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184|回复: 7
收起左侧

十二种女诗人阅读方式--《被遮蔽的果园:女诗人互评专辑...

[复制链接]
明迪 发表于 2014-5-8 18: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二种女诗人阅读方式
——兼《被遮蔽的果园:女诗人互评专辑》编后记
德国青年诗人斯戴凡·波普说,“中国女诗人很少吧?看不见。” 我很惊讶,但细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朦胧诗时期有多少女诗人在写作,我们根本看不见,只看见一个女诗人的名字;后朦胧时期/第三代女诗人由一群变成一个,我们亲眼所见又能怎样;当下多一些,但还是有很多具有实力的女诗人和具有先锋性的文本被忽略。再一想新诗以来就如此,除了林徽因和冰心,其他女诗人鲜为人知。古代更惨。能够入男批评家和男史学家眼的女诗人为什么这么少,这其实很值得女诗人反省,但在反省之前需要问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著名女诗人背后大都有男推手?不知是好事还是悲哀。对于当代女诗人的评论,从80年代开始就是以性别主义出现的,以至于本来不重要的“性别”问题意外地凸显出来。三十年来,男批评家们接力棒推举少数女诗人,或走另一个极端推出一大批,这些都不是坏事,问题是他们对待女诗人不是仰视就是俯视,不是奉为女神,就是视为一群丫环,他们不知道如何平视女诗人,不知道如何辨析每一位女诗人性别之外属于诗歌内部的独特之处和真正的诗学意义。这里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性别歧视,二是主义先行。性别论就像出身论一样,把女诗人牢牢钉在身不由己的性别上,而“主义”则是一种可疑的标签和标榜。在中国诗歌批评还没有一套自己的批评理论时,借用西方理论来评价中国当代诗,本无可非议,但一个理论走到黑,30年来诗歌界接力赛一样套用某种理论阅读女诗人,不知是批评家毫无创意呢,还是离开了西方理论就不会说话。最早用女性主义来评析中国女性诗歌的无疑是有创意的,但恐怕没有料到后来的模仿者会像中了魔一样往自己头上套。实际上大多数诗人并不热衷于“主义”,不愿受任何“主义”的束缚,而追求艺术上的不断突破。当然这种热衷于命名和自我命名的现象并不仅仅在于女性主义,中国诗歌界的主义和伪流派之多如鲫鱼过江,艺术风格上的流派极其少见。
      
也许在众多的主义和流派之下,对女诗人必须命名,才能有表面上的“平等”,但在一波接一波男推手的推动之下,中国女诗人能够与男诗人相提并论者,仍然微乎其微,通常是十多个男诗人,勉强配一个女诗人。更让人感叹的现象是,女诗人连做陪衬都必须有强有力的男推手在背后撑腰,才做得住。
        
而女诗人内部,为要不要“投靠”女性主义大旗而焦虑,因为在所有不同立场、不同写作风格中,只有这个被男批评家抬出的女性主义被男诗人接受。于是女性主义在女诗人中占有话语强势,少数批评声音一出现就遭到压制。女性主义的强悍已成为遮蔽其他女诗人的因素之一。在男批评家忽视和女性主义批评家歧视的双重压力下,普通女诗人如何在夹缝中寻找第三条出路呢?
女性主义强调“女性独特经验”的书写,注重女性的集体意识,而不是个我与女性大众的不同,这是将诗歌艺术退回到某种意识形态。而最高艺术并无性别之分。那些没有强烈性别意识的女诗人需要一个更大的空间,既与同性交流,也与异性切磋,写出超越性别具有个人独特性的作品。
      
