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460|回复: 0
收起左侧

用一扇窗口慢拍的纪录片(十首)

[复制链接]
大独木桥 发表于 2015-3-1 11: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一扇窗口慢拍的纪录片

临街的窗
坐落在白云小区A座
正南面隔着蝴蝶山路
与阳光花园
半山别墅对望
蝴蝶山的蝴蝶飞走了
只留下金帝大厦
东宫娱乐城舞者的翅膀
街道两旁
休闲阁 狗肉摊
洗车场 浴足堂
还有数不清的
深井鹅 东山羊
螺蛳鸡 土匪鸭
闪烁暧昧的霓虹灯光

西临茅山路
是深不可测的
金融街 典当行
证券期货交易市场
电信 移动 联通
还有与数字电视网络比邻的
丽阳天下钟厂
争夺着垄断与财富的华美套装
穿越两个公共汽车站牌
在小区北面尽头右拐向东
连接多条高速公路的燎原大道旁
全市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
昏暗的市场灯光
吆喝不出四五点钟的太阳
睡意朦胧的夜市摊点老板
给不分昼夜不分酷暑严寒的
菜农 渔民  装卸工 人力车夫
提供不是隔夜的隔夜饭菜
还有刺激神经的低档烈酒
豆腐乳 麻辣烫 辣椒酱
穿着红鞋子的老板娘
用她挤入鞋子的第五个小脚趾
射落一筐血丝充盈的番茄目光


面对一堵墙的冥想

眼神凝固不了你
墙被你的脖子转来转去
聚精会神的观众在刹那间静止
一块白布盖住了死去的痕迹
音乐在不经意间响起
你倒下
墙立了起来
映在身上的红
拨响遥远的电话铃声
香烟点亮了打火机
汽车的停靠有温暖的草坪
那一片落叶已消失了无影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你牵着的手
有信号灯发出的红或绿
饮一杯冰镇的蓝色妖姬
高跟鞋震落了尘封多年的泥
在我的心里
有一条发霉的绳子
绑住了我
却绑不住你
绑住了现在
却绑不住未来
更绑不住记忆
行进中的我与影子总有一段距离
旋转的镜头
旋晕了我的天地
手尖捏住绳子的一头
拧开一只水龙头
哗哗的水流声
呼呼的电吹风声
绳子被洗净吹干
吹成最后的尘埃
丈量我心跳的频率
一杯茶
一杯酒或咖啡
谈话才刚刚开始
一个舞者谢幕的瞬间
眼睛变得湿润
在掌声的狂吻里
婴儿正甜甜地睡去
美简单至真
你等待的人
不是我
而是你自己
你追逐的也不是我
而是一扇穿透墙的亮窗
打开衣柜
床在迷乱中睡去
手中丢失的景物
随心一样疲倦了
滑落的音符让夜弥漫着香气
你缓缓而近的呼吸
逼进了我肌肤的纹理
护唇膏润湿的言语
少了些许火气
多了几分艳丽
在法国的电车上
我一眼瞥见了
行走在柳州东门城楼下的我自己
夜色苍茫
掠过我前额的那一缕月色
触碰到了我的前生与来世
七彩的舍利缘起释迦牟尼
音乐终于平静下来
影子贴着墙
墙切割出多视角的你
不是一个两个
而是多个
挥别的手和拥抱的手不是同一双手
抚摸一堵墙
斑驳的记忆随一双手风化进
缝隙


单车变奏曲

凭票购买的时代
先经过一次阶级斗争解决敌我矛盾
再抓一次阄平均一下人民内部思想
一部单车镀上了神圣的光环
两个轮子镜子般照亮
“三转一响”的婚姻殿堂
单车的前后刹都是月老和红娘
没有她们 你的手心
永远抓不住鲜艳的红绳
今天单车的两个轮子
已没有了胸中之气
废旧回收店里
那一挂铁心的称砣
死盯着它发炎的钢圈
我的双足摇动无级调速的踏板
从白云小区出发
赶往气喘嘘嘘的高铁车站
再从飞驰的动车组下来
铃铛转动限速五公里的低碳家园


一次先锋诗人的聚会

2011年3月5日晚六点半
发出邀约的不是易碎的杯子
也不是一匙速溶的咖啡
而是小巷深处一场三春的雨
骑着自行车前来的一对小夫妻
清脆的铃声比高涨的油价来得动听
大街小巷上的汽车
一只只蟑螂四处藏匿
文明不过是一件
掘地千层把黏稠的原油
从物理的钻头
旋转成化学尾气的器皿
一位从五星级大酒店前来的值班经理
用她的心灵小灶
给我们献上了一份份
飘满冬青味道的特别意境
步行街的脚步
敲击着都市最为拥挤的纸醉金迷
坚信胡子力量的老汉
抵不过工学院大四学生捎来的
一副开春的犁
向前推进半亩荒地
我们正陷入一部菠菜到博彩的进化史僵局
迟来的冷风
给我们带来了大唐长安凉如水的温暖


孔子的邀请

落叶莅临
缘于孔子的邀请
摊开一叶素笺
光芒朗诵清贫的四壁
一支笔搁在纸上
千年诗经韵脚铿锵
我知道是窗让风有了息
是芭蕉让雨有诗意
路边的紫罗兰花哟
请不要为明天忧郁
只要爱千年
为诗人授粉
无论开在何时何地
也会结出“美”的果实  


玉兰花劫

一树的玉兰花
没有几朵
躲过昨夜的黑暗
清晨
一把绑架于竹林的扫帚
发出沙沙的低声
草地上酸咪咪的三叶草
紫红色花瓣
恣意开放
还有你胸脯上
跳动的
闪闪发亮的
乳白色的阳光


等待归期

你跑向山的那边
迷失成古老的森林
微风吹不进幽深的原始
昔日的欢笑聚燃孤独
猩红的篝火
点不着你潮湿的心
我遂用响泉侵润藤蔓
编织背篓
跑向无边的寂静
我要采撷满山的珍奇
还有山顶上最亮的两颗星星
釀一杯陈年老酒
等待着你的归期


钓鱼执法

撞死兔子的树桩
先于兔子死去
你坐在阳光的背面
把酒杯
握成铁的证据


昨晚的月亮

昨晚的月亮不太圆
今晚的月亮圆得没有方向
侧身挤入厚厚的夜色
聆听太阳的鼾声
小雨淋湿了昨夜的月亮
却淋不湿我烟蒂的光芒


谢幕

左脚后撤半步
右脚后撤半步
主观的脚印
摆平客观的双手
低头的一瞬
丰腴的历史开始走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3:30 , Processed in 0.14675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