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01|回复: 3
收起左侧

反思艾略特“对自由体的反思”(译)

[复制链接]
明迪 发表于 2013-1-10 17: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位中青年美国诗人的辩论文章,论坛上先贴出摘要。由于世界接轨,交流频繁,这些文章也许没有提供新的资讯,但这些文章的作者是值得了解的美国当下活跃的诗人和诗人批评家。)
反思艾略特“对自由体的反思”
作者:蕾切尔•维茨斯滕
译者:Ming Di
当诗人针对诗是什么或应该是什么而发表宣言时,他们往往为自己作品隐晦地辩解或解释。 T•S•艾略特也不例外。在1921年的“玄言派诗人”文章中,他评论道,“似乎在我们这个文明时代,诗人......必须具有难度”——这是预言性的文字,《荒原》一年后就出现了。1923年艾略特发表了另一篇文章,“尤利西斯,秩序,神话”,他在文章中声称,“乔伊斯在操纵当代与古典的持续平衡时,采用了一种其他人必须步其后尘的方式,”因为“这种方式对当代史的庞杂和无政府状态进行控制、使之有序、给予形态和意义。”听起来很熟悉吧?泰瑞西亚斯,圣杯神话,金枝——艾略特不妨是在为他自己刚出炉的诗写评,顺带为惠特曼脱帽致礼。
也许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艾略特1917年的文章“反思自由体”。这篇文章写于 “J.阿尔弗雷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发表两年之后,该文含蓄地警告说我们不要认为任何不按照传统形式所写的严肃的诗都是“自由体”。艾略特解释道,因为“‘自由体’不存在……所谓‘自由体’并不‘自由’,在其它术语下可以得到更好的辩护。”艾略特认为,传统与自由之间的界线并不存在,只有好诗,坏诗,和混乱。
(省略)
在最近关于诗歌形式的目的与价值的辩论中,很容易忘记艾略特和其他人过去照亮过迷雾的例子。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个人的固执观点:作为一个已经被贴上标签的“新形式主义者”,我无法不被这标签背后潜伏的狭隘假设以及随之而来的某种宣言所激怒。所有有趣的诗人难道不都是对形式感兴趣吗?我的一些雄心勃勃的诗,虽然惨遭失败,难道不是试图达到艾略特强有力阐释过的“持续颠覆”吗?所幸的是,形式与自由的辩论似乎在最近几年平息了一些,诗人已经回到更安静、更无限可喜的写诗事业中。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10 17: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严肃而有趣的艺术:诗歌中的幽默
作者:马修•罗勒
译者:Ming Di
为什么约翰•阿什贝利被认为是严肃的诗人?他的诗充满滑稽的趣味,和不自然的反讽式(我们却认为是为神圣的)。然而,海伦•文德勒说:“总之,他来自于华兹华斯,济慈,丁尼生,史蒂文斯,艾略特;他的诗关乎爱,时间,或时代。”哈罗德•布鲁姆称,“阿什贝利被误解,因为他被归纳于具有肯尼斯•科赫,弗兰克•奥哈拉和其他喜剧演员精神的‘纽约派诗人’。”这里有一个可疑的双重标准,适用于某些幽默诗人,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这些诗人要么被迎进、要么被驱逐于严肃艺术。阿什贝利的评论家们显然发现他的有趣想法比弗兰克•奥哈拉的有趣更有趣,或者比罗恩•帕吉特的搞笑更搞笑。帕吉特和奥哈拉写了很多关于“爱、时间、时代”的诗,一部分搞笑,一部分严肃,,但都写的具有“喜剧演员的精神”。
有些人似乎认为写幽默的诗歌是一种可怕的犯罪,如同在普利茅斯岩石上撒尿。当然,有些不靠谱的诗仅仅幽默一下而已。
(省略)
卡罗琳•佛雪从来没有被指控是一个“幽默诗人”,她说“阿多诺的话经常被引用,‘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反讽,悖论,超现实主义……大概是答案和重申。”但阿多诺这句毫无疑义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不要诗?或者仅仅是严肃而真诚的诗?面对现实吧——真诚几乎总是差的艺术。好的艺术让我们思考, 问题多于答案。
(省略)
比利•柯林斯获得马克•吐温诗歌奖,25,000元,该奖承认其幽默对美国诗歌的贡献。我同意,“好诗并不总是忧郁的诗。”但我质疑这种方式。以后人们会认这比利•柯林斯什么也不是,只是个幽默诗人,因为他为此得到很高的报酬。
(省略)
WS默温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但谁能够一口气读很多他的诗而不翻一下白眼呢?乔丽•格雷厄姆被认真对待,因为她几乎完全是在经典名著或伟大哲学家的声音之下写作。如果说写沉重的诗歌,仅仅是因为他们正在处理重大问题的话,持这种想法会完全错过比如像帕吉特、查尔斯•西米克这样的诗人,或者是像爱开玩笑的希瑟•麦克休这样的诗人,...... 我对于那些机械地拒绝将他们活生生的个性贯通于作品的艺术家,怀有很深的怀疑, 他们在复杂问题上只给出一种方式,这太苍白,单维了,彻头彻尾的可疑。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10 18: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日新:原创性与青年诗人
作者:达娜•莱文
译者:Ming Di
(省略)
到了20世纪80年代,罗伯特•洛厄尔关于“诉说发生了什么”的革命性决定分裂成一些“揭露”小阵营。这些阵营的诗——关于政治认同的诗,家庭内性侵略和性虐待的诗,甚至是斯蒂芬•伯特所说的“小顿悟诗” ——在风格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自传体的叙述方式,对于题材的揭示往往优先于想象力、语言、和形式的塑造。
对这种盛行的美学,有些诗人,再后来是许多诗人,厌倦了这样的自我表白,对直接表达的诗(情感和社会学的内容)感到疲惫……

然而,对纠正的真正渴望,正如当下年轻诗人写的诗所展现的,受到两个阴郁的忧虑之影响。第一个是不可避免的焦虑,成百(上千)创作班MFA毕业生拼命想占有一席之地*,如果不进入正典的话,至少在实验性杂志上发表。第二焦虑,这也是向第一个焦虑施加巨大的压力,就是美国人对“新”的盲目崇拜。
作为“新大陆”的居民,我们始终珍视对“第一性”的发明。(省略)
(省略)
所谓“实验性”的风格——支离破碎的叙述,空间 /时间的随机跳跃,多种声音和视觉,中断的句法,词语的急剧变化,仅举几例——这些都是世纪之久的礼物,一度是斯坦因,TS艾略特,庞德,威廉姆•卡洛斯•威廉姆斯和其他现代派的工具, (经过了50多年的简约风格叙述之后),现在似乎又成了新工具。(省略)
对于当今的年轻诗人来说,庞德的“日日新”嘱咐,已成为一种鞭策,风格的“原创性”成为对一个诗人的勇气的考验。然而,最终,所谓“新”与“实验”使我们对作品的质量和个性知之甚少。(省略)
*最新数据已有两万诗歌创作班毕业生。(译注)

看海 发表于 2013-1-14 15: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翻译都很好。。。。具有反思的价值。。谢谢明迪了。。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7:55 , Processed in 0.19299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