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30|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两首

[复制链接]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4-10-26 20: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10-28 19:37 编辑

《光明路湛河桥头的女人》

秋天的太阳不再强烈,
光线,其实照亮了一半马路,
另一半是河堤岸透明阴影。
早晨,商务大楼被均匀地
刷满阳光。马路上漂移的
车辆,忙着与大桥签到。
匆匆上班的我,被阻隔
在斑马线的一侧,这难以
逾越的小城洪流——
河堤暗影里,一辆机动
三轮车上,一个女人坐着,
头上方横着一个红招牌:
“维修屋顶漏水、防水”,
她穿咖啡色毛领棉衣,
手托黑黄面庞,沉思
在等待的清晨里。
紧挨女人的是口大铁锅,
那口沾满沥青的锅,反着
亮光的黑色,透着光的黑。
路人捂着鼻子,阻挡着这口锅
散发出的化学气息,女人好似
固定在车上,她的马尾辫
耷拉着,目光停留在对面的
工商银行,面无表情,
像一个蜡像。前车轮旁,
她的男人,身着迷彩装,
紧张地蹲在那里修理车子。
这时,我小心跨过已不太
拥挤的马路。公司女老板,
准时驾着宝马车驶来,她优雅
背影,快速滑入了商务大楼。
——现在,已是上午八点。


《我看见的那几只公鸡》

我看见的那几只公鸡,
住在两层鸡舍的上层。
公鸡们异常安静。偶尔有只
白色公鸡,低下头啄食着
铁盆中的剩饭。它们油亮、
花色的羽毛,让我想起
幼年飞来飞去的鸡毛毽。
铁制鸡舍下,装着四个滚轮,
仿佛一辆小型战车,停滞不前。
黄色的下斜琉璃屋顶,略带浮华。
红色的鸡冠,年轻地挺立着。
我的靠近,没有惊扰它们圆圆的
小眼睛。铁皮盒子内
留着它们见底的午餐。
那只白公鸡用尖利的喙,啄食着
盆底稀少的食物,却并没
发出太大的声响,它怕打扰
新来的舍友。鸡舍的一层,灰色
铁皮桶,被红布条拴在竹片上,
散落的烧饼,被撕成不规则形状。
一层的鸡,不知去了哪里,
仍有朵黄丝瓜花,小喇叭似的
遗留在笼里。鸡舍被推放在
农家院大门旁边,院门
敞开,迎着往来的游人。
阳光摩擦着门边瓷片,似乎
要破墙而入。光,掠过门口
鸡冠花,洒在继续在院墙上
攀爬的安静丝瓜叶上,有一刻
鸡冠花和公鸡在我眼前对话,
我们是不是同类?这会儿,
已是午后,公鸡好似在午休,
一切静悄悄。它们在回忆
刚发生的一件事,昨天
和它们一起住进来的伙伴,
挣扎着被满脸笑容的主人带走。
银灰铁皮抽油烟机,外置的长烟囱,
风筒轰鸣,顺院墙向上延伸着庖厨
气味。我幻想公鸡飞起来的样子,
在很冷冬夜里对着黑暗打鸣的
模样。我在暖和被窝里,它在
室外寒风中,叫醒我不同的
每一天,我似乎听到了公鸡的
歌唱。傍晚的鸡舍里,已
空无一物,而新的公鸡又要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4:36 , Processed in 0.14585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