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108|回复: 9
收起左侧

黎衡的诗

[复制链接]
黎衡 发表于 2013-10-23 22: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国指南

一天
从人像森林开始。
早晨是一个
植树的老人。
傍晚是少年伐木。

衰老的她在雪中咳嗽,
为无尽头的
向南的路生火。
雪花落入火苗的刹那
她看到
她的灵魂为世界摄影。
在世界的井口上她升火,
在火舌上她出生。
透过灰色天空的X光片,
南国
是她的儿女的再次循环。

龙舌兰和红车木
在雨后的风烟中晃动。
热,用阴影的形状
吞食着重复的
夏季和夏季。

这里是大院,
那里是写字楼,
数不清的异乡
送来表情像逃亡的门卫。
他们躲进
阳光针尖的投影,
拦住陌生人,
目送领导,
询问面熟又叫不出
名字的人。

你为什么要走进一扇门?
你属于内部
还是外面?
你预约了下午
或者来自昨天的安排?
虽然走路
是每个人的工作,
但进门是命运的交易。

“老实说,
我这个保安只是打一份短工。
我在门口,
就好比什么地方也不在。
我起早贪黑,
睡着了,你们的脸
还像连环画自动在翻。
翻着翻着,
就着了火。
醒着,站着,反倒像休息。

你说这样的生活
跟倒立有什么区别?
什么书记,
什么老板,
全都随着我倒立。
他们是庄稼,我是稻草人。

这南方,太潮了,
雨跟我老家的叫花子似的
一会儿来一趟。
叫花子倒好,
他没有门
但敢去所有的门口。
我比他穷
还要一直守着一扇门,
这样的感觉很不安全。
你瞧,
雨又来了。”

勒杜鹃和旅人蕉
在大雨的风烟中晃动。
闪电偷着光,
快速把手缩回。
赤贫的广场
连着市政府和CBD。

这里是银行,
那里是工作室,
复数的父亲
送来单独的她们。
从家族的群雕
取出她
自我的模具。
天地间,
谁会来浇灌
她二十五岁的无限分身?

青春期的
身体萌发,
是第一次分身。
成年是第二次。
第三次是独自离开,
离开熟悉的
布景、人事,
离开想象力的错误,
让分身
不断进行。

她需要自己辨别
黄昏中模糊的人脸,
并在近夜时分
幽邃的青天下
合拢如一。

就像雨水在南国止歇,
森林变成
你终将穿入的门。


雅歌

给Z


广场序曲

你所看到的
和我所看到的,
是两个世界
尽头的震荡。

广场的意思是自由,
还是集体的忘我?

至少,现在,
晚上十点的微雨
驱散了相互失明的人群。
黄锈石和透光灯柱
折叠在雨水的凹镜里。

广场,因为你第一次到来,
再次变得陌生。
这时唱歌,犹如站在废墟。



飞行

四点钟的屋顶飞过了
五点钟的凤凰木
凤凰木飞过了
六点钟的斜坡书店飞过了
七点钟的工厂和迷路
迷路飞过了
八点钟的回到原地飞过了
九点钟的地下商铺
路人飞过了
十点钟的再次迷路飞过了
十一点上锁的后街
十二点我们在飞
飞向凌晨一点的回家
朝着睡眠降落



交织

自然课本上写着:地球有自转和公转。
一个小孩在日光下,
越来越快地原地转圈——
就像速朽的钉子,
楔入了三次旋转的弧线交点。
四周的真空开始衰变,
太阳的光谱,滤过他的头脑。

