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982|回复: 0
收起左侧

三首,继续保持劣品产出

[复制链接]
死蹈 发表于 2013-10-15 21: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死蹈 于 2013-10-15 23:11 编辑

谩骂和反侵染

(我说?)有的生物缺少网格,他们竖着生长,
他们不需要一切,只求存在,
他们不喜欢袋狼或者惊喜。
我是没感情的学舌鸟,而这样一个说法也是委曲求全,
因为那些所经历的舌头不是一个顺滑的结束,
猴子屋需不需要铺设桥,究竟能不能富裕,
我的话完全没有用。

用定义或者其他描述混合我简直和制造天然气一样,
和制造石油一样,只可能无鱼。
我谈了似乎很多次长谈,后来凑不齐一个军队,但是能发生任何新事,
任何新事都是旧集合,我们应该知晓。

当在远端观察的荷叶是寄生的绿斑,
在粘贴于椭大球之过程中,
就存在争论流淌的母亲血何处扎落。
亘古之事,已无意义,
一点也不前车,因为它还离死尚早,
它也从不担心那个土坑,
早填满了石油和沼气,
一条鱼也没有(一如既往)
它可以在这些消亡与开始中嘲笑一切:
它的奴隶和短命的违命的小丑。(二者构成全集)

就地生情

对这一切的始末,
从一些阴影处开始就变得燥热,
那么鸣叫之虫下作的动作不是那鄙夷的原因,
但自我阉割的残废却反向证明:
不可饮酒,则痛斥微醉。

这样的本土审罪我厌倦之极,
但踢踏的骨架,
这就是一枚熟落的肉果实,
粒状种子就暴露在阳光之下,
于是它再也胀不起来。

厌恶

让我们描述那些脸皮起皱,
让我们描述那些土暗色的弃置不用,
那些未完成品,
那些对方眼中的灾难,
那些黯淡下去的闪光塑料。

不尝试这一事实价值的论述,
天哪,居然自杀者得告诉一切死亡,
居然一切草都变绿,
居然白色就无法存活,
居然在潮湿角的铁会告诉水其恐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1:48 , Processed in 0.14394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