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07|回复: 9
收起左侧

短诗一组

[复制链接]
高岭 发表于 2014-4-1 11: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恐惧,以及回忆


群众的事实隐含着篝火与围拢,
但更多是无视,颤栗。
灾难来自对份额奢侈的要求。

我偶然打开一张网上的图片,
想象一座城池的陷落,
它的失火,殃及。
无法自拔地感到鱼鳞霍霍燃烧。

一个美少女被庸俗递给家庭生活,
像递给麋鹿的树枝。
丧失了水分,扩展,缠绕。
深藏在黑色衣衫下的赤裸身体,
一头扑进黑夜。义无反顾。

哦,只有朦胧能减弱恐惧,减轻冰雪的闪耀,
正如怀旧变得一声不吭。



        短暂


越容易引起激情的事物越是易朽。
像牲畜的粪便,从内部发酵。为戍边而伤心。
但消费不能从少女的蓝色指甲走向牙膏,
血液也不能从新的风尚回到律法。

毁坏时间的是
被切断的葱段、香肠、回忆。
当装饰之风涌向厨房、炊具、女性的内衣。
我们举起的手臂满怀绝情。

人们吞咽繁荣,约束,乡村的风景,
让速度削减体制和道路,
对着商场,影院,橱窗
对着反复,漆黑,晚间新闻覆盖的天气。

一切如此短暂,像消费学的真谛。
多云,积雨,高压……将要胜利的情绪,
而非胜利本身。

我将更快地尝试旅途,浑身风景,
像面临“光荣革命”的洛克。
我写下的句子越来越短,
印在少女的太阳裙上。
只有风把它吹起来,人们才能看到。



        归途


G506,我就要离开长沙。
告别它的体液、习俗。完成一次拆卸。
人与城市,饮食,口味,潮湿的起居。

列车员端来昂贵的哈根达斯冰淇淋,
向旅客兜售异端的胡须,口吻。
她的面颊反射出阵阵白光,
裙裾里暮色四合,
额外的体重掀起一股涌向九月的涡流,
向沿途的卷入者征收风景的捐税。

但我动乱的思想拒绝交出货币,
像乡村拒绝风尚的袭扰。

吸引我的是节奏、轰鸣、
一位女士手中的克鲁亚克,
公路、怯情、翻阅、涂在眼眶中的地域。


气色浑蒙,堆积在大地上。
列车挤压着夕照中
迅疾后退的城镇。鼓胀,失败。

我的目光投向远方,拒绝消逝,渴望慢,
怀疑速度构成的持续的生活。



        谈话


整整一天。
我身陷薄雾,轻言,细节。
与宽大的抱负背道而驰。
我感到肺叶一张一合,像被捕的鱼。
精神已倦于扮演沉默的衣着。

更多时候,我吮吸乌云的形象,
吐出大剂量的分散和软。
目睹言辞顺着椅臂下滑,堆积,推搡,消散,
像一群竞相奔跑,失声尖叫的幽灵。

我头脑里的哲学拒绝隐喻和亏损,
就像维果茨基拒绝修辞的苦谏。

窗外群山莽莽,植被毗连,土壤深沉。
雨落向绿,枝干,以及复数。
一切在一切之中。



        十年


窃取财富的人也在窃取证明。
这个国家的秘密对我们始终是个谜。
如今我热衷于可可豆,研磨,发酵的茶叶,
研究传播简史与晚餐吞吐量,
四肢与体积日益被修士啤酒攻克。

“在这个罪恶昭彰的世界里。”
陷落,涣散,虚无……可是呵,思想者
仅承认接近、相似,或因果关系。

痛苦正来自对喜悦昏聩的意识:
繁荣的街景、人群、夜色,娱乐与花边新闻。

我坐着,卧着,躺着,双腿叠加,
感受仰望的视角。

朋友,众声喧哗而我越来越聋。
我所以沉默是
反对休谟的诘问,
反对智性陷入虚无后的触礁事件。




        地铁生涯


仅有的报纸回收体系,时代的循环。尾音。
一个年轻人从黑色扶梯上探出头,
一个耄耋者躲在蓝色的树丛后。
她说:“交出来!”
他说:“给。”

啊,信仰、机遇、前途……
什么都不能阻挡
从清晨的衣领中侧身而来的汹涌人群。
这密度类似于夜色重叠在猫头鹰眼中。
类似于停顿在巨大停车场的,孕期的蚁后。

涌动的,泛白的,与洪水接近的
滚滚流动。从通道,转角,扶梯,
从它紧张的口吻到遍体广告。
整个夏天湿漉漉的,连同空调下哆嗦的肩膀。

我挤向一个角落,周围是紧缩在肉体中的
女性森林。我感到,她们身体的有力曲线
在列车凶猛的流放中收回了。

不要说什么终点。
“每次抵达都意味着新的启程。”
无从睡眠的鱼群直立在一片呼啸里,
开门的瞬间,鳞片掉了一地。
“啊!我的手机。”



