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73|回复: 1
收起左侧

8手

[复制链接]
徐立峰 发表于 2014-7-13 23: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痕 迹

南方晴朗的街角,梧桐树返绿,
而她老了。热闹市景,欢快的人群,
在她清澈的眼底仿佛不存在。
坐在那,左手搭住右手,
她只是安静看着斜对面那排老屋。
其中一扇窗前,有个中年男子
注意到她。抽着烟,在南方晴朗的天气里
思考,想了很多。又不知是什么。
两天后他登上火车,回到
数百公里外他自己的城市。
那是北方,气候大不一样,生活也是。
每逢灰蒙蒙的傍晚他经常回忆
那天所见,那老妇人。抽着纸烟,
凝神思考一些东西。
有时,甚至忘了窗外已大雪纷飞。
许多年过去,在许多人和许多事
消失已远的这个夏夜,在三五声
鸟叫之间,室内同室外一样静。
我沉入他写的文字,那些他思考
的痕迹,全然不知时间怎样从身边溜走。
2014,5,21



@ 雨后孤独的长跑者

楼上他们一直在说话,
他们偶尔停顿。是夏天要来了。
小雨过后,无锡的清晨更碧绿阴凉。
而向我靠拢的是这样一些
沉默的东西:惠山,地铁工地,
古诗十九首和荣巷老街稠密的
黑瓦屋面。它们全无深意却轮流加厚着
我桌前的寂静。接着是一阵
穿堂风吹过,夹带哀乐,
和附近又一个陌生人死去的消息。
几乎同时,小区响起脚步声……
这一刻,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在磨损我。
坐在它身边,我也沉默,
我把诗句写得像雨后孤独的长跑者。
2014,5,25



@ 两栋建筑的间隙

工作一天……
他们鱼贯走出车间、办公楼。
他们快步赶往另一类建筑,
似乎那里更真实,更亲切。
天黑前这片街区迎来了数万人有序的
无声挪动。他们低头奔走,
他们运动中的投影同路面贴得
是那样紧。落日金色的
余辉下,一千个身影里,
就有一千种不为人知的牵挂和等待。
天黑前,我以寄居者的身份,
目送这支队伍穿过暮色而去;
目送他们脚下的路笔直穿过
两栋楼的间隙,冲向远方,
渐渐看不见。但真正令我停顿并
侧目的不是这些,而是,
两类建筑在天黑前送来的差异。
2014,6,8



@ 几道家常菜

芒种后一周,昼夜温差显著。
午觉醒来,看满城栀子花开引起的
色调的变化,以及若干流云下,
惠山三茅峰百年依旧的轮廓线。
恍惚中,与之对望直到生厌。吃了
两颗荔枝,几根烟,泡很浓的宜兴红茶。
凭此三种味道,在镜前,
对那张脸上的中年气象若有所思。
而皱纹像证词,指出多年来我擅自
埋进这间屋子的冷暖变迁。
看看窗外,一笑。承认自我的局限
和短促,向我活不过的事物致敬。
又靠墙坐进阴影,读山色,读米沃什。
研究尘土气候与文字的差别。
这扇窗前,还有多少时间可供观赏?
想到故我今我是同一个我,不由
心中坦然,意识到什么。遂闲步走进厨房,
挽袖,择洗,搭配荤素……
入夜前还有几道家常菜等我去烹制。
入夜前,还有许多况味等我去品尝。
2014,6,12



@  林间有一段斜坡……

林间有一段斜坡落满枯叶。
暮晚,众鸟紧随惠山寺的钟声
在枝头和鸣。
山下已是六月入梅的天气,
城镇含烟,溪流迂回,仿佛将有雨。
2014,6



@  街和回音的半天

街和回音的半天我坐着。
穿堂风半天。缅怀
一张椴木书桌的丛林生涯半天。
十一月,光照仍很强烈。
光照下物种们的运动和
色彩,匹配行人行色匆匆的半天。
宽阔而镇定,是梁溪河水
打远处流往更远处的半天。
守着窗如守着一口
记忆的灶膛,我度过风景
以变化点亮我脸部僻静的半天。
又一次,我也是时针
拨给往昔的远景我几乎忘了。
多少人和事,奄忽如逆旅?
有时,茶水将窥见这只紫砂壶隐秘的
矿藏岁月,我联想着。
而同等变化也在路过你们同样
琐碎的半天我一并承受着。
2013,11,27

* 清,陈梦雷《西郊杂咏》之九:
  “人生寄一世,奄忽如逆旅。”



@  树在看我

隔着明亮和虚空,
整整两个时辰,一棵树在
看过来。让我感觉,
一棵树要借助我去取得保持平静的
新途径。斜坡另一头,树叶
携夏季残留的热情朝尘埃跌落。
我有些不确定,
感到风,是从死去的时间
吹动着阴翳。仿佛树下,
爱,和爱所迷恋的痛苦仍在继续。
这初冬的午后,
寒冷在增强城市的荒芜,
而树在看我。为何
突然我想到一棵树和人类的相似性?
树冠在上。被阴翳反复
磨砺的,却是根。阴翳,
无一例外全来自露出地面的部分。
2013,12,2



@  减法里的齑粉

我从书桌前凝视她的手,
想象罗丹,怎样从芸芸众生找出
一双使周围安静的手。想象
思想刹那间的流动所携带的
神迹。沉思的世界充满细节,
而生命力,可以在一切可能的地方。
比如这块石头,比如,
那双睡在它里面的手。
静观者自有一番获得静穆的手段。
从刹那,到永恒,对减法的运用,
则属于另一种形式的占有。
“实际上全都是服从啊,”他笑了。*
读到这儿,我忽感豁然。秋天,
正朝我的书房扔阳光。
多么从容。而雕刀和石头的齑粉,
沾着四面八方的记忆落下,
被一双手慢慢收拢在一种
线条里。我于是从故我翻阅到今我,
这时我脸部的变化,一定很慢。
2013,10,19

* 里尔克《罗丹论》里罗丹的话。




##  ###
东门扫雪 发表于 2014-8-10 11: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18:45 , Processed in 0.19097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