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72|回复: 5
收起左侧

在竹溪

[复制链接]
邱绪胜 发表于 2014-5-18 16: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邱绪胜 于 2014-5-18 16:25 编辑




一只,又一只……一群白鹭
栖息在竹梢。乡村的暮色逐渐加重
薄雾里,有小小的石拱桥
样式和神韵,还是前清时候的。
流水,也是;或许,还要更久远一些


都是疲惫的跋涉者。黄泥小屋,樱桃树
和屋后的折耳根。
炊烟袅袅,有着落伍者的喘息和节奏
酡红和香气,也是乡村的初生状态
和慢速度





流水汤汤,这里是竹溪。它的来路
我知之甚少;它的走向,我也不敢妄加猜测


就像面对溪边小茅屋里这位耄耋老人
我只知道:七十多岁,孤身一人
一月仅有270元的救济金。自己种点蔬菜
就这样,过着日子


是的,对于他的坚韧,及其担忧
是一个宏大的问题。我还真配不上去谈论





关于竹溪桥。我了解的并不多
我所知道的:竹溪桥,是属于民国版
探花江国霖,为此留下了“惆怅竹溪桥下水
送人离别太匆匆”的佳句


遥想当年,竹林必定很茂盛,也七贤
春天来了,盛产的竹笋是难得的时鲜
那一场饯别,那样的雅事,也算是空前绝后


还有人称之为“竹鸡桥”,或许是读音的讹误
不过,竹鸡的繁衍,想必已呈瓜瓞之势
也颇为壮观
春天来了,男男女女的竹鸡们
咕咕地鸣叫,撒欢
在河边洗衣的少女,想必眼里也闪烁着
大竹版的爱情火花





立夏了。油菜子实饱满,蔬菜长势不错
它们以这样坦诚的方式和季节对话
是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的
而我们这些缓缓行走的闲人,似乎却没有
在春天,人们内心焦躁,目光游离
不经意间,就成为季节的旁观者


在竹溪。看耕牛犁田,听久违的吆喝声
牛是老牛,铧犁带着粗糙的木扶手
还固守着“四犁四耙”的农作理念
这样的缓慢,和植物生长的节奏保持一致
和大地的的厚重也很协调


粼粼水田,有清澈的溪水环绕
这样的乡村,这样的时节
就需要自然的节律和步伐
传说中的葛天氏之民,也不过如此罢





初夏的一个黄昏,我独自走过竹溪
在两岸纷披的民谣和不断孽生的词汇里
看到野生的竹,把天空摇曳,分割,和迷乱
夕阳轻轻地洒落,满地细碎的金子
走过竹溪。我手心紧紧攥着
和竹有关联的词汇:竹之节,竹之风,竹之骨
并反复地玩味这些历久弥新的意象





走过竹溪。我还举着一支虚拟的竹矢
一支竹矛;或者,高高地擎着一杆绿竹的大纛
就像远古的賨人,跋涉在莽莽的荒原
河流蜿蜒,大风的方向不可捉摸
或者,像当年那支声名遐迩的远征队伍
行进在绵绵的大巴山麓。令人心跳的传说
一次次复活,一次次演绎,一次次生成





默默地,走过竹溪。就是从“久视元年”
那个制高点,一步一步地走下来
“绿竹猗猗”,和着“把酒话桑麻”的韵律
桑树林,柳树林,松树林,槐树林,它们
迎风而舞。鱼和虾都自由自在地嬉戏
清风拂拂,苎麻舞姿妖冶,栀子花絮絮私语
哦,这里有野性的美,原生态的拙
以及,在我们内心深处里
那狼奔豕突的小小慌乱
西厍 发表于 2014-5-18 16: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写乡村,不无惆怅和感怀。
 楼主| 邱绪胜 发表于 2014-5-19 17: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暴虎冯河 发表于 2015-2-3 16: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问好!
陈泓 发表于 2015-2-4 18: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邱老师佳作!
 楼主| 邱绪胜 发表于 2015-2-8 16: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泓 发表于 2015-2-4 18:57
欣赏邱老师佳作!

问好陈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3:41 , Processed in 0.20940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