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517|回复: 8
收起左侧

《磨砖集》

[复制链接]
逼割 发表于 2013-6-7 20: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砖集》

    磨砖,见《五灯会元》卷三:“开元中有沙门道一,在衡岳山常习坐禅。师知是法器,往问曰:‘大德坐禅图甚么?’一曰:‘图作佛。’师乃取一砖,于彼庵前石上磨。一曰:‘磨作甚么?’师曰:‘磨作镜。’一曰:‘磨砖岂得成镜邪?’师曰:‘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得作佛?” 我不想再说什么。
    是为序。


冬天了,塔里的妖怪
举着塔跑动
一片片雪,掉在血淋淋的地球上
燃指献佛的和尚被植入芯片
他说:“我不是仪器”
他说:“图灵检验”
松树摇摆,路灯黯淡
东风万里,尤可控制


对面的山上有洞
不知凿于何时
古时候的人也一样无聊
拿着锤子,挂在岩石上
扑通一声,被河里亡魂拽下去
多年了,我只是看看
从没有到对面去,更没有爬进洞的念头
洞是空的,佛窟是空的,山也是空的
我只是一片粘满神经信号的镜子

三 
树上的每一个苹果,都有一条管子
管子插在一座咔咔响的机器上
时代是进步的,苹果哗啦啦地长大
苹果哗啦啦地成熟
雨雪霏霏,蹦蹦跳跳的孩子
戴上眼镜,看见了苹果里面的高分子
看见了苹果里面的熵


石桥挂着流水
稀里哗啦的轿子
稀里糊涂的棺木
都从它上面经过
直至冥色四合,直至流水枯竭
“渡驴渡马,石桥只是砖头的一种随机组合”


鹄之白
鸦之黑
你要暗示什么?
交换吗?混淆吗?眼睛烂掉吗?
我要告诉你“一只牙,在天上飞来飞去
一会儿变成鸟,一会儿变成一只U盘”
适合拍摄,上传微博


玛雅的世界末日预言过去了
娱乐或者邪教,
热闹的总是会变冷
我曾和她聊QQ
“如果末日,我会跟你在一起”
她是有孔的姑娘,湿漉漉的姑娘
她说“嗯”
然后一言不发,我猜她很感动
我猜她会送给我一口倒扣的井


春,是一个齿轮
夏,是一个齿轮
秋,是一个齿轮
冬,是一个齿轮
相互勾连,不可推翻
有和尚说握着拳头说“锤子,火星”
有和尚说:“杨柳依依,咔嚓咔嚓”
黄龙慧南禅师明显老了
它说:“河对面有人招手,那手儿像小荷初出”


已经想好了
下午出去跑步
但没有动身
爽身粉撒在尿布上
朋友打来电话“某月某日
在某酒店结婚”
陡然想起
前天跑步的时候,有个人突然停下来
用棉签掏耳朵,寒冬了,冷风嗖嗖地吹
他掏耳朵
我很担心,他的耳朵会因此转起来
像小风扇


千秋雪覆盖着万里船
蓑笠翁,不断地戴上头盔摘下蓑笠
金属制的头盔。他沉浸在如此简易的动作中
戴上,又摘下
东风研习着气压差,东风抖动着数不清的弧线


总是有人把眼睛抠下来
放进水里,流水咯嘣咯嘣
流水曲折,画着说不清的谶语
一路向西
总是有人捞上去
提取出里面到信息
弄成一个检验报告

十一
鸟在电线上复制自己
鸟衔着另一只鸟的DNA
鸟是孤独的,故而孤注一掷
东风轻吹,转瞬即逝

十二
山水空阔无边,曾经是回收站
现在也是
下午无事可干
看一个叫《海上钢琴师》的旧电影
看一个人像猴子一样无辜
看一个人像猴子一样寂寞
看一个人突然拽着轮船
像猴子那样悲伤起来

十三
挖掘机卓然而立,在岩石上磨嘴唇
一座山等于一面镜子
挖掘机突然停下来,朝着镜子发呆
它发了疯,它不能容忍另一个挖掘机
长着硕大的嘴巴
它发了疯,没日没夜地叫着,挖着
黄河拖着黄色的尾巴,蜿蜒而去
挖掘机挖着,略等于无人驾驶

