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25|回复: 11
收起左侧

贺念近作选

[复制链接]
贺念 发表于 2013-12-23 21: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贺念 于 2014-1-22 09:28 编辑

贺念近作选


远去的阿尔特密尔河

阳光从街角歇着棕色鸟儿的
红色屋檐投射下来
青石砖的道路上
金黄的光在黑色的阴影旁沉默
沿着古老教堂斑驳的墙壁
一对白发老人搀扶着从阴影里
走上黄昏的斯比塔尔桥
当夕阳照亮他们的侧脸
晚祷的钟声在身后响起
随着蜿蜒而去的阿尔特密尔河
绵延了艾希施泰特的上空

三月的风穿过河流和杉树林
无声地停留在山顶木屋绣花的窗帘
在门与一幅关于门的画之间
壁炉的余温在夕阳中渐渐退尽
木桌上一只空杯子
倾听着身旁的火焰
在蜡烛的泪水中燃烧
当归家的主人回到临窗的座位端起面包
河流上微弱的星辰移向他的背后
他转身看见窗外沉默的树张开双手
孤独地立满了阿尔特密尔河畔

远去的阿尔特密尔河,远去的黄昏
远去的波光中的昨日离愁
一只从不曾离开的空木船
挣脱了树上的锁链
也渴望风雨,也渴望自由
在远去的河水之中
它能划向哪里?
漫游的人伫立在桥头
望着天边最后那片火红的云朵
化身一道闪电
沉入黑暗的原野

2011年3月7日 德国艾希施泰特


雨下了很久

你脚踝的铃铛在我的门外响起
那清脆之声为我窗外的植物
带来了雨点。你湿润的手指
蒙起我的眼睛,拒绝让人看见
你如何经过那个陌生的世界
来到这里,拒绝让人看见
你头发上的雨水
如何打湿了你看遍秋水的眼神
“你是一朵隐秘的花,因为痛苦
所以开放。”
你拒绝回答,拒绝言语,除了
你脚踝的铃铛随着我的舞步
在相望的眉宇之间奏起潺潺的流水
当雨下了很久
我在你隐秘的腿间嗅到灿烂的花香
你喃喃的嘴唇从睡梦中吐出铃铛之声
“在哪里?”
“在雨中”,我答道
这时你慌张地转身
为了与另一个世界拔河
你抓紧了我的手,还有
它连接着的我的胸膛


2011年7月 德国


让风暴来

当有人问你生活的公正
人类的尊严
请你不要别过脸去
躲在暗角,独自抽烟
沉默得像棵老朽而镂空的树
如果雷雨
给你带来不幸的消息
你的双手在冰冷泥泞的尘土中
挖到的只是亲人
面目全非的躯体
雨的挽歌唱的是对别人的献祭
倾塌的地面
埋葬的是自己回家的路
请你不要闭上眼睛
不忍审视大海
如何席卷了蓝天
无论晴雨,这是我们的天空
没有人生可以逃离
无人、无处可以告别
只有最悲伤的花朵
开放得
最是灿烂
经年的土,像黄金一样
压迫着我们的呼吸
让风暴来
只有让它来——
平静才会到来


2011年7月24日 闻甬温动车脱轨致“35人”死后 德国



花开的窗台

灯火不会在夜幕降临前亮起,你的时日
不会在树叶飘零前来临
小路上,遇见的都是来日知己
与双脚平行的,只有草和河流
就算森林等待的是雨水,旅程
除了在熟悉之物中发现陌生,也不会
引你走进潮湿的历史。山坡陡峭
才知道宫殿里住着隐居的国王
闭眼的刹那,一个站台就已经远去
汽笛可以飘向未来,而一封信
只能寄往过去。女儿只有在安静的时候
才像一位母亲,像一朵开在窗台的花
没有雨,便没有窗台
没有歌声,便没有吻
脚步走不到落叶之后,灯火
照不亮时日之前。如果未来可以追忆
这一切都像那个秋天的傍晚
出行的你推开房门
内心期待着,你不知道的东西来临

2011/9/25 德国



一棵树在黄昏里沉默

日落不是傍晚,傍晚
不是黄昏。当一棵树
站在夕阳下,它总是先于原野
知道秋天的来临
傍晚每天都有,而黄昏
却很少遇见。当一个人
背对着自己的阴影流泪
他就在黑暗中学会了爱
只有在黄昏的山顶,日落
才将人的影子拉得那么长
而关于爱,那是只有
一棵树
才懂的沉默

