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320|回复: 17
收起左侧

一组被骂为淫荡的诗歌,欢迎批评

[复制链接]
重庆子衣 发表于 2013-4-15 21: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双乳温香、肉体温热的生命(组诗)

题记:昨夜,一场剧烈的胆结石疼痛,让我在医院渡过了痛苦而漫长的一夜。早起,查看了一下相关资料,还是不想切除胆囊。四处转时,看到这组裸体画,突然感觉生命的肉体美得如此惊人。于是,我要展开思绪,写下这组诗——




《》你展开柔软的乳房


如同温热在天地之间的美体
你展开柔软的乳房,雪白的身姿
无需衣衫的遮掩或衬托,自然的你
在原始的风里,重新郑重地认识生命

疾病与死亡,如同你身后的潮水
随时要将你腐烂、淹没、消失
你在人世的火焰,还在燃烧着
灿烂、热烈、芳香、鲜美

可那些散落在风中的花瓣
那些被时间隐密的风,神奇掠走的生命
不见了柔软温香的肉体,也再无
花瓣一样的笑颜,闪亮在晨风里

一百年前,你还在这花园里
秀丽的长发,美艳的身姿
修长的腿,玉藕般的四肢
可时间,可时间,哪怕再芳香的美人
也要将它,消香玉殒!



注:这首诗我是想着人终将要死亡,再美丽的女人,都有香消玉殒的那一天。于是充满悲伤,写下了女人美好的身体,和飞灰烟灭时的痛楚。



《》爱情的阳光温暖在这里


一叶清荷,托着我静美的身姿
在时间的水岸,上帝给予我一头秀发
一对乳房,一具芳香柔软的
女人之体

爱情的阳光温暖在这里
亚当的甜吻,生命交欢的甜蜜呻吟
流泻在这里。我唇含清香
心含露水,热爱晨光的生命
有了夏娃的温柔与美丽
丛林中,一双隐形的魔鬼之手
在操纵着一切
肉体会腐烂,白骨会残乱
一切疾病与哀伤,同样潜伏在这里

可我只想保存生命!可我只想
在时间最为明媚的水岸
抱紧夏当健硕伟岸的男性之躯
深深爱,深深暖,深深美!

让原始的情欲,托着我最初的水源
我展开莲花一样洁白的身姿
轻含禁果,在甜蜜而欢娱的时间潮水里
忘记死亡,忘记疾病
只是明媚灿烂的天光里,燃烧爱
燃烧,最为甜美的生命!


注:这首诗是想到生命,想到死亡,再回望甜蜜的性爱交欢,倍感生命的温暖与可贵阳市!


  
《》生命的请求



如果爱我,请给予我明媚的月光,如花的露水
如果爱我,请让我洁白而温软的肉体
健康而舒适,轻松而甜美

时间之父,请别用剧烈的疼痛
折磨我的器官,折磨我
美艳在时间风里的
生命之躯

我把最红艳的唇,柔软在这里
我把最温香的乳房,温热在这里
我把果实丰美的臀,宽大安静的骨盆
奉献给生育的晨光,奉献给
延续生命的炊烟、日子


请再给我宽裕一些的余生
让我在静美的月光下,享受生命
请让五官完整,肉体完整
我不要疾病,避开衰老
只想在健康而闲逸的黄昏
看看夕阳,用最安静柔美的心
迎接夜幕,安醒于
每一个花枝轻摇,晨风习习的黎明


注:这首诗是立足于完整的五官,请求时间之父,让我们的肉身完整,生命健康。




《》这具忧伤的胴体


这具忧伤的胴体,还能美多久,还能爱多久?
爱人,我们相拥而卧的星光里,还能有多少炽烈燃烧的吻
能欢娱我们,交缠在一起的温热肉体?
请抱紧我温热的乳房,请在缓缓轻抚的爱意里
把最为温暖的阳光,洒落进我们的丛林
那些欢爱的溪水,那些呢喃在溪边的
湿润而甜蜜的鸟语,还能有多少年光阴?

