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85|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4最后一首。外加7个。

[复制链接]
徐立峰 发表于 2014-12-31 20: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只仿佛一瞬


惭愧,年过四旬仍不擅于表达
一把灰尘里的恐惧。

一年过去了,又一年。
时间漏出身体像琴声流下十一楼,
最终从枯枝栅栏间消失。
这是照相机拍不到的画面。

我在这里度过的整个夏季,
只仿佛一瞬。那时,
雨水多,树叶碧绿。
清晨能听到溪流和布谷的声音。
北边群山错落,南边城市,
其间道路簇拥着房屋,给人
安慰。更有女人因为爱而裂开的
肉体,滴着蜜,亮晶晶,
亲切如故乡肥嫩的田地。午觉后
醒来,慵懒相依,
看《阳光灿烂的日子》。
黄昏,一阵蝉鸣声里
她煮百合粥,我读吉尔伯特。

又一年过去了,总是。
冬天我怀念夏天的窗口,
那窗下,谜一样的热情和忧郁。

惭愧我现在
披着一个街区的冬日暖阳,
写下的文字,偏无法抵达
那样的时刻她的沉静我的盛夏。

2014-12-30

* 《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导演的电影。

* 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1925—2012)美国诗人。生于匹兹堡,曾在希腊、日本等地生活多年,后长期居住在旧金山等地。出版四本诗集《危险观察》(Views of Jeopardy, 1962)、《独石》(Monolithos, 1984)、《大火:诗1982-1992》(The Great Fires: Poems 1982-1992, 1994)、《拒绝天堂》(Refusing Heaven, 2005),以及一本诗选集、两本诗歌小册子。









@ 这条街一望无际

四周醒着,向秋天过渡的夜。
今夏最后一场阵雨
在弹奏大街。灯火都迷朦,零星照着
梁溪路一带的建筑、幽暗和潮湿。
兴许还有,镶进雨声的孤单眼神。
看不到尽头,这条街一望
无际。但我确信从中
看到了什么。并祈求:众生平安。
我只是苦于无法以精准的言辞
来表达:那忘掉的过去、隐约的未来。

2014-8-19



@  昨日重现?


突然静了。一首歌听完,
看到远处山势在夜色中起伏,
多少有点悲伤。感觉,
如异乡的街头多出一个人的奔跑。
坐在那,不确定想些什么。
挂钟烟缸和四堵墙之间,
二十年,就那样过去了。
秋天的下弦月,年年来照亮
窗前你离开后形成的寂静。
而频道永远锁定的那首歌,
怎么也听不厌。它那么慢,
反复提到你和林荫剧院渡口的联系。
途中的秘密,在卡伦.卡朋特
低沉忧郁的歌声里。
那年你送过江去的背影,
吹散在一阵风里。屋子
突然静极了。屋内摆设,
又得重新打理一遍。像二十年后,
有人刚从异乡滴雨的街头赶回。

2014-9-20

* 《昨日重现》美国歌手卡伦.卡朋特的代表曲。




@ 繁星满天


繁星满天,像一场旧时盛宴。
意外重逢家中那些死者后,
我就醒了。仿佛走了很远的路
又回到原地。楼下蟋蟀成群,
在一座城市的睡眠中,整夜
吟唱永恒的歌。同我年少时听到的,
不一样了。迟疑着,

侧过身去,我一下子翻越了
两个二十年。穿过寺头老街,
穿过瓜洲古渡和青祁路,
抚慰人时各自独特的景观气味颜色。
寂静中迎来
过路卡车的引擎声引起的衣橱
和身体的颤抖。这样,

确信仍活着。确信孤独,
本身是一种存在。
我相信是一个家族流逝已远的那部分,
来枕间托梦。他们回来的次数,
在这些年是越来越少了,
而我去过的地方,放弃的选择,
越来越多。经常在夜半,
莫名地惊醒。冥想着,不愿开灯。

直到房门被推开,目睹他们
围在朱漆的八仙桌前吃饭,一场
令人难忘的团聚。老宅。谈笑声。
酒和菜肴。六十度白炽灯
将亮到很晚。没人注意我,
我发现以前的我多么年轻。
我用力张望,想挽留更多。
我在一阵阵熟悉的气味里越睡越清醒。

2014-9-25



@ 鸟 经


最近常抽的烟是“黄金叶”。
常捧着本《黄金时代》,
五官尾随细节,退回那个更年轻的我。
日子往返,不完美也不糟糕。
形骸渐老仍健康,对快乐的期许,
少于对肉体黄金期的追忆。
经常嗅到某种虚无感缠在烟丝里,
分泌的焦味苦味,中年那般突然。

四十岁后,早晨的勃起,经常,
像鸟声一样醒豁。鸟声那样注入新奇
给枯燥的世界。在这间熟悉的
老房子里,经常输送死亡观念,
给住在身体里迟钝的我。
而外面,入秋后天气多么好啊。
像苦行僧穿越闹市前冲开人群的眼神,
四十岁后,一种激情

里面,有山泉流出山谷时不强烈
也不压抑的余响。来自
人类,不再那么喧腾了。
以此为轴,旋转出所有我到过的地点,
动荡期的欢愉和苦闷。那几乎
是另一种生态,如今变得陌生。
四十岁后,经常地,我在它们
积攒的蔚蓝里读明白世界意味深长的笑。