2011/9/27 德国



没有地址的信

人生中有很多次
这样安静的时刻
世界的杂乱之声被黑暗隐没
天边的晨光来到你的窗外,照着
你温柔的睡眠。深夜的灯
将一颗陌生的头颅倒映在窗户里
在这个孤独的写作者脸上
我寻找着你留下的部分
仿佛天边便是这镜子的另一面
那些岁月里贫穷的我们,在路灯下
听了一夜的雨,我曾经搂紧你
让你相信,这世上的暴风雨
都是唱给你的歌
在那些晴朗的晚霞离开你的窗户之后
我在你的耳边轻轻念过咒语
当你的手离开我的胸膛,慢慢缩回
它原来所在的位置,在那安静的呼吸声
响起之前,我曾经轻轻地
帮你摁灭了床头的灯
那一声回音,像一个漂浮的词语
在东方的黑暗里
寻找着黎明的出口


2011/9/29 德国



穿过冬夜的雨

街的转角,有一盏灯光
只在今晚它才被发现,停在那里
透过窗子,看得见雨滴
在那低沉如破旧大提琴的光亮中
穿过了墨汁流淌般的冬夜
在梦中,我杀了人
寒光带着刀刺向笨拙的脑袋,再砍向
空气中看不见的东西
握刀的手在泥浆般的鲜血中颤抖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那些声声惨厉的叫喊划破夜空
直到我惊醒。寒冷从背后升起
它让我自问:当人在冬夜失去棉被
还拥有什么?
桌上的空白明信片在黑夜里发着白光
响动着的还有墙上那张著名的自画像里
胡须上愤懑的黄色颜料
穿过冬夜的雨
落在大地上一场雨的葬礼中,落在
你眉梢与嘴唇间的沉默里
说不清它们与灯光
是相聚,还是别离
当身旁的你从寂静中苏醒
看着我的黑影
弓着身子
凝望着窗外
一直只是默默流泪
从不曾大声哭泣

2012/1/6 德国 艾城



火之灰烬

那可以让石头燃烧的
是一切流动之始
可以听见,在辽阔的黑暗中
爱在一次次地死去
只有闭上眼睛的
痛苦之心灵,可以看见
寂静之火在旷野升起
所有现实的,必须被燃烧
才能回到初始之质朴
在序幕拉开时
迎着笑脸,告别炊烟下的落日
脚步在每一个驿站停留
却从不曾在任何一处停歇
无起无终,水边所有路过的脸庞
都在原野之火中点燃
所有流血的,必将汇向
天空下同样涌动的血之光
找寻一片敞开的土地绽放和凋谢
在跳跃的舞步中,呼吸像呼吸的回声
醒来的大海向着星光长奔而去
那来自火之灰烬的声音
是抬起的头颅
在浩瀚的黑暗中望见的
重又淹没了黑暗的爱

2012.2.02 音乐声中即兴而作 南德 艾城



昨天,我在雪地里

用雪熟悉的语言
与雪说说话
或者设法将它带到清晨
醒来的枕边
它们有的哀伤
在化入泥土之时,吟着自己的葬歌
也有一朵落在嘴角
它的吻,热烈似一串笑声摇曳
而言语像对视一样安宁

昨天,我在雪地里
在那里醒来,在那里
与一个词语相遇,一种亲密的触觉
划过东方的朱唇和耳鬓
昨天,我在雪地里的山顶看到一轮明月
白雪茫茫的山川没有一条道路
一棵老树,站在视域的尽头
在月光下扬起一个手势
望着那一排脚印
忘了是已经来过
还是正要离开


2012/12/28 南德艾城



心事

傍晚
空空的椅子上坐满了落叶
我沉默地经过
也加深了它的沉默
夕阳从没有心事
现在,它照在脸上
在落叶上留下我的阴影
如此而已
它也从不过问
我们的心事

2012年10月  南德艾城



冬夜大风


半空中的树枝在乌云下惨叫
踏过原野的野兽在山坡下龇牙摩爪
只有空中喝醉了的残叶,在与肢体失散那一刻
跳着表情惊讶的舞蹈
大风之中,没有根基之物,都将被掀开头盖骨

屋顶的瓦片僵瘦着脖子
壁炉里的木柴正嗤嗤地燃烧
归家的主人取下手套,走到窗边的座位上
他伸向面包的手,倒映在杯中醇酒的血红里
大风,它的呼啸点亮了万家灯火

窗外的城市街角有两盏路灯在风中对视
更耀眼的,永远是更孤单的那一盏
在关闭了出口的冬夜,大风将这孤独吹出刺耳的声响
如同黑暗里唯一的词语,寻找吐露它的芳唇和肉体,等待燃烧
暴力吞噬了一切另外的呼喊,我活着,在沉默地倒下之前


