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277|回复: 5
收起左侧

克劳县志

[复制链接]
冷侃 发表于 2013-5-29 06: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冷侃 于 2013-5-30 19:33 编辑

克劳县志






一,大雾村


我在大雾里走走停停
告别新开的鱼市,沿着铁轨
又跨上雪橇。山村随着
工具的损耗衰老,鼠类的扑腾

漫延。转过坡,和角
我不断忘记街道的名字
旧市场是鲸的遗物,半边身子
与泥沙同体。湿气涌上来

山雀闹开了玻璃湖,居民们
拉开窗户,把欲念困在雾里
看它们,在雪苔满布的石板路上
走的马马虎虎。我们躲在暗霾里

并不相见,几声锅盆作响
颗粒饱满的动作,带着空气舞蹈
可惜,再多一秒,钟声就运来
蔬果芬芳。更多时候我停在

酒的软唇边,听雨声敞亮
盐撒不到的地方,就用歌声填补





二,夜游记


几顶帽子盖住太阳,我不再怕
贪婪的颜料吞没,锈罗盘
与世界的枝叶摇摆不齐

砖的浮灰混着山木倒影,剪碎我
被跃起的波光含在嘴中
指节叩醒透明的月亮

等所有人都睡去,在黎明前来一次
白描:手腕内的西瓜藤
在鼾息的单薄中升起香甜

疲惫的蟑螂藏在,绵羊的腹部
盗走,忘忧的千金方
挥刀的快意从朦胧处惊醒

和我一起倒向东方的建筑
从每条钢筋抽离汗腺,和热带植物
一起吐着舌头,等所有人都醒来



三,晨昏错


我垂翼之船,载满糖的危险
和光一起没过,破碎的山岗上
多发的云,从侧面伸出枪口

在旧报纸上打响一发照明弹
我从铜矿上的深绿往里走
时针的弹性开始磨损,碎玻璃

用我的影子开出白色的画片
我躲在里面,是我透明的藤蔓
草丛里住着几个故事,在傍晚

忍着痛,从手指流出的注音
缓缓膨胀,剥开语言的壳
在我的耳边发烫,随着
站在我身边孤独的树,结出
一颗颗饱满的旁白


四,甜蜜飞行

the children down the plain
they are chasing off a fool
they
are choking him with their  hands
and they  are burning him at the seashore
——《the urchins down in the meadow》

这个世界就要完啦。谁还记得
兜里仅存半袋沙,几根龙骨
在这大雨中,我们建立了一个朝代
人群中的木匠,花匠
在棋盘间种下辽阔的航线

我向远方的侦查员打个响指
他们在平原上追赶,对着几公里外的
望远镜,欢呼。像谁的爱人
不声响地关上门,依着躺倒的影子
哭出几滴蓝色的刺猬

我要去一个有名字的地方,飞着去
脑中载满,一些陌生的信号
我会遇见海的遗物吧,我想
软体动物光着身子,它们的外壳
在旷野的飞行中闪闪发亮




五,空镜头


就活在一些片段里,灯花有火
雾影有光,我坐在夜船
停滞的钟摆间,用透明色洗我的皮肤

让与我无关的时间,飞快地转
几个半生不熟的故事,拼成一只
病孔雀,在陀螺的边缘

偷吃余下的音节。焦虑的人群
都散开,在丛林里加满油
各自飞在,画满喜剧的天空

我被迫放慢,说话的速度
在水声用尽之前,仔细考量
从指缝漏过的街道



① 克劳斯塔尔(Clausthal) 是一座下萨克森州戈斯拉尔县的山城。





夕犬 发表于 2013-5-30 08: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的发展成了一组
埂夫 发表于 2013-5-30 12: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须多言。。。
 楼主| 冷侃 发表于 2013-5-30 19: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冷侃 发表于 2013-5-30 19: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埂夫 发表于 2013-5-30 12:14
莫须多言。。。

{:4_98:}
税剑 发表于 2013-5-31 11: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整,很看好你。独特自我的玩意儿,回到存在,回到身体,离开表象,别想着修辞和造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2:44 , Processed in 0.70550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