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196|回复: 4
收起左侧

黎衡诗二十首(2006—2011)

[复制链接]
黎衡 发表于 2014-12-24 10: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黎衡 于 2014-12-24 10:55 编辑

走廊上的斜照

夕阳从楼道转弯处绕进来
走廊如石板画,挂满衣物
——大衣、内裤、人影、空衣架
嗫嚅着滴下水,这灰烬的尽头
是一湾斜照

很多人泊过来,沿着通道走进我
一直是这样的时刻,安静胜过
熟睡后一场雪:我们用啤酒起子撬开短信
我们读一支烟里的战争火灾
醒来已是多年后
把黄昏当成了拂晓
把你当成我,仍能叠好死去的
放回自己,在暗中看你们完好地
沐着祥光

2006



某地

某地你曾经去过,后来把它剪成
一部老电影
某地你总是说起它、计划它
你约好的人过早死去
那个地方成了一具
透亮的骨灰盒
某地是你的安身之处,每天读它
读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
某地会突然闯进你
一到那里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叠好地图,你问:“我来了吗?”

2007



夜间上坟

大家打着手电,亮光一点一点
剖开山坳的路
我看见石头、杂草、泥巴
随后它们就像卷轴
合成一道黑暗的缝,我看不见自己
他们也看不见
这道缝怎么收拢了我
接着收拢深沟和群山
接着这个夜晚成为一个点
或者这个点,就是我们还未找到的
曾祖父的孤坟

2007



陌生人

你发现他,但你看不见
你经过树林,他是隐约的脚步声
你回头看到人群,他是每一个
他伸出一只手,有时牵着你

在多年后的湿地,迅速下沉
是公交站牌,不同的数字,一会
又四散而去,甚至他(她)的脸
美得有些惊悚,在一个阴天
突然把你覆盖

2007



清平乐

手扶电梯上,我拉着你,缓缓上升
有时下降(神驱使我们)
神通过你的眼睛看我
这时我们是最后,是唯一
是一个老人,是无数孩子
是被困的天空,是下沉的东湖
在你沉醉的笑脸上

消失。而人群出现
群光广场
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
未来夏天

2007



哀歌一种
——穆旦九十周年祭
  
1.
一双手撕开了船票,瓷碗,春天的锁骨
撕开了旋梯,三更,黑色的雪花
冬夜的屋顶有了一个缺口,继而也被撕碎了
那些散落的碎片,银针一样立起
寒冷的孩子蹲在针尖上,沉默被撕开
叫喊被撕开,北平、汉口、蒙自
一页一页撕开,一双手承担不了纸屑的重量
只有一个空洞的胃,在一平一仄地颤抖
毒素从指缝间渗出来,大坝下成群的
蚂蚁和人民,仍拥挤在鞭子的阴影里
一双手抓住细弱的地平线,抓着,又摊开

2.
在这条地平线上你走着,用身体
弹奏失声的琴弦,背后余震中的城市,晃荡如一个
生锈的自行车铃铛。从英语的泰晤士河
和俄语的波罗的海里,你钻出来,把不能发表的
译稿交给最小的女儿,把最后的信寄给衰老的父亲
把自己藏进另一个  地道般漫长而幽冷的
名字,偶尔有二十八年前的明信片,从地道的尽头涌上来
明信片背面写着你给女友的诗,那些汉字
在中国和美国之间  鼓荡着意义的深海,现在
连肉体也成了干瘪的浪花,踏着浪花你一个人
走上了医院的手术台
  
3.
“主啊,”你说,你说着,你走在
湘贵交界的乌云里,炮声和死尸使你永远带上了
沉重的乌云,你说“主啊,”你说着,你躺在
缅甸原始森林不断下沉的黑暗里,你看到
有一条通道为你敞开,通道向你走来
你揉着,挤着,你把自己捣碎,再加上点
天外的墨汁,“主啊,”你说,你说着,你站在
归国的孤轮上,但天国是远的
通向欲望和批斗会的小路是一条
软绵绵的皮尺,什么也量不出,你只用它
绕住自己,你听到了吗?漂浮的天使曾对你
讲着汉语,你说“主啊,”你说着,你睡在
比身体还陌生的墓床上,只有文字
留下了你的某些部分,它们像肉身腐烂的大地上
降下的一层霜晶,它们孤独地
呼啸着,把一个凹陷的背影裹挟而去

2008



幻象


1.
车灯割过黑暗的湖
一辆一辆的
倒影
碾过来,你看到你
陷在
光影的沼泽地
越来越深。又一面墙
成了海水
你游啊游,顺着公路
牵成的蜘蛛网,那么
洞口呢?