世界范围内称得上大诗人的女性中有哪一个是女性主义者?没有。大批评家在对诗歌作出批评和评价时有哪一个以性别主义为坐标?没有。作为一种批评立场和批评理论,女性主义曾一度带来了新视角,不可否认,女性主义的兴起,让更多女诗人露出水面,也不可否认,但女性主义在某些地方作为几乎是唯一的阅读方式,其对女诗人作品的文本分析带来的封闭性和片面解读而造成的误导也是严重的。
被女性主义拉去作大旗的前辈女诗人从萨福到狄金森,从毕晓普到普拉斯,其文本的丰富性到了女性主义镜片下就只剩下为女性立场的呐喊了。
以上并不完全针对中国。离开中国现场,考察其它国家,女性主义运动的几次浪潮和理论著述前赴后继,女诗人敏娜·罗伊于1914年发表了《女性主义宣言》,有批评家认为现代主义的兴起是对抗女性主义的19世纪情怀(伤感与种族歧视),也有批评家认为女性主义发展是对抗现代主义的性别歧视(从庞德、艾略特到奥登都有歧视女性的倾向)。抛开这些表面是非,看女性主义演变,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1)女性主义呼吁男女平等,取得了很大成果,但同时也在女性内部造成更大的不平等;
2)女性主义作为一种写作方式, 挖掘出更多女性独有的经验和话语,但却忌讳生育等题材;
3)女性主义作为批评理论,扭转了诗歌批评对女性写作的低估和忽视,但在批评中呈显出偏狭。
中国情况有相似之处,也有更糟糕的地方,比如女性主义批评家对诗歌的评判,以男诗人和男批评家的标准为准则,这岂不违背了女性主义运动的初衷么。
在女性主义批评和学院式批评之外,女诗人作品是否有其它阅读视角和批评方式呢?
身为女诗人,我们该取什么立场和写作方式,完全是个人决定,如何进入诗歌文本进行阅读和批评,也是个人选择。
诗东西《女诗人专辑》是一个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的网上聚会,大家互相阅读,各抒己见,没有“权威”,参与者不必认同任何人的观点。同时这个专辑也是一种新型网刊,目录在线,内文在线,作者/读者互动,互为读者,作者可以管理自己的作品,随时更新或删除(取消发表),作者即编者。微博微信时代,我们在找回论坛的优势,利用微博所没有的修改功能,发现偏差时自我修正。同时,我们在探索编刊的新方式,尝试阅读与批评的新方法,鼓励更多女诗人投入诗歌批评。(作品成熟之后将精选一部分收录于纸刊。)
        
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女诗人“打入”男诗人中间,受到同等待遇,不再被人说“写得像男诗人,同男诗人一样好”,这是可喜现象。很多批评家(男女不分)在女性主义之外阅读女性作品,做出公正的评价,这也是可喜现象。但还是有非常多的女诗人因各种原因被忽略、遗忘。当然任何国家都如此,女诗人发表之后就消失了,女性主义盛行这么多年也无济于事。要改变女诗人的写作命运,首先是提高自身的素养和写作质量,更多地参与评论,互相发现。
“被遮蔽”取自于美国女诗人H.D.的一首诗《被遮蔽的果园》,
你是否看见被遮蔽的水果
需要光线?
——H.D.
这里有两个关键词,水果,光线。专辑里这些女诗人的作品是各色各样的水果:苹果,梨子,香蕉,葡萄,菠萝,枇杷,石榴,猕猴桃,西瓜,哈密瓜,木瓜,芒果,山楂, 樱桃,椰子,槟榔,海棠,杨梅,草莓,无花果,荔枝,桂圆,柠檬,柑,橘,柚,桃,枣,李,杏……注目也是一种光线,批评更是,这些作品不仅需要阅读,更需要深度关怀。因此评论栏目将持续下去。
让它们依偎,自己成熟,
测试自身的价值,
让风霜冻坏,干枯,
最终落下,但公平地
穿上一件赤褐色的外衣。
——H.D.
H.D.的语调也许有些悲凉,但这至今还是现实。中国大陆不说了,说一下海外,2007年我不挂名执编《8x9诗集》时,在网上看到一百多首刘霞丈夫的诗,却找不到一首她这样一位更好的诗人的诗,2009年8x9事件20周年应香港明报月刊之约写评,也是很难搜到她的诗,后来有一个美国女诗人提议我们合译一位中国女诗人,我便想到她,再后来出版社问是否是因为言论自由的原因而选择她,我说其实不是,是为了反遮蔽,她丈夫的光环遮蔽了她,由男性掌控的海外中文网站也遮蔽了她。最近又有人出了本《8x9诗选》极力贬低2007年那本由台湾基金会赞助出版的《8x9诗集》,这倒也罢,反正那本不是我主编,但很多大陆诗人的作品是我那两年收集的,或者从阅读中辨别出来的,比如蒋浩的长诗《纪念》在我之前从未有人问过他是否是写8x9,有关8x9诗学意义我也写过长文,但这些研究全部被抹杀,我感觉作为女诗人的尊严被践踏。不过我认为这只是一个个案,不代表多数男诗人的素质。 
H.D.的才华不亚于庞德,但被庞德埋没。美国还有位女诗人露丝·斯通(Ruth Stone)也是一辈子被遮蔽,她去世前我翻译过她的诗,有过通信联系,感觉她是一个典型的受双重歧视的女诗人。但我并不想抱怨什么,我认为女性只有自救,有机会的话应该互救。
引用H.D.的诗《被遮蔽的果园》是为了勉励女性诗友,而不是相反,我想我们都不是自哀自怜的那一类,个性独立,而又不故作清高,一方面对男诗人的某些做法表示批评,另一方面并不排斥男诗人和男批评家关注女诗人,只是希望公平一些。作为女诗人我们也应该看到自身的不足,分析一下为什么在技艺和视野上不如最优秀的男诗人。同时也不排斥女性主义,只是希望更多元化一些。欢迎优秀的女性主义诗人和任何主义诗人参与我们的网上专辑,不是作为旗帜或领军,而是作为平等的一员。(我对女性主义毫无偏见,但我追求第三性,网上可以搜到我的旧随笔《第三性(兼谈女性诗歌)》。)
        