不能回头望啊。那多么残乱的白骨
遗弃在时间的荒野,那么多呻吟在病房里的人
切除肝、切除胆、切除肺
凝重的疾病与死亡,早就与生命同行
可我们要眼含阳光,心怀柔软
在珍贵的爱欲里,暂时享受
生命甘美的果实

爱,我们可以吻得更甜。更轻
饱含在眼角的忧伤,可以在彼此疼惜的爱抚里
融化生命沉重的忧伤,在时间尚还明媚的水岸
好好地,好好地,享受我们
暂时拥有的一切




注:这首诗同样是饱含担忧地抒写爱的幸福,和生命消逝的疼痛。





《》孕育生命的骨盆

骨盆,这盛放欢娱,孕育生命的骨盆
有海的辽阔,也有平原的广袤与富足
给心爱的人放上香风、美果
给并不欢娱的人生,放上浪花、潮水

爱情的花盛开在这里
舒展的阳光,甜蜜的喘息
潺缓在这里。这片山峦与沟壑,平原与天空
互为一体的静美天地
有轻盈的风,多彩的蝶
在美丽生命的情与欲

一枚精子与卵子在此相遇
一个生命的种子,在这里落地生根
它代表阳光,生机,代表即将腐烂的肉体
仍有篷勃强劲的根,延续在
四处坟茔的时间里!

受难的母亲,撕开泣血的缝隙
我也是从这生命的出口,望见了父亲母亲
望见了悲欢离合的人世
骨盆,生命子宫里最为广阔的天地
如今铺展开来,成为我们经年的岁月
成为我们,短暂一生的
天与地

注:这首诗是从生育的角度来写女人的骨盆和生命。





《》回望遥远的初夜

我的身体,也是一具处子之躯
从那片茂密的森林,引你入内的时候
我在雪白的床单上,铺展出的
是一份最为纯洁的爱情

把最轻柔雪白的乳房,交给爱
交给你,把密林深处,最好的溪水
最为浪漫的野花清香,交给你
我们交互于,这片原始的情爱之林
让阳光,照暖轻抚的渴望,让微风
吹柔所有的波澜,所有
漾起欢娱的潮水

轻轻地抚摸,静静地呢喃
笨手笨脚地,初试着生命的云雨
那殷红的处子之血,染红我们的初夜
在痛苦与紧张的试探之后,我们有了
从未高涨过的,生命情欲

原来,生命最好的芳香,隐藏在这里
原来,生活最好的阳光、果实
生长在这里。我们交织着呻吟
甜蜜着轻语,我们在初初展开的两性之欢里
第一次,郑重地打开爱性,打开
最美的生命

但风,吹冷我们多年的丛林,落叶
但干涩的谷地,渐渐衰老下去的日子
让我们失去生命源泉,最初的丰盈
在渐渐高涨的泥土里,我们一边用老去的爱情
清理林中的落叶,一边用更为珍贵的回望
怀念青春岁月里,最初的羞涩
最为惊喜的,甜美初夜




注:这首诗以快要绝经的女人心态,回忆初夜交欢的美好与甜美。我自己认为这首诗的书写产郑重的,纯净的。




《》生命,这双乳温香、肉体温热的生命


你赤裸的身姿,端坐在这里
如同一只古朴而安静的青花瓷
花瓶里的花,淡淡地开着
不纷争,不艳丽
你的美,也这样
安静在这个早晨里

不要轻易,谈及青花瓷的忧伤、破碎
不要让疾病的苦痛、死亡的阴影
来撕裂这宁静的美
哦,这芳香的肉体,只属于花朵
只属于灯光,只属于
温暖开放的爱情

不要在静美的晨风里
展开病房的药味。不要在切除乳房、切除胆囊
高位截肢,死亡、癌症的悲伤里
打碎这只,完美安静的青花瓷

生命,这双乳温香、肉体温热的生命
不要大风吹,不要暴雨淋
不要时间之土,淹没它们
最好的光辉,最为灿烂的光芒之美!

注:这首诗是想到自己准备做切除胆囊的手术,内心充满悲伤。只想身体完整,健康。





大别山诗刊论坛对这组诗的争议:


车行天下:原始的素描,却是生命美的极致!
小芹:子衣的这一组诗歌虽然以女人的酮体为题材来写成的,但对生命的诠释却是大气磅礴,有一种感动的力量在里面,有一种无畏的精神在里面。精华了!
徐志亭:我靠。这要是诗的话。那真不知是诗的悲哀还是散文的悲哀。真佩服还有这么多的人为之叫好,而且还加了精。马屁有时候得拍在马屁股上,而不是拍在猪屁股上。

凤凰:题材挺好,只是写的淫荡。既然如此,不如彻底点。

小芹:如果这叫淫荡,那么那些美术作品都是淫荡的了。我不否认这样写是需要胆略的,但这就是一个成熟诗人与一般诗人的区别!请注意你的表达方式,可以有不同意见!

