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094|回复: 2
收起左侧

朽木枯枝少移动

[复制链接]
骆驼 发表于 2014-1-17 23: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朽木枯枝少移动
游冶宴乐勿羡情
余日虽裕唯剩挨
丧钟未响只待听

10-12-07_2114.jpg


——陪老鄂去找老陶。老鄂仍希望劝说老陶参加年底在香港的《今天》三十周年纪念。老陶依然不愿远征长途。拿出一页打印的纸,说,这是我给北岛的绝交诗。看来老陶早有准备。看得出老陶依然对北岛迟迟未有回音耿耿于怀。《四人集》印出的第二天,老陶就按北岛电话里念的长长的地址寄去了香港。老鄂不再努力,折叠好这页绝交诗,放进上衣口袋。出门去南大街喝酒。老陶说,今儿老鄂来得好好款待。


一向冷清的老魁特似乎热闹了起来,清一色一桌老太太坐在正中一张大圆桌周围,使得大厅气氛迥异。我们仨坐了紧靠透明操作间的一张小桌,点了老鄂怀念的“醋木”,点了老陶惯例的麻豆腐,点了通州名菜烧鲶鱼。老陶觉得不够热烈,再坚持点了火锅,四盘百叶一盘羊肉。上来的小火锅竟是炭火,一个意外。紧接着的热气蒸腾中,老鄂又惊诧地发现了老陶的变化,平素极少动筷的老陶转眼扫灭了两盘爆肚。


新镶了一颗牙,——老陶张开嘴回答了老鄂的疑问,长了八斤肉,一天一斤粮食,今天早上刚约的称,五十四公斤了,老陶继续介绍他的健康进程。正午已过,阳光充足,老魁特开放式的二楼也坐了几桌人,木制栏杆围绕的一周让老鄂觉得像个旧社会吃花酒的地方。老陶照旧提议换地继续吃酒,老鄂也来了兴致。老陶建议我打电话给申甲,见我不动,又改为芒克,于是打给芒克,芒克正在接受一个采访。老陶再提到杜力,他对杜力诗作中的冷僻字念念不忘,杜力说正等物业来修暖气。


放弃寻人,我们仨就近转到对面小楼饭庄背后的巷子,却发现了多年前和老鄂吃过“醋木”的清真小馆。进去再点了一份“醋木”,果然与魁特的做法有些许差别,主要是颜色更深,酱油放的多。记忆里的美味彻底遭到了毁坏,老鄂显得沮丧。但是小馆的格局没变,还是那么古朴,像是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原样。坐在里面一如到了电影中一个远方的小镇。这时杜力来了电话,说工程已完。老陶马上起身说走走,去找杜力。


杜力的桃花岛隐藏在梨园镇西南的不知何处,早拐了一个路口我就彻底迷失在了一群一群的新楼盘之间。几番电话还是无效,仅是绕着一个空置了多年的别墅区就走了两圈半,还是没有看到杜力描述的桃花岛最醒目的一排巴黎式样建筑。无疑是多出来的醋木在肚里作怪。后来索性驻车在一家醒目的4S店外等杜力。


终于,杜力风尘仆仆从桃花岛赶来。上车去他最近常去的现代音乐学院对面的一个串吧,是个有几棵大树的小院,树下是有阳伞的白塑料桌椅,院墙上装饰着苇帘。我们在靠墙的一张桌子坐下,要了啤酒和通县盛行的有三五粒枸杞的38°口杯牛二,时间已近下午三点。老陶直奔主题要求杜力迅速阐述他对诗的认识,杜力稍作铺垫便一五一十地开讲,从楚辞孔子直谈到对杜甫要重新审视,听得我迷雾升起,提醒杜力擦去嘴角酒沫。


老陶又用毛诗检验杜力的审美功能。杜力并不按照老陶的意向进行,彻底无情地坚定否定毛的诗品。对毛使用成句化用古诗不屑。除了早期的个别,杜力把毛的作品踩进了泥沼。老陶受了刺激,便说杜力不懂诗之真谛。二人你来我往交锋,却未有火爆,大概是老陶碍于初见,也可能是杜力娓娓道来的从容不迫压住了老陶爆发的需要。


看着院中高耸的柿子树,橘红的柿子挂在已经稀疏的叶间,太阳开始西沉,空气阵阵发凉。我把衬衫领子竖起。老鄂提示该回北京了。尽管通县现在和城里相隔不过一条十分钟的快速路,像北京其余郊县一样,这里还是习惯把进城说成去北京。杜力意犹未尽,倡议老陶留下再谈谈,老陶拒绝,估计是在杜力这儿没找到突破口,须整理思路来日再论。于是在路边分手,后视镜里杜力踽踽独行向桃花岛归去。




2008-10-9



http://www.jintian.net/bb/viewthread.php?tid=50856
木萧萧 发表于 2014-1-18 11: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酒人生,痛快!
高岭 发表于 2014-2-7 18: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音乐学院的串吧,都有接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1:47 , Processed in 0.23174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