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91|回复: 6
收起左侧

桥的近作五首+10首旧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20 14: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具体中翻出的葵花
该怎么办
到处都是危险,布满炸弹
昨天晚上,又从你的脸上翻出了葵花
具体到物品,是竹编的儿子站在门口
是艾草辗成粉末
是从断桥相遇的那天开始,铁轨断成三截
每一个坏人都乘坐火车,从春天开始播种地雷
我手握铁锹四处翻找危险
具体到一头麋鹿、破碎的白帝城
朝发遇白雾
夕至寒衣裹着一艘独木舟
逆水时,河道里游动着金鱼的哀怨
具体到我吮过的东风螺、嘶嘶作响的南海
具体到一碟陈醋,山西那个省
叫嚣的太雕
行将枯槁的东湖
具体到高梁地,是一粒粒爆炸的玉米
我碎得如摇荡的甘蔗林
到处都是危险,昨天晚上我又看到一朵具体的葵花
走向天安门
开着火车滚滚驶向雷区
祖国大好河山,一群群斑驳的太阳
2014.2.24 0:37
脸上堆着大朵的云
1
天,突然塌了一块
“缺红?“
所有的人都开始使用疑问句与我交谈
有人在欧洲问我:葡萄园是不是再也长不出漂亮女人?
有人在杭州问我:那块地是不是再也种不出黑瓦片?
其实,我只是不再去东京了
两个月没有写诗而已
那些关心我的人,以为我从此缺铁了
2
偶尔
我写诗的
我站在一部小说的中间那段楼梯
泪如雨下
3
有时,我去的是五楼
报过国籍之后,我坐在医生面前
他敲打着桌子试探我出生时的雪量
我曲折的朝代
阳台的高度
我到底有多少条内河呢
昨晚使用了多少根钉子
你到底藏了多少私盐?
出卖过瓮城吧
舌尖的速度
愧对测谎仪
我抽出200cc血,以此结束与他的对话
4
大多数时候我在修改黑暗
忏悔
在玻璃里多看了陶渊明一眼
那些三十亩豆苗与四十岁的风筝
五十行正在翻译的古诗
钟摆下
脸上堆着大朵大朵的云
2014.2.23 23:22
一封邮件隐藏着三种语言的牙印
只是从A出口
走去B出口
向上,我咬着嘴唇向上飘去
一封邮件里,永远藏着三种语言的牙印
两个盛满水的清明,两个国家
两个省
互相放火的白露
你想属牛的
想从苏州河去太湖,捕杀一条鱼与另一条鱼
你身上终将落满偶数
渡江前,我试图为欧洲生出两朵百合
还会有家吗?我摇着杯子里的小语种
我想哭的
看见“早安“与“晚安“在杯子里撞来撞去
汉语言的那些牙印
在玻璃上的
第一口与第二口,颇浅。那封邮件终将布满春雷
一封邮件,隐藏着三种语言
共和国隐藏着很多蜿蜓的公路和传说
那些凡夫
掀开被单才看到那条游走的白蛇
2014.4.10 23:08
那些截停我的人,看到空的脸

1
我设计了一场谷物的晚餐
一条青蛇爬下青花碟
它一节一节收拾干净它的身体
你永远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条青蛇
它要跳下悬崖


2
没有亲人的日子
我把你平铺在一张晚报上,另一面是印度新闻
十二点过后
我试图烧掉天花板
离开广圆路时
我只是用报纸把你包好
剩下的人们继续讨论印度

3
那些截停我的人,看到一张空白的脸
看到冬至夜,水的柔软
一个刺客正在横穿林和西路去恋爱
正午下过一场雨
所有的婴儿都取名洛桑
身份像艾草一样

4
我想用古文与你交谈
以免你被晒黑
绵延的雪山,垂直于夏天
掀开薄被我看到一堆凌乱的铁轨,明日天气晴好
列车上
一节一节的青蛇
活在杯子里


2013.11.17 23:05
所以,是我尊敬的白
       
我摸索着一张过期地图,试图从秋天跳下来
那年冬天地形非常复杂
你也还不是一个国家

那年你面积巨大,抱我,抱出一个欧洲
你刻意健身
边界甚是模糊
两根变节的手指,总有新鲜的疤痕
有时我希望你出点血
从我身边倾斜
我急于翻找你肉体的皱褶,暗中却递来光滑的梨
亲友们提醒我右转
遇蜡烛
变黑
诗歌一般生存在河水里
昨晚几度看到界碑
抓伤了边境