2012/12/28 南德艾城




在你的睡眠中


夜深了
当你睡着的时候,夜变深了
雪从过去来,落在了更遥远的过去
你睡着了,当窗外的寒冷
回到它最沉默的地方
你的鼻息融化了树枝上的冰凝
你身上的沟壑,是我泉水的发源
夜深了
雪是唯一可以进入你梦境的阳光
如果我的吻,盛大得如这漫漫冬夜
纷纷扬扬的雪,落在你的额头
你就会醒来
望着我,轻声地问
为什么不继续吻下去


2013/2/14 南德 艾城




黑夜未到,黄昏将尽

——写给“时光之家”


你不解。
一头栓在地里的牛,为何牵着绳索,狂奔了整晚?

劳动的人播种了草莓,吃到的是土豆和黑泥。

你不解。
人为了填饱自己来到世界,可吃饭这件事,为何比活着还复杂?

忙碌的人遇不见海鸥。如果海鸥一直飞,海风会慢慢将它吹成蓝色。

朝露与夕露,认识但并不相逢。
大提琴对钢琴说,
低吟是昨夜挂在窗户上的雨。

昨夜的雨里有梦,梦里有云,
云下有裙,如染红的旗帜在广场飞舞。
一个佝偻的感叹号,在自由地哀号。

此刻黑夜未到,黄昏将尽
晚风
像危险的词语,堵在城市结巴的舌头。

在这个热浪滚滚的时代
蚂蚁忙于焦躁,蝴蝶
死于寒冷。

采集的蜜蜂嗡嗡地低吟。

2013/7/8 贺念 南德艾城



张杰 发表于 2013-12-24 11: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杰 于 2013-12-25 15:35 编辑

  这十三首诗《远去的阿尔特密尔河》《雨下了很久》《让风暴来》《花开的窗台》《一棵树在黄昏里沉默》《没有地址的信》《穿过冬夜的雨》《火之灰烬》《昨天,我在雪地里》《心事》《冬夜大风》《在你的睡眠中》《黑夜未到,黄昏将尽》我刚粗读了。整体感觉不错,诗思维有出人意表之处,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持重氛围弥漫在我的阅读中,你把语速和节奏安置的和缓,我想让一些诸如我这样的中年读者读来,犹如和缓的精神按摩术,达至了镇静剂般的效果,但头脑却并未镇静,还在随诗行玄想,镇静下来的应是共振后的舒和神经。

  《远去的阿尔特密尔河》这首诗让我想到诺瓦里斯的部分遥远回声和诺瓦里斯式的赤子情怀,诺瓦里斯《夜颂》一诗我读时,心里默念着这是怎样的一个赤子一样的人,他内心应有水晶的澄澈,他的诗思因了无邪而圣洁,他的身姿和音部又是那么哀婉和低徊,他大胆袒示他内心光明的忧伤,是,我觉得他的忧伤应是光明的忧伤,而不是忧伤似利剑或大锤,他的忧伤契合了基督的挚真。

  作为德语裔犹太人,保罗·策兰则试图调改“自荷尔德林以来德语诗歌中对神性事物的弘扬”(《保罗·策兰诗选》译者弁言,孟明)”,因策兰经历过刽子手对其母亲的屠杀,所以“自歌德﹑诺瓦利斯﹑荷尔德林以来标志着德国精神的诗歌”(《保罗·策兰诗选》译者弁言,孟明)”和与其对等的恢宏熨展的德语语言,到策兰这里,特别是后期策兰诗写,则出现了一种奇异的调改,词语变得晦涩,一些词甚至被切割,或创出崭新新词来烘托诗核,句式也变得短迫,而策兰这种不按牌理的非常规出牌,却对处理沉重心灵和不属于光明忧伤的忧伤事物,却是相得益彰也是另谋语机的创造式的反制呈现。