十四
她把刀片缠上塑料胶带
然后吞下去

她贩卖海洛因
孤身一人

情人的棍子在她体内磨的发亮
丈夫早逝,女儿私奔

所有的人都是取保候审的犯人
她说:“给你一个刀片,但不给胶带”

十五
他妈的
无聊是正常的
“聊”是耳朵和两片嘴唇
是依附于物的物
仙人掌因无聊而长刺,地球因无聊而椭圆
人因无聊而活着

十六
杲日丽天,清风匝地
提着笼子的人走在街上
两面的大楼相互传播着磁辐射
提着笼子的人说道“汝暂举心,尘劳先起”
广告牌上,美女眨眼睛
越眨越快,直至损坏  

十七
一只有待编辑的马
停在驿道边,或者是宋朝
或者是后周
你说要有角,马就有了
这很有意思
你说要有女人,它就灿若桃花
驿道总是充满褶皱,
天空总是悬挂着滴滴答答的蓝
那时候,你陷入了无限的“要有”之中
唯独忘记了加载自己

十八
山的那边还是山
白云在上面旋转
转着转着不见了
它们总是蛊惑着
那些穷孩子
他们光着屁股做梦
看见所有的山像蝙蝠一样飞起来
呼啦呼啦地

十九
最近老看到一个词
“零容忍”
顿不顿就零容忍
对贪污零容忍,对瞒报零容忍
很有意思啊,这世界上很多的东西
都吃的饱饱的,都滚来滚去
像一颗颗肥嘟嘟的零
没事干,就滚来滚去

二十
满天的树叶,都飘着
都遵从一种“BG”的程序
那时候,她是刚出笼的姑娘
拉着你,进入葡萄架
她像一颗裂开的葡萄,缓缓地滴下
那时候,葡萄架安装了量子密码
外面是无法打开的世界,独自坍塌

二十一
无缝塔
我不得不再一次提到这个词
我不停地说
不停地看到那些无孔的人
走过来,井井有条
气势恢弘
像麻将牌

二十二
他发了疯
总是把树皮剥开
放进驱动盘
他说“你瞧,树会服从指令
不停地掉出虚拟货币”

二十三
把你的小拇指切下来
送给我
我把头埋在你双腿间
你说你爱我,你说
“小杯子上,盖着处女膜,
小蝴蝶,飞进来,又飞出去”
小拇指很小,并继续变小

二十四
孤峰一缕
向上抖动
冬天了,辖区内的穷人
都提着自己的手,钻进山洞
孤峰一缕,牵着无数的孔

二十五
村西头死人了
院子里搭起灵棚
白白的,会繁殖的白
唢呐嘹亮,笙管坚挺
小孩子好奇,他想
如果一只蚂蚁钻进唢呐,
会被啪的吹出来
如果钻机笙里,那该怎么掏出来

二十六
石霜楚圆是个和尚
爱骂人,喜讲流俗鄙事,
他老是指着门槛说,
“悬崖都是人造的,
踩一下试试,他妈的”
也是啊,譬如美国财政悬崖
也是啊,譬如打酱油的石霜楚圆
说着“他妈的个逼”
顺便从悬崖下叽里咕噜滚上来

二十七
星期天,无事可干
看《网易公开课》
看一会就没耐心了
和姑娘聊QQ
聊一会就没意思了
想出去打球,天太冷
到论坛看诗,没有喜欢的
为了使这首诗像那么回事
应该找一些精妙的语句来结尾
什么虚无呀,困惑呀,被抛于世呀
等等
但我显然已懒得这样做了
算球吧

二十八
植入性广告,阈下广告
你需要一只A,A里面钻着两个b
时代变了,每一朵注册的云
都有固定的航线
每一个看云的人,都必须提取指纹
每一个眼睛,都贴着白花花的商标

二十九
王朝像泡沫一样繁盛,
天下到处是风
元丰五年,沈括被贬
他是文人,随风飘荡,
也是纸人
他剪纸为琴,提笔画弦
小纸人有小嘴
红红的,在应弦上跳紫色的舞

三十
锤子裂开
一只手,被五个指头掰开
核桃合拢,挤出脑汁
我实在无事可干
用挖耳勺
不停地在锁孔里捅

三十一
孩子尖瘦
坐着尿布,尿布哗啦啦地叠起
我所租住的房子
被一只手提起
一只用钢管铸造指头的手

三十二
《磨砖集》发了三遍
都被论坛自动屏蔽
一上午
我都在找敏感字眼
但没找到
我已经难以从颗颗汉字中
分辨出哪些是应该驱逐掉的
我用“长微博工具”将这些砖头
压成图片
你瞧,
禁忌创造了工具
工具催生了乐趣