所以,那年的那盏灯不是坠地
是词语散去,火焰在我的身体里找不到更大的火场
你想埋葬的,是一床缎面被
是我尊敬的白
正以棉花的形态存在


2013.7.22 23:08
苕溪的水鬼
让我遇见你,苕溪的水鬼
一个是兰,一个是黑,另一个无名
兰抚摸了我的手
我就没有了手
黑给我欲望,我就在黑里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无名,我就瞎了
在我十八岁的那年
无名和我牵手坐在苕溪河底,没有眼睛的无名
我听到它在安慰我
我听到太阳在东边,月亮在东边
我听到我爱的人在东边
我听到苕溪河里三个水鬼每夜疼痛的骨头拍打着岸
岸上有杨柳和桃
十步
十年后我从苕溪河里站起来,水是我的衣裳
石头是鞋
杨柳岸长满僵硬的芦苇
兰已经老了,掉光了牙齿
没有了性别
它每天都在河里打捞它的肉体
黑回到了婴儿
它生下了它自己
无名还是无名,它依然没有眼睛
怕光
它还在河底握着我伤心的手,打坐,唠叨,敲碎了木鱼
有鱼在无名的网里
我翻了翻眼睛里的白,又开始渴望重逢
一千年
让我遇到你
2004年11月13日2:14
在太阳吧
桃木门背后,夜晚在我的脚下踩着,桃花没有开
松高鞋,三十度
我踩不住黑夜
我不够力量
哥哥,你试着用酒留住我
用音乐留住我的晚上
冰我的冰
黑我的黑
杰克丹尼兑可乐
太阳啤酒兑左边那个漂亮妹妹的面孔
你要什么就要什么长发飘飘的吉他手王世新,兑一首康定情歌
三根晃来晃去的蜡烛
兑一个干干净净的男人
他没有历史
哲学
地理
文言文
他只有物理的黑
数学的瘦
一天四十里地的奔跑
他的不快乐在骨头里面咬,他喂养了一群快乐蚊子
我给它们取名字
蚊子追赶他身体里剩下的爵士乐
在太阳吧他们看不见
桃花开了
蚊子在笑
导演好的火
烧一扇四只眼睛的门
2003.7.18 01:23
火星爱人
他的顺时针的手摸过地球表面
一片森林倒了
一群野兽尖叫着
四处逃去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他
我想他进化
和我一样
一脸青苔
或许我宁可他呆在火星
仰卧起坐
或者跳高
或者像一个伞兵俯冲而下一万米或者
像森林里的那个猿人
倒立
或者我只是他手里的一块石头
扔出去击中
自己
或者在他的手里就碎了
高温的手
火星爱人
2003.5.15.1:19
一米七九
三个月是三年
三个月是三十年
一米七九是一百七十九米
宋朝的塔,古典的奴隶
他把他的头发剪了又剪
剩下一厘米
一厘米是一百米
我瘦了五斤
五斤就是五百斤
下午两点十五分他按门铃
他按了三个月
他按了三十年
公元一九七二年九月三日下午两点十五分
他一米
他伸出他的手臂
一米就是一米七九
我把门打开
宋朝的塔就倒了,我被压在塔下哭
我递给他一杯冰水
他喝下去
头发长出一厘米
我们沿墙脚走了三个月
红色的踢脚线
我们家的周长
我们走了三十年,所有的墙都白了
他老了
2002.9.3.14:15
本周导读
他们,它们,她们,它们
星期一
象枪一样的手
家庭物品收纳X招
鞋子放在鞋子上
客人放置在顶柜中
多余的厨房,刀呢,刀呢,刀藏在厨子的腿里
那个高个子厨子
喜欢在客厅的空调下呼吸废气
他已经带着我的刀北上
昆虫记
我亲爱的蝴蝶标本
在红布上飞
卑鄙的公园管理员卑鄙的小资产阶级
他把蝴蝶放在蝴蝶里
甲壳虫
一双鞋两个处女夏娃吃苹果
六十二岁的耳朵看戏
血流得干干净净
列侬哥哥
大家,大家,新鲜的阅读
有人写诗有人情绪激昂有人受惊
有人象黄河一样混浊
而我坐在一间零乱的屋子里阅读下一本书
家常补疗汤谱
芡实,金樱子,核桃,萸肉,九香虫
多么色情的名字
上周晚报
十二岁的女孩在哭墙下痛哭
有什么倒了,但不是墙
一名男子路过一名妓女
他说:我不要节外生枝
芡实,金樱子,核桃,萸肉,九香虫
多么色情的名字
一百米之外,他爆炸
有什么倒下了,但不是墙
圣母微笑了两千年她怀抱悲伤的云
自上而下的金光
谁是她的伴侣?
木匠。木匠在另一间房子里敲打我的书柜
他把门做反了
2002.8.15 23:40
不必给我,你的中午,最热的时光
给我你的早晨,五点,我只要你挤出露水那样的,笑脸
五点,我看到一个瘦女人跑过大钟楼,时钟敲了,六下
我看到她的伤口
在一棵树的背上
她像一棵树那样奔跑
很多东西掉下来
墨镜
口红
避孕套
眼影
粉饼
眉笔
大头针



