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华俊烽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中药箱

[复制链接]
 楼主| 华俊烽 发表于 2016-9-10 14:4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药箱  215《竹沥》

无须镜子
无须褪去衣裳
我知道自己
曾经一身白膘
有芳香来自泥土
这泥土
和你坟头上的没有两样
我心肺丧失,现在
骨和肉也不是自己的
某种虚空的清高
似乌贼的墨汁一样
任何色彩对我诱惑不大
包括绿色和蓝色。
无色,若你有心
屏住呼吸
竹沥,滴清响


中药箱  216《马齿苋》

明月骑在山尖
高不可攀,远不可及
萧音缭绕,往高远处去
被高高的山峰折回
琴音沉下来
亲切地抚摸我
我依旧匍匐在大地
酸甜适中,没有高远的乡愁
泥土赐予我PH值
承蒙你的青睐
一生有多长,一年生草本
经你的唇齿和胃
驱走你经年的肠炎
尽历人间乌烟和瘴气
轮回大地成泥,无怨无悔。
月照古琴、照洞箫
照自己的幽梦影


中药箱  217《鹿》

在辽远不可及的午夜
又动刀尺,写信给一只
远方的梅花鹿
似个教徒,修封家书与天父
它的回信很简单:
刚被割去经年第二茬鹿茸
百感在一行文字中交集
秋雁不断变换阵势
故事倒叙,停在一个
艳阳的午后,鹿鸣翠谷
感谢天国的邮差:
中国电信。轻轻摁灭
手中华为手机
熄灯,睡觉
 楼主| 华俊烽 发表于 2016-9-18 16: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华俊烽 于 2016-9-18 16:41 编辑

姑田
 楼主| 华俊烽 发表于 2017-5-3 13:3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华俊烽 于 2017-5-3 13:44 编辑

中药箱  218《橄榄树》

夜雨,高烧
一个人枕着一片黑
不断地收到雨声
似千军万马
从四面八方驾风而至
风中,一棵橄榄树
结千颗上世纪的橄榄
果子尚未结成
胚胎在演化
时间一秒一秒地成为胚胎史
终于,橄榄枝横空
凝住雨滴的青橄榄
却摇响大漠驼铃
故乡和愿望相违背
星星之火让肉身
不燃自焚
青橄榄凝不住的雨滴
滴落在炽热沙土上
咳嗽不止的人点一支烟
青烟袅袅


中药箱  219《芒萁》

将无法容忍寂寞一生。
一直很困,困在大中国的小农村
做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的奴隶
喝茶饮酒、吹箫弹琴、写诗自乐
当然还要在龙岩和三明两个
边陲小镇姑田和小陶间往返低飞
在集市摆开中草药摊
两个小镇的人们
都是我的衣食父母。
骑着摩托车或驾面包车
从姑田到小陶、从小陶往姑田
穿过莲花山隧道
沿途高声歌唱,自由地飞翔
青山青青芒萁为毯,莲花山中界
两个小镇间,我似只小小乒乓球
在芒萁绿毯上弹来弹去
小镇人们是一副球拍。
这么多年过去如此寂寞
这么多年,再没有勇气摆脱一张
小小的乒乓球台
这么多年做心魔恶妖的奴隶
把演唱会也开在这台上
忠实的粉丝是满山满岭的芒萁
寂寞的人迎着落山风
似独处的芒萁植株摇曳
无法摆脱命运之手
无法容忍寂寞一样而须唯唯诺诺
吟一段诗,缺乏完美诗意很烂


中药箱  220《粟》

茫茫人海,觅寻一粟
梵音掩不住泛起的淫红尘
木鱼声急促
乘一粒净水,净水则不净
三千大世界,悬空的钟
欲念不息虚空不空
原罪漂浮于国邦
七音不全六根不净
何来不可思议的悟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何来色空何来
风吹雨打啊青灯泯泯灭灭
茫茫沧海,觅寻一粟。
慧根有限六七根
炉香乍热法界蒙熏
梦随心意、醒无心意
渺沧海之一粟


中药箱  221《蔷薇》

可爱与可恨
都在它的怒放
山崩地裂,流体滑坡
而猛虎下山之姿
总会凝成一副
黑白照。涓涓清流
流走它一切模样
细流梳理山岩
冰清四溢。
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它面壁山岩
影布石上。


中药箱  222《雪莲花》

一场又一场雪飘过
他们身影不断地消失在雪后
今夜,人又如风似的
穿越一场雪,鹅毛的雪花
飘飘洒洒。他是那样寂静地
在无声的风中观赏
似我双手紧紧抱住自己
自许远方的天堂
雪啊,飘过、飘过
谁也不曾惹动尘埃
一张张亲人亲切的脸
露出亲切浅笑后飘然而去
又一场雪眼看收去阵脚
我在顿醒中松开自己
想伸手曳住它们
但他还是化作一缕轻烟飘逝
幕帷垂落,一阵漆黑
风起,寒凉生一朵
性温味甘苦的雪莲花
 楼主| 华俊烽 发表于 2017-5-3 13:4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药箱223  《昆布》

我有百折的柔肠
栖身大海,人群来来往往
该向谁倾诉?
姑娘,忸怩在现在
已根本不算罪过
我的姑娘。我们已经
漫游了多少漫长的时光?
百年来,我欣赏你一只乳房
而你用万年遮住我
该遮羞的地方。
我遮住太阳,你说那叫日食
我遮住了月亮,你说那叫月食。
海水越来越咸
什么时候,它将会达到最咸?
遗憾的是我从未遮掩过自己
我也遮不住自己
在咸咸海水中
剪不断啊,理还乱
在一匹布上源源不断地
闷骚地写下无关紧要的诗篇


中药箱  224《梨》

驿站。月光空照琴弦
萧音绕在心中
月盈,赏月
驿路梨花似雪
到底开给谁人看?
马行千里传音,明日
马蹄还得踏过熟踩的花泥
落英纷纷,那等在风里的人
早已望穿秋水
信笺颤动,是悲?是欣?
还是悲欣交加?
如果在秋高马壮的九月
他会递上一只梨子


中药箱  225《酢酱草》

写诗的人,在梦中
完成一首诗歌的自动书写。
酢酱草花开,开满旧日村庄
万绿丛中,他鲜紫一点
并非他独具一颗卑微植物之心
他身边遍布同类
他们都在返依各自的家乡
阳光天真无邪
投下长短不一的影子
它们又似肥皂泡般自动幻灭
阳光依旧无邪
梦里几番回故乡的人
醒来之后,那首烂熟的歌
己全篇不记。午夜
提木偶的人犯困
木偶同样犯困,打盹的看客
被一株开紫花的酢酱草召唤着小名
奔向一条最熟悉的乡间小径


中药箱  226《白头翁》

谁家乳燕衔来春泥
谁家的媳妇一筹莫展
难为那无米之炊?
而她确似故居的青瓦
一夜秋霜白了头
毛姑朵花、老婆子花、老公花、
胡王使者、白头、奈何草
“野丈人”,还有人这么唤
天下那么大,品物流形
相信总有人错看背影
驻杖的仙翁拐杖指一指
把屋檐柱石点成金
仙人飘向传说
人间岁月皆流成金


中药箱  227《紫薇》

为了一簇花的幸福
必须把另一簇花儿摧残
为了建造一座花园
必须把你的残破不堪拆迁
这本不是花儿的意愿
谁道花无百日红?它长放半年
她沉迷的爱与雄辩
不再无法启齿
而他们折走鲜花一簇簇
以为背影会芬芳四溅
不顾我双眼含泪、声音嘶哑:
不许你们折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7:53 , Processed in 0.18448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