        旧制度与大革命


火车站寂寞大厅的小小橱窗,
无法感受暴露在天空下的泥沙与风情。
它正在倾吐、限定,
人们猛烈地经过它(包括我在内)。
留下黯然失色的脚印。

我随手捡起一本书,
在度过了被雨水和议论浸透的夏天之后。
它娇小的身躯被反复打开。

我在旅途中消耗它,
如同人们消耗火腿、啤酒、盒饭、平板电脑……

我感到头脑里乱嗡嗡的。

但这种风靡越来越像一部朝向后台的木偶剧,
需要的不仅仅是卸妆,还有胳膊、腿、头颅。
人们盯着舞台并非纠结于舞台本身,
正如奴隶追随着奴隶主却时时心藏暴动。

所有打倒在地的,正如后来岿然不动的;
所有心藏祸乱的,正如从前平静无虞的。

页面猎猎,于风中凝望
旧时代的托克维尔吐着枣核与叹息。
像一个肺痨症患者,像我。



        影像


这意味着观众,
情侣,双向生产的事实。被动的泛滥。

我粗糙的童年缺乏类似的回忆,站着,领取一份光芒。
把它们紧紧吸进黑色的底片:
头发,口齿,尚未发育的体毛。

当向内弯曲的质量不断淤积,不再惧怕社会的体质。
它肺部的烟灰、阴影,
血渍、罪恶、羞愧、悭吝、暴烈、变质,攫取……
连同它的反面。越来越薄,越轻。



        风


空旷的摇撼,孤零零的沾染,
将街道与楼群推向天空。

整个城市在拒绝,恪守坚定,
像硬币的反面向上矗立,
构成荒芜的多棱镜。
低于海拔50米的平面中,
革命的法兰西
正在柏克悲观的注视中熄火。

“风顺着意思吹。”在天空的倒影和
露台的植物之间,灰尘像分散的幽灵,
填满了秋天。
争论发生于不可争夺的事物,
宗教,传统,对落叶最后的挽留。

风吹大地,寂静的皮肤颤抖,酝酿悲观。
冬天在百米开外,与我进行一场
冷酷而庸俗的对视。它就要来了。

他已经到来,只是忘记了雪花和北风。




        乌克兰


勿提海市蜃楼,一切预设
正在浓雾中退让给事实。这浓雾
从弗雷泽的《金枝》上摇撼而下,
携带诅咒,狂吻国家的颜面。它的坦诚,
正结成隐喻的全部要素。

勿提教诲、差异。“地球是圆的……”
何塞•阿卡迪奥•布恩迪亚哆嗦着
说出椭圆形的事实。我们比往事更加
有力地,将生活推回18世纪。
我确定眼前的时代

在200多年前的清晨、正午,与傍晚,
在白昼与黑夜的全部事实中:

帝国的边境无虞,
升平的内部腐烂。而在落日浸染的西方,
人类的一小撮“坏分子”正在精神的高原上流窜作案。



        宴饮


包裹在地铁车厢里的归途
像节肢动物轰鸣着,钻入地下。
铁管上的吊环向下滋生着年轻一代的躯体。
它结出的花朵是无穷的屏幕,
被打盹的少女反复触摸。

从合众的面孔到扁平的世界观,
城市薄如纸张,被铅笔涂写,被橡皮反复擦掉。
对于那些从中心外移的群众,过去的时光
并不构成往事的全部零件。
只是大风从车盖上吹落的尘埃。

人们磕着烟灰,想象一加仑啤酒
对清醒的加害。从饭店到咖啡屋,
从KTV到小酒馆,
闪光的首饰经历了傍晚与黄昏的交割。

年老的人儿在街心公园散步,
怀念与泪水夺眶而出。
除去他们,还有乌鸦与麻雀。
飞舞的小脑袋反复琢磨空气的湿度。

夜幕中的北京如同狒狒的乐园,
溃散正在建筑的集群中虚伪地抒情。
如果不能严肃地热爱,尝试着
像在清晨醒来那样生活,只好疯狂宴饮。
伊索尔 发表于 2014-4-15 09: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张杰 发表于 2014-4-15 12: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有新的变化了,祝贺!
白玉兰 发表于 2014-4-16 10: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城市在拒绝,恪守坚定,
像硬币的反面向上矗立,
构成荒芜的多棱镜。
老枪 发表于 2014-6-10 16: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进行中:
恐惧 以及回忆
十年  宴饮
短暂 归途   
地铁生涯  
谈话  影像  风
旧制度与大革命   
乌克兰  
老枪 发表于 2014-6-12 09: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高岭:
恐惧 以及回忆(惨不忍睹))
十年(朱门)宴饮
短暂(覆灭返璞)归途   
地铁生涯(流浪在地洞)  
谈话  影像(成)  风
旧制度与大革命   
乌克兰  (凸现民主)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4-6-12 10: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枪 发表于 2014-6-13 15: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眼中的小物景随着诗的行云流水,幻化为现实的丑剧。深邃思想,在浅显处愈发光辉耀人。笔尖划过的纸痕——是刺痛心灵的伤痕;键盘敲击的声响——是割伤灵魂的哀鸣。责任与担当让诗人案前疾书,一字字,一行行,一篇篇,格调深婉、意绪凄凉,思也绵绵,痛也绵绵。
 楼主| 高岭 发表于 2014-6-29 19: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加上几首)