她的愤怒
她的愤怒的黑衣服,掉下来
我看到她裸露的花瓣,掉下来
猫头鹰叫了一声这个早晨,五点,大钟楼的钟敲了六下
一个瘦女人哭着跑过大钟楼的五点钟
大钟楼的钟敲了六下,一个瘦女人跑过热带
很多东西掉了下来
她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我看到一棵冬天的树跑在热带的街上
五点钟,很多人看到
一棵光秃秃的树飞快地跑过大钟楼
很多人看到你的中午
2002.11.3 0:53
端午野兽从雪山下来
端午野兽有一把刀,他拿它砍下一座山的雪
夜晚门前堆满红石榴
端午野兽从雪山上下来,咬破水果
他在河边停下来拧开收音机,听故事
生在木梯上的巨婴
喝下十滴水
穿过长满云彩的田野,采摘太阳野葱
天生的跳跃家,跳起来在半空中抓住错误的树叶
每天攀爬一次蓖麻树
眺望东海
红皮鞋里装着海湾沙石
肥胖的渔妇
歌声掉出红樱枪
仇恨从厨柜中流出,塞住敌人的锁孔
不停分段的生活
尖叫的春蚕
销骨的石灰
被挖碎的蚯蚓每日在脑子里扭曲
黑土埋着断裂的忧郁
竹叶划破裤腿
被疯狗追赶的少女
逃出村庄,吞下一亩红花草
在渠里游泳
摸出水蛇
不停漏题的考场
被窝里温暖的文字
野兽放下稻草,果汁从嘴角流进沙水河
杜撰的爱情在胃里蠕动,器官不停地坏死
收音机里播放着购买种子的广告
成熟的青稞,酿出端午
不曾出现的乌鸦,盘旋在虚构的午后
说谎的米缸
经过排练的字条
自恋狂
慢慢爬坡,黑暗中挤着沙子走
与泥一起混和着十年,在窗子底下一起难产
婴儿爬上木梯回家,抱着哭泣的枕头
和众生打招呼
所种的菊花长着细线条
躺在火枪的枪道中
推火下井
2009.6.10 9:55
桥在2009年
一月一日鱼刺卡在喉咙度过元旦
零点五分
桥在身上画斑马
画雪
记录证据
“作物从未成熟啊”
虚伪的硬币弹向五楼透明玻璃
自杀未遂
桥在2009年录下彩虹
迟暮的雪
肮脏的纺织品
三月开始饭盒里装满苦艾草
每日中餐必咽下秘制橄榄
没有要感谢的人
午休去邻居家躺下
在一把线形刀上
喂苍蝇
把它藏在腋下逃离人类的封锁线

