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899|回复: 4
收起左侧

走几个,人都哪去了?

[复制链接]
冷侃 发表于 2013-6-24 06: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取样学


我把所有人的名字,水
浸过的发丝,装进试管
摇一摇,就会蒸发出
十毫升的谩骂,和裂缝
喂,你是人还是物
到底部去,那里有火
还有致命的病毒
我不能靠得再近了,否则
它们可能轻易地摧毁
整个夜晚,以及我对这
可爱的世界,重口味的错爱



守湖人


天气是越来越热,身体里
与旧湖重叠的部分
被蒸汽灌得丰满。我正好
乘着风的舌头,撑开
树和影,让更多的光
看见你。那些我喝过

和险些溺死我的
是同一种水吗,我不猜
我只住在它们周围。
有谁来关心,镶在我梦里的
弓形海,可曾被一些
白色的夜晚耗尽

湖是越来越浅,偶尔有
几头,游泳的老虎
林中的猎物一定很热
我和它们一样,期待一匹
燃烧的烈马,或许是我
梦中唯一的艳后



荒山走板

          ——给tt,以及和我们一起喝高的雪山


听说了吗。山顶上一半的草坪
在十天之内,被修剪整齐,甚至
露出来,几串冬天的幼虫
他们的牙齿锋利,啃食着
行人身上抖落的光
空气的盐分越来越重了
在房间里的那些,从墙壁里
渗出枯黄的酒,这酒啊
不会比我们喝过的那些
更加特别。街道依然
像纹满蛇的钢笔
我被它们绘成一艘
伏在泥里的潜水艇,在这里
光是脏的,你可以随便
找几块死去的石头
做情人,或者妻子
别忘了,那些垂暮的房屋
还盖住自己的谜底
黑色被挤压得更加透明
再喝上几口,天就亮了
太阳很大,我们躬下身子
去作几株隐形的植物




这个星球只有一种夏天


每个夏天我都会想起
一次被拉得太长
而过热的通话
它的另一头,还锈在
我耳朵的深处
从昨天,我的皮肤开始变脆
你不需要太多的颜料
就能把它画得,更像坏人
你曾在谜语中,读到我吗
或者,让我们唱点别的,让
所有夏天,止于荒谬:
唱吧,几头冰凉的石老虎
几棵流汗的植物
他们都有一颗,过分温柔的心
就这样吧,我们不再
分头去找盐,把秘密掏空
头顶的乌云充满了电,已经
升得很高了,还有雨吗,在这
沸腾静止的瞬间




死蹈 发表于 2013-6-25 10: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副风景画
蒋乌 发表于 2013-6-26 11: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跑了吗?
死蹈 发表于 2013-6-26 22: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邢天 发表于 2013-6-28 08: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诗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9:52 , Processed in 0.23807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