三十三
有个军事迷说
中国挖掘了很深的军用隧道
关键时候,那条地下通道会运送着
源源不断的导弹啊、飞机啊
从内地直通沿海
这多有意思啊
就像一群钉子一样的白细胞
在血管里呼啦呼啦地跑动
场面一定壮观极了

三十四
隆冬了,
杨岐方会的老屋
薄了许多
从胥吏到衲僧
他的老寒腿越来越严重
雪花飘进来,在额头堆积
慢慢地化成水珠
他捏起来一个来,软绵绵的
而外面是簸着万物的世界
风生大野,有如棒喝

三十五
他把埃舍尔的《蚂蚁》
摆出来,说
你们就应该这么爬
爬呀,爬一个瞧瞧
爬一个虎虎生威
爬一个羽化登仙

三十六
肃静,起立
经合议庭合议,
现判决
“对无所事事的
乐山大佛
实施
化学阉割”

三十七
小姑娘背着布熊
肥嘟嘟的布熊,
长着叽里咕噜的眼睛
雪花飘,风儿吹
远远看去
布熊背着小姑娘
小姑娘有纽扣一样安静的眼睛

三十八
卡车拽着公路跑
公路像胶带,粘乎乎的
粘着粘乎乎的风景
和孤零零的人
司机眼疾又犯
耳朵里塞着西北风
手机在他手里,
跳江南Style
山河无言,独自发霉

三十九
黄河上
浮着龙形觥
和大肠杆菌

一个人
在堤坝下
小解,斩钉截铁

四十
2012年快要过去了
做为法律人,我很无助
未能增加或减轻
任何属于世界的东西
是啊,世界嘎吱嘎吱地
勃起,
我只能坐下来
磨砖,以减轻砖的重量
来增加那些规则的尘
磨砖,越磨越熟练
说不定还能磨成水来

四十一
池塘生春草
一个人,面有饥馑之色
背着一袋雪花
走在空旷的道路上

四十二
砖为镜
镜子上有尘,镜子里有
神经元
有人将手伸进镜子里
写下“砖”
有人把砖砸向镜子
砖上有花
花开花灭,像二进制
四十三
要塞:十字军
这是一款游戏
躲在办公室,玩将起来
城堡像拇指那么大
如果我真有一座城堡
我会吊上一万只铃铛
微风拂过,它们都摇摆起来
像受精的姑娘

四十四
指鹿为马是一种必须
让鹿像马一样长出鬃毛
让鹿像马一样为摆脱鬃毛
而狂奔不止
马蹄轻,踏过湖面
踏过命名的草长莺飞

而你,坐下来
将鹿耳一个一个割下来
用装订机钉起
你瞧,它看上去多像一本
后现代诗集

四十五
南地竹兮北地木
事物总是这样
水到渠成、按部就班
阔大,而合乎天道
9号监室的绑架犯
会突然唱一句
“苏三离了洪洞县”
这也是阔大的
故而合乎天道

四十六
每天都爬山
看一看
左腿和右腿有什么不同
螳螂有腿
螳螂的腿粗壮
是另一种比例
空山新雪
雪下面的公园
好像被挪动过
或者公园长出了新腿
适合受贿的腿

四十七
如何是佛
磨砖的时候
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唐大中年间,
洞山良价答曰“麻三斤”
我不明白
我只知道磨砖要遵从牛顿力学
我拿起砖头当手机
用谷歌拼音输入法输入“fo”

四十八
已经很少感觉到忧伤了
这是个问题
卡车堵了一路
有人推着三轮车
卖泡面,灰色的司机掏出纸币
我从窗户看去,这种场景
支撑着我的存在
如果有一阵风
吹走这一切
我会感到忧伤的
但,卖泡面的人
将热腾腾的开水浇下去
力道均匀,不紧不慢
像一道判决

四十九
停电了
她是姑娘
我慢慢地将手伸进她裤兜
又迅速收回来
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窗外的公路上有人走动
像一支支安静的蜡烛