有必要在一个没有性别之分的刊物中,为女诗人和女诗人批评家开辟一块天地,寻找第三条出路。希望互评继续下去。不必一对一,读什么有感觉就从那里入手,从批评中学习批评,批评的水果也会从青色到赤褐色,与诗歌写作一起成熟。接下来女诗人将评论男诗人(被遮蔽的男诗人更多,因素更复杂),再接下来女诗人将对诗歌现状和新诗百年进程作出宏观的全景式的批评。希望更多女诗人参与,尤其是参与诗歌批评和诗歌建设,也欢迎男诗人参与,利用这个开放性、持续性的专辑,探索女性主义批评之外的更多更有效的阅读方式和批评方式。专辑始于女性,但会结束于无性别之分。
大家熟知十三种方式看黑鸟,十九种方式读王维,这里提倡十二种方式阅读女诗人。陪审制通常由12人的陪审团作出独立判断,法官只是宣读结果,诗歌“陪审员”应具有敏锐的眼光,将诗文本作为事件观察,深入阅读。理论是在批评实践中形成的,而不是先借用一个理论、戴上这个有色眼镜来阅读和批评。时间是最好的法官。在时间流逝中,我们不想受制于某一种特定模式,而是探寻多菱镜:12种阅读女性作品的切入点,12种女诗人介入诗歌批评的切入口。在西方民主国家,美国女性只到1920年才获得选举权(法国1944年,瑞士迟至1971年),1975年才有合法资格进入陪审团(距今不到40年的时间)。在中国,我们不指望任何法律会赋予我们任何权利,我们自我解放,自我突破,自我更新。
明迪 2014.5.4-6

江野1 发表于 2014-5-8 18: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女诗人对词语的把握 和对事物的观察往往比男诗人更加细致入微
但女诗人不容易开诗之一道气象
写的不错的女诗人很多 写好的人 却是凤毛麟角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4-5-8 19: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心接受你的意见,这点确实是应该反省之处,文中已提到,并不是没有这一点清醒。但男诗人中优秀诗人是少数,很多写的很一般,不如大多数女诗人。还有就是对诗歌的评判标准一直就是男诗人和男批评家定的,对女诗人不公。