而她想呕吐,想记忆,
在地铁、的士和公共汽车上
逐一失去平衡。
晕车是向黑暗的山谷
反复跳伞,拉开降落伞的刹那
风暴使她忽左忽右,
她的心房成为一座孤独的小屋。



水底的下午

一个沮丧的下午
像金色的糖块迅速溶化在沸水里。
在宇宙的杯中,
这清洁、透明、就要满溢的水,
从下到上
忽然变得浑沌、金黄。

起身,却没法站立。
推窗,推不动。

火车就要开了。
公路两侧的
行道树,
剧烈地晃动、碰撞,
不能溶解。
时间迫近,三个未来在水底演习。



博物馆

你的左眼和右眼、
鼻子、嘴巴、耳朵、四肢,
是十座博物馆,
收集历史、美和距离。

在开幕和撤展之间流转的
血液,让日升月落
沿着肌肤的纹理布景。

回忆和想象,
各自展开一条
没有尽头的玻璃走廊。
等待着睡梦来盗窃,
却一无所获。

你走进他们的博物馆,
像巨人睡在小人国。



世界电影院

你睁开眼睛——
上帝剪去进场的副票。

随着你的脚步,
电影院,在晨光金线
的牵引下建成。

一排排铺向低空的云
廓开了遥远的墙壁。

风一样转向四面八方的
透明镜头,人们都看不见。

站台指路的中年男人。
童车上熟睡的女婴。
弯腰捡垃圾时
碰到落叶的老妇。
背身钻进蓝天的船员。



电影怎么开始

明天的一阵暴雨,
将为近景梅林关
和远景莲花山
默默转场。

过街天桥上
和公路涵洞下的
人影胶片,
与大地的座椅对称。

我们在不清场的
水边定格了拍照的游人,
观看着他们
私人美学的镜中镜。

有时我们坐在影院的最后
一排,等待一场电影开始。



海岸巴士

山是嵌在海上的绿色电路板,
让蓝天在上方成像。

这样看来,疾驰的大巴
似乎从幻影中开出,

从天上开向公路。
在图像之外观望海岸,

前方的弯道,可以通往
任何虚拟的阴影。

但我仅仅是画面的一个细节?
还是将要进入的

阴影的局部?我只想入睡,
无奈森林太颠簸,碧海从窗外

一闪一闪,把边界
隐藏进光芒的交换。



向东的半岛

当礁石以植物的速度
向东伸展
簇拥的游人开始稀少

你把风叠成半岛的形状
把半岛叠成
一圈圈扩大的暮色的形状

你在暮色的中心
向东移动,披着微光
像披着烛火

我展开你风中的心
从幽蓝的大海
展开乌青的大海

从下午四点到七点,是反复
折叠和打开的三小时



奔跑与日出

他们睡得很沉,错过了为看日出定的闹钟,
猛然惊醒,从小屋冲向几百米外的海岸。
好像夸父在清晨闪烁的冷光中呼吸,在身后
追兵一样咆哮,他的脚步跨入了他们的脚步,
他庞大的身体挤出了他们的身体。
太阳是否已经升起,反倒变得无关紧要。
也许他们弄错了方向,也许岸边的山
遮挡了视线,或者这是个不走运的阴天。
奔跑,渐渐变成了内在的催促,一场与太阳
共同跑起来、与新的一天同时升起来的
仪式。一次完成。他们越跑越快,越跑越
喘息,四周空旷无人。终于在一片退潮的
滩涂上坐定。这时,一块深红色的徽章缓慢地
越过了海平线,为他们,进行了秘密的加冕。



海上读诗

他们坐上一块海水中的礁石,
伴着潮声的加速度,读巴列霍。

读他在阴天对四肢围成的
牢狱的诅咒,读他发现人类的
秘密像演奏狂喜的音乐。

他们的双脚在海水金色的
磷光里弯曲,被藻类驱赶。

旁边,一对银发夫妇一前一后,
站在沙滩上,隔着两米距离
平静地观看大海,仿佛大海很远。

他们也后退到沙滩,读另一首诗,
潮声越来越大。刚刚站立的
那块礁石,周围的海水一寸寸涨高。
天色晚了,海浪盖过了石头和人声。



木乃伊猫

发现它是在一次埃及文物展上,
祭司一样站立,爪子和尾巴都已不见,
只有尸布为它裹上了永恒的新袍,
它的身体过于瘦小,那个肥大的它
躲得“比恒河或落日还要遥远”。
猫的面孔也只剩鬼魅的图案,
我找不到真实的眼睛,这双幽灵的
假眼没有用琥珀囚禁我,而是翻阅着
四千年来所有的死者。它的身体
因为集合了过多的猫的影子
而愈加孤独。它代替全部动物沉默,
代替全人类,失去黑夜和触须,
在高傲地巡视盲人般摸索的游客时
成为一道门、一块不发光的矿石。