毕俊厚:探索人性之美,解读人生的根源。运笔老练,优美,开阔。以女性诗人独有的视角,细腻地描述生命,生存,繁衍之美。大气而厚重。【诗,虽然涉及一些隐秘器官,但是,如人体名画一样,如何欣赏,如何去把味,是我们所探考的。从人性角度讲,这组诗大胆,前卫,但不失人类探索的高度。诗,虽然涉及性,但,不是为性而写,是人类繁衍,生存,发展的一种本能,诗性化去解读。这是摆在每位诗人面前关乎人类文化的带有领头作用的表率,而不是质疑。

黑兔:需要勇气和胆略才能写出如此的佳作,欣赏,问好诗人!

紫藤晴儿:晴儿赏读子衣姐姐的诗歌。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去写了人性的真实。像极了一个母亲,像极了一幅画面。没有人可以脱离这一切。我也不去想什么诗人,我想这就是最真实的生活。问候姐姐。问候各位诗友们。只要我们是开心的。就可以去写诗。虽然我们不是真正的诗人。哪怕自己的字再不好,只要是用过心,用过情,我想可以对起自己。祝姐姐安康。祝诗友们快乐!

徐志亭:你回复错人了吧。我可没说她写的淫荡。我只是说她写的不是诗。所谓“成熟的诗人”,只是在你们这些不懂诗歌的人眼中的事物。在我看来,这狗屁都不是。


平湖秋月:虽然我不懂诗,也想说说心里的感受。我一直是子衣妹妹最忠实的读者又是好姐妹。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组诗,觉得子衣妹妹写的很美,大概很多女性也喜欢吧。虽然很大胆,但很深刻,很有深度。只是我们是很传统的国家,写作向来是含蓄的,有时候甚至说话也比较含蓄。如果每个读者用纯美的眼光和纯净的思想去读这组诗歌还是很美的。不过,我是不敢写,老公看到会骂死我的,老公更传统。呵呵。。。问候子衣妹妹!姐姐永远支持你~~

徐志亭:这简直是扯蛋。大大地扯蛋。连诗歌的入门都不懂的人,都在这里做副主编,我感到很奇怪,也很震惊。这是诗坛的悲哀呀。所谓的新红颜,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新扯蛋。我现在开始对这个论坛质疑了起来。究竟这里有没有懂诗的人存在。

文古:
这篇系的也不算淫荡其实,只不过写的,额,诗歌入门的话,这篇可以考虑


凤凰:你不说作者应该注意表达,倒说我,你咋想的。如果在都不叫淫荡,干露露也艺术了。


松山居士:很抱歉,懂诗的我来迟了。当然也是刚看到大家的争论。关于争论我先说两点。
  首先,子衣在贴上这组作品前(我敢说,实际上在构思的时候就绝对会想到),一定考虑过之后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比如争议,比如谩骂等等,所以,子衣尽管没有跟帖表态,但也一定在关注;
  其次,无论如何,引起争论,甚至谩骂至少可以说引起了关注,当然,引起关注的作品一定有其特殊性,一部作品出炉后,我们或可叫它为孩子,至于孩子长得美与丑,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鉴赏眼光和观点,不同的眼光、观点碰撞到一起,互不相让,就是争论。
  争论不要紧,但是我劝大家不要使用过激的言语,最好客观分析作者为什么会这样写。比如我是这样分析的,对与错,大家同样可以讨论:
  第一,子衣在寻求突破。大约是在去年吧,我注意到子衣在重新评价自己的诗歌创作,从这组作品出来后,我理解她当时思考的问题,一是风格上是不是太单一?二是作品有没有深度?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只要她不放下现代诗写作,我想,她总会在一个时候集中展现她的新东西;
  第二,关于子衣常被人争议(或者说被攻击),我也注意观察过,攻击她的人多为“学院派”诗友,至于为什么是这些人,我不想多说,在此点到为止吧;
  第三,关于这组诗,既然我自称是懂诗的人,我至少要表达一下我的看法。用“暴露”、“大胆”是不为过的,但至于是否“淫荡”还要结合作品内容及其背景看,既然作者首先介绍了创作背景(生病——胆结石),作为读者应该考虑到,即作者对生命是美好的、短暂的感悟。只是作者以女性(自己)胴体为平台,融入大量感性的、具有特强冲击力的词汇、语言,当然,对于这样的作品,读者用“儿童不宜”来评判至少我没有反对意见。比如,有哪家诗刊敢发这样的作品?即使写得再深刻,再有力度,大别山诗刊敢吗?星星敢吗?绿风敢吗?我看都未必。即便是作者想收进自己的作品集,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因为还有出版审查关卡在哪儿摆着哩。从创作手法上讲,我们姑且可以定性为抒情诗,抒情诗代表人很多,如惠特曼、如普希金、如郭沫若等等,所以,我们自己可以喜欢隐喻派大师特朗斯特罗姆、也可以喜欢象征派鼻祖波德莱尔,但我们也要允许别人喜欢别人,即如自古以来就有人喜欢浪漫主义的李白,也有人喜欢现实主义的杜甫一样。