桥想下凡
一个僵硬的人睡在身边


2009.5.25 1:40
细线
秋天在细线上行走的人
回到斑马的故乡
从血里采到白棉花,结成枯杆
橄榄下滚动的夕阳
忧伤似风中的墨汁,研磨丢弃的器官
用时间做针的人们
穿起苦艾草
扎进冬天
曾经的雪白在仰望植物的时光里断裂成冰
拉出细线的那双手压着一床床单上春光无限的花朵
咬牙切齿的夜晚降临在彼此的冷漠里
是凋零的语言夹杂着固执的方言,拍打情人的脸颊
存放对方的仓库结满异域的蜘蛛网,是去同一个地方翻出相同的混乱
接蹱而来的早晨伤感是一段解释不清的麦秸,脆于失水
细线上约会的人依次爬下交欢的口琴,适合清唱的月下
粉刷可见光部分的肉体泛出圣洁的光芒
掀开围裙看到乡村喜鹊绕开道德的芒果树,像信鸽长出弧线
一脸茫然的旗手奔跑在脆弱的河道
清冷压着平原
抱起炮台的手臂,迷于清贫
繁复的花,遇水滴下纯白
2009.10.11 2:25
技术上的快乐
《A》
慈母手中线,
缝合了A离乡的快乐。
A属于技术派。
夏天,他在窗台下种玫瑰。
前仆后继的蛇死在刺下。
A属于游子,他捏了捏自己,
听到早晨破碎的声音。
《一大群安居乐业的人》
那天滨海大道的天桥,一群安居乐业的人跳过腥红,
流水线的跳跃姿式,连续了五分钟。
下一分钟,就印着坚硬的标签,长上翅膀。
九点钟他们黑着脸消失。
一公里外,岩石上多出一群昏睡的钢铁飞蛾。
辗转到了田里,技术的肌肉多出六块。
幸福的女子拨草喂猪、
生孩子、染上黑眉。
一大群安居乐业的人聚集在南方,多雨的城市。
测试风速,刮跑家乡。
《X的台风》
一天都没有好消息,X醒来已是正午。
敌人换掉了他的广告牌。
掀掉那床陈年的棉被X没有找到左腿。
他昨天只是喝了一口白酒,现在他皮肤晶亮透明。
一枚隐藏多年的戒子在胃部若隐若现。
他有些慌张,顺手抓过一把稻草盖在身上。
幸好下午没有人尖叫,只是刮风。
《一大段空置的河》
用一条河向H致敬。
H二十岁的夏天有了星座和性别,之后他显示脱机。
偶尔他现身,刮刮胡子。
他告诉我们一些喜讯:
“我在CS里掐死了敌方的鲤鱼。”
他向河里投放鱼苗,一部分在转葛村走丢。
一部分在他的鱼网里挣扎、交配、产下鱼籽。
端午的早上他出现在转葛村那一大段空置的河里。
身体浸在水中,垃圾飘浮着余生。
《初一或者十五,最后一首诗》
初一编辑了一段婚姻的谎言。
十五那天即被菩萨识破。
雷鸣时众生高举香火,和熊熊燃烧的手。
W写下最后一首诗即被闪电击毁。
他剩下一件烧焦的外衣。
他剩下一堆甲骨文。
《我们有些绿了》
我们有些绿了,还没有绿透。
我们穿过银河系去摘花。
我们找到了地狱。
我们承认曾经相爱,互相关押。
我们非法同居。
我们抄袭对方的时光。
我们刺杀了自己的细胞,庭杖三千下。
我们搬运着柳树的遗体。
我们无心插柳。
我们找来一根正在发绿的木头顶住彼此肋骨。
长出仇恨的蘑茹。
《A的妻》
A来到热带,拆掉毛衣。
他热得很快乐。       
A的妻就要生下立秋的孩子。
在火车上,他们不停地交欢。
压扁了她的麦地。
端午她喝下一碗雄黄酒,即将现出原形。
她忧心忡忡,不停地翻页。
2008.4.20  0:50
在十二社通行走的日子
十二社通的起点是我死亡的起点
被枪击的早晨
我梦见一些单词像子弹一样打进我的身体
那一天醒来我遇到一个像上帝的男人
他骑在鹤上
抚摸我虚构的柳枝
他对我说:来吧宝贝,向右转!向右转!
在十二社通行走的路上,我向右转
遇到了狼
和它们的后代
我遇到一个长着爱情的女子,她看不见胸前的那朵月季
我还遇到一只凶猛的鸟它每天撕裂公园的野猫
我遇到一些正在发生战争的人
我遇到一个按摩院老师
他向学生示范如何掐死一朵雪白的棉花
我遇到的房子都冒着炊烟
一些夏天的沙子从房顶流进人们的眼里
我遇到的人们都非常安祥
他们长满未知的伤口
2009.3.12 20:37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值班 发表于 2014-4-22 16: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提读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ぜ彩| 六合投ぜ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ぜ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明雨 发表于 2014-4-27 11: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意境破碎沉重,要是能破碎得轻盈些就好了
————————————————————
