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86|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4年凸凹全部诗作22首

[复制链接]
凸凹 发表于 2015-1-13 11: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凸凹 于 2015-1-13 11:41 编辑



《保密费,或小说课》

保密费,挂在军工单位脖子上
一把金锁,一把银锁
胸前,摇啊摇

美蒋特务,进山,出山
尖脑袋钻得进锁孔,啤酒肚变不成钥匙

美蒋特务,帅气,妩媚
佩无声手枪——个个都是男特务

女特务,不信邪
不爱厂址不喜图,番号也不记

保密费,着厂服,交女友
交的都是女特务

女特务,十八岁,如花似玉
牛师傅,十八元,如玉似花

保密费:时间的小鸟
生儿育女。操京腔,说外省话

酒也说话
你打开我,我打开你
家族秘密,酒的左下

2014/1/7


《睡觉问题,或小说课》

除了吃饭穿衣,睡觉
是人类最大的问题
有时,为解决睡觉问题,吃饭穿衣
都可省掉。甚至,命,也可省掉

当睡觉,已与性无关
与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无关
失眠进入公式与换算:
哦,果的开始,花的必然

失眠到经常
症就来了。大部分失眠症
是失眠症。只有少部分
溜了出来

溜出来的失眠症
喜欢练倒立,习反走
翻个身,成了嗜睡症。
阴阳失据,在一架床上寻找阴阳

为了睡觉而睡觉
为了睡觉而不睡觉
一个拒绝终点的人,拼老命往回走
看,他睡在了楼外的天上

2014-1-10



《今夜这记忆》

今夜这记忆
比城墙倒拐都厚
比欠债人的脸都厚

今夜这记忆
今夜这厚礼——厚重如那片
薄如蝉翼的处女膜

今夜,记忆也在记忆那头
记忆我:正如打一孔山洞
东坡西坡同时开凿

一瞬打通
还是一辈子打不通
今夜都是正确的

2014-4-12


《过去的、刻骨的》

当我再一次说到桃花
五指特别活跃
身体的四面,绽放楚歌

一条蛇爬出泉眼
解冻了井水,又把一百户乡民
锁在村庄

当我再一次说到桃花
桃花山上的桃花
还有多久才开呢

2014-4-12


《甑子场》

我一直在刨食
岷山,巴山
现在到了龙泉山

刨了一辈子食才知道
世界上居然还存在一处
不刨食的地方

饭,张嘴就来
水,呼气即至
不见一丝丝柴禾却周身尽暖

纸是包不住火的
没关系
包不住就包不住吧

把这地方端进书中
会不会
刨刨书,满纸都是麦浪、稻香?

刨了一辈子食才知道
即或虚构一个小镇、一处气场
也有欢乐的惊慌

2014-4-12


《最后一个批注履历的人》

与蚯蚓比高矮的人
输掉了自己的高

去汤水里舀水的人
舀到了肉

找了一辈子人
一个也没找到

找了一辈子人
独忘了找自己

最后一个批注履历的人
批来了金子和大海

2014-4-12



《南京路》

哪一年去的
走的什么路
忘了。记得去了中山陵、雨花台、总统府
去了大屠杀现场
不是自主去的
个体导入集体行为
灵魂出壳,渐行渐远——

史书上的旅游
路就不是景点了
史书上的南京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朝代,城垣,宫殿,妃子,诗章……
路修来让敌人攻城
水路秦淮河,在一旁画舫、吹箫
不知亡国恨

——在南京
路是不存在的——我没有走过南京路
在远离南京的地方
却处处走在南京路上
上海、天津、重庆、广州……
连我居住的小城龙泉驿,也有一条南京路
从我家去那里,步行十五分钟就到了

