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733|回复: 11
收起左侧

新作:纪念辛波丝卡丛书

[复制链接]
臧棣 发表于 2012-2-4 21: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臧棣
        纪念辛波丝卡丛书
从诞生那一刻起,雪便被白色舞蹈推向
只有深渊才肯面对的结局。
但深渊已是夸张,它拥有的底片
甚至比西班牙人达利对音乐的无知还多。
至于结局,它对白色的秘密
似乎也失去了兴趣。白色的深渊
意味着狼不在时,可与狐狸共舞。
没与自己的影子共舞过的人,
肯定很乏味。这个,你无需去证明。
你比我更喜欢喜欢雪,因为用雪堆出的人
从未想过要向什么人证明他自己。
因为雪,冰冷像一把叉子,沿着冻硬的裂缝
从我们的潜意识里清理出意志的蛀虫。
嘿。假如没有这些虫子,那诗歌中的鸟如何越冬。
漫长的奇迹中,那些有可能适合我们的瞬间
是一个和爱有关的白色主题。
就像这新雪,它不停地收集每一个自我
以垫高它那寂静的王国。光秃秃的树枝上,
乌鸦像黑色的旋钮,向左边拧,向右边拧,没什么区别。
黑色的颂歌早已由白色的命运调好了音量。
所以说,有时,迟到,但不是因为雪,是很关键的。
                    2012.2.

 楼主| 臧棣 发表于 2012-2-4 21: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波兰诗人辛波丝卡去世
据《纽约时报》报道,199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诗人辛波丝卡(wislawa szymborska)2月1日在克拉科夫于睡眠中故去,享年88岁。辛波丝卡1923年7月2日生于波兰的小镇布宁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她多年吸烟,患肺癌。被称为“诗坛的莫扎特”,擅长以幽默口吻描述严肃主题与日常影像。写诗六十年,发表不到四百首;出版过十六本诗集。著名诗作有《一见钟情》、《回家》、《在一颗小星星底下》、《写履历表》、《对色情文学的看法》、《结束与开始》等,其中《一见钟情》激发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拍电影《红》。
辛波丝卡(WislawaSzymborska),一九二三年出生于波兰科尼克(Kornik),八岁时移居克拉科夫(Cracow),至今仍居住在这南方大城。她是第三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诗人(前两位是一九四五年智利的密丝特拉儿和一九六六年德国的沙克丝),第四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作家,也是当今波兰最受欢迎的女诗人。她的诗作虽具高度的严谨性及严肃性,在波兰却拥有十分广大的读者。她一九七六年出版的诗集《巨大的数目》,第一刷一万本在一周内即售光,这在诗坛真算是巨大的数目。
进入诗坛
在大学修习社会学和波兰文学的辛波丝卡,于一九四五年三月在波兰日报副刊发表了她第一首诗作<我追寻文字>。一九四八年,当她正打算出第一本诗集时,波兰政局生变,共产政权得势,主张文学当为社会政策而作。辛波丝卡于是对其作品风格及主题进行全面之修改,诗集延至一九五二年出版,名为《存活的理由》。辛波丝卡后来对这本以反西方思想,为和平奋斗,致力社会主义建设为主题的处女诗集,显然有无限的失望和憎厌,在一九七0年出版的全集中,她未收录其中任何一首诗作。一九五四年,第二本诗集《自问集》出版。在这本诗集里,涉及政治主题的诗作大大减少,处理爱情和传统抒情诗主题的诗作占了相当可观的篇幅。一九五七年,《呼唤叶提》出版,至此她已完全抛开官方鼓吹的政治主题,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触及人与社会,人与历史,人与爱情的关系。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盐》里,我们看到她对新的写作方向进行更深、更广的探索。
逐渐成熟
一九六七年,《一百个笑声》出版,这本在技巧上强调自由诗体,在主题上思索人类在宇宙处境的诗集,可说是她迈入成熟期的作品。一九七二年的《只因为恩典》和一九七六年的《巨大的数目》更见大师风范。在一九七六年之前的三十年创作生涯中,辛波丝卡以质代量,共出版了一百八十首诗,其中只有一百四十五首是她自认成熟之作,她对作品要求之严由此可见一斑。
追求新风格
在辛波丝卡的每一本诗集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她追求新风格、尝试新技法的用心。她擅长自日常生活汲取喜悦,以小隐喻开发深刻的思想,寓严肃于幽默、机智,是以小搏大,举重若轻的语言大师。一九七六年之后,十年间未见其新诗集出版。一九八六年《桥上的人们》一出,遂格外引人注目。令人惊讶的是,这本诗集竟然只有二十二首诗作,然而篇篇佳构,各具特色,可说是她诗艺的高峰。

熊平 发表于 2012-2-4 23: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辛波丝卡的每一本诗集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她追求新风格、尝试新技法的用心。她擅长自日常生活汲取喜悦,以小隐喻开发深刻的思想,寓严肃于幽默、机智,是以小搏大,举重若轻的语言大师。
牛人

刀疤 发表于 2012-2-5 06: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波丝卡看了会需要无数个翻译的。

沙织 发表于 2012-2-5 14: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清平前辈的《雪》和张枣的《一首雪的挽歌》了,这下齐全、多元了。

妖娆的玫瑰退到树后,明眸犹在
窥望花中巨大的败类:寒冷而泥泞的
比我更俗艳的,一刻前的枕边人,口中低唤
而羞于出口的烂醉。
普遍的乱描乱想象之痕。但这是具体的第二次。
气温的头,低到市侩出游以上,抹杀掉
长遗忘、短相思的刻度。那里,雪可以将自己揉皱、
控干、蒸发,投身于纯洁的花非花,远远地将玫瑰沽空。
唯向乌铁罐,献出一千零一夜。
清平,2009,11,10

梅兰竹 发表于 2012-2-6 11: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波丝卡看了会需要无数个翻译的。

还好,你看了,不需要翻译。

刀疤 发表于 2012-2-6 11:4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兰竹 发表于 2012-2-6 11:20  还好,你看了,不需要翻译。

对不起,我只懂新波斯卡

新神话 发表于 2012-2-6 11: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我只懂新波斯卡

你只懂辛博士卡,就敢在这里谈伟大的臧棣。呵呵。

刀疤 发表于 2012-2-6 12:0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神话 发表于 2012-2-6 11:50  你只懂辛博士卡,就敢在这里谈伟大的臧棣。呵呵。

臧的诗歌的深度和机智都不是辛能比啊

新神话 发表于 2012-2-6 13: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臧的诗歌的深度和机智都不是辛能比啊

藕看你不仅只懂辛波,而且很懂拍马伟大的臧棣。

阿源 发表于 2012-2-6 14: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波丝卡看了会需要无数个翻译的。

你怎么脑子也像北岛一样进水了。辛波丝卡现在在土里,怎么看???你个老表这不是难为人家嘛。不带这样的啊,太不厚道了。

沈秋 发表于 2012-2-7 15: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嚯嚯。这个回答比藏棣老师的回答还要机智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8:15 , Processed in 0.18032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