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136|回复: 1
收起左侧

搞点旧的,继续敬献普老师

[复制链接]
诗人燕窝 发表于 2014-12-1 22: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人燕窝 于 2014-12-1 22:32 编辑

啊啊啊为什么感觉就您一个亲~了!!
大家都不来了哦

注,请忽略“楷体”部分(写作计划)




一千零一夜 • 口音集



黎巴嫩口音

和自己说话,和静谧说话
它有一个墨西哥•黎巴嫩口音
和淡淡的烟味
说了一半的是晴天,另一半
梗在我们胸膛里
是阴天,无人行走的雨夜大街和灯光

和1940说话
它犹疑了很久,70年的口音
穿越铝管厂,铜制品公司,甜甜圈和玉米饼
卑微而贫穷的事物
焕发了光彩
还没有说出的话,都生了根

我用52赫兹说话
你好51赫兹。那些说过的话仍然亮着
北太平洋对墨西哥湾说话
在四月和五月说话
天上的人,整个夜晚都没有说过话
最小的女儿还在天河的水声里,请说话吧

星星和月亮荒废了很久
它们说出的话
成为我们的祖国。我们风暴中的身体,一切锐利的
和窗前的事物:蝴蝶飞过了枝头
带走夜里奔马的嘶叫
圣母亲节。用我身上的每一丝裂缝

对你说话。听到吗
每一种语言都学习着呢喃
它们的三言两语
在豆荚里,向我们约会一整个秋天
却什么也没说。世界难以名状
用身体说话的人们,还是没有学会表达

两种频率:你和我。我低下来
足以仰望你。让身体低于火,让语言低于身体


斗牛士口音

成为黑夜
成为自己的白天
成为一小片阴影的主人
向黑暗宣告:
来了。3月28日将成为29日
伊比利亚将成为岛屿
巴利阿里,加利那
我们将成为同一个板块,让血液
成为河流,四肢成为山川,道路,港湾
但不能,让天空成为地板
让时间成为锁链
11点55分,我成为时针,分针,秒针
回到表盘上
进入枯萎,重新拥有祖国
成为一切细小事物的光和影


顿河口音

大雨将至,我们会来到岔路口
我们会在地图上
一圈圈滑行
湖水高于天空,自西向东
被驱逐的永恒世界
带着鸽子的哨音和大教堂的尖顶
米申卡,米申卡
粉碎的生活还在继续吗
在北方,五月的小树林还穿着棉袄吗
这是最后一天,盛大和欢乐在路上
这是剩下的一切
高于湖水,高于光辉灿烂


人马座口音

她们在我身体学习攀爬
卷走我的日子
让我在枝头弯得更深
她们飞行在我前面,或后面
让我保留一截阴影
一些绝望
她们中的一个
把我带给道路和远方
露出根部,那些脆弱部分
另一个,填满我的空洞
踢出我的舞步
太平洋前进
喜马拉雅前进
我拖动链条
拖动星辰,拖动分裂的板块,拖动1898
抵达1998


夏勒姆在1865的口音

夏勒姆将至
天上的河流将至
它们在罗斯柴尔德庄园酿造十八种酒:1815
内森,1934阿道夫,2011雅各布
老父亲梅耶把判决书
写在芳香里
并诞下他的儿子们,5个
小白鹳脑袋
毛色纯洁,他们把画中的轨道变得漫长
另一截留在外面
伸向明净的早晨,使人们
倾斜,分享肢体的藤蔓,刺和花朵


钟表世家的瑞士口音

细小的领跑者
向我们展示隐秘的缔约
他们一行三人,用帽子连接地平线
和一切缠绕的事物
他们递出雨水的绳梯
攀爬虚空
最大胆的一个,是阁楼工匠
他驱赶起伏的时间
走过田野,看见麦穗扬起了波浪
仿佛热爱滚过我们身体


国务卿口音

赶在早晨时分后悔
赶在虫子还没有落进花心
水没有走在水管里,鹅卵石在乡间小路上
甜蜜在蜂巢深处,和皇后共舞
一个德国列兵,亨利
向她问起昨日电影里的生死
他沉溺在巨大的飞行中
而他们,迷恋于他翅膀上奔驰的风


美人鱼的丹麦口音

第六个故事发生在波浪底下
第六个主角是玛格丽特
她的叫喊
把沉船的波动传递到水面:
汉口路110号三楼
上海1895,他们居住的世界刚刚好
抵达她的门窗
她的梳妆台,她的珍珠项链---
那些甜蜜的岛屿:格陵兰,法罗,西兰!西兰!


第九交响乐的东京口音

接近美
接近暴力
下一个拐角,无穷接近于真理
它暴露右侧,它在那儿,用闪光的部分
撞击左侧
Perfect!你是我们的使命!
读出沉默的针尖
读出密纹中覆没的天国
众神喧哗,四野空垂
大贺,谁放逐了东京12点钟的君王?