2014/8/1



《血不待在血的地方》
——送钟品

血不待在血的地方。
二十六公里到二十一公里
瓶装绿豆大曲
撂不翻广场来的这个孩子:
一根软舌头,一条硬骨梗。

那时的血
是诗歌的血。
诗歌的血打进打出
距离,不出两人身体。
词的心血管,在其间精确搭桥。

北京。逼仄、陡峭的房宅
却有一张阔床。
多少年了
念一万遍北京的北、北京的京
也不如一张阔床下着温软的雪。

那时的血,待在血的地方。
那时的兄弟,待在兄弟的地方。
——情感泡在血里,血泡在情感中:
比苦盐浓,比锈铁重
比鹡鸰深。

血不待在血的地方。
药方管不住,内经管不住
诗管不住,情管不住。
临秋悲悼的节令
血液冲顶:去高原,去雪山。

2014-9-29急就


《突然降临在午休前的河流》

高耸、陡峭的河流。
像三千个侏儒垒成的巨人;
像驮着群山前行的一壶酒的劲力;
像一根赫然弯曲的琴弦;
像屈子口中无声无息的长叹;
像釜底抽薪、凌空翻转、舞蹈不休的河床;
像永远喊不答应的那款古老的语汇;
一条乳狗一竿老竹一块云砖,
一种颜色一回蛊术一纸契约,拟或,一股异香?
一宗回忆?一坡庄周梦蝶?
像所有河流中那些不像的部分,那些卓尔不群的部分;
像没有规限的规限、没有来头的来头;
——来了,
来到了我午休前胡思乱想的时缝,哦,生活的中间!
……像一位久违的可憎的朋友,
一位乍别的亲切的仇人,
更像一位虚实不定、雌雄同体的导师,
一位新神。

2014/10/19




附体的山水(组诗•14首)

《眉上的山水》

眉上的山水
一幅不做伪证的抽象画
挂得比心灵亮,比窗户高

它是玲珑的
玲珑得可以铺开最广大的喜乐
最深重的悲惑

它是容易的
叶不障目的灌木丛
排开甜苦,香臭,条分缕析

从植物学到人类学
两丛山水
呈现出内在的美学

不舒不展,舒舒展展
最嶙峋的时刻
山水出画,宣纸皱成一团

无论怎样
谁也不能把这挂山水取下来
钉牢它的眉骨,有宿命的倒钩


《骨中的山水》

此地多山,多为一指山
除了指,笔、树,乃至大漠孤烟
都可看作一种赋形

顶天立地,或顶地立天
主语和谓语
皆是一个立字

此地无水,干燥,脆性,硬朗
水被排开——
水被排开在无人看见的地方

此地的山突然、陡峭,真的很硬
多少人爬了一辈子
也爬不上去

至于登峰造极,临顶把盏
踩山于脚下
无异痴人梦话

山又何尝不是对骨的图腾与抄袭?
补钙,补高,长势喜人
岩埋头作贡献

时间一长,就有山水自泉眼流出
水长流哦
髓说不说话,都是其中的精华

伊甸园。苹果树
一块肋骨旁逸斜出,显山露水
人之初的山水自此有型


《血中的山水》

浅至苍白
深至乌黑
红色的山水不保红色

王维蘸一滴血
诗里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陈子庄蘸一滴血
画里青山便是家
莫愁明日无米煮,河东分我一杯霞

