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81|回复: 0
收起左侧

废名:三竿两竿

[复制链接]
徐立峰 发表于 2014-3-21 1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立峰 于 2014-3-21 10:44 编辑

                                                 出处:《废名文集》 作者:废名   



  中国文章,以六朝人文章最不可及。我尝同朋友们戏言,如果要我打赌的话,乃所愿学则学六朝文。我知道这种文章是学不了的,只是表示我爱好六朝人,我确信不疑六朝文的好处。六朝文不可学,六朝文的生命还是不断的生长着,诗有晚唐,词至南宋,俱系文朝文的命脉也。在我们现代的新散文里,还有“六朝文”。我以前只爱好六朝文,在亡友秋心居士笔下,我才知道人各有其限制,“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此君殆六朝才也。秋心写文章非常之快,他的辞藻玲珑透澈,纷至沓来,借他自己“又是一年芳草绿”文里形容春草下话,是“泼地草绿”。我当时曾指了这四个字给他看,说他的泼字用得多么好,并笑道,“这个字我大约苦思也可以得着,而你却是泼地草绿。”庾信文章,我是常翻开看的,今年夏天捧了《小园赋》读,读到“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怎么忽然有点眼花,注意起这几个数目字来,心想,一个是二寸,一个是两竿,两不等于二,二不等于两吗?于是我自己好笑,我想我写文章决不会写这么容易的好句子,总是在意义上那么的颠斤簸两。因此我对于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很有感情了。我又记起一件事,苦茶庵长老曾为闲步兄写砚,写庾信行雨山铭四句,“树入床头,花来镜里,草绿衫同,花红面似。”那天我也在茶庵,当下听着长老法言道,“可见他们写文章是乱写的,四句里头两个花字。”真的,真的六朝文是乱写的,所谓生香真色人难学也。


【梁东宫行雨山铭】
    北周•庾信

山名行雨,地异阳台。
佳人无数,神女看来。
翠幔朝开,新妆旦起。
树入床头,花来镜里。
草绿衫同,花红面似。
开年寒尽,正月游春。
俱除锦帔,并脱红纶。
天丝剧藕,蝶粉多尘。
横藤碍路,弱柳低人。
谁言洛浦,一个河神?



花红面似———> 面似花红。
这种错位写法很有新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6:43 , Processed in 0.13179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