云朵:这是生命在死里复生而迸发出的美丽诗章,不是只诗这么简单,再赏
欢迎到大别山诗刊论坛交流:http://dbssk.5d6d.net/thread-39038-2-1.html



想出版个人诗集或文集的,敬请步入《作家导刊》博客,百花编著中心张艾子先生能帮助你完成出书的心愿:http://blog.sina.com.cn/u/2051400111
  


  

邱绪胜 发表于 2013-4-15 21: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相当好的一组诗哈,乐而不淫哈
康立春 发表于 2013-4-15 22: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奇特而厚重,首首精彩。欣赏,支持!
驮城一朵云 发表于 2013-4-16 22: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showli 发表于 2013-4-17 13:47: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觉得淫荡,很美的一组诗!学习!
showli 发表于 2013-4-17 13:48: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支持!
图书拥百城 发表于 2013-4-17 15: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悟生命,热爱生命之作。挚而不淫。
秋水墨韵 发表于 2013-4-17 22: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力挺子衣之诗!
654321 发表于 2013-4-18 2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淫荡,写的很好,展现女性优秀的语言天才和美好多姿心灵,以及内心丰富情感!读后感觉生命之美,女性之伟大,很不错的。
唐绪东 发表于 2013-4-19 10: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倍感生命的温暖与可贵阳市!

打字误带的吧?
林宗申 发表于 2013-4-19 15: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时间,可时间,哪怕再芳香的美人
也要将它,消香玉殒
苍巷的风 发表于 2013-4-19 22: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一下  不发言论
安文海 发表于 2013-4-19 22: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这是对生命的另一种思考!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3-4-21 20: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少见多怪!以性或性爱为主题的诗我看得多啦。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读过翟永明的《女人的黑夜》、唐亚平的《生活方式》、伊蕾的《我无边无沿》等名作,她们写得高妙多了,前卫多了,也诗意多了!眼下这组诗大胆是确实,但并不淫靡,语言也美,但并不高妙,且确实提炼,语多重复,并不耐读,只会让那些对诗歌史不了解的人感到惊奇,所以不能看成突破性的东西。重庆子衣是我上网后才听说的诗人,但似乎名气不小,我拜读过一些她的作品,写得的确不错。但诗人并不是对任何题材都得心应手的。也并不是总是越写越好。如果诗人别人领悟不到这点,就说明他在退化,或者是被骄傲冲昏了脑子!我对此感触良多,所以在此饶舌了一阵,请见谅,玉鉴!
许岚 发表于 2013-4-21 22: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诗歌,很神圣很伟大!说是淫诗的人心理很不健康!

我刚从灾区送救灾物资回来
桃都别园 发表于 2013-4-22 09: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翟、唐)凤凰岂能和麻雀(子衣)相提并论!
樵野 发表于 2013-4-24 19: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3-4-21 20:36
少见多怪!以性或性爱为主题的诗我看得多啦。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读过翟永明的《女人的黑夜》、唐亚平的 ...

你的话我爱看。
樵野 发表于 2013-4-24 19: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桃都别园 发表于 2013-4-22 09:46
(翟、唐)凤凰岂能和麻雀(子衣)相提并论!

桃兄的话更贴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2:43 , Processed in 0.27613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