写山水,画山水
山水流动如舞,舞动如蛇
三万里,我逮不住它的七寸

嗨,多么慢长的流动
几千年了,一代一代
传承山水,又传承山水

几千年了,一辈一辈
一朝一朝,变了山水
又变了山水

是血,总要流动
山水在流动中循环,转化,出气
山变水,水变山

到得山归山,水归水
盐始终是骨头
水始终占到六七成上下

情急时
喊命的腥气,闹海的咸味
坏了一幅好山水


《内心的山水》

内心的山水
从针尖出发
大得没有体统

也小得不能裁取
三千头豹子纵涧而过是一轴山水
一只小鸟凌空飞绝是另一轴山水

空,在落空处
成为一级境界
顶级的境界,远在山水之外

亲山近水,一生的出入、亏盈
多么葱茏。写尽天下山水
只为写出一间茅屋

横装竖装,横竖把自己装进去
为富不仁,添点山
为仁不智,加点水

内心的山水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即或隔着一张皮囊的距离

心有山水的人
处处都有山水
眼睛一眨是青山,再眨是绿水

心有山水的人是至福的人
至福的人
生生死死,全是真山水


《魂中的山水》

一生建场的人
是一生采气的人
气场里的山水,被一根游魂牵着

山水缥缥缈缈清清晰晰
山水近在咫尺远在千里
撩云拨雾是日课

魂牵梦萦是日课
哪里敢喊,生怕一吱声
山水,就破了

就像她破了——
有那么几年
她是我的山水

蓄着,养着
三生的修为
是不让山水在时间深处漏气

比一尾梭边鱼滑,比一幅山水画轻
比一笼烟波史远
魂中的山水浮现山水魂

到底是山水
这头喊魂,还是那头喊魂
云遮雾障,外人分不清

自己也分不清
声气绵亘,大无声
真容沉底,不显山不露水


《胸中的山水》

走遍全世界
只有此处的山水
有一笼好肝,一叶好肺,一副好心肠

帝王者,胸装山河
苦命人,胸藏丘壑
胸有山水的人,不是艺术家,就是多情鬼

胸中的山水:
酒肉的反义词
酒肉的近义词

出不得山,离不得岸
漏不得气
见光就是屎尿的山水,山水的屎尿

胸中的山水五彩斑斓
活在五脏六腑中
有人隔着肚皮听山听水

之所以发明望闻问切
就是为了寻到
黑暗里沙漠中那一处山水


《肉中的山水》

水多于山,上山又下山
山中:蛋,白,油脂,维生物
多于矿物质

山水在肉中跋涉、串联
歌声时响时哑
痛感比痛感到来时更痛

包块的半岛
长得比刀快,比地幔大
这一点,令所有的邻山低头,羞愧

很多时候
不管用什么词,不管怎样掩饰
也管不住山水的激动,和颤抖

这当然是不智的
甚至是要命的
既然命运给了位置,做一只枯叶蝶多好

是啊是啊,身体的祖国临危
割让出去的
总是肉中的山水

断了山脉的水,断了水脉的山
一把筋脉,缝上仇恨与思念
团着祖骨打漩


《肺上的山水》

此间葱郁
既粗枝大叶,又细枝末节
山水起伏不休,吐天纳地

山水一分为二,再
左二右三。奇峻风景
可谓神来之笔,可谓鬼斧异工

洞穴曲径通幽
气口备预案,喉管与鼻孔
——和平年代也有两手打算

五行中属金,乾阳中从阴
出入大自然,逻辑的肺活量
只与秋气通应

此处的山水是热的
与体温同山共水
红红的,有生气的颜色

发烧,咳嗽,结核,怄气,咯血,葬花
最后冷下来
黛玉的山水促狭,娇嫩,美而短

哦,体内广大,多山多水
多少年了,人们抽丝剥茧,越来越热衷
透视肺上的山水

为了这个
大家伙儿远离尘世,相忘江湖
山水间纵情,忙着把一口气搬运


《有山水的人》

有山水的人
山水是活的,青山青,流水长
命里依山傍水

有山水的人
山里山外都有食刨,水里水外
都有鱼打

所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指的就是有山水的人
是地主,不一定有山水

有山有水的女人才叫女人
面对男人
藏得住金银的女人,藏不住山水

好女人走来
波翻浪涌,里里外外枝繁叶茂
山青水秀

女人的一半是男人的山水
男人的一半何尝不是女人的山水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有山水的人
是仁智的人

有山水的人是有路可走的人
甭管山路,水路
脚下动词总之多一条路

行遍千山万水
有山水的人
天高皇帝远


《耳中的山水》

耳中的山水是声音做出来的
水来得潺潺
汩汩又淙淙

山的声音则来得很大
大到了天上,大到了地下
大得如此周详、安静

动静天衣无缝,这般组合
正是山水的相得益彰
爱情的收放与绝响

山水词典里,离开了山的水
不是水,离开了水的山
不是山。这同样适用耳的词典

声音这种材料
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山,各种各样的水
听山水,相当于盲人看山水

