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56|回复: 0
收起左侧

一套寿衣的温暖(十首)

[复制链接]
大独木桥 发表于 2014-2-23 20: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套寿衣的温暖》

年近八旬的老母亲
赶了两趟鬼门关
仍未能拿到阎罗王签发的正式批文
一次家庭聚会
母亲将她的两个女儿
还有她的三个儿媳
一起招呼进她的卧室
她拿出自己备好的一套寿衣
告诉她们所放的位置
等她走后
要趁身子骨还软还暖
该怎样为她“买水洗身”
“梳头穿衣”
不至于到了那时
把你们弄得手忙脚乱
母亲的一席话
把她的儿媳们和我的二姐吓坏了
惟有年长的大姐眼角湿润
感触母亲年迈呵护的温暖
备一套寿衣
从容放下最后一份牵挂


《维庸的孤独时间无法装订》

北京诗人维庸
你两年前赠我的两本诗集
黑色的《比目鱼》与蓝色的《知更鸟》
象我的原罪
一直压着我喘不过气来
你的孤独有二十五小时厚
时间无法装订
你的忧郁有三百六十六夜深
淹没所有举过自己头顶的呼救
你令死神俯下身子
改变视角
聆听比目鱼压扁如纸的嘲讽
你知道除鹰之外的都不是鹰
落叶也不在树上
你撵走王
让知更鸟血红的欲望把枝头点燃
一朵云静止
万座山峦踩下急刹


《胡子的力量》

每天起床
顺手一抹
昨天刚刮过的胡子
经过一天一夜的蓄谋
又准时来到我的脸上
坚韧的胡子
全然不顾及我的思想
也从来不向我的脸休班请假
赞美或诋毁
讥笑或奉承
胡子以一种坚定的步伐
嘲笑刀片锋利的光芒
抗拒的力量
让一片片刀光纷纷倒下
刮罢又长
长罢又刮
胡子以一天的周期
让我见证一辈子的枯荣
争斗 与 浮华
最后都随着那流水
湮灭


《厨房的秩序》

厨房的秩序
来自锅碗瓢盆
取决于厚实的砧板
与刀的锋利
圆的可以切成方
方的可以切成条
条的可以切成丁
丁的可以捣鼓成泥
一匙打入汤中
飘入虚无的味觉神经
餐桌上的碗筷
开始倒计时
抽油烟机
抽不干油烟的淤积

以一个倾角的方式
切进入木三分的现实


《没脸见人》

当彪悍的帝国
不时地在伊拉克柔软温暖的床上
发出叫床的快感
饥饿的目光
只能自掏腰包在亚丁湾
观看骨感的索马里
在T型台上徜徉
他们知道骨头的坚韧
但终将忍不住
肾上腺素和荷尔蒙的日益膨胀
窥视全球的政治野心家
与性爱一样需要摩擦和幻想
淫邪的目光
瞄上了利比亚石油优美的身段
和圆润的乳房
撑起一把“保护贫民”的保护伞
像撑起自己猥亵的裤裆
握着“禁飞区”特权的双手
撕开了利比亚处女般的胸膛
我不知道地中海蔚蓝的波涛
是否掩盖住了那一声声鲜红的呐喊
但我知道
昂首向天的政治家
和低头吸血的资本
就像夜晚的太阳和白天的月亮一样
没脸见人


《脑袋干旱》

全球变暖
脑袋干旱
萎缩的脑干细胞
切断了我激进思想的给养
本已无兵可守的
光秃秃的四十五岁高地
插上一根根的白旗
让世俗全面占领我的阵地
这样
你们就可以尊称我为起义首领
老前辈  老英雄  老革命
我的手心
紧握一枚前朝禅让的铜板
沁出冷汗
我不想让锋利的边缘
划破贪婪的目光
也不想让敦厚的方孔
套牢历史学家的皱纹
揣进裤兜
一个漏洞
落下一个跌停板的闷声
太阳瞬间翻绿


《圆桌会议》

人类远古的祖先
在地上划一个圆圈
带来了智慧的太阳
伏羲将长短两种树枝
摆在圆圈的四面八方
一个伟大的民族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今天我坐在圆桌会议坚硬冰凉的一张靠椅上
发言席上失真的话筒让我忍无可忍了
我守住牙齿把关的前门
却守不住括约肌把持的后门
一肚子气冲出后门
落荒而逃的鼻子
纷纷按住敏感的神经
按下圆润的表决器
决议信心满满
还附带一丝丝的人气


《曹操说过了》

一个人太寂寞
让七十二座疑冢
与你一起长眠
成为传说
说过了
大家都不许动
不许笑
不许眨眼睛
哪怕是一个嘴角的挪移
就这样
屏息了一千八百年的呼吸
胜负已不重要
耐得住寂寞的是你和你的历史
耐不住寂寞的是一群
名叫“考古”的专家或学者
你满目疮痍的雄心
真相与疑云
多过绕树三匝的乌鹊
横槊安阳城头
纷纷风化成三国的云泥
我从你的一句诗入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厘清你帝王级品酒师、歌星和数学家的美名


《庖丁叹荆轲》

扬刀立名
庖丁远胜荆轲
庖丁越俎代众生杀生
而解脱众生
他以心视牛
目中无我
神遇的灵魂
磨出智慧的光芒
道与尘
王与众生
咸阳宫里
荆轲那张刀痕累累的地图
怎能不在风中飘散


《都市巷口的一只麻雀》

一只麻雀
在都市的巷口
啄食着进城米贩散落地上的几颗米粒
它是小贩故乡黏来的那一只吗
还是去年农转非来到都市的那一只
它是煲汤熬粥店逃脱的那一只吗
还是野生黑市几经转手漏网的那一只
褐色的羽毛燃烧着内心的伤痛和孤独
那一瞬间的低头和抬头
米粒穿越生命的喉咙
眼神左右着惊恐
它卑微的身子让我静止在远处
这里没有稻田
没有菜地
没有青山
没有果园
没有同伴
没有鹰眼
没有巢
更没有家
高耸的楼盘
支起一个个磨芯
一只小小麻雀的低鸣
被城市黑色的磨盘碾得粉碎
我看见你用口红凃亮四周的空气
太阳捂着肚子蹲下西山
疼痛难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2:42 , Processed in 0.11929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