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755|回复: 4
收起左侧

一组肉麻的

[复制链接]
高爽 发表于 2013-1-15 19: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想起一切

家乡由眼神抹去
落下一层黑暗
一个孩子献出他被弄皱的笑声
十一月,我们只是两脚行走的人

  
白天的苹果垂着眼睛,善良无名
遗忘成冰
蛇和玛瑙剪开一朵浪花
顺着半坡的礁石而凝视:

  
独行
只是和轻盈的伤口有关

  
雾气压过江水上的汽笛
候鸟留下许多空白
女人小小的脸,在寒霜中静下来
令我战栗

  
这样安排也很好
坦白不完,四季疏淡


线索

第一天什么也未放弃
摘下两朵白玉兰,相视一笑
然而就像雨后的滴落
我最终看见你。捧着未破碎的波浪
在黑暗中醒着

消失无处不在,我只是很纯粹的迟
这里。那里。
在虚无之处,结束之处
以差异的语调说
床榻在春天的时候是一棵树
生而死,黑暗而光明

但我长久的知道了自己的手
我们的方向。一辈子也说不清
至于那些睡过的影子
是坚果的一层壳,不止一粒籽
无心无肝
风过夜半,完成了最初的秩序



我们在早晨,在内心
躺着倾听咆哮的梦
时辰忘了和弦,疼痛轻了
风比眼神更快地
拾起一支含笑的玫瑰
而强光尚未到来
镜子闪过饥饿的眼神
咬住凌乱的头发
退后一些,音符就被羞涩夺去

要跳就跳下去,带走一篇
眼光温暖的序文
被撕破的盲目像是水的名字
但不是水。寒冷空寂
乌云裹着乌云,沉陷于雪的骨头

你我所遗忘的一切
夜晚和白日
打开一张欢喜的脸
像对自己说一样
江水之景陷入怀疑,站起身
只是一团破碎的波涛碎在屏风上

名字

只是那棵树还是桃树。一对似曾相识的身影
陷下河去。河沙拾取车辙
地衣只能失去记忆。唯一的时候
寒霜把天空敷出一层阴影

幻灭的十二月再一次站起来
恰好风到,行走在刀尖上的雨滴
都在疼痛中活着
从上游到下游,比雪瘦,比云低

鱼的忧伤由本能洗亮,严冬结束
一地钟声坐化了孤寂的深度
在白昼的血迹后面,所有的日子
都来自遥远的眼里

你从那里会看见什么。白昼的深度
探进水底,她的身体被抢白几句
为了一种照耀,旧日的悲喜
用动词去代替她的姓名


来信


我在你生前编制深雪的音节
一尺高的拂晓构造成句
与闲云同行,湿透了下午穿过眼睛
谁能拥有这样的堕落,雪水退居下游
依旧孤舟披蓑,钓取眷恋与忧伤

今晚,节日在月光下转身
我们一同仰视
半醉的乌鸦扔下浮雕的海面
天空的沼泽拥有核心的悲剧
我却不知凋谢的雪花有几朵,是芳香的

在干燥寒冷的大地上
漫漫长路再次消失,五谷沙哑
回响的外面,夜色被晚年眷顾
绿松石从未睡眠
墓志铭在余温中,退到星群的背后

信风来临的时刻,松子黯然的漏掉目光
鱼鳞站不住脚
摔伤成错乱的皱纹,而你越来越瘦
雪一样写意
而我的生活在数日之前,修改了白天
税剑 发表于 2013-1-16 15: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了洗礼和涤荡后更加诗化了。最近读些什么作品啊?从你的恐怖小说就看出你文学的功底,诗歌风格也在不断改变,非常期待。
北京地圖 发表于 2013-1-16 15: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试试能否在说话------------就是在回此贴时显示不能再回帖的----------一天不能超过5个回帖
北京地圖 发表于 2013-1-16 15: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跨度再大些效果会更好--------问候
税剑 发表于 2013-1-16 16: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在浊世,而诗歌,令人纯净,给人以信念,以及文字带来的力量,哪怕是愤怒,我们依然能感觉到那种信念的力量,而这些诗歌让我感觉到了些许的这些的东西,正如“一个孩子献出他被弄皱的笑声”立刻就将由眼神抹去的黑暗取消,如“床榻在春天的时候是一棵树,生而死,黑暗而光明”,“鱼的忧伤由本能洗亮",这些句子都能给我一丝闪亮!
另外,这些诗歌也有很多汉诗特有的留白,给人以想象空间,用词语内在的想象衍射力直接表达,非常好,如“候鸟留下许多空白”、“蛇和玛瑙剪开一朵浪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22:02 , Processed in 0.20812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