2014-10-12

* 《黄金时代》,王小波小说。



@ 秋雨落进黄昏


秋雨落进黄昏,
电台在播,一首慢节奏的歌。
沏了茶,面对面坐着,
我们谈到父亲,谈到
埋进旧旋律快被奔波遗忘的事。

每天一次,窗外的晚高峰,
发生在同一条街上。
叹口气,你说起儿时农忙季节
乡村热闹的开阔场景。田间,
他一米八八的个子多么显眼。

还有一手精湛的木工手艺,
带给母亲的骄傲。接着,
短暂沉默。暮色忽然滑向了凝重。
谈到他出殡那天,
一个晴朗冬日里的严寒,你

紧了紧身体。我听到
他遗传给你的嗓音里轻微的颤栗。
这些年,为保存某种听觉,
抽屉里父亲的手机号码我一直
留着,用钢笔记在他照片背面。

这些年我挣扎着写的文字,
都和死亡有关。
仿佛从中,能确认我们真实的身份。
今天我们谈到他,大概,
同他活着时谈到他早逝的父亲

生前的琐事,有类似的氛围
和悲伤。窗外有类似的秋天,
类似的黄昏。有朝一日,
当我们的后代谈及你我生前往事,
情况又会怎样?你掐灭烟,

我喝着茶。那时雨会照样落下,
并不理会他们在说些什么,
为谁悲伤。星球照样运行,
流水照样流淌。乡村城镇和市集,
大概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2014-10-25



@ 峰峦起伏,好像往事在发力


一本书读完后涌来的空旷感,
弥漫。同人到中年
才在意的古铜色清晨很配。
遇见什么,就接住什么。
稍后又是老调新弹,像魔术棒一挥,
房屋树木行道线,全都沿着
某种寂静,恢复了本来面目。
街角开过大巴,生活声渐浓……
看到我关心的事物排列的场景依旧,
光照下绿荫藏起的秘密依旧,
钥匙叮当,听到开门关门声依旧,
早上六点半,我用一碗薄粥,
祭慰书里描述的,家乡饥荒年间
冷冽的月色。用这缓慢、
安稳的活法,接住老辈人临终前
投向房梁的目光。梁中央挂着万年青,
和一匹象征喜庆吉祥的红布。
梁下数米,三五牌机械座钟,
总在以滴答声延续他们死后的时间。
唉,靠河的雕花长窗也旧了。
窗外峰峦起伏,好像往事在发力。

2014-11-20

* 江南风俗,新屋落成,屋顶正梁中央要挂红布和万年青,寄意吉祥、长久。



@ 电线两头隔着一条乡路


已是初冬。午后下起了
零星雨。不远处的某地,
闲静乡村,裹着河道菜畦水泥桥,
同我记忆里那些断断
续续的鸟鸣,无端厮磨着。

窗户半开,江南景物平远。
枯枝,在檐墙间隐现,
对应桌上倪云林容膝斋图的笔法。
这萧简质朴,是真实的美,
值得用一辈子精力去追慕。

关于一个人如何过一种合乎内心
所想的生活。关于
很多年前被鸟鸣惊扰而中断的
话题,仍有效,悬在时间里。
但这个电话拨往昔日
常光顾的地名,不为讨论。
只为怀念消失鸟声里的好日子。

电线两头,声音都旧了。
三十年灰尘落下,想那乡野深处,
老去的不只是村庄和情怀。
应该还有,一条长满杨柳国槐
颇曲折的小路,寂寞,
漫长,雨后泥泞,紧挨着沟渠。

这条路,有时迳直伸向身后
求知欲旺盛的夜晚:天池巷,
二楼画室,吴昌硕和石鼓文,
徐渭的芭蕉,朱耷的残荷……
灯火召回多少笔墨下的亡灵和传统。

有时它跳出记忆,在这
潮湿午后,绕开新建的厂房去连接一处
安于淡泊的老地址,宣纸堆里
一张老面孔。关于存在的观念,
也旧了?眼见耕地荒芜
而草木萧瑟,工业化的人群熙攘
汹涌,走稳这条乡路确实需要胆量。

但我们说着,另外的事。
提到孩子和工作,平时读哪些书?
有何新爱好?说到以前的朋友
都去了哪里,在做什么。
我们说着健康的事。说着这个季节,
北来南往的候鸟挂在天际的队列。

2014,11,25

* 天池巷,无锡锡北某村巷名,年少时学画学书法篆刻,我常去天池巷胡石奋兄家,消磨一个个难忘的夜晚、周末。这些年石奋兄仍在坚持书画。

* 倪瓒(1301~1374),元代画家、诗人。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存世作品有《渔庄秋霁图》《六君子图》《容膝斋图》等。著《清閟阁集》。

* 徐渭(1521—1593),明代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字文长。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和军事家。生性狂放,性格恣肆,在书画、诗文、戏曲等方面均获较大成功。他的写意水墨花鸟画,气势纵横奔放,不拘小节,笔简意赅,用墨多用泼墨,很少着色,层次分明,虚实相生,水墨淋漓,生动无比。

* 朱耷(1626—约1705),明末清初人,中国画一代宗师。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个山 等,江西南昌人。明宁王朱权后裔。明亡后削发为僧,后改信道教,住南昌青云谱道院。擅书画,花鸟以水墨写意为宗,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山水笔致简洁,有静穆之趣,得疏旷之韵。擅书法,能诗文。

* 吴昌硕(1844—1927),原名俊,字昌硕,浙江湖州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别辟蹊径、贵于创造,最擅写意花卉,以石鼓文中锋笔法入画,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敦厚老辣、恣肆、气雄,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画面用色对比强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6:03 , Processed in 0.17176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