山水坐落在耳盘上
底座圆圆的,深不见底
一圈一圈旋得很远直抵五脏六腑

肉体的地漏更像磁石
那么多山水进来,耳孔被塞得那么死
死活只听山水

最能听懂山水的人叫知音
伯牙与子期
高山流水,山高水长


《眼中的山水》

上山游泳
下水登山
一汪静液展开倒叙的算式

眼睛也是水镜
山水聚焦,在眼睛里看见自己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都是自己

机栝是,眼睛眨一下
两个自己
去了哪里

眼中的山水
在里边,也在外边
黑白分道,两重天

白是虚词,最多是饰词,更可能是
一记飞白。黑就不一样了:
实词,更是一池前世的水墨

遇见坏山水走来
眼睛关门闭户
关门闭户,自有最好的山水

此间,最干旱的山水
也可以是湿润的
带点身体哲学的盐


《舌尖上的山水》

俗话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把山水装进胃袋,非仙人作派

如果美有一个代称
一定是山水。世界略等于人世间
与山水之美的求和

俗话很俗,俗得像真理:
一曰,民以食为天
二曰,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慌慌

沿着一棵叫白菜的小草
一只叫兔子的动物
我们的牙口,充满山的想象力

但不管怎么想
诵经,诅咒,不管怎么努力
也回不到啃山的蛮劲

让一根刺回到一条鱼
一筷藕回到一塘荷
我们的舌面,白浪涛天,卷起一河的水

与山水交集
山水也会伸舌
两条舌绞在一起,形同窒息与深吻

山水喂养的我们
总之是要向山水走去
走去喂养山水

小羊跪哺
滴水恩,涌泉报
山还山来水还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2014年6月20—22日


《鼻中的山水》

鼻本身就是山水
一座终老山,加两条河
水草终年不枯

鼻是五官,但它排斥五官
耳眉眼鼻口
叙述山水,鼻有鼻的方法

把气息、空气、风和
自己有翼的吸力,做复杂混合计算
是鼻的日课与练习

用云的云味,说出山的高
用鱼的鱼味,说出水的深
气味无形,山水有形

除了形状和体量
还能嗅出山水的颜色:
蓝,黑,白,红……

比如说,冬天的山水是白的
白的雪,白的冰,白的雾
白的形容词

比如说,春天的山水是红的
在我们大巴山,杜鹃啼血,映山红,映水也红
一时间山山水水红遍

当鼻子灵得像了一条狗
就可以嗅到山中的瘴气
水中的毒

所以,一般来讲,鼻在
就不会迷路,闯进时间死亡谷
落入敌对山水的埋伏与陷阱

上帝安排人类失明,失聪,失语
尽可能不安排失嗅
嗅是人类联系山水的最后通道

2014/6/23


《命中的山水》

山水,寺庙,敌人,朋友,动物
在身体中驻扎
更在命中吃烟,蹲坐,嘭嘭走动

命带的东西
数山水无关紧要,最关紧要
山水的一大半,是风水

有人处处掣肘,万事不顺
有人顺风顺水,风生水起
有什么样的山水就有什么样的气象

看不见山水不等于没山水
看不见的山水
往往是大山水

大山水不一定挂墙上,写纸上
甚至不流于血液和骨头的口头表达
从丹田到丹田,大山水用小周天循环命数

女人当然是山水决定的
命不带山水的先生,命不带女人
此理反过来也成立

山水有问题
不是山有问题,水有问题
而是山水犯冲,不同命

山与水同命:合相,接气
才是命中的山水
命中山有多高你就有多高,命中水有多长你就有多长

对于命中山水
我们忙碌,修葺,诗画,都没用
唯一能做的,就是认命

2014/6/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9:09 , Processed in 0.13783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