  但“……策兰没有僵硬的词语“板块”……更没有归类和贴上“意义”标签的诗歌词汇表。他只有词,两极化的词:抒情的时候,它们近得像是我们身边最日常的事物,充满亲切感;抽象的时候,意义立刻绷紧,燃烧,结晶,并且像黑色矿石那样发出光亮来。两者都提炼到它们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极限。这在战后欧洲诗人的作品里是很少见的。词就像人一样活着,“石头”、“花朵”、“路标”、“睫毛”、“ 杏仁”、“影子”、“面纱”、“泪”这些词语被注入灵魂之后,具有了实物一样的品质。仿佛这里有一个泛神论的世界,起作用的是更细小的事物,矿物和诗歌元素……在策兰那里,词语的多义性是不言而喻的……诗歌在宁静中爆发。这种抒情诗的力量,甚至击退历史的黑暗……只要认真读一读《密接和应》这首长诗,你就有深切的体会……有论家以为策兰的诗歌是一种密封式的写作,这只是一种说法罢了。策兰不是书斋诗人,从未有过创作“天书”的兴趣……”(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保罗·策兰诗选》译者弁言,孟明)
  《雨下了很久》在老生常谈感情抒发上翻出了新的视角体量、气象和语言尝试;《让风暴来》这首悼亡诗语调沉郁,诗内里却激昂有致,高于社会事件泄愤诗谴责诗之列;《花开的窗台》像一管微型致幻剂,涂抹着读者的想象空间;《一棵树在黄昏里沉默》里“他在黑暗中学会了爱”一句照亮了全诗,整诗有形而上深邃的一面;《没有地址的信》有对过去所惦念的和解与重现,也有自画像的一面,好。但诗最后结尾两行似还有更精微斟酌余地;《穿过冬夜的雨》荒诞梦境与现实接合,处理的张弛有度;《火之灰烬》呈现了高贵之心的箴言和对世界的深刻感知,可反复诵读,结尾也余音回响;《昨天,我在雪地里》这首让我想到比你小两岁,87年的80后诗人杨不寒,你们同有一种因了内心廓静自足而自然生发的气象,好,要保持住这种因廓静之心而去往恢弘或有灵的气象诗写;《心事》内心与夕光交错出小橄榄;《冬夜大风》有粗砺之美,也有神来之笔“大风之中,没有根基之物,都将被掀开头盖骨”这样之类的率意表达,这样的作品还可以多写一些;《在你的睡眠中》诗息纯正;《黑夜未到,黄昏将尽》这首本来营造的奇谲诗意氛围和批判意识都不错,但第5行的爆粗口一词伤害了全诗,几近把此诗毁了,建议重写第5行。以上为匆匆一家之言。


矮板凳 发表于 2013-12-26 17: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格定型若如此,以后还寻求改变吗?
希望看到更多语言的探索和实验
风筝 发表于 2014-1-9 18: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功力
张杰 发表于 2014-1-9 19: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4-1-9 19: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1-9 19:40 编辑

提贺念

问风筝jj好!
 楼主| 贺念 发表于 2014-1-22 06: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张杰如此认真和细致的阅读。这种诗歌交流在当今实在太难得了。它几乎可以重新点燃我旺盛的写诗的热情。鼓励收下,一些批评意见,我会在明天完全不经意的情况下,再次阅读原作,然后再次感受一番。我愿意相信不经意时候的感觉。同问其他几位朋友好,祝新春愉快!
莲花¤童子 发表于 2014-2-16 00: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李知行 发表于 2014-5-17 10: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几年不见了,进展如斯!
老枪 发表于 2014-6-11 11: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境之美、言辞之美,让那个人叹为观止
老枪 发表于 2014-6-11 11: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就是最好的问候与祝福 诗行一路 “贺”声滔滔赞不绝 “念”想纯纯洁如雪
老枪 发表于 2014-6-11 14: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次品读贺念的诗,有行云流水般的心怡,文字虽轻,字字掷地有声。一个活跃的思想,在舒缓的字里行间跳跃的如摇滚的乐符,随即自然美与人文美浑然天成。金、木、水、火、土,都有着浪漫温馨的描述,有矛盾的发展,推演酝酿至一种崭新的革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9:41 , Processed in 0.24755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