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58|回复: 0
收起左侧

《在空山》十首

[复制链接]
刘频 发表于 2013-9-10 09: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同性恋者K和J的信》

我爱着你们,亲爱的K和J
我相信你们的爱情
就像相信一张世界地图对一个小镇的包容
我也祝福你们,就像祝福爱荷华州
坡上的青草,不分性别地相爱着
在北美的阳光下
用蓝色的风牵手,拥抱,跳舞
用锋利的叶片吐出墨绿的气息

《欢迎火星上的少女来访》

今夜,有火星少女要来做客
我们坐在客厅里静候着
地球仪上贴好了一幅欢迎标语
茶几上摆好了迎接她的鲜花,水果
还有一张
关于人类文明的测试题

《绞刑师阿尔伯特》

他把政治,暴力,美学,以及英国绅士的风度
编结成一根人性化的绞索,紧紧地,系住自己的一生
他精确地计算出死囚的体重、身高和绞索长短的比例
就像计算出一株樱桃的花朵与果实之间的距离
他用大不列颠低沉平静的声音,一种变调的羔羊的声音
对死囚说:“跟我来”,于是,罪和善就温驯地尾随其后
然后他给那人戴上头套,套上绞索;紧接着扳动机械杠杆
踏板轰隆打开了,这是一个时代绝望的惊叫
那人的颈椎椎弓瞬间断开。神奇的7.5秒,微微抽搐着
死亡优美地吊在绞刑架上,高过了死亡。他抿紧嘴唇,向死囚致意
阿尔伯特,这合法的杀人者,绕过绞刑架的阴影,回到他的小酒吧
在迷乱的烟草雾气里,他低声唱起那首爱尔兰民歌《丹尼少年》

《邻 居》

谎言和真理比邻而居
谎言喝鸡尾酒
谎言的客厅总是高朋满座,笑语喧哗
谎言有时把圆圆的脑袋探出窗户
对那位郁郁寡欢的邻居扯上一嗓子
“喂,过来玩玩吧!”

《拉维日记:在雨夜里遇到行刑队》

我在喊,我的喊声像上坡的马车
从坡顶上沮丧地滑下来。但我要喊
我的五只羊,趁着漆黑的雨夜出逃的五只羊
这些不听话的乖乖,有一只还在怀孕着呢
我在夜色中找它们。雨水,把我的眼睛糊了起来

在哭声一般的大雨里,我突然碰到了一个人的身体
开始我以为是树,硬邦邦地硌痛了我的胸口
当我举起马灯,我看到了一张脸,道林纸一样,铁青着
白森森的牙齿,像路旁的野醋栗树,得得得得打着寒颤
那后面,还有四张几乎相同的脸

哦,他们是战时的行刑队,刚杀过人
从镇上的刑场上一身湿漉漉回来,保持着整齐的步伐
他们停下来,像看着一只羊一样看着我,没有人吭声
五枝长枪管指向天空。一阵阵痉挛的闪电
似乎无处可逃,遽然钻进了行刑队枪口的圆孔
其中的一个长官费了很大的力气,掏出家伙
在小路旁撒尿,像射出的最后一排子弹,有力的尿线
与笔直的雨水形成一个尖锐的角度

我向他们打听我的五只羊,前面那个在整理皮带的军官
用补枪的沉闷腔调哼了一声:“喏,在那边”
从他的雨水一样模糊的声音里
我依稀听见了我的五只羊在哀声地叫——咩,咩,咩
那雨夜中濒死的回应,从树缝里横扫过来
我的羊,在我近处,但我不知道它们躲在哪里

他们仰着头,面无血色地望着一根根闪电
朝僵硬的手指劈下来。我的马灯哐的一声摔在地下
这时,出逃的羊猛然冲过来,围在我的身边
地下的雨水积成一条浑浊的小河,推着一片片落叶
跟着行刑队的褐色高筒鞋,一步步往暴雨深处里走

《在飞机上看月亮》

月亮,月亮
你要发狠地追,追那架大飞机
不要放过那架波音747,要它迫降,迫降在宋朝
你不要坐在白云里安歇,喘气,喝百事可乐
不要听白云新填的一阕鹧鸪天
月亮,月亮,他们快到上海浦东机场了

《在空山》

他们把马都埋了,只卷走爱情简明词典
我还在空山寻找祖先的遗骨
我空怀松树百年的悲愤,一口恶气淤在骨里
而吐不出
那流泉也吞下铁,吞下破败的金匾。吞下一条
手机的黄段子
那边,有明月快递到了瓜州。在秋凉的山里
我的寂寞是寒鸦缝下的几块补丁

《观天象练习》

夜晚,星空向北倾斜
那些乌鸦已经修炼成一颗颗星辰
它们连夜加班,修建房舍。不过,那已是
古代的事情了

它们躲在各自的水晶屋里,紧闭门窗
这些名叫星星的东西,在彻夜琢磨着什么
它们自己和自己开会?

观象者告诉他,那闪光的屋子里,其实是黑的
有一部分星星,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
已死去多年,尸体发出绿光

天上,房舍错落啊
但不时有三两块衰朽的椽木掉落下来
他想,吹一口气
这耀眼的一切,也许什么都没有了

他把目光练成有力的锥子,整夜撬
撬星空里那些亮晶晶的门窗
呵呵

顶不住的几颗流星,抱着脑袋
灭了灯,从小房间里跑出来了,一个,又一个
在出逃的路上划了一根火柴
看,这些,还是乌鸦旧日的丑面孔

《纪念乔布斯》

朝霞的制造者
他体内的数据以新暴君的节奏
行走在生活的液晶坡面
有时,时代只是一个人的影子
当他强大到连自己都深感恐惧
他就消失了,有如手机一瞬间黑屏
在苹果肉里,留下一枚极端的指纹

《挪威的雪.

移民的脚印,在前往奥斯陆的途中,缩小成一行
卢恩字母,被挪威广袤的雪渐渐填平
一只右翼份子的打火机
埋在一棵雪下的苞芽里,用一场隐匿的风暴取暖
国籍不明的风,狠狠打疼了圣婴的脸
当雪接近无限纯洁,时钟里的峰峦
一次次,猛烈地雪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7:09 , Processed in 0.13285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