2.
那使你沉迷的也在使我狭窄
树的形象拔地而起
阳光有时
更近于峡谷
在危险的谷中你跨上
闯来的马,你误入自己的
原始森林
你被一只黑色的喙
叼到
更黑的地方
你突然
回头
以为我看不见


3.
停下。
从苍蝇嗡嗡的垃圾堆
到栏杆对面。
从樱花大厦十七楼
朝下
一头扎进
一次性塑料杯泛起的
泡沫里——
到处都是家园
但没有路!
你悬着
又不甘心
你掉下
你用力蹬
你简直要溢出自己
像一列加速度的火车
没有了轨道


4.
但是我握着一把钥匙
房子在拐角的
二楼空着,
我慌乱地经过内心的
废石堆和污水地
却有一辆翻斗车
卡在路口
从它卸下的泥沙和荆棘里
我走出来
但是我握着一把钥匙
我和你锁在
其他的地方。
我上楼,开门
房子就没了
满天的钥匙啊


5.
当我和你轻快地
穿过街口,这是不是另一个我
虚构的影像,他裁下你
放在每一个
我埋头的地方
雷声、水果摊以及
某年空荡荡的公交车窗口的
一双眼睛
夜行车飞快地
开呀,拐呀
他隔着一场洪水
望着我


6.
我就探出了头
桌子准备好了,浮木被抓着
午夜的城市
裹成一阵浪,可还远远不够
隧道、阴影、烂醉的人们
像越来越迫近的催促
可即使我钻了进去
又能看到什么
我几乎被充满,随后
重重地摔下来
我躲在小憩的
院落里,可是围墙倒了
有一张嘴,等待着要说的话
有一只手
伸出来,如同不曾存在过


7.
“我爱你。”我也想爱更多的
村落、标语、走在建到一半的楼房墙脊上
举起铁锤的人,这不是洞穴
是每一张脸,摇晃着,瘫陷着
而我只是盯着你,这么美的
少女的睫毛、嘴角……我惶恐地
抚摸,我拔出空气中的刺
“我爱你。”但我没有到达
我在没有回声的大地上
听到人群在哭、在碰
在无数个角落
转过了头


8.
是的,我们需要粮食,
丰收的十字路口,忍耐中的
稻穗,金黄的身体并且
我们需要煤!有什么在雨中
默默燃烧,烧着行人、哭喊、
楼群、翅膀,并且
我们需要锄头!锋利地撬开
自己,我们在米粒中吞噬,在四面涌来的
乌云里冲刺,在空无一物
的广场上
被提地而起


9.
但是你抓住了吗?那不仅是尺子,
不仅是扶梯,
不仅是横尸的荒野中心上升、
下降的旗帜……闪电不能
野猫的眼睛不能,污浊翻滚的江水正
淹没一切,你
游到岸边了吗?
岸也在漂移,窗户发出闷响
一个孩子
闯到了楼顶
那是你
在环顾着茫茫的
喧嚣和岔路吗?


10.
不如你就是一枚钉子,牢牢钉在
光洁的白纸上,过去的一切
在写呀,画呀(虚构一面墙)
你一闪身,穿了过去
(你说那边是什么)
它就是什么,(假如是)
一条黄昏的单行道
在收割的陡崖上,在被缚的
梦魇里……在起伏,在晃动
在敞开,在进入
一束光。一把刀子。
苦难的,罪恶的,
欢乐的,愤怒的,
无限!

2008



给小保罗

小保罗,我多想为你写一首诗
可每次一开头,句子就会被阴影吞掉
就像你即兴的一幅画,它不是方向
而是缺口……
    我真的喜欢你画的“长江大桥”、
“众峰之巅”、两个对位的小人儿
我感到我是在看着你
        微型银幕般的眼睛
你把你梦里的一瞬,倒映进升高的江水
那闪电似的拉索和驶过的火车上一扇扇
恐惧的车窗,都让我再次感到了童年的
漫长和重复
    我小时候没有一天不在
盼望着长大,而今天我竟然被你
猛地惊醒,我的模糊的脚步声不正是
你的钢琴声?那时候我全然不知
道路、真理和生命
家是门?升旗的操场是旷野?
今天我听你弹奏自己创作的“明亮的早晨”
我听到你把黄金砌进了
              隔壁的谈话
有一次,我们谈到暴政和死亡,寒意一点点蔓延
直到你恬静的琴声响起——
    一个孩子,一个天使
    成了时代的休止符!
我感谢那个时刻,你真的是
神给世界的礼物
这个世界只为你敞开,其他人仅在缝隙里
分享你晨星的喜悦