五十
我拉开树皮
塞一只猫进去
树开始是哑巴,现在像猫一样叫起来
很多人走过来
只有一个人说出“猫树”
这些年
我总是在一个长方形里走来走去
对着显示屏发呆,
幻想它被拉成平行四边形
我发呆
时刻都有将墙壁撕开的冲动

五十一
吃了三个冷“碗托”
肚子疼
无聊的时候可以这样想:
肚子在哪里?
如果把“肚子”取下来
“疼”又在哪里?
儿子将
一根手指放在嘴里
吮吸着,逼近解释
远处是陌生的世界
兜售“碗托”,启动了“云查杀”

五十二
碗托是我们这儿的
一种特产
碗一只,
荞麦坨子一个
醋蒜一勺
移灯就坐,三块钱来一碗
那比磨砖痛快极了

五十三
他站起来
将体内的细胞挤出
哔哔啵啵的声响
肥嘟嘟,像套着一个汝窑罐子
像盛世,像人脉
他说:
“各位,
这个,
哦”

五十四
三颗星星
挂在夜空
相互扔着白线
白白的线,长长的尾
晚风松散,线条稠密
而你是我不可知的妻子

五十五
街道上
到处都是是爬动的砖
硕大的砖,长嘴的砖
刻着“砖”字的砖
每一个砖
都领有宿命
“爬到一个无砖的地方”

五十六
剥开桔子
合上眼睛

一个人
填充了空荡荡的房间


五十七
她是我不能喜欢的人
春衫薄
远远地,有人在黄河
上行走,步履轻盈
迷恋着河里的影子
她是我不能拥有的影子
秋风吹


五十八
河水一缕,
狗吠一串
母亲扛着锄头归来
抖了抖身上的黄土
电线上有鸟
掉不下来

五十九
马掉进马桶里
你所链接的太阳
被缝了九针
坐下来,用快播看
日本A片
东京热,西风凉
泡沫撒了一世界


六十
街道明亮,楼房松软
汽车流鼻涕。戴口罩的人
眼睛凸出来,逼近长方体
菜市场有滴水的植物
肉铺有接受醢刑的猪羊
天空阔大,像芳香烃


六十一
磨砖
只是为了把手和砖分开
然后混淆
你有糖尿病,我有老虎凳
采菊东篱下,爪子满天飞

六十二
玩桌球的人
不停地将球吞掉

袋子空荡荡
等待另一种“空”

空山新雨后
蟑螂遍野

六十三
数九天气,孩子们一大早
就在操场上操练
喊着“一二一”
服从命令,整齐划一
像被刀切过一样


六十四
黄土高原上
蒿草枯萎,放羊的人
看着白白的羊从云上掉下来
又消失
那时候,你不是黑眼睛的妻子
你仅仅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六十五

砖突然变得透明起来
像玻璃
凿一个口子,就可以泡茶
变大一些,就是一口井
井里有波纹、有老鼠药
1992年,母亲喂的猪
被老鼠药闹死
她坐在一块砖上,一把鼻涕
一把眼泪,骂天又骂娘

六十六
喇叭花胡乱地开
2月14日,破处的姑娘
走路有些飘

砖头垒成厕所
一群年轻人聚在里面
烫吸海洛因,
脖子上有蝴蝶状纹身


六十七
砖头上插入U盘
转头因此而旋转起来,
越转越圆
流出来的歌声,像丝绸
又像沥青

六十八

断手
整砖

钝如齿,
浊如溪

六十九
有爪子从砖里伸出来
不可惊讶
脑袋里灌了润滑油
运行明显快了很多
而姑娘清淡,不可抵押


七十
有人站在楼上
学垂纶
有人注册
网络洗白公司
有人写《磨砖集》
陷入“编辑”与
“撤销”之间


七十一

又是一年了
春风吹,
枯草抓紧地皮,
散步的人,
偶尔抬头看看
空荡荡的天空
飘着几缕白云
他走走停停
好像缺少了什么


七十二

小时候,
我们是穷孩子
把鞭炮塞
铁的文具盒了
“啪”一声,盒子飞的老高
把鞭炮塞雪堆里
“噼”的一声,“雪放了个好屁”
现在的孩子们有新的玩法
买一堆摔炮,劈里啪啦扔出去
简单极了