博斯普鲁斯海峡,阳光在5点11分的口音

神秘的故事沿着蓝色堤岸
在方寸之间踱步,她们负责喂马
我负责相逢
拾辔,捡起一江明月
抱上马背
5点11分,她们的语言在地下
护送黄金升上麦穗杆头
她们的缓慢
让时间更加丰盈


Smith的两种费城口音

天上的云朵
看见小孩和狗奔跑
它们觉得
阳光编织的小树林很美,戴着小白帽
它们知道酒的年份,在花心的地窖里
收藏着每一种阳光的味道
在费城,最甜的酒是1998贾小登
他带来清晨的影响
把史小威的光和影,交集成体内光明的生长


罗马鲜花广场,四百年前的口音

果壳里的费列罗
把地下河流带到草叶上
每个早晨,流淌一百万条河流
一百万碧绿的河床
最大的是台伯河
最小的,是我的猜想
爬上你枝头,把阳光和尘土的飘渺世界
蒸腾为野地里行走的水汽


在新加坡的客家口音

吸饱蓝墨水的天空
给爪哇路92号写信:
你长大了
把绿色的课室搬到我对面
花的孩子们
小柯,小玉,她们都是田野的学生
接受同一场雨的教育


拉兹教给丽达的流浪口音

做手工活的木匠
邀请我,走进他的内心
暖和的星期六
他的房子清贫而美好
门廊半闭,有尖屋顶,壁炉和飘窗
从一棵树走向另一棵树
摇掉四周的雪
让我们身体象风一样被卷起
让心的北面瓦砾安静
露水安静
坐北朝南,都是用我名字打下的江山


罗小杰的兔牙和口音

跳到空中的
飞虫,小鸟,罗小杰
把一天的重量压在玻璃上
它们的舞会从冰岛
抵达我们在纽约的家,65,065海哩,吉姆大道
岁月已经过去
变热的街道和人群
成为泡沫,有时它们碰撞,分离
在镜中继续旅行,会看到
太早发出声音的人们
沉没在瓶中水,覆盖了旧世界的地图


变形的拉斯维加斯口音

在前面
跳了好几趟舞的人群
回到黎明前的天光中
他们上升得太快,让天空冒出白汽
荷官们鱼贯行进
派出手中牌,把春山发配给秋水
把黛青发配到螺髻上
明月曾相照
W,在夏天的队伍里
它们仍然漫步于青石小巷,直排轮和
一页页翻开的时光之书


1956的图灵口音

将进酒
将离开藤蔓,折叠出云朵
让雨水缓慢地生长
酿进一段山水险恶
酿进一段柳暗花明
让微茫的时间长出琥珀色的身体
和细密的光泽
在天地间上升的力量
日月是一种,你是另一种


少年维特的口音

要有你
要有我
轻盈的升上天空
浊重的留下。行走在水面的
是20岁的津巴布韦
她怀抱盛满雨水的夏天
贴着你的手掌心
长出了年轮。连续七天,在雨中攀爬的
是一颗碧绿心
来往天地之间的童话使者


有一种口音叫飞翔

在列车旅馆
喝酒,聊天,互相祝福
让表情中的亮光
跑动起来
空座位遗留着烟灰,残梦
被抛去的睡眠失去手提箱,鞋袜
围绕列车飞行
它们中的困乏者会掉队
压着云线,成为镶金边的蓝黑城堡


秘密花园口音

四点钟见到你
三点,我就开始高兴
小雅基,清晨是一种道路
夜晚也是一种道路
当我们醒来
天气那么的好
山在水的身边,你在我的山水之间
枝头站起来的少年
把明亮移植到我们脸上
共读一部山海经


1413的凯尔特口音

Echo,穿白衬衫的天空
有着相似的面目
也总有蓝印花布白兰花的女孩
再走几步
拐个弯,原住民仍然生活在这里
灵魂集市熙熙攘攘
幸福被打断腿
做过手术
在这里当门卫。Echo,echo
这是圣安德鲁1413
思念这种事情,不可能长久地存在
有时它是空气的味道
有时它无法表达无法分辩


女公爵口音

如果我是火焰
降临水面
仍然会燃烧,用一种摇曳的方式
告诉你
没有什么可以挟持你了
时间,流水,莲花般的容颜,和华美词语
纵然我不能告诉你
我压制了哪一次
颤抖,来自哪一次爱的肌肤
我也不能告诉你,每一次雨滴是怎么降落的
每一片叶子背面是怎么样的遗忘
而陡然的踏空
掏去了多少人的肝肠


“快乐的大脚”口音

来枯萎在我心底里
来把尾针刺入我的衣冠
用弯曲的语调充盈我的花房我的身体
但是共和国
没有一丝崩裂
没有一丝渗漏的雾气
我们骑马入城
把每一扇关闭的门窗变成明镜
每一座城堡都头顶星辰和日月