2009

注:小保罗是建春八岁的儿子李沛然



无音之乐

主,你在这里
你向我敲响黑暗之铃
那声音的海水在我岩层般的
肉身里翻动
潮汐在把我拉远
我在每一滴水中分身
主,你的光掀起亿万个
细小的波澜
在波纹的振荡中我遇见你
我在你里面越来越小
是的,主
我抓紧,又抛远
你的目光是处处的悬崖
将逝之物、已逝之物
丢弃如一片桃林
但是主,你在这里
那速朽的楼道
那透明的圆心
那秋天的和弦
那骤雨的气味
你都以帐幕隔开,但是
主,我一个人
矗立在你无边的帐幕
黑暗中飞石闪闪而过
主,你在这里
你汹涌,又巍峨
我的灵如一面零落的旗帜
被你鼓荡得铮铮有声
主你又远了
你就像金色的大海远了
我看不到海,却时时
淹没在浪花中,主你在这里
你一会是贝壳
一会又是海螺
我听你把涛声
放在我礁石的耳畔

2009



使命

在熄灭的中心我成为通道
我愿意走到通道的尽头

2009



回声


1.
时候近了,请停止
请停止——时候近了
握住弦,在十平米内
张满它!张满一间屋子
时候近了,一间屋子或
世界的嘴唇,世界正
绕着吊灯旋转,吊灯即
冬天的褶皱,又被冬天
吞回自身——
时候近了!沿着
黑,墙壁沿着
冬之反光,在弦
以外,时候近了


2.
在过去成群巍峨
阴阳立住山脊,成了
光的旗帜,旗帜
滑落,木叶与江水森森
大片投影沉甸甸地
挤向一个孩子,在孩子
成为孩子以前
在过去成为过去以前
在言语返回言语以前


3.
箭就离弦而出
老街就离弦而出
身体就离弦而出
箭不动,喊声无声
乌云无色,在黢黑的
盒子里,我们撞啊
我们撞,每个人扭动着
自己的盒子,在阳光下鼓起
万千风帆


4.
每个人面对着不同的大海
箭在海面上穿梭
相反的箭在咸风里逆行
鸥鸟叼起一点
慌乱的海水,投向夜之
巨井——大海与大海在相互的
崩溃中,奏出滑音


5.
那是海,那海
是,那是,
那,铁屑般的
我们,真要被夕阳的箫孔
吹远么?我们奋力抓住的
浪尖的棘刺
在此时此地拍打
罪的
微型之岸


6.
看,那雨中的广场
阳台上悬垂的云
窗玻璃一样打碎的阴天
  
看,那老街,那长巷
那夕光中四处埋伏
哐哐作响的匣子!


7.
打开,关上
时候近了
孩子在坟山迷了路
山谷铅块般俯冲
关上,打开
时候近了
风以巨大的镜子
晃入我们
从一数到七
从一数到三
从一
数到一,时候近了

2009



两周年的情书

你的沉默如雪花下在我周围
我好像看到你的睡姿时时处处向我耸起
我好像看到你有时透明,有时又像钝铁透不过一丝光
你简直是我的孩子,又忽如我的母亲
时间褪去了它的蓑衣,雨水浇着我们
你多么淘气,我又多么缓慢
让天空和原野的回声通过我们不断返响
神的应许让我们站立,让我们显形,
在彼此的注目中。现在,
所有的初和终垂向这一瞬间
所有的山崖在我们脚下成为毫末

2009



四月十一日

永恒中的这一天,如一个眨眼
街道延伸并且转弯
公共汽车的玻璃,颤动在银质的光里
阴天,清晨时分的暴雨声
悬垂着,切线般晃过
无穷的白昼
之弧——

祷告,借着双臂
让我在峡谷屈伸,在十字交叉
的道路中心歌唱

这时你正安睡
百合、勿忘我和玫瑰在桌上发出
雕像般的幽香
不远处,高架桥的施工钻井
随着暮色的刻度下降

这一天如一只手
在黑暗中摆下座椅
那从前和以后的风
鼓荡着

我们庆幸能够回忆和原谅

2010



你见到的

你见到的是你从未见过的黄昏
易碎而偏执的风景戏剧
你见到的不是拉索,或江水
不是三年前满街的
飞絮追着引桥
记忆之失败,雕塑了
向下的倾斜旋梯
你见到桥下铁栅中
废弃的儿童乐园,从
旋转木马的笼中
生出上个世纪的
孩子的铁锈
横穿马路的人在江风中纳凉
你见到夜的两肋
收紧了火烧云