江野1 发表于 2014-5-8 19: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末法时代,优秀诗人少是正常 ,诗歌需要时间,而如今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至于对诗歌的评判标准,如今活跃的批评家大多是从学院中走出来的,真正意义上的批评家也没几个;中国的确需要女性诗歌批评家。

江野1 发表于 2014-5-8 19: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旧文 ,请批评
阅读和批评
  我一直认为阅读是高于写作的文学行为;在那些伟大的作品面前,阅读意味着你得在布满陷阱的文字迷宫里踌躇前进,意味着你得调动自己所有的积极,去发现作者所回避的解释。因此我觉得文学批评是不道德的,是可耻的;以个人的感知和见识去告诉读者一部作品表达了什么,是多么荒谬的事。
  没有一个人可以清晰的解释另一个人,但并不妨碍一个人用自己的观点谈一谈对另一个人片面的看法。没有价值判断上的无远弗届,没有结论和解释,仅仅是两个人散步时随口讲些风轻云淡无关痛痒的话,仅此而已。
  坦白来说,我并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愿望;当约翰逊博士说:清除你头脑里虚伪的套话。当哈兹利特被伍尔夫认为是那种罕见的批评家,甚至赞誉他思考得那么多,可以省掉阅读。当托马斯·德·昆西在忧郁和毒品造就的狂热梦境中告诉人们:“知识的文学”和“力量的文学”。当布鲁姆漫不经心的指导人们如何读,为什么读。我只好说文学批评是另一种创作。
  只好借助学院派的说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批评就是对具体文本进行艺术的再度重构,就是在既定的话语之中延伸它的审美内涵,拓展它的审美空间,使人们在这种二次创作中领悟到作品中隐秘的美学和意义。
  但是无论如何,我不能相信以理论储备做为基础的庖丁们以猜测的口吻来解读游艺闪耀的内心呈现物。
  诚如学院派所说,要想真正的实现文学批评对文学作品的二度创造,必然离不开批评主体在艺术智性上的全面投入。这是一个涉及批评家艺术素养的关键问题。艺术感知力薄弱,自然无法完成与批评对象之间深层次的对话,也不可能获得令人心悦诚服的艺术重构。从文学批评的角度来看,即使是如约翰逊博士,哈兹利特,托马斯·德·昆西,布鲁姆这样的佼佼者在对文学作品解读时无一例外是在进行精神层面的冒险。
  好的批评家(我更愿意称之为解读者),应该是一个拓荒者,面对灵魂的荆棘丛时先于读者进入其中,然后把他看见的某个片面告知读者。对于解读游艺闪耀的内心来说,受神秘主义熏陶的东方理论家较之西方的庖丁们在这一点上表现的十分令人欢喜。陆机在《文赋》中写道:文章体式千差万别,客观事物多种多样,事物繁多变化无穷,圆满的描述是很艰难的事。以及刘勰的《文心雕龙》钟嵘的《诗品》都做过类似的论述。这种即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即有独到的分析与阐释,又有楚楚动人的话语形式的读后感式的文学理论小品文更符合我对于文学解读的理解。
  就我个人而言,我更乐于它是一种精神上的旅游观光,在文字背后发现隐藏着的使人着迷的东西。在阅读走向不可接近的状态时,发现后面出现一个神奇的空间……然后我们独自返回把所见所闻告诉那些没有发现它们的人们。
  

周从磊 发表于 2014-5-9 02: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周从磊 发表于 2014-5-9 02: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欣赏。{:4_102:}

阿芒 发表于 2014-5-9 22: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为没有自我设限其实还是有的
这是读完这篇的收获
原来自我遮蔽是最隐微的遮蔽也是最厉害的
明迪说”微博微信时代,我们在找回论坛的优势,利用微博所没有的修改功能,发现偏差时自我修正。同时,我们在探索编刊的新方式,尝试阅读与批评的新方法,鼓励更多女诗人投入诗歌批评”
目前时间有限我采取游击方式
编辑自己的诗歌
并不时打点光线到各色鲜果上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9:55 , Processed in 0.16673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