来自风

“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
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这天晚上,我们从莲花山公园
绕出来,越过一座人行天桥,想去
初见时的广场吹吹风。窸窣的雨
使街道卷曲,行人都是影子。

但我们走反了方向,在从未见过的
路牌之间兜圈,梅林的街区
“都像叶子渐渐枯干”,“好像风把
我们吹去。”迷路使我们更饥饿,

更无知。我忽然记起附近有一座教堂,
于是带你去寻找,“风不住地旋转。”
经过斜坡、树丛,我们循着诗班练唱的
歌声,发现它,在风的无限安静中。



雨后的巴赫

有阳台的小屋是为骤雨准备的。
雨水溅进来,雨雾模糊了
这个依然肮脏的世界。雨中来不及
躲闪的人也并不会因为狼狈
而洁净,只是借着天色的混沌
暂时消失。我们这些罪人
在屋子的庇护下关上门窗,雨
敲打着玻璃和栏杆,敲击着
遮挡肉体和枷锁的房顶。
安全的小屋是雨中短暂的音乐盒。
我们闭眼、祷告,直到雨停,
内心的污泥都变成葡萄。
天空明朗起来,我开始播放巴赫,
我想,这是听巴赫的最好方式。



寻人

你在电话里描述着一个地点,
我找了过去——
但那儿是一片空地。
除了移动的楼房、站台、
沙县小吃、杂货铺。
四面涌过的赶路人,
每一个都是陡峭的岸。
我们的船在各自的漩涡
一无所获。“神看光是好的,
就把光暗分开了。”
这是无边的深夜,我们
彼此的缺口被光和暗分割,
等待着完成。我们向另一片
空地靠拢,向茫茫的“第一日”。
张杰 发表于 2013-10-24 10: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待细读。
砂议 发表于 2013-10-24 10: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
李浩 发表于 2013-10-24 10: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浩 于 2013-10-24 10:50 编辑

路径清晰。纯正精致。智有回力。
高岭 发表于 2013-10-24 11: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像知识体系有两种发生方式,经验的与理念的。写作尤其是诗歌写作也存在类似的对立。比如《奥林匹斯的春天》是自上而下的倾泻,弗罗斯特的诗歌则是从身边的琐碎中提炼美感。有效性常常是从日常生活开始的,或者说更容易建立。从熟悉的,客观的,具象的事与物开始,也许是不错的方法:)
 楼主| 黎衡 发表于 2013-10-28 10: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验和理念,在写作中,与其说是对立,不如说是相互消化、彼此生成,两者在语言里共振,一起呼吸。把日常生活作为有效性的一元化向度,更像是一个后现代神话,何况何者客观、何者具体,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事,正如不能说“床前明月光”具体,“动如参与商”就不具体。
 楼主| 黎衡 发表于 2013-10-28 10: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岭 发表于 2013-10-24 11:08
就像知识体系有两种发生方式,经验的与理念的。写作尤其是诗歌写作也存在类似的对立。比如《奥林匹斯的春天 ...

无论在惠特曼的诗里,还是米沃什的诗里,包括您说的弗罗斯特,理念怎么会和经验对立。日常中同样有神秘的音乐;而智性的想象如果成为诗,也必须让每一句“不得不如此说”。当代诗歌“及物”、“叙述”、“当下”的流行法门,多年前的学徒期我就早已谙熟,我反思的是进步主义的美学风尚和信息社会对诗歌语言的榨取和扁平化。您的意见我觉得挺好,我只是不赞同您提出观点的方法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3-11-11 16: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力 发表于 2013-11-11 21: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选择重要的题材?:)
老枪 发表于 2014-10-18 19: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语中有很多耐人品读的佳句,是与非,正和反急促转换,应接不暇里作品达到极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6:02 , Processed in 0.24075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