2010



孤独的马铃薯

在安第斯山阴雨的村庄
无路的积雪,渊面海岸
印第安人到来世界尽头,从地下
挖出太阳,像一种平凡的肯定
抵御着重复的寒冷

八千年后,西班牙水手把它带到伊比利亚
两百年后,骑驴客带它翻过了大巴山
一九八八或一九八九年,我等待着冬天
等待着停电的一刻
堂屋将只剩下炭火的星星

外婆将用火钳,从星云的洞穴中
为我刨出一颗滚烫的马铃薯
一个星星映照下的,热气腾腾的小站
剥开它,像黑暗田野上的一次收割
醒来我已被长途列车载远

我曾在中途下车,发现马铃薯
成了人类的地图,带着泥巴,一颗颗
四处滚动,所有的儿童捧起它
我孤身一人走了很远,感觉自己
在土地的深埋中,睡去并等待

2010



无题

雨后,深夜的笙
街灯光晕的排箫

马路的大提琴回响到长江对岸
天幕在城市上空卷起的长号

听,上帝是:沉默的领唱
“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
你们里面。”街市扭曲为
波涌的湖,远与近的钢琴
摆放在湖面涟漪的中央

2010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火苗的复眼观看的水漩涡
抽丝一样睡去
结晶一样倾听
在每一阵泡沫中扑棱的翅膀
积雪的未来美人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秋天像不停的投石
小舟在云中静止
太阳在梧桐内部航行
你的死期抛锚
你的肉体下沉

这不可替代的吼叫之心
用光圈通约自己
你走向环形隧道
天国在七天的雾后放晴
大海如激动的告别
拥住你躯干的朽木年轮

2010



光荣

旷野早已无人
四十天的暴雨和四十天的沙石
宇宙蠕动着饥饿的胃
你要独自走向哪一个小小的星球的背面
穿过沉默的光环
开始说话,未来一直涌出鲜血
忍耐,使紧闭的门
从死亡的海底被喷泉顶开
你的梦盖满灰尘,你梦见你不停地
走向自己,你自己就是国家、
山巅、洁白的衣服
你在衰朽中成为流浪的琴弦

2010



火车上

我躺着,右手在左手的南方
心脏在平原上前进
我感受到车轮的抖动
大地用力跟我的骨骼握手

我的灵魂是梦的沼泽中
低垂的芦苇,我被黑夜压伤
但光填满了我胸腔的深谷

灯还亮着,像孤独的鹿来到了
我的额头展开的悬崖,而我
闭着眼睛,从高处望下去

想象毫无帮助,陌生人
在被规定的运动中
陷入酣睡。我也一度以为
喧嚣的地球已离我远去

2011



小镇一日

在他的一张杂乱的写字桌上
世界滚动着,像一个毛线球
随着电脑屏幕里的文字缠绕
线头是一天在铺开,是马路
拐过三个弯通向了政府大院
值班警卫误以为他是陌生人
登上了可疑的台阶,在夜晚
来临时从火柴盒似的黑楼里
取出一根擦燃了空气,还要
出来点着广场。“站住!”
他也突然觉得自己来历不明
三分之一的他在梦游,三分
之一在观察梦游另三分之一
沉沉地睡着,在收拢自己前
他先脱口向警卫报出了部门
原来边界上,和解就是合谋
他出了门,唉,广场也拆了
围栏后喷泉吐出囚禁的舌头
像他的争辩,找不到对象时
就和自己较劲:你为什么在
这里而不是那里难道仅仅是
高铁飞机就让大地一觉醒来
你为什么去做自己反对的事
难道生存就是一个无眼无耳
的问号只有双手在搬运拆卸
好比街上的工人挖马路再填
徒劳地再挖马路难道仅仅是
徒劳?你为何对大多数的人
无话可说,对想说话的人又
不知说什么!你为何也要被
时间的鞭子抽打取死的身体
明明知道闯入世界就是礼物
不需要嫉妒怨恨每一秒都是
永恒追着你把你推送在空中
他来到环形路口充手机话费
却说错了号码,让另一个人
代替他怀疑那个莫须有的人
不远处有高速路和污浊的海
不远的将来小镇要修地铁和
摩天大楼。这些都与他无关

2011




王东东 发表于 2014-12-24 14: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辈中的经典诗人:)
穗穗 发表于 2015-2-27 13: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顺祝羊年好!
明雨 发表于 2015-3-25 23:5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雨 于 2015-3-25 23:56 编辑

是好东西,有一些速度略快了
李明利 发表于 2015-6-9 12: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9:05 , Processed in 0.20071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