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058|回复: 6
收起左侧

唱反调:重估史蒂文斯(译)

[复制链接]
明迪 发表于 2013-1-4 18: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百年诗刊编辑退休之前改变了一下编辑风格,把原来的诗评栏目改为《唱反调》,邀请一些中青年诗人谈谈他们最不喜欢甚至痛恨的诗人,于是出现了一组重估经典诗人的文章,遭到炮轰的包括华莱士•史蒂文斯、伊丽莎白•毕晓普、迪伦•托马斯、波德莱尔等等。下一期他们会谈喜欢哪些诗人。(注意唱反调文章里的调侃和反讽)
幼教小品
        ——重估华莱士•史蒂文斯
作者:劳拉•卡斯西克
译者:明迪
我知道得太清楚不过了,我不喜欢华莱士•史蒂文斯的作品,是我自己作为一个读者、思考者、诗人、甚至作为人的失败。我知道有些学者一辈子研究他,而且是出于最纯粹的动机。我知道有些诗人,如果没有史蒂文斯的启发,就不会拿起笔写作。我知道有些学生,第一次读到《冰淇淋皇帝》就开了窍,一个思想和语言的世界在他们面前开启,把他们从有线电视排水沟旁拉开,从此永远地拜倒在华莱士•史蒂文斯的祭坛前。我知道上百个—— 上千个!——比我好很多的读者、思考着、诗人、或者普通人热爱华莱士•史蒂文斯的诗。发自心灵地爱。带着全部真诚地爱。彻彻底底地爱。
但,说实话,怎么可能呢?“我把一个罐子放在田纳西……?”
“不!不要!求求你了!”有人应该这么说(也许是那个可怜的秘书,据说他每天早上向她口述诗歌)。她应该说,“别,华莱士,别用‘放置’这个词,这词让你听起来太......太…...太像你自己了!就好像你认为每次你把糖纸往窗外一扔,那儿的景观就会围着你重新排列。有人(比如你)把罐子往山上一搁(我的意思是“放”),然后写首诗——人们就会在灯光暗淡的寒冷房间里讨论数十载——这整个想法太荒唐可笑,太令人不安了。还要讨论这首诗的音乐!噢老天!它并没有给予鸟或灌木……你开玩笑吧,是不是?这就像那一行诗里写到的,贪欲的豆腐?对不对?你只是试图让初级诗歌101班上那些烂醉的孩子们一开始就吓出一身冷汗,对不对?”
但也许她从来就不敢这样说。他很强大。从来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一首诗有那么一行反复出现“提璜特佩克”的地名*,紧接着一行是反复的海水“翻溅”,会令人反胃。从来没有人要求他解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一只黑鸟究竟怎样可以成为一体。没有人说,“他大叔,你必须重新考虑这个呼—呼—呼,这个嘘—嘘—嘘,以及这个踢里-咔嗒-嗒。还有,当然罗,‘控制不住地笑’又得需要一个注脚了,你知道的。或者干脆说‘大笑’?”**
此刻我拿出诺顿诗选,心想我一定是记错句子了。没有像华莱士•史蒂文斯这样可爱的诗人会这么写。但我目光触及到的史蒂文斯第一行就是:“幼教小品。 / 这些梨子不是古琴。***”  至少我不必再担心那些句子会卡在我脑袋里一整天了。
我读过华莱士•史蒂文斯,教过华莱士•史蒂文斯,我知道作为一个诗人和思考者,我甚至不及他秘书在哈特福特事故赔偿保险公司里那些受刑的日子里为他记录诗歌的那些纸片。我十分清楚这是我自己的性格缺陷——我的性格缺陷导致他写的诗引起我的下巴痛——实际上从磨牙一直痛到太阳穴,我一看到印有这个人的名字就痛起来。从来没有任何其他诗人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们说的是任何诗人,活着的或死去的,发表过或未发表过的,或者是作品还在停车场冲着我尖叫的——这只是进一步证明了我的毛病,引用史蒂文斯的话就是,“长袍的自我感觉良好****”。当有人告诉我,他或她最喜欢的诗人是史蒂文斯,我习惯性地问,“华莱士?”不错,当然啦,结果确实是,华莱士•史蒂文斯,我心里记下这个人:病态骗子。但我只是微笑着说:“哦,是的,‘万物中一团快乐的混乱。*****’”
从来没有沸沸扬扬,但有狒狒和海螺被援引作为辩论双方的证据。有一次,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我丈夫)坐下来给我念《来自火山的明信片》:
孩童们拾起我们的骨头
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曾经
比山丘上的狐狸还要快;
而在秋天,当葡萄
的味道使空气更尖锐,
这些存在过的生命,正呼吸着霜;
他们一点也不会想到,我们用骨骼
留下了许多,留下了一些事物
现在仍具有的外貌,留下了我们
对所见之物的感知。
当然。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在她的脉搏里感觉到这首诗的跳动,理解那些赞赏,阿谀奉承,以及对这样一位诗人的崇拜呢?我学乖了,当他念到这首完美的诗而把书合上时,我不得不承认,是的,这首诗为老年人而写,是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但如果他能在其它作品里也听取她的意见就好。
------
*引自《布满云朵的海面》,诗集《风琴》再版时增补的一首诗,Tehuantepec是墨西哥的一个海滨城市。**引自《莫扎特,1935年》。***引自《两只梨的研究》起句两行。****引自《星前天早晨》一诗的起句。*****引自《一个高调的基督教老妇人》的最后一节。这首诗的起句是“诗是最高虚构,夫人。”(译注)
原作者在密西根大学教写作,出过六本诗集,得过里尔克诗歌奖和全国图书评论圈奖
(未完待续)

呼啸岛 发表于 2013-1-5 2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反调唱的找不到调啊,不过精神可嘉。
问好明迪。(在相关帖子里看到我的旧作唏嘘一番)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6 12: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好。找不到调恐怕是没仔细读。。。。 以调侃的方式唱反调,只是表示不满,并不是要去推倒对方。 比如我来批狄金森,只是要批她的某一个方面而已。

忠民 发表于 2013-1-9 20: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的学习

明雨2 发表于 2015-2-27 21: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你和more。是一个人~~~
史蒂文森在辛波斯卡把我摧毁了以后,再一次雪上加霜……我能领略他对文字的感受,但是因为读的是译诗,所以感觉有点隔膜……没怎么看就还给图书馆了……但我喜欢他对诗的一些评论和言说,那种单刀直入的调调让我无比*****
以后有机会会再看他……

世界的边 发表于 2015-2-28 09: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模仿、戏仿、不喜欢、唱反调,是诗语言进步的路子。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5-2-28 10: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老的帖子提上来了?
一开始不喜欢是正常的, 经常读读腻味了也是常态,把经典拿出来调侃一下是有趣的事,
这个系列的文章译文发在诗东西第七期上。第八期迟迟出不来,因为大家都忙过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21 , Processed in 0.20037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