再读一遍,,,收回这句话~~!!!文笔好赞啊~~~{:4_99:} {:4_97:}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诗东西 发表于 2014-5-5 18: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莲花、梧桐都是山:《六户诗——深圳六人诗选》代序 (阅189次)
孙文波
节选
那么,诗对于我们是生命的弥补吗?肯定不能简单地这样认为,也不能对所有诗人的写作如此划定。譬如对于桥这样的诗人,在我看来诗对于她就并非弥补,而是生命的放纵,通过语言为自己精神松绑的狂欢。我曾经对朋友说过,桥的诗是最不讲语言规矩的,常常给人造成的是前言乱搭后语、词意任意歪曲的印象。好像她根本就不愿意,或者不屑于诗还是要讲语言的意义逻辑的。但正因为这样,她的诗反而让人感到有极端与尖锐带出的神经质隐藏在其中。有时候我不禁想,这是不是要算作对待语言的癖好?好像又不完全是。而应该从更深的层面考察。我的确考察过。得到的结论是,桥可以被看作本真诗人。她的写作是基于女性对事物的敏感而产生的意识的潜意识流动。她不过是循着这种流动,把瞬间出现在自己头脑中的词汇用她认为属于诗的语言记录下来。从这一点来说,她的诗与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文化甚至文明无关,而是仅仅关乎生命的意识的活动。从传统的意义上讲,并不是人的意识的流动都可以成为诗。所以,更为复杂的情况应该是桥在用语言记录她的意识的流动时仍然受到了语言本身的控制,她在很多时候实际上是被语言牵引着走向诗的完成。也就是说桥的诗有一种语言自我完成的色彩。我记得上个世纪上半叶超现实主义在法国兴起,当时欧洲的文人激烈地讨论过自动写作是否有效的问题,最后不了了之,但留下一批作品。到了今天,自动写作作为问题已经不存在,存在的是当一个诗人的诗被认为有自动完成的色彩时,我们怎样看待这些作品在形式上的完整,是不是可以找到其中的特征。说到桥的诗的特征,它们给我的感觉是“有始无终”。读她的诗,我常常有她写着写着就写飞了的感觉。从这一点上讲,桥的诗在形式上是不讲究的。也许她从来没有要求过形式的整饬。对此我曾经揣摸过,像桥这样的诗人,当我们阅读她时,是否应该放弃头脑中形成的对诗的一般要求,用别一套规则来界定她。不过问题是这别一套的规矩是怎样的呢?现在我还无法给出肯定的条款。我想说的是,在桥的诗中仍然值得称道的是,她用混乱写出了复杂,以无序写出了丰富。的确,桥的诗是复杂的。这种复杂在于不管是审视她的一个句子,还是细察句子与句子之间的转换,都让人感到语言的狂欢,以及由狂欢带出的变化多端;如果要给这种变化多端说法,我觉得可以用“跳荡”一词形容。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桥的诗里活跃着她作为女人的敏锐,她被这种敏锐驱赶着在词中奔跑。有一种跑到哪儿算哪儿的不管不顾。我欣赏这种不管不顾。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阿芒 发表于 2014-5-8 20: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太喜欢了
这种水果层次好丰美啊
{:4_99:}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⒁彩| 六合投⒁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⒁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明雨 发表于 2014-5-9 1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莲花、梧桐都是山:《六户诗——深圳六人诗选》代序 (阅189次)
孙文波
[/quote]
难怪几次看的感觉都很不一样……这种意象丰富多变的文本也让人五感杂陈了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え彩| 六合投え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え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明雨 发表于 2014-6-30 11: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51 编辑

又读了,越来越喜欢~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7:25 , Processed in 0.18415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