七十三
我将一万平方米的砖头
扔进一万平方米的湖里
砰!砰!砰!
这喷溅出来的水珠
唤醒了枝头上的猫头鹰和
它分别命名为
“鸱”和“鸮”的两片眼睛

七十四
涧溪明亮,树木翻滚
和尚的头顶愈加黝黑
他总是毫不犹豫的捡起一块石头
扔进草木葳蕤处
扑腾扑腾地,拽出一堆又一堆灰色的鸟

七十五
又被缠上了铁丝
庭前柏树
屏风后,临摹罢了耕织图
开始绘制春宫图

前世堕在野狐身
女儿爱玩氢气球
他有一条实在的阳具
地球有个虚拟的轴

七十六
磨砖成镜
可以简写为磨镜

磨镜可以换称为拉拉、蕾丝边
或者玻璃

砖浑浊,玻璃干脆
世界即言不及义


七十七

砖是无缝的
砖里面有一截指头
有人拿着砖去做X片
射线哗啦啦掉进砖里
有人坐下来,
研究如何将指头取出来
有人拿着砖上访,讨血汗钱
有人拍摄,上传微博
老和尚说:“河对面有人招手
那手儿像小荷初出”

七十八

七七四十九,
但现在是七十八
钟表里滴出嘀嗒响的水珠
瓶中的鹅因此长大
瓶中的鹅羽翼渐丰
瓶子越来越小

“不毁瓶,不损鹅,怎么把鹅弄出来”
宣州刺史陆亘抠着鼻孔。
南泉叫到“陆亘!”
陆说“噢”,南泉喊道:“滚出来吧!”
那时候,晴空万里,
磨砖者看着自己布满血茧的指头
飞来飞去,像一只只漂流瓶


七十九

我磨砖,
建一座无缝之塔。

无缝钢管高高立,
无缝塔前多雨水。

我将继续磨砖,在塔里。

八十
有软件,自动合成诗歌
无意识,后现代,高分子式。

灵佑禅师踢倒了净瓶,跑去沩山
山上花开而灭,像二进制

媳妇抽出儿子的尿布
拍上面的“图案”,传至QQ空间

春意盎然,风筝拽着地球跑动
砖头垒成监狱,樱花转瞬即逝

八十一

春风吹,春草低
马兰开花二十一。
七五六、七五七,
七八七九《八十一》。

八十二
你把绳子给我
你把两端拿掉

黄河是个孤本
黄河有了新的批注

黄河有两端
为此而流淌

我有绳子和另一端,
拽着砖头


八十三
砖头再一次挣脱“砖头”的束缚
因此软软的,乐于承受语言的
铁锤,乐于像水一样撒一地
这些年,我终于觉得
法典等于板砖,助纣为虐等于
随遇而安
我习惯于闭嘴,习惯于说:
“砖头绵绵的,一窝接着一窝”
你举无孔铁锤,我说七花八落


八十四
被打火机点燃的不仅包括
革命烈士的死尸
还包括强奸犯的阴茎
还包括知名博主的嘴巴
还包括我这只砖

公园的桃花又开
一簇簇,又一簇簇
好像暗示着,“我不是塑胶花,
我不是聚乙烯”
噢,噢,噢,知道啦,桃花难以被
打火机点燃
这是稀松平常的事啊


八五
用细线
把水珠子,串起来
再吊上一颗砖头
你伸出手,拿着血淋淋的“磨”字
世界如水,摸上去冰凉冰凉的


八十六

南山上花开
骑摩托的少年,带着他的姑娘
一路狂奔,一路撒下dj舞曲
公路环绕,像函数曲线

花开是正确的,写诗是多余的
我应该将《磨砖集》里所有的砖
扔进黄河里,逐波而逝


八十七
一群泥土抟成的农民,
塞满刑具,
围着政府大楼打转
慢慢地变成老鼠
大楼外面,柳树下垂
喃喃自语
而万物和谐而安静,了无质疑

八十八
第一次磨砖
就被砖控住
你要摆脱的只是“摆脱”本身
你要磨的不是砖,
要抵达的不是镜子
只是“磨”本身
一边敲击键盘,输入“zhuan”
一边看着手,被“zhuan”粘住
云门宗谱系有待考证,这复杂极了
不如看日本A片
轻而易举就喊出“気持ちいい”


八十九
请你把镜子里的
“你”拿掉
春雨飘零,拉一条进来
不断旋转的四壁
把所有的砖头抛射出去
请你把手,慢慢地伸进来
把镜子里的“你“
轻轻地抚摸,就像摘下一只
热腾腾的雪花


