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178|回复: 0
收起左侧

《简单的线条》十首

[复制链接]
刘频 发表于 2013-9-10 09: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雷公根开满春天的野地》

春天来了
我要加入一片绿盈盈的雷公根
打开伞,降落在南方的野地里
我要等着我的爱人,穿着羊毛靴的爱人
像一只活泼的动词,从这片绿色的河流趟过
这么多、这么多的雷公根啊
我是淹没春天的那一棵
我的爱人踩着我的心,我忍着,我不喊疼

《深夜,起床喝水》

深夜,我起床喝水。晚香玉的清香
从窗外飘来,调节着我妻子和女儿安宁的呼吸
我坐在客厅里,望着灯光下这些熟悉的
墙壁,窗帘,蓝玻璃,沙发,吊灯,挂钟
电视柜,电话小圆桌,空调,静物装饰画
这些日渐陈旧的东西,在夜深人静的时刻
握紧灯光,有着一种比岁月更安详的力量
它们近在咫尺,却虚幻得如记忆一般遥远
茶几上,一本打开的书,延续着爱情白天的目光

《简单的线条》

我终于学会了简单的叙述
放弃了花圃里的描写和抒情
我用了30年,学习秋天的
雨,疏疏朗朗的线条
直接把一个书生清凉的一生
几笔就勾勒出来

《1975年:少年俊友》

他扛大刀,捉螳螂。少年俊友
坐在龙眼树上背诵1975年的电影台词
看手相的鹰,强迫光转弯。强迫变声的教室
搬运到带电的山顶。他勇敢地
给向日葵戴太阳帽。一边看手抄本小说
一边贴左倾标语。假象的闪电是软的
他只相信福尔马林,穿透教科书的幻美;就像
疯的羊,把一块铁逼得吐血
他的骨刺偷偷开花,迎来帝国的美丽园丁。当
一群人停止歌唱,倾听一个人的沉默
他撕下了一块臀部的皮肤,当作止血纱布
在鹦鹉偷情的身体里
他彻夜打制一把马头刀

《今日南风,晴》

在这样的好天气里
古代的书生只带上一朵白云
就出门踏青去了

《大地尽头的暝色》

在暝色里
大地用一把苍凉的大扫帚
一点点清扫着晚秋的落日
扫啊,扫啊
一直把夕晖扫到遥远的地平线那边
它才背着黑暗,回到父亲的小屋里

《乡愁的绳子》

一缕蹒跚的炊烟
从故乡年迈的身体上
迷惘地升起。这一根乡愁的绳子
越来越松散的绳子,早已松开了我的灵魂
但它还是
要把消极的天空拽回我的水井里
要把最后那几朵困倦的白云,扯下来
那白云的前世啊,是这向晚的坡地上
一群迟迟不肯回家的羊

《一万只兔子睡着了》

一万只兔子在桉树的秋风里睡着了
一万只兔子的睡眠,是一只兔子的睡眠
一只兔子的睡眠,是一万只兔子的睡眠

《疾 病》

疾病,是被我放逐的一个僻远省份
现在它回来了
那是大象群穿越春日的黄昏。在33号病床
疾病,以亚热带的病体,建立新的故都
那是疾病的尊严:神的秤砣垂下来,弯成问号
填补了暝色与黑夜之间的短暂空隙

《玛丽阿姨洗衣店》

我穿上玛丽阿姨替我洗干净的
棉T恤
我孩子般的身上,都是她好闻的气味
玛丽阿姨搂着我,一路给我讲
美国童话故事
一朵朵棉花,从衣服里冒出来
一路也在偷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0:44 , Processed in 0.17481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