联想口音

被仪式掩没的人
停靠在海上
乘隆冬入港,以十二月为舟
一月为桨,二月为帆
头尾百丈,用细竹枝和浮木做成的楼船
运走前十一个月的
雨韵秋凉
他们坚硬,就成为我们的岩石
他们的柔软处可煨可烤
可以慢火舞动岁月的青翠,驱石入山
把羊群变成山坡的项链


一年二班的委内瑞拉口音

到我这里来
到满庭芳华和新绿中
她们马上要长成大叶子
一年二班
升上二年级。到一颗焦灼的心里
投下清亮的水汽
眼睛,耳朵是我们间的通道
当你想使用它
特别想,让天空做我们的调色板
沿着光和声音的梯子,到不同天气的真心里来


911口音

掉下来的只是时间
留在树上的是永恒的饥饿
掉下来的也是爱
不断生长的是孤单的你,孤单的我
45000英尺
仍然留在驾驶舱的人们
和留在舞台上的人们,打着不同颜色的领带
浅头发,黄头发
棕头发和它们安静的样子
冒出浓烟
劳拉,如果翅膀只有一半
天空也只有一半
到哪里降落呢
大道是农庄,托尔斯泰和他的祖国
大道尽头是破碎的11点30
小道是阿布和他的三只狗



11月22的替罪羊口音
马尼拉2011的拜伦口音
桑人口音
一盆水口音
沉默的邓肯口音



一千零一夜 • 语录


“是的,我在这里”(穆氏囚笼)

来点儿热的
来点儿鸟雀演奏的天空
当它试图鸣叫
“吾思定矣。吾道茂乎”把我们
置身于不同的言语和祖国
一起成长的细节抖落下
它们的光和影
你在那里
是的,我在这里


“它真的全属于我”(贝氏情爱法)

还说什么呢
我们在座钟里从清晨走向傍晚:
芦苇荡,青石板,米兰塔
半是青松半山云
游玩的孩子们和母亲
枝条柔弱
把内心的波荡带到街角公园
她们让我们道路逶迤
成为单一的甜


“人少了不行”(江小民搞起义)

更远的是浮云
是互相离开的人们
他们掏空了身体的金黄
追逐更广阔的事物
亲爱的人都留了下来
披上光和影
身体分出了田亩。耕种者
昼夜辛劳,很快耕耘到了祖国的边缘
有时我是他们的一员
有时我哭泣着
所有的裂痕
都是人民,都是拥有人民的祖国


“我们不能等待了”(奥小奥谈圣诞火鸡)

必须弯下腰,让国家成为我的姓氏
你成为我的笔墨。如果铁门不打开,如果天空翻滚
云层搅动波浪,时间挥毫,用血液的烈性子
画马,酿酒,制造凌乱的现场;秋水里的浮世绘
重复着男女,年龄,性别,无用的河山
自东经34度向西经150度,我挤进你名字中
照顾这些笔划。“我只是爱得比较多,”
必须的。在杀害之前静坐与游走;在凋零之前
仰望天空。人群珍贵又稀薄
必须回答他们的每一次飞翔和坠落
必须聆听这静寂。他们中有人掉下来
压断我们身体里的一根枯枝。自西向东
被丈量的一切事物都有纵深度。现在必须回答


“没有战胜不了的屁股”(老冯可夫司机)

一切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我们从台阶下来
堵在胸口的石头滚落
梦里还听见它们堕入太平洋的声音
天真的人总是最后一朵云
来自16岁的船厂和工人夜校
它跑腿,从蔬果、茶水和点心中
获取一些力量
我们爱得不多,也吃得不多
吃的刚好够供养一些爱
刚好让花朵开放在果实之前,然后落下


“狗屎!”(1919的恐赫者)

和一朵云蹲在屋檐上
等待后面的三天
都是雨天
身上湿漉漉的。我们傻等了很久
那是七八岁的一个早晨
太阳刚刚露面
我们留下字条给田野:
“等你长到草耙两倍高时,
就来工作吧。”
愉快的语调在风和海退去的地平线
笔直上升




“不喝一瓶是弄不明白的”(3月1俄法会谈)

“就在这里。还能闻到它的硫磺味!”(小查)
“240亿公里外的一杆进洞”(麦克康麦斯)
“眼睛!眼睛!”(达尔文)
“我想知道上帝是怎么造这个世界的”(小爱)
“如果没有乘法”(盖小茨)
“看起来不行却最终改变了世界”
“咖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冯小厨子)
“这个角色我已经演过了”(梁家辉)
“抱里丝,这有点儿搞笑”(Q童鞋)
朝鲜
大球小球 发表于 2014-12-31 16: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才收到。回头看了。我亦多日不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8:13 , Processed in 0.15449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