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79|回复: 1
收起左侧

《王城》若干

[复制链接]
刘频 发表于 2013-9-10 09: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 城》

王者无城
王在雪里种火
王在鱼腹里夺月牙池

王把独秀峰移到肚脐
王与铁鹤共舞
王的打嗝声红了绿了

王混在赶考的人里
王挥挥手——
麻雀鹌鹑一齐飞

《狭隘的爱》

在我狭小的爱里
祖国,是稻田里那顶浮动的草帽
故乡,是祖坟上那棵忧伤的野草

《在丹麦》

在丹麦,我没有想到猪
我想到了安徒生
他和一个小女孩一起
还在卖火柴
他用北欧的雪
点燃了最后一根火柴,照亮了
咖啡馆里晃动的脸

《我看见了一辆白色轿车的悲哀》

从下午到傍晚,一辆白色轿车一直停在海滨
在泥浆般的夕光里,像一只养伤的甲壳虫
它最高时速是220公里,但它把速度逼回了自己的内心
它节制的悲伤
望着海浪把远游的人推回岸边
一辆晚霞里的白色轿车
与我虚度的四十年的光阴,是如此相似
它用身上一小片白色,稀释大海辽阔的蔚蓝
持续的消极
在海滨垒砌一座反光的坟墓

《肮脏的雨水》

肮脏的雨水,一米一米地,落下来
经过的空间,也是肮脏的
夏天的树木,灰扑扑的枝桠
用肮脏的雨水,居然把身子洗得干干净净

《在时代的终结处》

天空不可抗拒地暗下来
一点点地暗下来
就像一个濒死的人
一点点地拉上窗帘
就像一只乌鸦,听着自己细小的骨头
一点点地发出电钻的尖叫

《被拐卖儿童和人贩子的对话》

叔叔,别蒙住我的眼睛
让我再看一眼
我家屋顶上的炊烟
叔叔,走慢一点
——我听见了
我妈在叫我回家吃饭

《在大海上,渴》

在大海上,我到处找水。我渴
我渴得只剩下一条鱼骨
而这一片大海,显然不是我要的圣泉

《爱琴海的天空》

爱琴海的天空,是古希腊英雄在大地尽头
飞掷出的巨大的铁饼
在我的头顶,生长着金属绯红的光芒
史诗一样的广阔和坚定
压弯了一个物质主义者的黄昏

《婚前财产公证》

不仅是房产,存款,有价证券
可以用法律温情地切割出来
对婚前共同的爱情,也可以切割出
哪一部分是你的
哪一部分是她的
就像切割地板砖一样整齐

《登山家》

他登顶以后
在山脚下的电话亭
打电话
他的脚印刻在了雪崩里
山还在那里
他背对我们
把背影留给了时代
我们只看见他的风衣
雪山一样燃烧

《时 间》

午夜
我发觉我的手表停了
时间很静
只有我的心脏真实跳着

手表贴近我的耳朵
轻声问道
先生
现在是几点

《确认一只乳房》

一只尖叫的乳房
被锋利的乳腺癌
完整地切除
像一只萎缩的水蜜桃
放在医用搪瓷盘子里

一个护士把一坨带血的肉
端到一个男人的面前
等着他确认他所熟悉的
这只停止了飞翔的乳房

《钢管舞》

你啊,你啊
这些年来,你身边那些舞伴
一个个离开了你,再没有消息
你像秋天的树枝,抓不住一张张树叶
只有不锈钢管在舞厅,等着你
用金属的忠诚,做你的舞伴
你啊,你啊

