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875|回复: 8
收起左侧

宋烈毅新作十二首

[复制链接]
宋烈毅 发表于 2012-5-16 23: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烈毅 于 2012-11-30 21:55 编辑

越写越陌生(12首)
作者:宋烈毅


我喜欢在阴天出行

我喜欢在阴天出行甚于天晴
公交车坐到哪里算哪里
坐在公交车里好看一看那些
窗外毛茸茸的树,都结了些什么样子的果子
捧着一本书在公交车里摇晃是不对的
捧着一束昙花,过于心急
看看街上的那些电线杆子都靠着些什么人
一只麻雀动了动,摇晃了电线
就要飞到街那边去
一只麻雀在阴天里对于成群结队没心思


马路猜想

站在马路上迟疑的一个人,不知道是退回
马路这边,还是继续到马路那边去
车辆开过去,就像平时他站在阳台上
看见楼下的人沉默不语地浇花
连同花盆一同浇湿,车辆毫不理会他还独自
站在这里,绕开他,掀起一种叫做气浪的东西
他想起家里的被子还没有收回来
还在阳光里,一群苍蝇在被子里爬来爬去
一群苍蝇有时也有幸福,他站在马路上迟疑了
一阵子,最终还是走到马路对面去
就像瞎子被人牵着,那般无动于衷
那般幸福,沉浸在对马路的猜想和沉思里       


这个下午

这个下午看起来安静,但有人在楼下
喊人,喊了好一阵子
也许他喊的人并不住在这里
也许他喊的只是自己
没有别人,要不然他不会一个人
躲在楼房的阴影里喊了好一阵子
这中间,有人将一盆水直接倒了下去
有人失手打哭了孩子
这中间,有人赶紧整理衣物
阳光就要移到另外的房间里去
阳光的脚步很轻,类似于一个喜欢在屋顶上
走路的人


如听风吟

他总觉得沙发的位置
有点儿问题,不是房间里两个人
换了一头睡觉,房间便会变得陌生
他总是不能阻止自己和沙发过不去
不能阻止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发问
为什么这沙发不能做成嘴唇的样子
为什么这沙发上发生的事总是了无痕迹
这些问题纠缠住他       
就像他坐在沙发里听背景音乐
如听风吟,如潮汐而至


街上每天有奇怪的事发生
       
街上每天有奇怪的事发生,比如玩呼啦圈的
女人,一边转圈一边前进,这和一只猫
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似乎有些联系,女人有时需要
这些套在身上的东西,给她们带来一丁点儿兴奋
这仍然有些像猫,扔一条鱼给它,它就呜咽一声
猫和女人,其实它们没有相似性,只不过女人喜欢
那些皮毛做成的围巾,绕着脖子,猫一样地穿过人群


悬铃木有一种毛骨耸然

悬铃木就是法国梧桐,想起它就会想起
整条街上行走的人,都默默的,在悬铃木的寂静里

仿佛这街上布满了球体,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绕开它
每个人都在悬铃木的寂静里

仿佛每个人都在路上一边小心翼翼地走
一边小心翼翼地剥开了一个揉皱了的纸团


这是真的

今天上班,踩着一地的死蜻蜓,这是真的
今天无法换一种心情

包括街上女人的头发都卷起来,以及她们为何要把头发卷起来
包括每个女人都选择一个橱窗把自己关起来

还包括一个人一边走路一边不断地回想着自己房间里的钟摆
乃至他所看到一切都变成钟摆钟摆钟摆,哦这都是真的这都是要人命的


草莓上市

草莓上市,非常突然
非常非常的突然
他突然发现整条街都是草莓
这和他的卧室里铺了一条猩红的地毯
是没什么两样的
这是和他的卧室越来越情绪化
是相同的。他一个人默默地想
他一个人默默地跟着一群人
排队,然后拎着一篮子草莓回家
在回家的那一刻,他非常突然地发现
地毯已经变成了绿色
而这,比整条街都是草莓更加令人可怕


反光

这条街玻璃窗太多
一片反光。
他在反光里走
他习惯了有人拿一面镜子照他
他习惯了有人拿一面镜子
悄悄地跟着他
也许没有玻璃窗
也许是那么多的手
都在拿着镜子照他
这让他在反光里似乎怏怏不乐


许多竹竿

在家里,他不想说话,因为有许多竹竿
他走到阳台上去,床单飘荡
他不想说一句话,包括你好,下午好,窗帘上的碎花


一个人在过道里踢球

一个人在过道里踢球是孤独的
可是他喜欢这么玩,他喜欢过道里的空荡
一个人在过道里踢球是孤独的
可是他喜欢这么干,他喜欢球在墙壁上的反弹
因此,我们穿过他的过道一下子变得不能随便起来


以此证明

他把一盆花搬到阳台上去,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每天在阳台上出现一回
以此证明他的房间里还有植物,还有人

他在阳台上干了些什么,无人看见。他把一盆就要枯萎的花搬到外面去
我们通常所说的建筑物是不是一面墙上爬满了爬山虎
我们通常所说无人看见的生活是不是一个人在家里独自
驯服海狮,叫它顶球叫它做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像我们最喜爱的女人
抖动肥胖的身体

我们通常所说的黄昏是不是指一盆花安于同养花的人
置身于昏暗的光线中
而最脏最旧的老房子也会轮廓分明

他在阳台上只出现了一次。一天中仅此一次
为了他的植物在外面变得更加疯狂和安静




余小蛮 发表于 2012-5-17 09: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悬铃木的寂静,如禅修
憩园 发表于 2012-5-17 10: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下午

这个下午看起来安静,但有人在楼下
喊人,喊了好一阵子
也许他喊的人并不住在这里
也许他喊的只是自己
没有别人,要不然他不会一个人
躲在楼房的阴影里喊了好一阵子
这中间,有人将一盆水直接倒了下去
有人失手打哭了孩子
这中间,有人赶紧整理衣物
阳光就要移到另外的房间里去
阳光的脚步很轻,类似于一个喜欢在屋顶上
走路的人

最喜欢这个!
西厍 发表于 2012-5-17 10: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烈毅好诗,学习问好
牛慧祥 发表于 2012-5-17 1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狀態很好!
窗户 发表于 2012-5-18 19: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2-5-21 23: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小蛮、憩园、西库、慧祥和窗户,也感谢NETTSAW的劳动。
韩永恒 发表于 2012-6-16 07: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性,也很性感的诗歌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2-6-17 21: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4:20 , Processed in 0.17990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