幽居的普鲁斯特


日益省略,缩减,
日益透支,记忆沿着河堤,
撞向多船的出海口。拥挤而侧身。
黄昏坐在体内,落日击打着决心。

日益多心,见忘,
日益亏损,盐分团结于结晶的身姿,
传递盔甲的刺痛与信仰。雾。
时间以积木之式回旋而上,直抵五楼。

日益嗜睡,困守,
日益缺省,客厅的六面墙壁
频起遭遇、内乱,窗户与空调的身体,
从众多角度试探我的口风。

哦,幽居的普鲁斯特,要冲下五楼,
去扰乱城市脱敏的体质,
沿途丢弃书本、木头、呼吸、角质层。
要在弯曲的通道里寻觅来路,
把地面阴沉的念头象蛋壳一样击碎。



距离


永远的黑暗孤悬于九楼。
我来到此地,撞上隐身的蛛网。面目全非。
墙壁上猛然伸出一只手臂,
它可能隐匿在幽闭中,
也可能来自户外。柔软的脊背颤抖着
从非理性的胃部解析水手的扎绳术,
光、阴影,徒劳的恐惧与避让,
在每一次幽会的中途……

回形走廊拥挤着两朵肺叶。
两幢楼向前冲去,炙热迅速减弱,
但拥抱比茧更坚实,更容易粉身碎骨。
啊,空气中弥漫着内脏的气味,
让我们,吃一口对方吧!

头发糊住面孔,众多窒息、融化。
龙舌兰的唾液
渗着夜晚的气息,粘稠,浓重。
夹杂着命运和盐碱的味道。不可抗拒。

掠过许多畴昔与孤单的对视之后,
风中的落叶再难相遇在飘摇的途中。
透过你天使般纯真的面孔,
整个北京城搁在浩瀚的忧愁里。



动荡


每天都有可怕的新闻从天而降,
仿佛上古时期的闪电鞭打有罪之人。
活在这多事之邦,我像个春秋人物
想要寻找世界存在的根源、理由。
为什么有的人茫然无措,
为什么有的人奋不顾身。
有人花天酒地,有人身无分文。

巨大、荒诞的“利维坦”
从霍布斯多皱的面孔流下来,像啤酒沫,
沿着岛屿周围的海水涌动,当它爬上欧洲时发现
生活在大陆上的人是坚定的国家主义者。

紧紧的拥抱,把胡须从脸上拨开。
酒气在暗夜的石板下流淌,城市在凝聚,
局部的文明,靠拢,拥挤,摩擦……
权力从斗殴中不断耸立,犹如龙卷风,
携着尘埃上升,蔑视地面的风景。

讽刺限于党派的真丝内衣,
吟咏涂满月夜的云层。透过街景可以知晓,
人类与我的边界就是良心的皮肤,是通货紧缩
带来的额外消费。是商场橱窗中的口红、长腿与高跟鞋。



夏日黄昏


身着睡衣的妇女从菜市场款款走来,
慵懒的长发随风扬起。
雪白的胸口耸立着鸽子的雕塑,
将飞翔陷于凝固。将
众人的视野陷于多棱的平面。

这是夏日黄昏里极目而视的一景,
像巧克力冰棒一样短暂而脆弱。

我伸出的手臂充满墓碑的悲情格调,因为
一切出口均有220伏的高压在警惕。
昏厥中,匆匆拔掉插座上低垂的头颅。
夏天暴露了发隙中滋生的缺点。

火车的轰鸣从公路后方传递远征的欲望。
沿着坚硬、扁平的铁轨,以有限构成一个
锥形的世界。构成前沿、破空,喇叭裙裾中
缓缓浮起的旋涡式晕眩。它的波频与振荡
不适宜在多角的室内流动。

对远方的看法容易以暧昧的方式逼近真实,
但微观将以多种质体的混合刺瞎我的双目。
那么,再见吧黄昏!
再见吧偶然相逢的街景。



角度


渔夫把水底的空间归于打捞的范畴,
从身体内部观望平静的水面,
沿着波纹收集风向、光芒、曲率……
时间如无形之船从寂静中引申
另一方向挤压而来的历史纵深感。

水草、游鱼和叹息,倒映在天空里。
但在天空的更深处,是珊瑚的暴怒。
透过细密的阴影,抛出去的鱼线慢慢折返。
但这只是出走之后的幡然悔悟,
是世界岿然不动的风貌
从感官中向你泄露的、触目的秘密。

收网之后,所有鱼将面面相觑,
在无向的世界里制造湍流与冲突,
但这与观众理解的进展无关,
仅是不存在的事物引发的无端猜测。
北渡 发表于 2014-6-30 10: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6:44 , Processed in 0.18189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