《一束月光》

一束皎洁的月光
被一片树叶轻轻挡住了去路
它走了几十万公里的旅程
在抵达的那一瞬间
无力穿透一枚薄薄的树叶

树下,谁在幽幽叹息

《午夜,在暴雨中》

我几乎相信了
一辆集装箱车的金属外壳里面
装载的全是
沮丧和绝望的暴雨
在连续塌方的外省山路上
黑暗中的刮雨器
钟摆一样,一直在安静地摆动

《黎明的远方》

黑暗的天空如巨大的燧石
划出了黎明的微光
死亡从沼泽飞起
把正义,勇敢和牺牲
再次投向
树林遮盖的远方

《在灵魂的市场上》

在灵魂的市场上
我可以任由世界割下我的肉,像卖牲口一样卖掉
但我,绝不出卖我的诗歌
绝不出卖我从烈火中夺回的金子

《孤 狼》

在漫山遍野的羊群中间
一只狼
看见了自己的孤独
青草一样
慢慢生长
慢慢高过了羊角

《伊朗的蚂蚁》

伊朗的蚂蚁,三三两两,在德黑兰的郊外
晒太阳
像一串懒懒散散的阿拉伯数字
洒落在真主的大地上
核。石油禁运。霍尔木兹海峡的波涛
不影响这些伊朗的蚂蚁,在暖阳下四仰八叉
它们叽里咕噜的谈笑
被五国大楼轻易破译出——其实,就一句话
“凭他们那些没有准头的导弹
要想击中一只伊朗的蚂蚁
嘿嘿,嘿嘿”

《答友人》

我不允许
我的语言跳轻舞,为一朵薄云所诱拐
它是钻头,每天要迎击一块命定的巨石
冰冷的火光飞溅着
它要灼伤时代濒死的眼睛

《7月23日。日记》

在发展大厦21层
我朝落地玻璃窗望下去
看见一辆人力三轮车,以蚂蚁的速度
在寒夜里,徐徐行驶
像一片漂浮的破碎木板,拨开夜色
朝迷茫的大海划去

《翻开我的灵魂》

当我死去,请翻开我的灵魂
请翻到最后一页
那上面写着—句真实的话——
“多年来,我虚情假意爱着生活
但我,确实像爱着死亡一样爱着诗歌”

《变异的闪电》

闪电变得慢下来
慢得像一条丑陋的蛇,软塌塌地
爬过一扇扇了无生气的窗口

《等》

一把万能钥匙
能打开世间所有的锁

那只锁,它只等待着一生唯一的一把钥匙
把它多少年来紧闭的心扉打开
它一直等,哪怕等到到生锈

《剪刀。锤子。布》

我想用剪刀,剪你的布
我想用锤子,锤你的剪刀
我想用布,包你的锤子
那一年
我用剪刀时,你也用剪刀
我用锤子时,你也用锤子
我用布时,你也用布

《一辆警车拉走了诗歌》

今晚,《麻雀》诗社的诗人在柳州吃完晚饭
浅玫的警官丈夫开车把一部分人送回来宾。侯珏说
“一辆警车拉走了诗歌。”是的,一辆警车的尾箱里
有200本新出刊的《麻雀》诗刊。这200只民刊的麻雀
在寒冷的雨夜中,缩在警车的尾厢里
像诗人浅玫的爱情一样,在高速公路上朝家的方向狂奔

《失眠者》

清醒的生活
把他的梦
从一粒安眠药里一点点挖出

《夜上海的天空》

没有天,只有空
星星缓慢沉降下来,变成了
一只只发光的按钮

《一条褪色的蓝色裙子》

清水洗一百次
雨水洗一百次
泪水洗一百次

一条蓝裙子
终于被洗白

当她又旧又破时
终于看见一块布
最初的白

《高 山》

山,是因为我们仰望
才高起来的
在我们赞颂的高度里
高山像云朵一样虚脱

《狗 眼》

狗眼和人眼
是一样的
它和他一样
看见扔来的一块骨头
就兴奋地摇尾巴

《春之小令》

看哪
一棵树和另一棵树互相勾结
它们用泛滥的绿色
共同谋害了故乡的春天

《崩溃了》

我崩溃了
有如慢镜头里倒塌的一栋高楼
我崩溃于
一张空寂的白纸

《黄河壶口月夜》

羊水翻涌,在黄河剧痛的子宫迸裂
一轮明月,从五千年的妊娠吐出
银光遍野,是一个婴儿愤怒的哭声

大独木桥 发表于 2013-9-23 21: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混在赶考的人里”,我混在诗人的队伍里,问好刘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22:27 , Processed in 0.21218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