九十
雨打芭蕉,霜打茄子
空山鸟鸣,类似伪证
那些复印出来的人
支楞着脑袋,吮吸着风景

九十一
早晨起来,听到窗户外
清洁工沙沙扫地的声音
间或有笑骂声
他们应该有黄色的马褂
不断地抖掉那种“黄”
不断地清扫那种“黄”
那种黄又不断地窜到他们身上
楼房摇晃,道路忐忑
云从天上不断地掉下来


九十二

十九岁,网名彩绘公主
她用农夫山泉瓶子
吸食海洛因,咕噜咕噜的声音
像一只风筝,掉进井里
十年前,她母亲站在榆树下
喊道“二蛋,吃饭哩”
那时候梨花初开
天空蓝的新鲜,像剥掉了一层皮


九十三
我所租住的房子是有砖头垒成的
我在这里放屁、写诗、抠鼻孔
把喝下的饮料瓶排成一排
我喊向左转
它们啪的一声“倒下”
它们变旧,这是肯定的
它们一点一滴地移动,这是肯定的
前几天爬山,我喊了一声“啊”
祖国的山河纹丝未动,像贴了封条。


九十四
柳条下垂,等待被系上钩子
河水平滑,被剃度
搞对象的人儿,白衬衫,绿衣裙,
水藻幽暗
她们在河边牵手、接吻、配冥婚



九十五
不停地弹出窗口
窗口、窗口、窗口、窗口
关不掉的窗口,不停地弹出
我已经厌倦了,我从窗口探出头去
勃起的时代,喷出粘稠的辐射
我被叠加的窗口切割、淹没
我看不到了那无尽繁衍的山水
我忘记了向它抛掷一颗砖头



九十六

你说我太笨了
是太白金星的弟弟,太笨金星
放假了,我躲在盒子里
听音乐盒子,顺便用QQ
和你聊天
塔里的妖怪,监狱里的囚犯
商店里的售货员
地下的矿工
都在旁听,把耳朵支起来,并不断拉大
孤独是永恒的,并不断扩散,像空气
若干年前,
你是法学院的学生
把法条拉伸,企图用其丈量整个世界
并幻想法律是有尊严的
而现在,你画淡眉,做剩女,忧愁不已


九十七
小时候
我用自制的钻子
在砖上打孔
钻子呼呼地转
孔越打越深
那种快乐是无法收拾的
而现在,树木上挂着输液袋
砖头里塞满泡沫,熟知的事物越来越多
孔越来越多
我几乎没有了把手指伸进去的念头


九八
无法真正拥有一只砖
一刻已不能
我盯着新疆杨的“直”
看着它被从天而降的一只手
抠出嫩叶

嫩叶与“直”立的杨树无关
嫩叶泼洒掉那层多余的绿
云门禅师曾说“北斗里藏身”
我突然有把北斗拉直的冲动。

我把手伸进砖内部
甚至把砖吃进肚腹
这丝毫改变不了什么
它有砖的硬度,我有手的无辜


九九
我一生所为不是磨砖成镜
我一生所为不是把磨和砖分开
我一生所为不是踏着齿轮追上自己
我一生所为不是像柳树摆脱“下垂”
我一生所为不是内心如湖,波澜不起
我一生所为不是一只薛定谔猫,即是即非


一百
小河蜿蜒
里面定是有细长的弹簧
小河很小,从另一条河里牵出
无数的小石头在里面分裂,
无数的从犯,举起了看不见的波澜
周章 发表于 2013-6-8 17: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很多读起来都让人捧腹,眼睛一亮。
蒋乌 发表于 2013-6-9 09: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来也来也,逼割牛逼
冷侃 发表于 2013-6-15 22: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不是磨镜集。。。

逼戈style啊,留名慢慢看。。
杨刺_ 发表于 2013-7-21 21: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体来说 语句有种魔力 可大多部分戏谑的成分过多 破坏了潜在的张力
周章 发表于 2013-7-25 08: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邢天 发表于 2013-8-9 10: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磨出了浆液  为你的诗歌感到欣喜
北京地圖 发表于 2013-9-3 22: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楼主| 逼割 发表于 2015-2-6 12: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楼上诸位   
好久没来,恍若隔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8:17 , Processed in 0.20136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